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六十二章 新的规矩,内容摘要:“卞才,你究竟是为何”卞才平静地说道”卞才拍了拍手,“现在那些苍蝇都离开了,拍卖会即可开始

第六十二章 新的规矩
    “好了,季老哥,今天可是拍卖会最后一天,不要为了一些小事伤了大家的和气。”石十四也连忙劝道。

    “那好吧,我是看十四少的面子。”季潇说完,余怒未消一*坐了下来。

    众人见状也是松了口气,曲玉绡和其他股东也纷纷落座,一起等待着拍卖会的开始。

    也与此同时远在上海的公安局审讯室里面,之前被逮捕的莫里尼经过了一天一夜的审讯,终于有些招架不住了。

    “莫里尼先生,现在你肯说实话了吧!”刘昇看着莫里尼,此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傲慢。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现在是在质问一个意国公民,我有权寻求外交豁免权。”

    “外交豁免权?你以为是八国联军那个时候吗?”刘昇冷笑道,“我想你们国家的大使馆,也不会为一个通缉犯提供庇护的吧!”刘昇说着,将一沓资料重重地拍在了莫里尼的面前。

    “这是......”莫里尼看着眼前的资料,手都有些颤抖了。

    “国际刑警的资料已经确认,虽然费了番功夫,但至少现在我们有逮捕你的权利了。”刘昇平静地说道,“我劝你最好将卞才他们的阴谋交待清楚,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你的人身安全。”

    莫里尼沉吟了半晌,终于出言道:“如果我说出*的话,你们能否让放我一马。”

    “这就看你是不是愿意配合我们了。”

    “那好吧!”

    半个小时以后,刘昇着急地从审讯室里跑了出来。“王局,莫里尼招供了,我们必须立刻行动,再晚可能就来不及了!”刘昇一个电话打给了沂海市公安局的局长王铁钢。

    ”小刘,你这回可想清楚了,一旦出事了,我们可没有办法和市局领导交待啊!“王铁刚回答道,“沂海市拍卖会可是我市的经济重点,各方政策可是一直扶持的啊!”

    “王局,这我知道!但是我们不能为了一些经济利益,成为民族的罪人啊!”刘昇在电话里显得很激动。

    “民族的罪人!”王铁刚的神经也立刻紧绷了起来,“我立刻组织人手,你也快点搭乘最快的班机赶回来。”

    “飞机太慢了,我已经在去高铁的路上了。莫里尼稍后我让其他干警把他带回沂海市,王局那边就交给您了!”刘昇一边说,一边带着几个亲信上了警车。

    “放心吧!出了事情我担着!”王铁刚挂断电话,立刻给刑警队打了个电话,“按照你们队长的指示,准备行动!”

    就在刑警队准备行动之时,沂海拍卖会也终于拉开了帷幕。此前的主持人于洛,出人意料地坐在了主席台上。而站在台上的竟然是拍卖行老板卞才。

    “没想到今天是卞老板亲自出马啊!”夏明鹤显得很是激动。

    “玉绡,这是怎么回事?”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一般如果是卞才亲自登场主持的话,那说明此次拍卖会必然有稀世珍宝诞生。”曲玉绡说道。

    “稀世珍宝?沂海市的拍卖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规格了!”石十四也是一惊。

    “这就是这间拍卖行不为人知的地方,真正的宝贝只在最后一天才会登场。”傅路旭解释道。

    “各位来宾,大家请安静!”卞才对着观众席大声说道,“相信在座的大多数人,对于最后的压轴场很是了解了。不过今天的规则有些变化,请大家见谅?”

    “规则变化?卞老板,你搞什么鬼啊!”一个后排的观众有些不满地说道。

    卞才的脸色一边,他拍了拍手,立刻有几个穿黑色*的保安,直接把那个抱怨的买家给带了出去。

    “这个卞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戾了?”石十四心道,“还是我们一直被他的伪装所骗了?”

    “今天的规矩是,保证金一个亿。愿意的人,请快点将保证金转账到我们拍卖行的保障户头,或者直接给支票也可以。”卞才显得异常平静,仿佛这一个亿只不过是一张百元大钞一样。

    “一个亿?以前不是只要一千万的吗?”又有个买家大声叫道。

    “如果各位没有足够的保证金的话,我们的工作人员就会请大家离开这里。就像这位顾一样。”卞才一边说一边指了指那个大呼小叫的买家。他直接被几个黑衣人给架了出去。

    其他买家看到这幅情景,一下子鸦雀无声。

    “拍卖行有拍卖行的规矩,有人破坏这个规矩的话,就要付出代价。”卞才平静地说道。

    卞才宣布新的规则之后,大厅也立刻发生了变化。那些财力有限的买家,只能撂下几句狠话:“一个亿,简直是开玩笑。这种档次的拍卖会,好意思要这么多?”

    这些人拍拍*,就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拍卖会场。

    不一会儿功夫,石十四发现除了他们坐在主席台附近的几个买家外,其他人都已经消失不见。除了他们头顶上的那贵宾包厢还亮着灯。

    “卞老板,这是一张一千万欧元的支票,您拿去验一下吧!”石十四将签过名的支票顺势递了过去。

    “哈哈!”卞才突然笑了一声,“十四少,您可是我们最尊贵的人,也算是同坐一条船的自己人。我怎么能拿您的钱呢?”

    “那一亿的保证金?”

    “那只是用于驱赶那些外人的借口罢了。”卞才拍了拍手,“现在那些苍蝇都离开了,拍卖会即可开始。”

    卞才话音刚落,只见几个礼仪小姐就端着一件铺着白布的画作走了上来。

    “不愧是最后压轴的拍卖会,连串场的表演也取消了啊!”夏明鹤笑道。

    “那是当然了,庸脂俗粉的表演如何能够入几位贵的法眼。”于洛也站起身来道,“拍卖会,最后的主角自然是那些拍品了。”

    “好了,大家请为第一件画作竞价!”卞才说着,一下子掀开了画作上的白布。

    众人看到那幅画,顿时大吃一惊。因为这幅画正是石十四昨天刚刚修复好的《麦田少女》。

    “卞老板,您这是何意啊!”石十四一时也不知道这卞才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没什么?正常拍卖而已,大家可以竞价了。”卞才平静地说道,“《麦田少女》,这可是达芬奇大师的隐藏作品,底价一千万欧!”

    “什么!”夏明鹤忍不住说道,“卞老板,这可是一幅赝品,您怎么敢狮子大开口呢?”

    “谁说这是赝品了?”卞才也是脸色一边,“这就是达芬奇的真迹,如果夏老板对他没兴趣的话,大可以不竞价啊!”

    “哼!”夏明鹤气呼呼地一*坐回了座位。

    “傅馆长呢?”卞才转向傅路旭道。

    “卞老板,我也没有参与的理由。”

    “十四,你要竞价吗?”季潇小声问道,“这可是你自己的作品,你忍心看它被买走?”

    “你也知道是我画得了?”石十四回答,“这种画,我自己随手就能画好几幅,我自己出一个亿买自己的画作?”

    “季先生,您不要这幅《麦田少女》吗?”卞才突然发问道,“我记得,您似乎对意国的艺术品很有研究啊!”

    “不、不用了吧!”季潇自然也知道内幕,也不会做这个冤大头。

    “看来大家都不愿意为这幅画竞价。”卞才冷笑道,“没错,这幅画只是十四少修补后的作品,难道赝品就不值这个价吗?”

    “这是什么逻辑啊!”“今天卞老板是疯了吗?”傅路旭和夏明鹤也是直摇头。

    不过石十四和季潇已经听出了卞才的弦外之音。“看来,今天这卞才是来向季潇讨要上辈子的债的。”

    “两千万欧!”突然,贵宾包厢内的人给出了一个双倍的价码。

    “看来还是有识货的买家的。”卞才高兴地举起了锤子,“两千万欧一次、两千万欧两次、两千万欧三次,成交。恭喜桑尼先生,获得了《麦田少女》。”

    卞才兴奋的样子,在其他人看来如同一个小丑在上演一场闹剧。但是卞才却是陶醉其中。

    “桑尼先生?你是不是傻啊!这只是一幅仿冒品啊!”夏明鹤歇斯底里地大喊道。

    “仿冒品也有应有的价值,在我看来这幅画作就值两千万欧!”桑尼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拍卖大厅。

    “好了,接下来是本场的第二件拍品。”卞才若无其事地继续主持着拍卖会,这次礼仪小姐又将一幅画作给拿了上来。

    只是这一次这幅画并没有被盖上白布,但却令在场的买家再次震惊了。

    “卞老板,您这是什么意思。”曲玉绡也是感到有些背脊发凉。因为台上的拍品,赫然是前天季潇拍到的《女史箴图》。

    “没什么意思,正常的拍品而已。”卞才连眼皮都没有抬,“我只是想告诉你,季大师前天获得的只是赝品而已。而一幅才是真迹。”

    “卞才,你究竟是为何?”此刻季潇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声质问道。

    “季大师为何反应这么激烈呢?”卞才冷笑道,“这就是你受骗上当的反应吗?你知道我当年受你骗的时候,是什么反应吗?”

    “你!你!”季潇的前世记忆一下子涌上心头,面对卞才的质问,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话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