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五十八章 打草惊蛇免费阅读

第五十八章 打草惊蛇
    卞才的笑声在这个夜晚显得异常的恐怖。门外偷听的林翘也是吓了一跳,忍不住朝后退了一步,正巧踢中了身后的一块画框,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谁!”卞才厉声道。

    林翘反应很快,立刻转身夺路而走。而在她身后,于洛和卞才也第一时间从办公室里冲了出来。

    “在那里!”于洛的眼睛已经捕捉到了林翘消失在拐角处的残影,他迈开长腿就追了过去。

    卞才却显得十分冷静,他转过身回到办公室,按动了位子上的警报器。顿时整个大楼警铃大作。包括之前的两个保安在内,十几个保安一下子从各个地方涌了过来。

    “封锁各个出口,不要让这个家伙给逃出去。”黑暗中卞才大声怒喝道。

    而此时有人拉上了总闸,一时间整个大楼灯火通明。那些保安叫嚣着誓要把林翘找出来。

    于洛速度很快,但是林翘速度更快。到底是受过警校训练的高材生,身手敏捷的她三步两步,就闪进了一个拐弯处。

    “呵呵,这下我看你往哪里逃!”于洛反而放满了速度,因为对这里了如指掌的他知道,那个拐弯处是一个死胡同。在他看来,现在的林翘已经是瓮中之鳖了。

    “好了,你不要再躲了,让我看看你这个奸细的真面目!”于洛一边说着,一般慢慢走近林翘的藏身处,“你这家伙......咦?”

    于洛惊异地发现,那个死胡同里面竟没有了林翘的影子。

    “这是怎么回事?”就在于洛纳闷的时候,卞才带着一群保安也感到了。

    “小洛,那个贼人跑哪里去了?”卞才焦急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于洛无奈地说道,“我看着那个黑影钻进这个死角,可没想到他一转眼竟然消失不见了。”

    “没事,这个家伙不可能凭空消失的。”卞才朝着那些保安命令道,“从现在开始,你们给我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加大人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从这里逃出去。”

    “是!”一众保安立刻响应,紧接着那些保安分成两拨。一拨继续查探林翘的下落,另一拨则负责守卫大楼的各个出入口。

    “卞叔,那个黑影该不会是鬼吧!”于洛开玩笑地说道。

    “你见过鬼偷听人类谈话吗?”卞才冷冷地说道,“没有人会凭空消失得。”卞才说着慢慢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名片大小东西。

    “这是什么?”于洛好奇地凑过脸去,竟然是一张工作证。

    “胡菲菲,沂海电视台记者。”卞才念着上面的文字,眼珠子骨碌一转,对于洛说道,“小洛,你等天亮的时候去查探一下,我可不记得电视台有姓胡的记者。”

    “才叔,我倒是有印象。”于洛想了想说道,“这个女记者似乎昨天在拍卖行门口和十四少有一番纠缠。”

    “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我这里还有监控录像。”

    卞才陷入了沉思。半晌他吩咐于洛道:“小洛,你先弄清楚这女记者的身份。如果她身份有假的话,那可能我们的计划要有些变化了。”

    于洛点点头道:“但一直留着这只‘老鼠’在我们的基地内,也不是办法啊!”

    卞才抬头往角落里的天花板上看了一眼,然后朝于洛使了个眼色。两人立刻匆匆离开了现场。

    林翘实际上就躲在拐弯处头顶上的天花板里面。这里正好有一处通风口,虽然空间不算太大,但足够身材苗条的林翘躲在里面。

    “幸亏之前早就找好了藏身处,否则这一回可真暴露了。”林翘心有余悸地自言自语道。

    此时大楼里面依然还是十分嘈杂,那些保安依然没有停止搜索林翘的工作。

    “这群阴魂不散的家伙。”林翘心中暗骂道,“看来今天晚上是不要想出去了,只能等明天人多的时候再想办法吧!”

    漫漫长夜很快就过去了,石十四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被一阵电话铃给吵醒了。“估计是那个林翘又来査岗了吧!”石十四想着,顺手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刑警队长刘昇。

    “怎么了,刘队长?难道近期要画刑侦素描吗?”石十四问道,“这可惜我这几天没有时间呢!”

    “小石,不是为了这个事情!”电话那头的刘昇语气有些焦急,“昨天晚上林翘联系过你吗?”

    “林翘?没有啊!”石十四顿时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不是应该和你们一起这行任务吗?”

    “原来她也没有来找过你?这就怪了?”刘昇道,“她从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联系不上,我还以为她是来......算了,不好意思。”刘昇说着挂断了电话。

    “联系不上?”石十四心弦被拨弄了一下,“这个小辣椒弄得是哪一出啊?”

    石十四顺手按下了林翘的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听,请稍后再拨......”之前去电秒回的林翘,竟然是处于无法接听状态。

    “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石十四心中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他的电话铃又响了起来。“今天早上到底中了什么邪了,都赶到一起去了。”石十四拿起手机一看,来电话的人原来是尔双双。

    “双双,什么事情啊?”

    “石头,醒了吗?出大事了,快点过来。”尔双双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十分紧急。

    石十四心中咯噔一下:难道是林翘。“好,我马上就来!”石十四说完,三下五除二洗漱完毕,连早饭也顾不上吃,在石母的唠叨声中,冲出了家门。

    他火急火燎地赶到了公司,进门一看发现季潇和其他三人已经等在了那边。甚至委托他们调查诈骗集团的项野也来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了?”石十四紧张地问道。

    只见季潇愁眉苦脸地说道:“石老弟,我们上当了!”

    “怎么了?”

    “那副画,那副《女史箴图》,竟然是假的!”季潇道。

    “季兄,你是说你前天拍到的画,竟然是假的?”石十四也是显得十分惊讶。

    “是啊!一辈子玩鹰,竟然被鹰给啄了眼睛,找谁说理去啊!”季潇说着,都快哭出来了。

    “季兄!”石十四凑过脸去。

    “怎么了?”

    “你真是大惊小怪!”石十四没好气地说道,“我当是什么大事了。”石十四心中大石算是落下了,他还以为是林翘遭遇什么不测呢!

    “这怎么是件小事,我可是大出血啊!”季潇不满地说道。

    “我觉得十四哥倒是没说错。”司徒允儿道,“反正一只羊也是抓,两只羊也是赶。反正我们还要去拍卖行,到时候一并帮你追回不就行了。”

    “不过费用要另算啊!”王木此时不无意外地跳了出来。

    “对了,真奇怪!按说凭借季兄的眼力,怎么会没有识别出《女史箴图》的真伪呢?”石十四问道。

    “不光是季兄,就连我这个原主一开始也没有看出来呢!”项野开口道,“要不是我当是曾在真迹的背后做过一个特殊标记,否则我也会被骗过了。这制作假画的人可真是一个行家啊!”

    “季兄,你觉得这个人会是谁?”王木问道。

    “除了卞才,还会是谁?”季潇道,“上辈子他被我用假《兰亭序》给骗了,他这是一报还一报。”

    “如果是这样,今天晚上季兄还要陪我一起走一遭了。”石十四说道。

    “没问题,你不说我也要找他算账。”

    “不,事情没有那么简单。”石十四之前深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了,“我终于推敲出了卞才的筹划。所以晚上的行动可要多加小心,对付一定早就有准备了。”

    “真的假的?”季潇有些不敢相信。

    “老季,我劝你还是相信的好。”王木说道,“十四的推理应该不会错,要知道他还有一世可是‘鬼才’郭嘉啊!”

    “什么?”季潇和项野异口同声地叫道。

    “不要一惊一乍的。”王木不悦道,“都是渡尘者,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好了,接下来我们应该好好筹划下晚上的行动了吧!”尔双双走过来道。

    “没错,我会把我的筹谋告诉大家。虽然目前我还没有完全掌握卞才真正的目的,但至少我已经拟定了作战计划。”石十四显得十分胸有成竹。

    “好,这次行动由允儿负责远程指挥。”王木补充道。

    沂海市某个僻静的私人飞机场。卞才和于洛带着手下,已经在候机厅里面等待多时了。

    此时一个身着黑色礼服,身材肥硕的外国中年男子,在四五个随从的带领下,慢慢从远处走了过来。那外国男子顶着一头浓密的棕发,精悍两只小眼睛警觉地注视着周围的动向。最显眼的还是他右半边脸上的刀疤,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卞才和于洛见状,立刻迎了了上去。

    “桑尼先生,您终于来了!”卞才用流利的意国语问候道。

    桑尼看了两人一眼,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我依照你们的邀请赶来了,我希望这一次的东西不会让我失望。”

    “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让您失望的。”于洛满脸堆笑地说道。

    “好了,其他事情等我们先回到拍卖行再谈。”卞才也说道。

    桑尼点点头,朝四周的那几个外籍随从使了个颜色,然后就跟着在卞才等人的带领下,慢慢驱车离开了飞机场。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