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六十一章 偷天换日免费阅读

第六十一章 偷天换日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好了,曲大小姐你也用不着多抱怨了,你看我们也不是被安排在同样的位置吗?”此时傅路旭和夏明鹤也走了过来。

    “今天是怎么回事?没想到拍卖行最大的两位股东,也被流放到下面来了吗?”石十四笑道。

    “呵呵,你们两个有所不知。”夏明鹤指了指头上那个关闭着的贵宾包厢,“听说今天来的人,可是十分重量级啊!”

    “原来我们的位置被外来的和尚给替代了。”曲玉绡不悦地说道。

    “算了,算了。其实在什么地方对我来说都一样。”石十四连忙来打圆场,“只要今天的东西是我感兴趣的就行了。”

    “还是十四少心胸宽阔啊!”傅路旭弯下腰,神秘兮兮地说道,“听卞老板说,今天的拍卖会会有意外的惊喜哦!”

    “什么惊喜?”石十四不以为然地说道,“不会是那幅《麦田少女》吧?”

    “十四少巧夺天工的《麦田少女》自然是今天的拍品。但是比起今天压轴的稀世珍宝,那可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夏明鹤说道。

    “能比达芬奇的真迹还要珍贵,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与此同时,卞才正在办公室里面来回踱步,他的心里依旧有一块石头没有落下。

    “才叔?”此时于洛风风火火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样,小洛。十四少的车子有什么异样吗?”卞才焦急地问道。

    “确实出了些状况。”于洛说道。

    “什么状况?”卞才面色一沉。

    “哦,没什么。只是出了点交通意外。”于洛笑着说道,“那个尔双双驾车直奔沂海市最大的酒吧而去,估计是去借酒消愁了。然后不小心刮蹭了一辆土方车。没想到她竟然连停也不停,就直接开走了。”

    “也就是说她并没有去而复返咯?”

    “自然没有,由此证明两件事情。”

    “什么事情?”

    “前面那一幕始乱终弃,并不是演戏。”

    “那还有一件事情呢?”

    “那个十四少和我一样,也是个玩弄女性的渣男!”于洛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了,不要贫嘴了。”卞才笑骂道,“我们是时候去做该做的事情了。还有......”

    “才叔,又有什么吩咐?”

    “今晚将会实现我多年的夙愿,而且今天过后,你将会是拍卖行的新老板。”卞才显得十分兴奋。

    “才叔!”于洛激动地说道。

    “好了,什么都不用说了。先把我们的工作给完成了!”

    “是!”

    借着夜幕,一辆豪华的劳斯莱斯驶进了一处僻静的修车行,只见那侧门上有一道深深的印记。

    车子停稳后,王木从里面慢慢走了出来。

    “老王,有日子没来了啊!”此时一个约莫四五十岁的中年男人,笑盈盈地走了上去。他看了看王木,又看了看车子的划痕,笑着说道,“老王,这才修了多久,这么快又给我送生意了。”

    “老牛啊!你不是不知道,我手下的员工,平时毛毛躁躁的,这不刚刚又和土方车来了个亲密接触。这还不算,还必须我这个老板,过来修车,命苦啊!”

    “瞧你这个老板当得!”老牛笑着招呼手下的小工过来,“老王,你这车可进不了保哦!”

    “没指望进保,你看我到你这里来修车吗,走过保险吗?”

    “那倒是。”

    “那你给个优惠呗!”

    “想得美,别以为你不知道你一单生意可以赚多少!”牛老板瞪了王木一眼,“好了,伙计们把王老板的车开进去,上最好的漆哦!”

    距离拍卖行两条街道的地方,尔双双已经换上了一声黑色的紧身衣,在夜色的掩护下,快速朝着拍卖行方向赶去。

    “允儿,四周有没有发现敌人的眼线?”

    “双双姐,你放心。四周的监控探头我已经都观察过一遍了,除了埋伏的刑警队的人,并没有任何暗哨。”

    “那就好,我这就想办法潜入拍卖行内部。你可给我留心着点。”

    “知道啦!”司徒允儿叹了口气,“老王这个吝啬鬼,又在抱怨被牛老板坑修车费了。他埋怨你怎么找一辆土方车撞,损失可太大了。”

    “情况紧急,能找到一辆用于偷梁换柱的车子也不容易。再说了也就是个十来万,这个老王还是这么小气。”尔双双道,“不过算了,那个石十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到时候修车费从给他的报酬里面扣好了。”

    “那好吧,我就先记下来!”司徒允儿笑道。

    “好了,允儿将拍卖行的地图发给我,我准备潜入了。”尔双双说完,纵身一跃,三步两步竟然如履平地般,瞬间就攀上了拍卖行后门的高墙。

    “没问题,万事小心!”司徒允儿最后说道。

    尔双双的轻功那不是盖的,借着墙壁上的缝隙,蹭蹭上了好几米。在她即将下落的时候,她右手向上射出一道银光,一个小钩爪不偏不倚正好挂住了墙头的裂缝处。

    尔双双顺势一拉就窜上了五米高的围墙。借着昏暗的灯光,尔双双发现高墙之下,竟然有好几个打手在那里巡逻。

    “搞出那么大阵仗,要说你们没有猫腻,那才奇怪了。”尔双双隐匿身形,从高墙的角落里快速落到了地面上。她落地后,顺势一滚躲到了一处矮树的后面。

    “双双姐,目测院子里有是个打手,还有好几处红外线报警系统。”

    “看到了!”尔双双此时已经带上了红外线眼镜。

    “如果你想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破的话,那几乎不可能。”

    “允儿,那只能靠你想办法了。”

    “那当然,我早有准备。一分钟以后,等这些保安被引开后,预计你有五分钟的突破时间。”司徒允儿指示道。

    “没问题,五分钟时间足够了!”

    尔双双话音刚落,只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螺旋桨的“嗡嗡”声。她抬头一看,原来是一架小型无人机。尔双双顿时露出了一丝笑容:“没想到允儿竟然把他给找来了啊!”

    无人机的轰鸣声顿时吸引了保安们的注意。“有情况,快去看看!”保安们叫嚣着纷纷朝着无人机跑去。

    这架无人机忽高忽低,在人群中来回穿梭,弄得那些保安手忙脚乱。慌乱中好几个保安都撞在了一起。

    “你们看就是这个小子操控的无人机!”一个保安打开了大门,朝着门外大声喊道。

    “这个节骨眼上搞这么一出!”保安头子大声命令道,“你们几个给我看好大门,哥几个和我一起把那个小兔崽子给抓起来。”

    “是!”

    保安们忙乱之中,分成了两拨人,各自执行各自的任务去了。

    而尔双双,早就借着这个机会,迅速避开了红外线报警装置,潜入了拍卖行的办公大楼之中。

    保安们冲出大门的时候,正看见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控制着那架无人机。

    “小孩,你在做什么啊!”保安头子大声嚷道。

    那少年许是被突如其来的怒吼给吓了一大跳,手中的遥控器落在了地上,而那架调皮的无人机也随即从天上掉了下来,正砸中保安头子的脑袋上。

    “哦哟!”保安头子捂着脑袋大叫。

    而那个少年反应很快,迅速拿起无人机就跑。那几个保安当即拔腿就要追,却被保安头子给拦住了。

    “好了,不要追了,一个小屁孩儿而已。哦哟哟!”保安头子一边捂住头,一边说道,“小心中了别人的调虎离山计。今天卞老板可是特别交代过!”

    “知道了,老大!”一众保安都把眼光集中到了保安头子的脑门上,只见一个大包已经鼓了起来。

    “好了,都看*嘛?都给我回到原处蹲守。我回休息室上点药,你们可给我上上心!”保安头子说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在距离拍卖行不远的小巷里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少年终于停下了脚步。

    “总算是松了口气了,吓死我了!”少年拍着自己的胸脯自言自语道,“允儿,这一回你可欠我一个大人情啊!”

    就在尔双双这边顺利进入地方阵营的时候,拍卖会也即将开始。

    “季大师,您终于来了啊!”看见季潇走进拍卖会,于洛立刻迎了上去。

    可谁知季潇面无表情地向前走去,丝毫没有给于洛面子。

    “得,热脸贴了个冷*。”于洛自嘲道。

    “卞才那家伙来了没有?”季潇毫不气地嚷道。

    “才叔,刚才招呼人去了,不过季大师请放心,等拍卖会开场才叔就会过来的。”于洛跟在季潇的后面回答道。

    说话间,季潇已经走到了石十四的面前。他朝石十四使了个眼色,立刻说道:“十四少,别来无恙啊!”

    “季兄,你昨天不是得了宝贝,准备直接飞回意国。今天怎么又去而复返了?”石十四故意说得很大声,还特地朝贵宾包厢的方向看了看。

    “本来我是准备走了,但没想到遇人不淑,所以只能回来想要弄个明白。”季潇没好气地说道。

    “季大师,似乎有所指啊!究竟是谁得罪您了?”曲玉绡笑着问道。

    “呵呵,不敢不敢!没人得罪我,只是我季某人自己不好,应得此报。”

    “季大师,这不是折煞我们吗?”于洛自然听出了季潇的弦外之音,立刻过来打圆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