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五十一章 被毁的名画免费阅读

第五十一章 被毁的名画
    “现在他可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了!”石十四笑道,“想算计我们,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但是据我的了解,他可不是那种肯割肉的主,估计到时候还会麻烦我们。”季潇分析道。

    “那个时候话语权就在我们手上了,肯定会让他大出血的!”

    “对了,十四少,你看出这《女史箴图》有什么异样吗?”季潇突然出言道。

    “不过就是一幅真迹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石十四轻描淡写地说道。

    “原来你也看出来了?”

    “不是我看出来了,是我们委托人就是因为这幅《女史箴图》,才上当受骗的。”

    “原来如此,看来我这趟浑水是趟定了。”季潇小声说道,“本来我一直觉得那个老王不是很靠谱,没想到这一次倒是找对人了。”

    “你个老季,竟敢挡着我的面说我坏话!”王木隔着屏幕,生气地说道。

    接下来的拍品显得有些波澜不惊,再没有出现过《女史箴图》真迹这样石破天惊的艺术品出现。直到于洛突然郑重其事地开始宣布最后一件拍品。

    “下面这件拍品可是意国著名艺术家达芬奇的画作。有实力的买家,可以准备好自己的钱包了!”于洛大声宣布道。

    “又是达芬奇的画?”石十四不禁皱了皱眉头,“不会又是像昨天那样,是张假画吧!”

    “十四少,今天您大可放心,这一次绝对是达芬奇的真迹。”卞才得意地说道。

    “那我可也要好好见识一下了!”季潇也顿时来了兴致。

    石十四也不置可否,准备姑且看看情况。

    不过虽然舞台上的于洛大声宣布了很近,却看见迟迟没有任何东西呈上来,急得他像热锅上的蚂蚁。

    “卞老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其他贵宾买家有些不满了,比方说傅路旭。

    “我也不知道情况,我来联系一下!”卞才也慌了神,匆匆离开了贵宾包厢。

    卞才离开不久,只见舞台上的于洛满怀歉意地大声宣布道:“实在不好意思各位买家,由于出了点小状况,最后一件拍品将在最后一天的拍卖会正式拍出。在这里我郑重地向各位道歉!”

    于洛说完,朝台下的观众深深鞠了一躬,舞台也立刻暗了下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说结束就结束?”“是啊,我都准备一个亿拍那幅达芬奇的名画了!”“得了吧!吹,你使劲吹!”台下一片骚动。

    这突然的变故,令贵宾包厢内的买家们也是瞠目结舌。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卞老板一定要给我一个解释!”夏明鹤显得出奇地愤怒。

    “老夏!”傅路旭朝夏明鹤使了个眼色,示意石十四他们还在。

    夏明鹤连忙闭上了嘴巴,但脸上的怒意丝毫未减。

    而就在此时,卞才慢慢走进了贵宾包厢。从他脸上的阴霾可以看出,似乎出了什么大事。

    “卞老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明鹤焦急地问道。

    卞才却显得异常地平静,他看着众位买家,缓缓地说道:“不好意思,最后那件《麦田少女》确实出问题了。”

    “《麦田少女》!”石十四也是暗暗吃惊,因为精神之海里面的达芬奇告诉他,他确实画过一副《麦田少女》。

    “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作品?”石十四向达芬奇提出了质疑。

    “真回还真的是!”达芬奇不好意思地说道,“有一次我在一个小酒馆里吃饭,忘了带钱。被那老板逼得没有办法,于是替他的女儿画了一副素描。我记得背景确实是在麦田里。只是没想到过了几百年,竟然还保存着呢!”

    “那你到底还有没有其他抵债的画作,留存呢?”

    “太多了,我也记不太清了。”

    “那你怎么对这幅素描印象深刻呢?”

    “因为那位少女长得颇有几分姿色!”

    “好吧,确实很有道理!”达芬奇的话得到了其他男性记忆体的认同。

    “出了什么问题啊!”夏明鹤一下子抓住了卞老板的衣领,“你知不知道,我可是为此投入了大部分身家啊!”

    “夏老板,冷静一下!”卞才轻轻地说道。

    夏明鹤这才反应过来,他连忙松开手,抱歉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失态了。”

    “大家也不要怪夏老板了!”卞才却为夏明鹤辩解道,“大家如果想知道真实情况,请跟我来。”卞才说着,慢慢朝门外走去。

    夏明鹤等人也是一愣,但很快也陆续走出了包厢。

    石十四和尔双双对视了一眼,就和季潇一起走了出去。

    在卞才的带领下,众人搭乘电梯来到了拍卖行地下的一处密室。

    “没想到在沂海市拍卖行竟然还有这么一处地方,看来这卞才果然有古怪。”石十四心里暗自嘀咕道。

    卞才轻轻暗了几下密码锁,封闭的密室门慢慢打开了。卞才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众人跟着走进了房间。

    此时于洛早已在房间等候多时了,而他旁边的有一个被白布遮住的画架。不出意外,应该就是刚才所要拍卖的那幅《麦田少女》。

    石十四环顾四周,除了密室正当中的那幅画以外,四周还密密麻麻地摆放住好几十幅类似绘画作品。

    “周围的墙壁看上也是有些古怪,可能还藏有暗格。”尔双双小声道。

    “这就是那副《麦田少女》?”夏明鹤显得性子比较急。

    于洛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慢慢把画布揭开。

    画架上的那幅素描咋一看确实是达芬奇的手笔,无论是构图还是人物描绘都是达芬奇的风格无疑。虽然起整体水平上,并不是达芬奇的巅峰之作,但依然在艺术品市场会得到极大追捧。

    只是这幅素描上竟然有一条十分不和谐的划痕,自上而下将图画拦腰勾断,整幅画都被毁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夏明鹤显得怒不可遏,“要知道对于这幅画我可是投资了不少啊!”

    “不好意思,夏老板,这纯粹是一个意外。”于洛解释道,“应该昨天送走莫里尼的时候,他仓惶中将这幅画弄坏的。”

    “莫里尼这个家伙,不但学艺不精,被人一眼识破。现在走都走了,竟然还搞出这么一出。”夏明鹤骂骂咧咧地说道。

    “老夏,你不看这是什么场合?”傅路旭示意这里还有石十四等人。

    “老傅,你多虑了!既然卞老板把十四少也邀请到这里,那么他自有他的想法,你也不用藏着掖着了。”夏明鹤说着转身看着卞才道,“卞老板,我没有说错吧!”

    “的确如此。”卞才紧锁的眉头也终于舒展了开来。

    “能告诉我怎么回事吗?”石十四问道。

    “十四少,实际上像傅馆长、夏老板这机会贵宾包厢的买家,实际上也是我们拍卖行的大股东之一。”卞才解释道。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这几场拍卖所得,像夏老板等人也可以获得十分可观的利润。”石十四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

    “不单单是利润分配这么简单。”曲玉绡突然出言道,“我们几个大股东,还为了这场拍卖会有额外的投资呢!”

    ”额外的投资?“石十四好奇道。

    ”不错,在拍卖会之前几位贵宾买家出资从海外购得了一批珍贵的艺术品。而这些拍品一旦竞拍成功,获得的利润将有八成流入到投资者的腰包。”卞才将个中缘由和盘托出。

    “那我猜,这幅《麦田少女》应该是夏老板出资的吧!所以才如此地紧张。”石十四笑道。

    “没错,这次老夏为了这幅《麦田少女》,可是投入了差不多一个亿呢?”傅路旭道。

    “现在弄成这个样子,我要血本无归了。”夏明鹤愁眉苦脸道。

    “卞老板,我想知道,为了这幅已经毁坏的名画,你找我来做什么呢?”石十四故意问道。

    “十四少,从您昨天识破莫里尼的伎俩来看,您可是这方面的行家。我没有说错吧!”卞才开口道。

    “不错,我确实对此有些研究。不过你们几位似乎并没有听我的劝告,否则怎么可能让那个骗子有机会破坏呢?”

    “是是是,确实是我们疏忽了。所以今天一定请您帮我们这个忙。”

    “怎么帮?”

    “是这样的,由于这幅画的毁坏。导致现在的拍卖会要血本无归了。所以我们需要好一个有实力的合作伙伴,出资再去紧急收购一些艺术品。”卞才提出了自己的方案,“而现在如此短时间内要找到一个资金雄厚的艺术品行家,那只有十四少您了。”

    “这就是你们的方案?”

    “不错,我相信十四少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吧!”卞才故意说道。

    “救,我一定要救,只不过我有自己的办法。并不一定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石十四说这话的时候,镜头后面的王木也同时擦了擦冷汗。

    “什么办法?”

    “不就是毁坏了一幅名画吗?修补好了就行。”石十四轻描淡写地说道。

    “什么,您是要修补这幅画?”众人大吃一惊。

    “你们现在的问题是画被毁坏了,无法进行拍卖。只要还你们一幅一模一样,完美的画。问题不久迎刃而解了吗?”

    “话虽如此,不过十四少,您真有这个本事吗?”卞才有些怀疑地说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