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三十七章 工作上门,内容摘要:石十四跟着林翘就往办公室走去林翘带着石十四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石十四也是十分惊讶

第三十七章 工作上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第二天一早,当石十四睁开眼睛,伸着懒腰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了。这对于军队出身的石十四来说,确实十分难得。

    “都是老王这家伙,那个故事差一点讲了个通宵。”石十四从草席上慢慢站起来,看着空无一物的卧室,自言自语道,“睡得一点都不舒服,看来必须尽早挣点钱,至少把自己的房间给装修一下吧!”

    石十四下意识的拿起了手机,只见上面有好几个未接电话。“原来是妈妈啊!”石十四不禁内心有些歉意,自己两天没回去了,估计她也担心了。

    在听完母亲的一通唠叨,并且安抚好以后,石十四来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已经是十点多了。

    “石大哥,你怎么起得这么晚啊!”司徒允儿穿着睡衣一本正经地说道。

    石十四看了她一眼,无语道:“允儿,你似乎也刚起床吧!就不要五十步笑百步了!”

    “好了,大家过来吃早饭吧!”王木站在餐桌前,朝着两人招了招手。

    石十四走上前去,只见桌子上摆着火腿三明治、皮蛋瘦肉粥、日式饭团......这顿早餐简直是中西合璧、应有尽有。

    “老王,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啊!”石十四也是十分惊讶。

    “那是呀,现代男子必须出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一共多少钱?”司徒允儿随口道。

    “128,满100减15......呃!”王木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场面一时间显得十分尴尬。

    “老王,我们快点吃早餐吧!我都饿坏了!”石十四连忙破冰。

    “是啊,大家快点吃饭,不要在意那些无关痛痒的细节。”王木顺坡下驴,立刻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允儿,双双呢?”石十四问道。

    司徒允儿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数着:“三、二、一!”

    当倒计时结束的时候,一个黑影从二楼一跃而下。尔双双在空中一个完美的后空翻,稳稳地落在了餐桌旁她自己固定的位子上。她顺手拿起一根黄瓜,用力咬了一口。

    “双双,我说过几次了。不要每次吃早餐的时候从二楼跳下来。”王木生气道,“还有,这里可是大厅,不要这么随便。一副衣冠不整的样子,如果户来了怎么办。”

    “能怎么办,送点福利给人家也是应该的。”尔双双自顾自地又拿起了个三明治嚼了起来。

    石十四和王木看着一身清凉的尔双双,顿时气血翻涌。

    终于熬过了早餐,尔双双一脸不屑地看着那两个擦着鼻血的男人道:“至于吗?”

    “好了,说正事了!”司徒允儿说道,“来活了,大家可以认真对待哦!”

    “终于有任务了!”石十四的内心还是异常兴奋的,“不知道这‘隔世缘’公司的委托到底是什么呢?”

    “户几点过来?”王木问道。

    “约好下午两点,现在大家可以自由活动了。由于是熟,所以到时候,大家可要准时集中哦!”司徒允儿提醒道。

    “熟?”石十四来不及纳闷,自己的手机又响了。他拿起手机来看,竟然是几天没联系的女警林翘。

    “这个时候,她打电话来做什么?”石十四疑惑地拿起了手机。

    “石十四,你这两天死哪里去啦!”电话那头,林翘劈头盖脸地一通骂。

    “林翘啊!这几天你似乎没有联系过我啊!”

    “哼,我不联系你,你怎么不知道联系我啊!”

    “这个......”石十四深知和女人讲道理是讲不通的,只能无奈地苦笑。

    “好了,现在给你十分钟,快点赶到公安局。”听林翘的声音似乎真有什么急事。

    “怎么了?”

    “你的第一个任务来了,需要你高超的素描技术。”

    “哼,求人办事是这个态度吗?”

    “你...你不来,看我不收拾你?”

    “收拾就收拾,谁拍谁啊!反了你了。”

    “素描费一千!”

    “林美女,五分钟后我就到!”石十四挂断电话,一下子冲出了大门。

    “没想到这十四竟然为五斗米折腰,实在是可悲可叹啊!”王木一边喝着茶,一边叹着气。

    沂海公安局实际上距离梦邻街只有几条马路,石十四踩着一辆单车,风风火火地就冲进了公安局。

    要不是石十四前几天在这里混了个脸熟,又加上刘昇也嘱咐过对于石十四不需要阻拦。否则门口巡逻的警察就差点掏枪了。

    而大门口,林翘早已等候多时了。石十四一个急刹车,差点撞林翘身上,吓得她花容失色。

    “你这个愣头青,小心点啊”林翘忍不住说道。

    “林美女,我答应五分钟到,没有迟到吧!”饶是有着项羽的爆发力,石十四这一路不停歇地骑过来,还是有些气喘吁吁。

    “原来是这样啊!”林翘心道:我原以为他只是戏言,竟然还当真了。

    “林警官,到底什么任务这么着急?”石十四见林翘思绪云飞天外,无奈问道。

    林翘这才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说道:“好了,跟我来吧!这个报案人,报案称被诈骗了几百万。”

    “什么人这么厉害,一下子就骗了几百万,怎么骗的?”

    “你去了就知道了。”

    石十四跟着林翘就往办公室走去。

    走了几步林翘忽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林警官?”

    “我忘了对你说了,以后你直接叫我名字就行。林警官这称呼怎么听怎么别扭。”

    “好吧,林翘!”石十四心道:哪里别捏了?

    林翘带着石十四来到了一间办公室门前。石十四透过门上的玻璃朝里面望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满脸颓废的中年汉子正趴在桌子上喃喃自语。

    “这个是?”

    “这就是前来报案的被害人,被人骗走几百万,换做是谁也会精神崩溃的。”林翘回答。

    “林翘,我刚刚就想问你,到底犯罪嫌疑人用什么手段,轻易从这他手上骗走数额如此巨大的钱财的?”

    “这个吗?让他自己告诉你最好了。”林翘说着,顺手打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那男人见有人进来了,立刻抬起头,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来人。

    “林警官,林警官,你终于来了!”那男人站起身来,朝着林翘扑了过去。

    林翘见状,身手矫健地一个闪躲,那颓废男人顿时撞在了门上,撞得眼冒金星。

    “魏先生请自重!”林翘冷冷地说道。

    “不好意思,林警官。”这位姓魏的男人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连忙探身抱歉道,“这位是?”

    “这位是我们公安局请来的刑侦素描专家,石先生。他主要帮你将诈骗犯的样貌画出来,便于我们破案的。”林翘介绍道,“他想了解一下案情,你就再给他讲一遍吧!”

    “石先生,这会全靠你了!”魏先生激动地握住了石十四的手,飞快地上下摆动。

    “魏先生,不用这么激动,坐下来慢慢说吧!”

    “不好意思,我又失态了!这件事情对我的打击实在太大了。”魏先生连忙松开石十四的手,慢慢坐回到了自己的位子。

    石十四和林翘也分别坐在了魏先生的对面。

    “受害人名叫魏元,是本地小有名气的收藏家。前几天过来报案,说是被人用假画骗走了四百万元人民币。”林翘将案情背景简单交待了一下。

    “我真傻,真的!”魏元的眼神中满是憔悴之色,“我单知道国画市场存在很多赝品和*,却不知道西洋画里面竟然也有假冒的。那天那个自称是法兰西后裔的骗子来的时候,我本来是有所防备的。但是当他将那画作打开的时候我也是被那美丽的画给惊到了。”

    “那是一幅看不到明确阴影的风景画,似乎是描绘了一幅地中海的风光。以我多年的经验,我就知道那幅画价格不费。他的样子显得十分落魄,他告诉我这是他祖传的名画,也不知道值多少钱,但是至少值千万以上。”

    “要不是急等钱用,也不会将他变卖。同时他也希望这幅画能够落在一个真心喜欢艺术品的收藏家手中,于是就找上了我。”

    “这是诈骗犯的惯用伎俩,你怎么会着了他的道呢?”石十四忍不住说道。

    “唉!”魏元叹了口气,“现在想来,你说得何尝不是呢?但那个时候,一时的贪念却令我掉入了陷阱。”

    “那个男人起身去门外接了个电话,似乎很放心地将画留在了我的书房。而我趁此机会,近距离开始端详这幅画来。我从画纸的质地,推断出的确是19世纪的画作,而那绘画的手法确定是大师的手笔无疑。”

    “我用手抚摸着古铜色的画框,无意中发现在画框角落不起眼的地方有一处不和谐的铜锈。我连忙用指甲将它慢慢剥弄掉,上面露出了‘cude’的字样!我心中顿时一阵狂喜!”

    “你不会真以为那是莫奈的作品吧!要知道他的画去年可是在苏富比拍卖行拍出一亿多美元的天价呢!”石十四道。

    “一开始我也是很冷静的,但我仔细研究了半天,确实没有发现任何破绽。我收藏画作二十多年,我可是有绝对的自信。”魏元继续说道,“而且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那个男人惊恐的声音。”

    “‘莫老板,求求你再宽限几天吧!这四百万现金,我筹集起来也是需要一点时间的。’那男人哀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