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五十九章 林翘落难免费阅读

第五十九章 林翘落难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临近。最后一场的拍卖会将在晚上六点举行。

    已经准备完毕的石十四,依然在试图拨打林翘的电话。不过,却始终是无法接听状态。

    “怎么了,十四哥?还没联系上那个林警官吗?”司徒允儿关切地问道。

    “联系不上,就联系不上呗!”尔双双不以为然地说道,“省得她过会儿在会场上越帮越忙。”

    “事情并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石十四说道,“一个热衷于调查某个案件的警察,怎么可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人间蒸发呢?”

    “难道林警官出什么意外了?”司徒允儿吃惊道。

    “不排除这个可能,而且大概率已经落在了卞才他们的手里。”石十四沉吟道。

    “不太会吧!”尔双双有些意外地说道,“那个林翘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那天一个照面我就知道这女人身手不凡。就连我估计拿下她也要费番手脚。”

    “能打又怎样?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双双姐。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你那么随机应变的。”司徒允儿分析道,“十四哥这个小情人,一看就是个冒失的警察。那比得上那卞才诡计多端啊!”

    “允儿,林翘不是我的小情人。”石十四不高兴地说道。

    “好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细节的时候。”王木此时倒是变成一副老板的派头,“现在问题是,要想办法找出那个林翘。如果真的失陷于拍卖行的话,必须有人把她救出来。”

    “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救一个冒失的警察啊!”尔双双奇怪道。

    “双双,话不可这么说。我觉得老王说得对。”石十四连忙说道,“林翘说到底也是为了此次事件,才失踪的。”

    “我倒不是为了十四。”王木道,“不要忘了‘渡尘者工会’的守则。我们可不能让普通人,知道渡尘者的存在。我是怕那个卞才不小心,把渡尘者的秘密泄露给了林警官。你要知道泄露的后果!”

    “什么后果?”石十四有些紧张道。

    “一旦泄露,会打破渡尘者和普通人长期建立的稳定局面。不过一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王木道,“真到那种情况,‘渡尘者工会’会第一时间将一切泄密者抹杀。”

    “啊!”石十四背后的冷汗都出来了,“林翘可还年轻呢!她只是......”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王木道,“所以十四、双双。你们两个在查清卞才集团的同时,顺便查找一下林翘警官吧!”

    “知道了!”尔双双伸了个懒腰道,“没办法,查找证据和找林警官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

    “双双,多谢你了!”石十四感激地说道。

    “不要光口头!要感谢的话,下周帮我代两天‘老王茶馆’的班。”尔双双道。

    “没问题!”

    “好了,各就各位!”司徒允儿抬腕看了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即刻出发吧!”

    与此同时,沂海拍卖行地下室一间如同牢房般的密室之中。失去联系的林翘正五花大绑地,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她的俏脸上多了几道红印,似乎刚刚被人拷打过。

    但是林翘的表情却显得很平静,闭着眼睛,似乎等待着逃跑的机会。

    而密室门外,于洛正询问那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们。

    “这个警察小丫头,交待了吗?”于洛问道。

    “没有,这女警嘴巴很硬。我们拷打了一番,她硬是不肯开口。”一个壮汉说道,“经理,你说我们要不要再下点重手。”

    于洛摇了摇头,对保安说道:“马上拍卖会就开始了,这个节骨眼上,不要给我节外生枝。而且这个女警对我们有用,万一事情有变,这可是我们的一个筹码。你们几个给我看紧了,千万不要让她逃出去。”

    于洛说完立刻转身离开,马上拍卖会还需要他去主持,他现在还要立刻变回拍卖行经理的角色。

    “是!”这几个保安目送着于洛的身影消失在楼道拐角处。

    “唉,大哥。真没想到,我们怎么把警察给招惹来了。这下有些麻烦啊!”那个姓罗的保安说道。

    “不是我们招惹她,是她自己来招惹我们的。”上了岁数的保安说道,“昨天晚上是她,今天白天她闹出的动静也不小啊!”

    原来卞才和于洛将桑尼一行人安顿好以后,又回到了拍卖行的办公室内。

    “小洛,事情都安排好了吗?”卞才问道。

    “才叔,一切都没有问题了。有了十四少资金的注入,这一次我们又可以大捞一笔了。”于洛的声音里充满了兴奋。

    此时,他们正上方的通风管道内,林翘正扒在上方偷听。

    “桑尼先生?难道是这次他们走私的始作俑者吗?”林翘心中暗道。

    而就在林翘正在猜测的时候,只听得下面于洛突然说道:“才叔,那个十四少怎么办?话说他可是给我们提供了一大笔资金,我们这样过河拆桥的话,到时候可是要被江湖上的人说闲话的。”

    “石十四?”林翘立刻警觉了起来。

    “说闲话?你以为这家伙是干什么的?”卞才冷笑道,“我猜那家伙就是警方的卧底。”

    “不过他的身份查下来没有什么漏洞啊!而且那曲玉绡的态度来看,应该不会是警察。”

    “就算他不是警察,应该也和警察有些关联。我打赌,昨天晚上的那个警察肯定和他有瓜葛。”

    “才叔说得对,等晚上的时候我一定替他准备一份大礼。”

    “好了,小洛。我来把昨天的账记一下。”卞才转身从身后的保险箱里面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似乎是一本账簿。

    “才叔,不是我说您,这可是二十一世纪了,您竟然还希望使用这种中古的东西。用电脑记账不好吗?”

    “你懂什么,只有这种原始的东西,我看起来才安心。”卞才回答道,“而且电脑可以会被黑操纵,但账本不会。”

    不一会儿功夫,卞才三下两下在笔记本上面记了些什么东西。

    “老板,老板!”此时门外一个保安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那个桑尼先生似乎有些状况,在那里大发雷霆呢!您快去看看吧!”

    “什么!”卞才的声音也变了,“小洛,我们快去看看。”卞才有些慌不择路,手中的账本随手往桌子上一放,就多门而出。

    “才叔,等等我!”于洛见状也立马跟了出去。

    “好机会!”林翘在上面看得真切,“那账本一定是最重要的证据。”想到这里林翘二话不说,打开通风口,从天花板上一跃而下。

    “就是它了!”林翘顺手拿起了那本账本。可当她正准备重新躲回通风管道的时候,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推开了。卞才和于洛,带着一群全副武装的保安从外面冲了进来。

    “我早就猜到老鼠就躲在我们的头上呢!没想到竟然是个黄毛丫头”卞才冷笑道,“我这招欲擒故纵,还不把这她给引出来?”

    “才叔,还是您足智多谋啊!”于洛忍不住夸奖道。

    “你们这几个可不要轻举妄动,我可是警察!”林翘大声说道。

    “我们好害怕哦!”于洛冷笑道,“警察同志,你在我们这个地方呆了一个晚上,究竟是想要做什么啊?要来搜查的话,也应该要有搜查令吧!”

    “你们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这就是证据。”林翘一边说,一边握紧了账本。

    “警察同志,您可看清楚了,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卞才冷笑道。

    林翘顺势翻了几页。“什么?都是白纸?”林翘失声道。

    “这么重要的证据怎么能让你轻易拿到呢?”于洛讽刺道,“到底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小警察。来你们上,给我抓住他。”

    “是!”那群保安听到命令,发疯似地朝林翘扑了过去。

    没想到林翘的反应也是很快,在保安冲过来的同时,纵身一跃,从他们几个人头顶上掠了过去。林翘借着墙壁的反弹力,临空给冲在最前头的保安一个扫堂腿,一下子就将他给踹飞了。

    那个保安直挺挺地飞了出去,正好将赶过来的其他保安给撞倒了。

    这些保安挣扎从地上爬起来,却发现林翘已经挟持住了卞才。林翘的手枪正顶着卞才的后背。

    “你们别动,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你们老大的生命安全!”林翘大声警告道,“给我退后!”

    “都给我退后!”于洛大叫道。

    “丫头,你的胆子很大啊!”被挟持的卞才此时倒是显得很镇静,“你这样用枪指着我这样一个遵纪守法的公民,似乎是知法犯法啊!闹到你们队里的话,你的处罚可不会轻啊!”

    “你给我住口?遵纪守法?”林翘冷笑道,“你们拍卖行就算不涉及走私的话,你们这几年也不见得多干净。处罚,等我出去了我自然会去领受,就不由你操心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几个保安又偷偷朝着这边靠近了几步。

    “都给我退后,把我逼急了,擦枪走火,你们可担待不起!”林翘一边说,一边用枪顶了顶卞才的后背。

    突然卞才一个转身,抓起林翘用力的一个过肩摔。卞才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林翘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