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五十五章 季潇的身份免费阅读

第五十五章 季潇的身份
    “昨天晚上你溜进了卞才的办公室?”石十四也是大吃一惊。

    “怎么样厉害吧!”林翘得意地说道,“可不止你们‘隔世缘’公司,你当我们警方是吃白饭的吗?”

    “那多谢你了!”

    “好了,事不宜迟。你提供的线索对于我们警方也很有帮助。我这就回队里去了。”林翘说道。

    “你这就走了,你不回去吃早饭的话,我妈可要把我骂死的。”石十四道。

    “骂死你才好呢!”林翘又变回了野蛮师姐样,“谁叫你昨天让我等了一个晚上,本来人家昨天就想来找你的。”

    “昨天?”

    “没什么......”林翘连忙道,“回去替我相伯母道个歉,下回我一定去尝尝她的手艺。”

    “知道啦!”石十四无奈地目送林翘离开。

    石十四回到家的时候,果然受到了石母的强烈*。说什么林翘这样的好姑娘不多了,叫他要好好珍惜。这么好的机会,怎么能让人家没吃早饭就走呢!

    石十四见状,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妈,我上班去了!”石十四一边说,一边抄起两个包子夺路而逃。

    只留下身后的石母不住地埋怨:“这孩子,真是个榆木疙瘩。”

    “榆木疙瘩?”石十四一边走一边自嘲地笑了笑。这一瞬间,其他记忆体的记忆一下子在他脑中涌现,那些前世刻骨铭心的感情纠葛,令他都有些动容了。

    “今世,我是不是应该也去寻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呢?”石十四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答案。

    “允儿,这个u盘里面装的是警方的侦听资料,你看看里面有什么线索吗?”“隔世缘”办公室里,石十四顺手将林翘给的u盘扔给了司徒允儿。

    “十四哥,厉害了吗?刚从曲玉绡那边回来,竟然又去找小女友了。”司徒允儿笑道。

    “林翘,她不是我女友!唉,算了!我去修补那幅达芬奇的画了。”石十四也懒得解释,他转过身问坐在沙发上刷手机的尔双双道,“双双,昨天拿过来那副画放在哪里?”

    “已经放在密室里面了,而且制作赝品的工具和颜料,也替你准备好了。”尔双双头也没有抬,“真是个渣男啊!”

    “渣男?我可是为了工作啊!”

    “谁说你了!我在说我追的网剧呢!”尔双双抬起头瞪了石十四一眼。

    “唉!”石十四叹了口气,只能默默地朝密室走去。

    当他来到密室的时候,只见那幅被人拦腰划断的《麦田少女》已经被放置到了房间中央。而且在它旁边,一块空白的画布也被放置妥当。

    “哟,竟然是文艺复兴年代的画纸,这么周到啊!”石十四摸了摸画布,自言自语道,“这些颜料也有些念头了,什么人竟然对伪造这么了解啊!”

    “那是季潇今天一早托人送来的,说你肯定用得上。”密室喇叭里传来了司徒允儿的声音。

    “原来是那个季潇啊!”石十四心道,“昨天真是吓了我一跳,这家伙说是渡尘者工会的人。那他的前世究竟是谁呢?”

    “好了,不去多想了!现在最关键的是,重新画一幅《麦田少女》。”石十四说着,撸起袖子开始画了起来。

    差不多过来两个小时,大功告成的石十四擦了擦头上的汗,将画笔一扔坐在了地上。

    “真没想到,画画竟然比打仗还要累!”石十四忍不住抱怨道。

    “你以为呢!”达芬奇道,“而且这一次又不是当年我随性地一画,要画得和当年一模一样,当然更费功夫。

    “不过,甭管怎么说。总算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石十四看着和原作一样的《麦田少女》,也不禁松了口气。

    “十四哥,画完了吗?”司徒允儿的呼叫声适时地传了过来。

    “刚画完,允儿出什么事了?”

    “你提供的侦听器的资料我已经整理好了,上来一起听一听。”司徒允儿停顿了一下,又道,“还有昨天的那个季潇也来了,正好和我们一起制定接下来的作战方案。”

    “好的,我这就来!”石十四说完,将新画的《麦田少女》包装好以后,拿在手里就走出了密室。

    待他回到大厅的时候,季潇和其他“隔世缘”的人都到齐了。

    季潇看到石十四的出现,连忙站起身来,向走过来的石十四礼貌地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十四少,我来登门拜访咯!”

    “季先生,现在又不是在沂海市拍卖行,你再这样称呼我,我可适应不了啊!”石十四也笑道。

    “好了,十四我来替你介绍一下,这位季先生可是渡尘者工会,意国分部的负责人之一。这次为了此次事件,专程从国外赶回来。”王木介绍道。

    “没想到意国竟然还有渡尘者工会的分部啊!”石十四吃惊道。

    “那是当然,渡尘者转世觉醒可不挑地方。而且在西方也是有类似于渡尘者工会这样的组织。”季潇解释道。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等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二。”季潇道。

    “老季,这位是我们新员工,石十四。”

    “石先生的资料我已经从总部档案里面查阅过了。西楚霸王项羽,没想到竟然有幸在当世遇见。”季潇笑道,“只不过在我看来,你应该不止这一个前世吧!从你在沂海拍卖行的表现来看,应该是某位著名的艺术家。”

    “季先生你真厉害。”石十四忍不住道,“那你猜一猜我到底是哪一位艺术家呢?”

    “简单,我看石先生应该已经完成了《麦田少女》的修复工作,先让我看看完成得如何吧!”

    “拿去看吧!”石十四说着将用白布包裹的《麦田少女》递了过去。

    季潇将画作放在大厅的茶几上,接着小心翼翼地将白布掀开。一幅精致的《麦田少女》的素描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个是!”季潇的惊异之情溢于言表。他屏住呼吸,对着画作看了又看。紧接着他从兜里掏出了放大镜,凑到近处仔仔细细地又将《麦田少女》的每一寸都揣摩了一遍,这才心满意足地长出了一口气。

    “老季,这幅画修补地怎么样。能够过关吗?”王木等人焦急地看着季潇道。

    “何止是过关啊!”季潇哈哈大笑,“石老弟真有你的,老实交代你的隐藏前世到底是谁?这根本并不是修补好的话,你重新画了一幅对不对。”

    “我想季先生已经猜到了,就不用我自报山门了吧!”石十四笑道。

    这下季潇的脸色也变得异常的谦恭,他苦笑道:“亏我研究了大半生的意国绘画,没想到真正的大神竟然真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达芬奇先生,您真是让我太惊讶了!”

    “什么,你是达芬奇?”王木和司徒允儿异口同声地说道。

    “你们都不知道?”石十四纳闷道,“我昨天已经告诉双双了啊!”

    “哦,不好意思。昨天我太累了,忘了告诉他们了!”尔双双满不在乎地说道。

    “没想到我手下的员工竟然是达芬奇,难道我时来运转了!”王木的眼中满是贪婪的目光。

    “咳咳!老王,不是我没提醒你!渡尘者工会的守则还是要遵守的!”季潇道。

    “老季你当我是什么人?”王木怒道,“我怎么可能让十四替我赚钱呢!我根据就从来没有想过!”

    王木义正言辞的话语,“隔世缘”的三名员工,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对了,季先生,你说了半天。你的前世到是哪位历史名家呢?”石十四问道。

    “呵呵,和几位一比我的名气可是差了不少。”季潇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的前世是大唐贞观年间的监察御史,萧翼。不知各位听说过否?”

    “大唐监察御史萧翼?”石十四的脑中在不断思索着,似乎以前历史课上听老师讲起过这个人。

    就在石十四思考的时候,王木又问季潇道:“对了,老季。我当时相意国分部求援的时候,可没指名道姓让你过来。这回你这个懒人,怎么自告奋勇过来了。”

    “因为我又不得不来的理由!”季潇说道,“因为此次的案件可不是你们分析的洗钱、艺术品走私这么简单。这可是一起渡尘者犯罪案!”

    “渡尘者犯罪案?你是说沂海市拍卖行里有渡尘者?”司徒允儿也是显得有些紧张。

    “那几个犯罪嫌疑人到底谁是渡尘者?”石十四追问道。

    “还有谁,自然是和我有隔世宿怨的家伙咯!”季潇苦笑道。

    “隔世宿怨?这下我知道了!”石十四一拍脑袋大声说道,“你就是那个替唐太宗李世民,盗取智永禅师遗物《兰亭集序》的那个萧翼!”

    “没错,我就是那个替皇帝背黑锅的萧翼。”季潇自嘲道。

    “那么你说的前世宿怨,应该是那个对你信任有加,但是最后被你欺骗的辩才和尚。”王木道。

    “辩才,卞才?”石十四的内心也是有些震撼,“难道沂海市拍卖行的老板卞才就是那个渡尘者。”

    “没错,就是他无疑。”季潇平静地说道,“我昨天也已经确认过了。所以我这次希望能够和他了结这一隔世宿怨。说到底,他变成今天这样,也是我前世造得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