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十章 奇迹恢复,内容摘要:”石母一边说,一边将银针从石十四的背上一枚枚拔了出来”石十四其实是有一些迷茫的”石母一边埋怨,一边把石十四又放回了沙发上,准备去收拾残局

第十章 奇迹恢复
    转载请注明出处:..>..

    在所有记忆体的通力合作之下,那股神秘力量被导入到了石十四的丹田之中。

    “成功了吗?”一众记忆体神色凝重地看着皇甫谧。

    皇甫谧闭上眼睛,一阵冥想过后,他终于说道:“放心吧,我发现那股神秘力量正在修复十四他被破坏的经络。现在主意识只是睡着了,相信过会儿等他醒来,他就可以恢复健康了。”

    “那太好了,那么我们现在应该做什么呢?”项羽问道。

    “休息!”

    “休息?为什么?”众人奇怪道。

    “你们都没有感觉到吗?”皇甫谧说道,“之前导引那股力量,我们自己的精神力也消耗了大半。我不好好休息,可真的要烟消云散了。”

    “经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这样。我感觉有点头晕了!”沈万三说着就瘫倒在地。

    “说你胖你就喘!”李龟年鄙夷地说道。

    “龟年兄你可说错了,这个奸商可是真胖!”王勃笑道。

    “好了,不管真的假的。与其在这里浪费唇舌,还不如养精蓄锐等待十四的苏醒。”皇甫谧说道。

    “那好吧!大家早些歇息,等十四醒过来,我们在一起开始新的人生。”特斯拉最后说道。

    于是这些记忆体在精神之海里面化作了点点星光,消失得无影无踪。

    此时石十四的爸妈拎着一大堆菜,走在回家的路上。

    “老头子,我今天右眼皮一直在跳,莫不是要出什么事情吧!”石母十分担忧地说道。

    “老伴儿,俗话说得好:左眼跳灾,右眼跳财。我看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发生。”石父安慰道。

    “我看啊,你是在忽悠我啊!”石母依然有些不放心,“如果我刚才是左眼皮跳,你一定会反过来说吧!”

    “哪能儿呢!俗话就是这么说的!”石父一脸的无辜样。

    “石十四一个人在家,我还是不放心。”石母忧心忡忡地说道。

    “老话说:儿行千里母担忧。但十四好端端地在家里,你一个劲瞎担心什么呀!”石父埋怨道,“如果你担心的话,我们快点回家看看吧!”

    “好!”石母二话不说,把手上的菜往地上一放,风风火火地往家里跑去。石父无奈只能拿起地上的沉重的包裹,艰难着跟在了石母的后面。

    石母很快来到了家门口,突然发现自己的钥匙还在石父手里。于是她大声呼唤道:“十四,十四,快开门啊!”但是里面并没有任何回音。

    “十四,十四!”越没有回音,石母越是心急。

    “老伴儿,不要急啊!钥匙在这里呢!”幸亏这个时候石父终于赶了上来。

    “你这个老头子,关键时刻真不靠谱。”石母一把从石父手中夺过了钥匙道。

    石父真是欲哭无泪啊,辛辛苦苦拎了一路重物,末了还挨了一顿骂。

    石母心急地打开房门,正看见石十四人*着上身,趴在沙发上面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

    “十四,怎么了!”石母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捧起石十四的头大声呼喊道。

    这下石父也急了,随手把菜往地上一扔,也立刻赶了过去。

    “儿啊!你可不能吓妈妈啊!”石母的语气都带着哭腔了。

    “呼噜噜!”此时一阵鼾声适时传了过来。

    “什么嘛?闹了半天十四只是睡着了啊!”石父差点没气昏过去,“你这个老太婆一惊一乍的。”

    “我这不是担心儿子吗?”石母不悦地说道。不过看到自己的儿子平安无事,她也总算松了口气。

    “十四估计是学针灸学得累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吧!”石父指了指茶几上摆着乱七八糟的针灸套装说道。

    “这孩子真是的,学个针灸弄得这么乱!乱放的话,不小心扎着人怎么办。”石母一边埋怨,一边把石十四又放回了沙发上,准备去收拾残局。

    可谁知石十四的身体刚一碰沙发,只听得一声惨叫,石十四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疼死我了,疼死我了!”石十四大声喊道。

    “儿子你怎么了?”石母看到儿子痛苦的喊叫,连忙问道。

    “针,我背上还扎着针呢!”石十四指着自己的后背说道。

    “你看你,练针灸么就练针灸了,怎么还拿自己做实验呢?”石母一边说,一边将银针从石十四的背上一枚枚拔了出来。

    “妈,你是不知道啊!”石十四解释道,“针灸这门学问博大精深,不亲身体验的话,如何能够精通啊!”

    “十四,老伴啊!你看十四他.......”石父看着母子两人,脸上惊喜的表情溢于言表,连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怎么了,有什么奇怪的吗?”石母疑惑道朝着石父的目光望去,顿时也激动不已,“十四,我的孩子?你怎么又会走路了!”

    “啊!”石十四也是一阵惊喜,不过他很快又平静下来。“看来皇甫谧的方法奏效了,我石十四又可以健步如飞了。但现在的问题是,要如何和父母解释呢?总不能和他们说是九个记忆体的帮忙吧!”

    石十四的脑筋还是转得很快,一会儿功夫就找到了理由。“爸,妈。其实我也弄不明白,之前我自己练习扎针,没想到扎了一个穴位应该是什么‘昏睡穴’,我就稀里糊涂睡着了。”石十四解释道,“刚才妈妈把我推到沙发上的时候,可能那银针真好刺中了什么隐藏穴位吧!然后又被妈妈的叫声吓了一跳,这一*就犀利糊涂好了。”

    “真的是这样吗?”石母有些将信将疑道。

    “老伴儿,你不要说,我以前在小报上确实看到过有这种情况啊!很多那些长期瘫痪的人由于受了某种*,一下子就好了。”石父在一旁说道,“这应该叫什么,什么小概率事件啊!”

    “什么小概率事件,我看是老天保佑。只几天我一直吃斋念佛有效果了。”石母连忙邀功道。

    “好了,爸爸妈妈,现在应该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石十四连忙岔开话题道,“这下我可是彻底痊愈了,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啊!”

    “对对对,差点把这一茬给忘了!老伴儿,晚上你可要多加几个菜啊!”石父高兴地说道。

    “好,我今天晚上就来露一手。”石母也是笑呵呵地说道。

    “市领导决定,将对石十四同志授予‘见义勇为好市民奖’,并奖励奖金一万元,希望大家都能够向石十四同志学习.......”

    沂海市的电视台不断放送着石十四的英雄事迹,这一夜石十四倒是全市出名了。

    石十四慢慢走出了沂海市第一人民医院,也就是他之前治疗的那家医院。

    本来他是没想来的,但是由于石母不放心,硬逼着他到这里做检查。他费了半天唇舌,却并没有拗过自己的母亲,只能无可奈何地又来到医院做了一次检查。

    “这简直是奇迹啊!石先生,能不能讲述一下你恢复的过程啊!”“石先生,我们想做一个全面的检查,或者能不能让我们对你研究下。”所有的专家都像看小白鼠一样看着自己,令石十四浑身不自在。

    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走出了医院,石十四抬头看了一眼医院的匾额,心道:“希望以后再也不用来这里了。”

    “接下来做什么呢?”石十四其实是有一些迷茫的。在由于养伤错过复员工作分配报道后,他那个事业单位的位置已经被别人给顶了。

    事业单位给出的解释是,原以为他可能终身残疾,所以就找别人顶替他的位置。要知道事业单位的岗位可是一个香饽饽。

    当然那事业单位也给出了解决方案,让他等个半年时间,想办法再匀出一个位置来。否则的话他只能另找出路了。

    由于这次见义勇为受伤,治疗费用已经花去了一大笔。虽然沂海市政府和部队都帮他报销了大部分,但现在的医疗费实在太高,所以自己从部队获得的复员费已经用得所剩无几了。

    “总不能真的等个半年,在家里一直啃老吧!”石十四心里想着,“还是想办法去找工作吧!虽然自己现在高中的学历做不了什么体面的工作,但卖卖苦力应该还是可以的。”

    想到这里石十四擦了擦被炙热的阳光晒出来的汗水,准备直接踏上漫漫求职路。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石十四连忙掏出来一看,竟然是前几天找过他的女警,林翘打来的。

    “究竟什么事呢?”石十四疑惑地接起了电话。

    “石先生吗?”电话那头传来了温柔的女声。

    “我是,你叫我十四就行了。”石十四回答,“林警官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有些事情我们刘队想当面找你谈一谈。”林翘说道。

    “不了吧,我最近挺忙的!”不知为什么石十四对于警察总有些抵触心里,所以婉拒道。

    “在大街上逛,也算是忙吗?”

    “你怎么知道?”石十四纳闷道。警觉地他连忙四下张望,只见街对面一辆红色的大众帕萨特闪着双跳灯停在路边。而在它旁边,一位衣着清凉的长发美女一边打电话,一边朝着他招手。这女子不是实习警官林翘,又是谁呢?

    民不与官斗,石十四摇了摇头,只能硬着头皮慢慢走了过去。

    “林警官,你不会告诉我正巧兜风的时候遇上我的吧!”石十四笑道。

    “呵呵,要找到你还不简单吗?”林翘也同样报之一笑,“通过公安系统的网络gps定位就可以了,要知道手机号实名制可是已经实施好几年了。”

    “好吧!”石十四一脸无奈,心道:你是警察,算你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