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五十六章 前世宿怨免费阅读

第五十六章 前世宿怨
    “前世造孽?你当年当监察御史的时候,到底对那个和尚做了什么?”尔双双不解地问道。

    “刚才我不是说了吗?当时萧翼可是盗取了辩才和尚的《兰亭集序》。”石十四说道。

    “没错,前世的时候。我奉皇命乔装改扮和那辩才结交。那辩才大师,确实不愧是一代高僧。在我和他交往过程中,他的佛理和对文学书法方面的见解,深深影响了我。”季潇说道,“他对我推心置腹,我到最后却是欺骗了他。到最后用自己的临摹贴换走了《兰亭集序》的真迹。”

    “原来如此!《兰亭集序》可是被誉为中华第一的书法贴,已经根本不能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了。”司徒允儿也道,“就算是当时,那也是价值不菲啊!”

    “其实归根结底,我拿走的并不是金钱所能弥补的。智永禅师将《兰亭集序》传给辩才大师,实际上就是一种传承。相信如果是他守护的话,说不定这稀世珍宝还能留到现在。”季潇自责道。

    “实际上你也是不得已,要知道那时的老板可是一代雄主李世民。你身为臣下,你做了你的本分。”石十四宽慰道。

    “本来我前世种得因,却让辩才大师得了今世的果。”季潇道。

    “这又是怎么回事?”

    “辩才大师变成今世的卞才,全因我当时的举动。”季潇说道,“我翻看了渡尘者的资料,发现当时卞才觉醒的时候,曾经短暂进入过工会之中。但是很快又出国脱离了工会。但等他回国的时候,他就摇身一变成为了沂海拍卖行的老板。”

    “我相信,他这几年在国外练就的高人一等的艺术品鉴别能力,也是为了不想重蹈当年被我欺骗覆辙。只是没想到,到最后他竟然为了报复我,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

    “季先生,你也不要过分自责了。”石十四道,“为今之计,是想办法找出他们犯罪的证据,早日劝他们悬崖勒马。”

    “没错,虽然可能又要对他有亏欠。但是身为工会一员,以及前世的羁绊。我有必要亲自解决这一事件。”

    “对了,允儿。林翘给的侦听录音里面有什么线索吗?”石十四问道。

    “正好大家都在,我们一起听一听吧!”司徒允儿说着,按动了电脑的按钮。电脑里面立刻传出了几个人的谈话声。

    “可惜,原本想从那个小子身上榨点油水的,没想到这个小子脑子里一根筋啊!”说话的人是那个夏明鹤。

    “那小子夸口能够修补达芬奇的名画,那怎么可能呢?”傅路旭说道,“就连那个莫里尼都办不到,更何况是这么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

    “算了,实际上我倒是不赞同让一个陌生人进入我们的计划。”接下来是卞才的声音。

    “但才叔,我们的资金刚刚转走。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大的资金介入,才能帮我们赚取足够的资金啊!”于洛的口气显得十分着急。

    “要不要让曲大小姐加入?这么多年下来,也是知根知底。”夏明鹤建议道。

    “知根知底?你真地看得穿这个女人吗?”傅路旭冷笑道,“她根本和我们不是一路人。你说她适合加入,我看你是搀她身子呢!”

    “你...老傅,都到这种时候了,你就不要说什么风凉话了吧!”

    “好了,你们几个不要在多言了。”卞才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了起来。而录音也出现了一段长时间的寂静。

    过了一会儿,又是卞才的声音打破了平静。“老人家来消息了!两天后的晚上,会有专人来接应我们。”

    “那可太好了!干完这一票,我们真的可以在这个领域呼风唤雨了。”夏明鹤的声音显得异常兴奋。

    “好了,所以这几天我们几个还是要小心些。千万不能走漏了风声。”卞才嘱咐道,“没什么事,今天就散了。明天希望那个年轻人,能给我带来些许好消息。”

    说到这里,这段录音也结束了。

    “好了,大家可以各自发表意见了。”司徒允儿道。

    “有些信息量,但总感觉少了什么。”王木说道。

    “关键点是有人要来沂海和卞才他们接头,他们准备做什么呢?”季潇分析道。

    “光凭这点录音也不算什么证据,我看还不如直接去调查一番呢!”尔双双道。

    石十四没有说话,脑中似乎正在思考什么东西。“确实少了些东西,但究竟少了什么呢?”石十四自言自语道。

    “少了什么?”在场的人看着石十四也不免有些疑问。不过他们顺着石十四的思路,也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十四,我看你是太敏感了吧!”王木笑道。

    “大概是吧!”虽然石十四有些不甘心,但现在也只能这样了。

    “咦,奇怪?”司徒允儿看了看手机嘀咕道。

    “有什么新情况吗?”石十四问道。

    “今晚的拍卖会推迟了!”司徒允儿回答。

    “推迟了?没有理由啊!”众人有些不敢相信。

    “这是手机推送的新闻。你们自己看。”司徒允儿说着将手机递给了众人。

    “沂海市拍卖行官方公告,由于拍卖场地需要修补,原定于今天举行的最后一天的压轴拍卖会,推迟到了明天举行。为各位买家带来的不便,我谨代表沂海市拍卖行向各位由衷地赔礼道歉。沂海市拍卖行董事长,卞才!”

    “还真推迟了!”念完了新闻,王木纳闷道。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推迟呢?石十四多了个疑问。

    “我看大概是因为《麦田少女》被毁坏的关系吧!”季潇猜测道,“他们可能是想留给你修补画作的时间。”

    “不会!”石十四直接否定了季潇的推断,“本来《麦田少女》也不会是最终场的压轴。而且就算是少了《麦田少女》,那拍卖行也会有备有同等级的替代拍品。不会因为一件艺术品就推迟整个拍卖会的。”

    “那你说是什么原因?”尔双双道。

    “这个嘛!我也想不明白!”石十四无奈地说道。

    “算了,我们只要以不变应万变就行。不用管这个卞才,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季潇说道。

    正在众人议论纷纷之际,一个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谁的手机?”石十四大声问道。

    “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我已经按了静音,也不是我的。”其他几人纷纷否认。

    “这也不是我的*啊!”石十四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这是十四哥的手机。”

    石十四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低头一看竟然是刚才议论的焦点,卞才。

    “十四少,您终于接电话了!”电话那头,卞才的语气似乎有些惊喜。

    “卞老板,有什么事情吗?”石十四很自然地问道,“我看你就连拍卖会也推迟了啊!”

    “唉,我这还不是为了给您多争取点修补《麦田少女》的时间啊!”卞才解释道,“因为我还是希望,这件达芬奇大师的真迹,能够落在我们中国买家的手中啊!”

    “原来如此,卞老板有心了。”

    “那十四少,那幅画修补得怎么样了?”

    “已经修复好了。”

    “真的假的!”电话那头的卞才显得更加吃惊,他连忙说道,“”十四少,您不是和我开玩笑吧!这可是达芬奇的作品,您在这么短时间怎么可能完成呢?

    “卞老板,我十四少做事可一向不喜欢开玩笑。”

    “这样的话......”卞才踌躇了半晌,终于道,“十四少,方便的话能否今晚再来一趟拍卖行。我和夏老板他们想看一看完成情况。”

    “没问题!我一定到。”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卞才突然压低声音道,“这一次请不要让季先生知道。”

    “这样啊!那好吧!”石十四看了身旁的季潇一眼,慢慢回答道。

    “那今晚我就在拍卖行,恭候十四少了!”卞才说完,挂断了电话。

    “怎么了?”季潇奇怪道。

    “那老狐狸让我今晚就带着《麦田少女》过去,但是特地嘱咐不要让你知道。”石十四回答道。

    “看来不仅仅是验画这么简单了。”季潇沉吟道,“以我对他的了解,可能还有其他的事情。”

    “你季先生,你的意思呢?”

    “为了不打草惊蛇,我看这一次只能由你单刀赴会了。”季潇说道。

    “不是他一个,还有我呢!”尔双双特地说道。

    “对了,还有双双姑娘。”季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不过石老弟,你可要当心这次可能是一次鸿门宴呢!”

    “呵呵,我又不是没有经历过正宗的鸿门宴!”石十四哈哈笑道。

    “嗨!我差点忘了,你的前世可是西楚霸王啊!”季潇抱歉道,“你看我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什么,只是前世的过眼云烟罢了,我早就不介意了。”石十四笑道,“我只是觉得这次主颠倒,比较有趣罢了。”

    “那就好,那就好!”

    就在“隔世缘”公司内,石十四等人正在商量对策的时候。沂海市公安局里,林翘正情绪激动地在刘昇面前争辩道。

    “刘队,从侦听录音和其他线人方面的消息,明摆着这沂海拍卖行涉嫌诈骗和文物走私。我们完全可以对其进行搜查,您为什么否决呢!”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