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章 游子归乡免费阅读

第一章 游子归乡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随着“轰隆隆”的一阵响声,一列火车从隧道飞速驶出,又很快没入了郁郁葱葱的山峦绿意之中。这片繁华似锦的江南景致,告诉我们现在已经是盛夏季节了。

    一个身着军装、脸庞清秀的青年男子,正一手托着头,倚着车窗眺望着外面的风景。“已经过去三年了,今天终于可以回到家乡了。”青年暗叹一声,“以前在部队的时候,总想着快些回家。现在真的让我回家了,还真是舍不得部队的那些战友呢?”

    这个青年名字叫石十四。他的家乡是沂海市,中国江南沿海地区的一个中型城市。石十四当年由于高考落榜,为了不给贫寒的家里增添负担,选择了参军这条路。三年过去了,他终于到了复员回家的时候。

    部队的生涯令他终身难忘,原本一名稚气难脱、瘦得如火柴般的书生学子。在经过三年的摸爬滚打之下,现在早就脱胎换骨了。不说别的,就说军装下面的那一块块紫红色的健子肉,如果晒出来给那些迷妹们瞅见,估计能收获不少尖叫。

    不过石十四可没有时间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乡愁不知何时已经萦绕在了他的心头。“不知道爸爸妈妈现在怎么样了?还有小楠,现在也应该是开始实习或者准备考研的年纪了吧!”石十四想着想着,一阵睡意袭来,他恍惚间沉沉地睡去了。

    “各位旅,请注意!各位旅,请注意!下一站是沂海市,预计还有二十分钟到站,请各位旅做好准备。谢谢!”

    列车广播的声音传来,石十四揉了揉眼睛,伸了伸懒腰。“快要到站了,该起来活动活动了!”这么想着,石十四慢慢站起身来,顺便环顾了一下四周。

    就快要到站了,周围的旅都忙着收拾自己的行李。石十四的行李不多,只有一个旅行箱而已,所以他并不用像那些旅那般忙碌。不过大自然的召唤还是没有办法避免的,而且快要到站了,他快步冲进厕所解决个人问题。

    等他回到车厢的时候,震天的哭声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

    “究竟是造得是什么孽呀!”只听得一个老大娘一边哭泣,一边咒骂道。

    周围的同行旅也都七嘴八舌地说着。“大娘啊,就当破财消灾了!”“是呀,这年头出远门还带这么多钱,不偷你偷谁呀!”“大娘,现在银行直接汇款就行了,用不着随身带大量现金啊!”

    “这些个,我哪里懂呀!”老大娘辩解道,“而且钱放在我身上,我才放心啊!”

    石十四一看,那位大娘正是坐在他隔壁的旅。他记得上车的时候,就看到她大包小包装着很多东西。他还特地帮她拎行李来着。在他印象中,这个老大娘待人很是和气,拉着他问长问短的,还一个劲地朝他那里塞水果、熟食之类的。

    老大娘有个小黑包,她一直挂在胸前,就算打瞌睡的时候也紧紧攥在手里不撒手。而现在这个黑包却已经不知所踪了。

    “大娘,怎么了?你的钱包被偷了吗?”石十四连忙问道。

    “解放军同志!您可来了,您一定要帮大娘的忙啊!”老大娘看到石十四,就像看到救星一样。这也难怪,在平民老百姓眼中,解放军永远是最可爱的人,永远是最信得过的人。

    “大娘,你先不要着急。你先将事情经过好好给我讲一讲!”石十四还是比较冷静的。

    “我刚才抱着小黑包在打瞌睡,然后睁开眼睛就不见了。我可是一直没有松手啊!”说到这里,老大娘又大声哭泣道,“这次是我去沂海投奔儿子。我一生的积蓄都在这个小黑包里。这下可怎么办呢!”

    在场的众人都是一阵唏嘘,有的人还咒骂着这个小偷。“真的是丧尽天良啊!”“连老人家的钱都要偷啊!”

    “各位请让开一下。”这个时候几个列车乘警也闻讯赶了过来。

    在了解了老大娘的情况后,一个乘警安慰道:“大娘,相信我们,我们一定会尽快想办法抓到小偷的。我们已经调出了所有旅的信息了,请放心!”

    另一个乘警一边安慰周边的旅,一边开始调查周边有什么异样的情况。

    “民警同志,求求你们了,一定要尽快帮我找到钱包。马上就要到站了,没有了黑包,我拿什么脸去见我的孩子啊!”老大娘着急得说道。

    “老人家,请您也理解我们的工作,我们一定会尽力的。”乘警安抚道,“但现在快要到站了,一时之间我们也不可能就把坏人抓住。”

    “这个杀千刀的啊!”老大娘叹了口气,她似乎也明白在偌大个火车上找到自己的黑包和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

    就在众人把注意力投向乘警和老大娘那里的时候。石十四却正在用自己犀利的眼神,扫视着整个车厢。由于三年里站岗放哨养成的习惯,他对进入的车厢的每个旅都有印象。

    在他模糊的印象里,似乎这个车厢里还少了一名旅。一个身着黑衣的瘦弱男子,一张大众脸扔到人堆里就完全认不出来了。能够勾起别人注意地只有他右手上不经意间露出的一道伤疤。

    石十四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黑衣男子的嫌疑最大。于是他努力在人群中搜寻着这个男子的踪迹。

    不一会儿功夫,嘈杂的车厢内终于钻出了这个黑衣男子的身影。他似乎刚才去了洗手间,现在若无其事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丝毫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而且在大家将注意力集中在窃贼事件的时候,他却故意望着窗外,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这个男人有古怪!”石十四心里一边嘀咕,恨不得一下子冲过去好好搜查一番。但他也知道,自己也不是执法人员,也没有权利去搜一个公民的身。

    “怎么办呢?”石十四的脑筋开始转悠了起来。

    终于列车驶入了沂海火车站。老大娘也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老大娘,您和我们一起去火车站的派出所去录个口供吧!”乘警建议道,“等一有消息,我们第一时间通知您。”

    “也只能这样了!”老大娘无力地叹息了一声,似乎一下子老了不少岁。

    火车上的人开始收拾行李,做好下车的准备。

    石十四又瞥了一眼那个角落里的黑衣男子。只见他眼神闪烁,表情却似乎松了一口气。

    而此时列车终于停了下来,旅们都陆陆续续地下了火车。黑衣男子也提起了一个硕大无比旅行箱,艰难地往门口走去。

    “看来这个旅行箱很重啊!我来帮你吧!”此时一只十分有力的大手一把扶住了那个旅行箱。

    “谁多管闲事啊!”黑衣人显得很不高兴,回过头刚想咒骂那个多管闲事的家伙。可看到一身军装的石十四,脸上立刻挤出了些许笑容。

    “原来是解放军同志啊,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黑衣男子推辞道。

    “没事!一点不麻烦,天南海北都是朋友,举手之劳而已。”石十四说着伸手掂量了一下这个旅行箱。“这个旅行箱很沉啊!都放些什么东西啊!”石十四顺口问道。

    “没什么,就是家乡的一些土特产而已。”黑衣男子连忙解释道。他眼睛里一道凶光稍纵即逝。

    不过这个微表情,可没有逃过石十四的眼睛。他的心中也早已有了计较。

    黑衣男子还是委婉地拒绝了石十四的“好意”。一个人拎着沉重的旅行箱,慢慢地来到了火车门口。

    就在黑衣男子下火车的一刹那,石十四似乎被什么人“拌”了一下,整个人突然撞在了黑衣男子的后背。那男子一惊,整个旅行箱脱手而出,直接掉在了站台上面。

    “你长没长眼睛啊!撞坏了东西,你可吃罪不起!”黑衣男子顿时叫骂了起来。

    “我长没长眼睛倒是其次,关键是大家的眼睛可给我张张开啊!”石十四冷笑一声,指了指站台上行李箱说道。

    只见黑衣男子的行李箱已经摔成了两半,里面东西顿时暴露在众人面前。里面根本不是什么土特产或者换洗的衣服什么的,尽是些手机、钱包之类的玩意。

    “我的小黑包!”老大娘大喊一声。行李箱的正中央正躺着她那个消失不见小黑包。

    黑衣人终于反应了过来,忙不迭地跳下了火车,向站台外面跑去。

    “抓住他,抓小偷啊!”乘警和旅的声音顷刻间在整个火车站里面响了起来。

    眼看黑衣人就要逃出*的时候,一道绿色的闪电挡在了他的面前。石十四后发先至几下就追上了这个小偷。

    黑衣人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刀子就往石十四身上捅去。但石十四到底是在部队出身,直接一套擒拿手就把这个黑衣男子给*了。

    与此同时,乘警和激动的群众也都赶了过来,将这个小偷团团围住,这一回他是插翅难飞了。

    “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这是黑衣男子被带往派出所的时候朝着石十四骂出的一句话。

    石十四只是轻蔑地笑了笑,一个小偷而已,他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录完口供之后,石十四扛着自己的行李箱走出了火车站。

    “爸爸妈妈应该等了很久了吧!”石十四一边走一边想着。

    “十四!”一阵呼喊声传来。

    石十四抬头一看,只见他朝思暮想的双亲正在火车站对面的马路朝他招手。

    “爸爸妈妈!”石十四一激动,径直朝前面走去。

    可谁知一辆白色面包车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一下子把他给撞飞了起来。

    “十四!”石十四在失去意识之前,最后听到的是他母亲声嘶力竭的叫喊声。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