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十八章 艺术品诈骗免费阅读

第三十八章 艺术品诈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我听到那个男人痛苦的哀求声,顿时放松了警惕。”魏元显得十分懊恼,“那个时候我已经认定他是为了欠了高利贷,被人逼迫,才不得已将这珍品贱卖的。”

    “等到回来的时候,我感觉自己已经掌握了主动。”

    “‘先生,你这幅画我给不了你一千万,你还是另找别家吧!’我故意这么说。那人果然露出了慌乱的神色。”

    “魏先生,我是真的有困难,否则我不会轻易卖掉这幅画的。这样吧,你给我八百万,总行了吧!”

    “一口价,四百万。”

    “四百万,你以为是菜场买菜吗?竟然拦腰斩?”

    “不好意思,我刚刚可是听到你的电话了。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是借了高利贷吧!”

    “你,你......这简直是乘人之危!”

    “那男子抄起画就要走。不过我心中很是淡定,这样戏码我是见得多了。”说到这里魏元脸上倒是浮现出了些许得意之色。

    石十四看在眼里,心道:“都被人家骗成这样了,还得意呢?”

    “那人没走出几步,果然如我所料折返回来。低声下气地说道:‘魏先生,求您能不能再多加一点。我也是走投无路了,这附近也只有像您这样诚信的收藏家,能够有实力一下子拿得出这笔钱了。’”

    “我点点头,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话确实说到了我心坎里去了。”魏元继续说道,“这么着吧!看你这个样子,我也是于心不忍。我个人再额外给你加二十万吧!”

    “那人咬了咬牙,仿佛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心,说道:‘好吧!但我要现金!’”

    “成交!我当即就把保险箱里,一个户刚刚交给我谈生意的订金交到了这个骗子的手中。”魏元垂头丧气地说道,“之后,我拿到拍卖行去鉴定,这画竟然是赝品。”

    “事情的经过我大致了解清楚了,看来主要原因还是你一时的贪念啊!”石十四道。

    “何尝不是呢?我当时就如同着了魔一样,竟然连一点辨别能力都没有。”

    “好了,言归正传。现在请你给我描述一下他的样子吧!”

    “好的!”魏元点点头,“那个男人个子不高,头发在乱无章。满脸的络腮胡,却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显得十分不搭。双眼无神,甚至有些斜眼。嘴唇略厚.......”

    一边听着魏元的描述,石十四一边在白纸上勾勒出了那个男人的轮廓出来。“魏先生,看来你对绘画确实很有研究,这些外貌描述十分到位。”

    不多时,一个精干男人的样子跃然纸上。石十四将素描放到了魏元面前,问道:“魏先生,你看一下是这个人吗?”

    魏元眯起眼睛,仔细一瞧,顿时大声叫嚷起来:“就是他,就是这个家伙,拿赝品骗走了我的钱。”

    “魏先生,不要激动。”林翘在一旁劝慰道,“如果你确认的话,那么我们刑警队就准备根据这幅画像,进行侦查了。”

    “好好好!”魏元十分感激地说道,“这石先生,您应该是大有来头,一般人光凭言语,可不会将人脸画的如此精确啊!”

    “魏先生,气了。我只是个半路出家的退伍军人而已。”石十四摆了摆手道,“能帮的什么,就好了。”

    “帮的上,帮的上。对了石先生,以后如果您有什么大作,一定要给我先看看。”魏元说道,“你随便几笔就相当有大家风范,你只要有心,想在绘画这个领域有所成就也是手到擒来啊!”

    “真有这么厉害吗?”林翘看着魏元对石十四的评价这么高,心里也不禁泛起了嘀咕。

    但石十四却嗤之以鼻。“要知道这可是达芬奇本人在给你们作画啊!就算是真的莫奈来了,也要让我三分呢!”

    “魏先生,这些先不要提了。还是要帮你找到那个犯罪嫌疑人再说。”石十四可不想节外生枝,连忙岔开话题。

    “是是是!那我就拜托林警官和警队了!”魏元忙不迭地说道。

    等石十四离开警局的时候,也已经是下午近两点了。“这林翘,非要拉着我问这问那。说实话,我呆在警局,总觉得浑身不自在。”石十四心中暗道。

    突然一阵电话铃响起,石十四拿起电话,里面立刻传来了尔双双的怒吼:“石十四,你还没有好吗?户已经来了,你再不来的话,这次的任务可就没你份了。”

    “我的好双双姐,我这就来,这就来。”石十四为了自己的装修基金,不得不低声下气道。

    “五分钟之内,给我死回来。否则这活儿就交给别人了。”

    “五分钟,似乎有点赶啊!”

    “哼,你之前电话里和拿林警官拍胸脯保证是五分钟,怎么换到我这里就不行了呢?”

    “呃!好吧!我这就来!”石十四心中暗叹,“怎么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啊!”

    石十四终于撒开了双腿,骑着自行车飞也似地冲进了“隔世缘”公司的洋房。

    “哦哟哟!”看着飞驰而来的自行车,大厅里面正坐着的一个男子,顿时吓得面如土色。

    不过石十四还是迅速刹住了自行车,然后一个翻身,站在了众人眼前。

    “咦,这就是户吗?”石十四指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说道。

    “十四,怎么这么没礼貌啊!”王木皱了皱眉头道。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石十四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抱歉道。

    “无妨,无妨。看到‘隔世缘’有这样有活力的年轻人,我也很高兴啊!”那男子哈哈大笑。

    这人不是别人,就是老王茶馆的常之一,前世是著名收藏家项元汴,转世成现在的二次元宅男的项野。

    “好了,你这个宅男,好好把事情的经过和这个石十四说一说吧!”一边斜躺在沙发上的尔双双随口道。

    “好的,双双姑娘!”项野连忙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

    石十四心道:“这老王,欺软怕硬。刚刚还说话没礼貌,这个尔双双到好,就差在这个项野都上拉屎了。”

    “唉!”项野叹了口气道,“我这玩鹰一辈子,竟然被鹰给啄了眼睛。”

    “怎么了?”石十四道。

    “有人用赝品古画,在老项身上骗走了上百万元。”司徒允儿说道。

    “什么,竟然有这样厉害的骗子?”石十四十分震惊。

    “没办法,那人的手法实在太巧妙了,简直像变戏法一样。”项野说道。

    原来这项野虽然平时酷爱二次元,但由于前世身为项元汴的本事一直没有荒废,所以在艺术收藏界也算是小有名气。而且他鉴别古画的能力,在这一片儿可以说是无出其右。

    前些日子,有个慕名而来的人找上了项野,高价请项野帮忙鉴别一幅古画。说是在一个地摊上淘来的。

    “那个时候,我觉得地摊上淘来东西怎么可能是真的。”项野说道,“我也就准备凑合地看一眼,谁知我不看不知道,那画竟然是顾恺之的真迹《女史箴图》。”

    “《女史箴图》应该是根据西晋张华的《女史箴》画的一副插图性的画卷。应该记述了十二段故事。比方说:著名的冯媛当熊、班姬拒辇的故事都在里面有所描绘。”石十四说得如数家珍。

    “老王,没想到你这位新员工,竟然有如此的艺术功底啊!”项野忍不住称赞道。

    “项先生,气了。请继续讲吧!”石十四心里很清楚,这一切都是董小宛的功劳啊!

    “老项,这《女史箴图》八国联军打进来的时候,已经被入侵者抢走了。现在应该在大不列颠博物馆里,你怎么可能会见到真迹呢?”司徒允儿这个学霸,对于这段历史也是十分了解的。

    “错错错!”项野出人意料地说道,“你说得那被入侵者抢走的东西,实际上是唐人的临摹作品而已。顾恺之的真迹,早就流落民间了。”

    “你怎么这么肯定呢!”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顾恺之的《女史箴图》,当年可是藏在我的‘阁’之中的。我岂能不知?”项野轻描淡写地说道,“我当年故意将唐代的摹本放置于外面供人观赏。而真迹已被我藏在了一个十分安全的地方。所以当年清兵抢走的只是临摹本而已。”

    “真的这样吗?万一清兵当时可是查抄了‘阁’难道找不到真迹吗?”司徒允儿问道。

    “我有遗训,当家族遭逢大难之时,必须带着《女史箴图》一同逃亡。所以那真迹应该跟着项家的后裔一起。所以清兵带走的肯定是临摹本而已。而且那临摹本现在只剩余九段了,真迹应该有十二段。”

    “那它又怎么会重现人间的呢!”石十四问道。

    “这是我看到它第一眼,就想问来人的问题。”项野道,“那个时候我是这样问他的。”

    “‘老兄,你和我说实话。这幅画绝不可能是地摊上能够淘换来的。’我严肃地问道。”

    “那人面色一沉,声音压得很低地问道:‘你只要告诉我真幅画是真是假,其他的事情你不用知道。’”

    “那就恕鄙人无可奉告了。”

    “‘你!’那人显得有些颓唐,他愣了半晌,咬了咬牙说道,‘项先生,我相信你的人品,我就不瞒你了。实际上这幅画是我倒斗得来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