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六十三章 被缚住的林翘,内容摘要:”尔双双白了林翘一眼,“我来这就进来救你”那个打手说着,伸手再林翘的俏脸上摸了一把”说话间,尔双双竟然出现在了林翘的面前

第六十三章 被缚住的林翘
    “好了,季大师,你还是安心做你的买家吧!我可不想占你的便宜,昨天你的拍卖金我已经原封不动地退到你的账户了。”

    “卞老板,今天到底是为了什么?”夏明鹤等人也有些看不下去了,“难道你不要告诉我们,你这场压轴拍卖会只是一个玩笑吗?”

    “并不是玩笑,这些拍品你们依旧可以拍,而且我以人格担保这些东西都是真迹。”卞才面色如常,“我可不像某些人,人品卑劣,出卖挚友。”

    此时季潇的表情红一阵、白一阵,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众人也终于察觉出味来,这季潇似乎和卞才有过节啊!

    “拍卖会继续进行,顾恺之的《女史箴图》真迹,起拍价一亿!”

    “两亿!”季潇举手道,

    “十亿!”贵宾包厢的桑尼先生再次给出了一个惊天的价格。

    “什么?”众多买家也是再次大惊,贵宾包厢的那位贵,已经让他们这些自诩为艺术品大鳄的人,沦为了看。

    “十亿一次、十亿两次,成交!我们再次用热烈的掌声,恭喜桑尼先生。”

    会场里只有卞才和于洛使劲地鼓掌。

    此时此刻,潜入大楼的尔双双,已经将大楼兜了个遍。虽然到处都是巡视的保安,但是以尔双双的身手,要不被这些人发现也是易如反掌。

    “允儿,我已经按照你的地图,把可疑的地方给逛遍了。似乎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啊!”尔双双说道。

    “这怎么可能呢?”司徒允儿有些失望地说道,“地下室你没有仔细找找吗?”

    “我现在就在地下室里面,难道都什么暗阁吗?”

    “之前十四哥的信号曾经在地下密室里面被屏蔽。我有办法了!”司徒允儿亮光一闪,“我们来个反向思维,双双姐你将眼镜的电磁信号变成外放模式,哪里被屏蔽,那就是密室的所在。”

    “明白了!”尔双双按照司徒允儿的指示,随手暗了一下眼镜上的按钮。

    “找到了!”司徒允儿迅速定位到了地下室几处位置,“双双姐,我这就把位置图传输给你。”

    “收到!”尔双双说着飞速朝着第一处位置而去。

    在她面前出现的是一个精致的雕塑。尔双双看它一眼,就开始上下其手,希望从里面找到机关。不过她捣鼓了半天,却还是一无所获。

    “允儿,你确定这是密室的所在吗?”

    “双双姐,谁和你说是这个雕塑了。是雕塑旁边的墙,你一推就行了,不用那么复杂。”

    “那你不早说。”尔双双一边埋怨,随手推开了墙上的暗门。

    尔双双二话不说,潜入了暗门之中,在她眼前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尔双双跟着远处微弱的灯光,慢慢摸索着往前走。

    “你说不说?说不说?你到底掌握了我们多少秘密?”隧道近处似乎有叫骂声传了过来。而紧接着是一名女子微弱的*声。

    “女人?难道是那个林警官?”想到了这里,尔双双立刻加快了步伐。

    隧道尽处,是一个地牢般的密室,也就是关押林翘的地方。

    于洛走之前,嘱咐那些打手,至少能从林翘身上挖出点有用的东西。于是此刻,一个面目狰狞的打手正在进行拷问。

    “没想到你这个女警的嘴巴真是硬啊!”那个打手冷冷地说道,“我看你还是快点招供吧,免受些皮肉之苦。”

    “你们这是袭警,知不知道?”林翘对着那人怒目而视。

    “警察小姐,你以为我们是做什么的?”打手冷笑道,“走上这条道的人,可没有怕过警察。而且你觉得你还能从这里出去吗?”

    “你们想做什么?”林翘愤怒地说道。

    “做什么?虽然我们只进行些艺术品交易,但有时候也可以进行一些人口买卖。而且想你这样的质量,一定可以卖出个好价钱。”那个打手说着,伸手再林翘的俏脸上摸了一把。

    “啊!”那打手一声惨叫,林翘一口咬住了他的手。

    “真是敬酒不吃罚酒!”打手好容易甩开了林翘,望着他手上深深的牙印,顿时火冒三丈,“竟然敢咬我,让我好好教训教训你。”

    打手说着抄起一根棍子,就准备再次拷打林翘。

    林翘无奈,只能闭上眼睛,等待着一顿殴打的到来。

    就在此时,她似乎听到了一道极其细微的破空之音,驱使着她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林翘看到在她面前有一根细如发丝的银针划过,直接钻入了打手的后颈。

    打手闷哼一声,长棍脱手,整个人也一下子摔倒了在了地上,再也没有起来。

    “是谁?”林翘要不是被缚住,此刻就要从椅子上蹦起来了。

    “不要大呼小叫,你是想把那些恶棍们都引来吗?”尔双双的身影顿时出现在了密室之外。

    原来刚刚在那个大手准备向林翘施暴之时,来到密室门外的尔双双见状,立刻用自己的牛芒针结果了那打手的性命。

    “是你!你不是石十四的同事吗?”林翘怎么会忘了前天拍卖会上,和石十四亲昵的尔双双呢?

    “你以为是谁?那个笨石头吗?”尔双双冷笑道,“他此刻正在外面拖住拍卖行的人呢!真是的,我还要替他救女友,这叫什么事情。”

    “谁是他女友了!”林翘嘴上骂着,但是心里却有点喜滋滋的。难道是那块臭石头说的吗?想到这里,林翘的脸上竟然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

    “好了,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笑得出来?”尔双双白了林翘一眼,“我来这就进来救你。”

    “还是算了吧!那密室的门可是坚固无比,听他们说就连炸弹也炸不开。除非你能找到钥匙。”林翘说道。

    “是吗?好像不是很难啊!”说话间,尔双双竟然出现在了林翘的面前。

    “你是怎么进来的?”林翘大吃一惊,她朝那密室的门望去,发现那扇金属门依旧完好无损。就连金属栏杆也没有变弯的迹象。

    “没什么,只是缩骨功而已。这种粗浅的武功,我小时候就会了。”尔双双说着,拿出自己的指甲刀,一道银光闪过,绑住林翘的绳子顷刻间就被斩断了。

    “多谢姑娘搭救!”林翘一边搓着被勒疼的手腕,一边对尔双双道谢道。

    “叫我双双就行了。其他先出去再说,我还要你帮忙找卞才他们的罪证呢!”尔双双说着,转身就要走。

    没想到林翘竟然纹丝不动。

    “怎么了?你还磨蹭什么?”尔双双不悦地说道。

    “不好意思!”林翘指了指脚下,只见两个铁箍牢牢地扣在了她的脚上,边上还有两把大锁,“我可不会什么缩骨功啊!”

    尔双双眉头一皱,她想寻求司徒允儿的帮助,却发现这里的信号已经被屏蔽掉了。

    “来得太匆忙了,镭射刀也没有带,割不开这铁箍怎么办!”尔双双发愁道,“要是石头在就好了,那个怪力男说不定能掰开这两把大锁。”

    “大哥,那大强子去教训那个女警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啊!我们快点赶过去看看吧!”密室外面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糟了,有人来了!”林翘紧张道,“双双,你快点走吧!”

    “林警官,这似乎是个逃生的机会哦!”尔双双微微一笑,紧接着迅速往上一跳,整个人一下子翻到了天花板上的水管之上。

    “你要小心!”林翘一下子就明白了尔双双的意思,她从地上捡起绳子,缠在身上,假装成自己依旧被绑着的样子。

    “这里一般人是闯不进来的!我寻思着是不是那个大柱子,*病又犯了!”另外一个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老大还是看看去吧!老板交代过,千万不能让这个女警跑了。否则吃不了兜着走!”第一个打手说道。

    “知道啦!哥几个一起去看看吧!”

    随着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七八个彪形大汉出现在了密室门外。

    领头的打手指着绑在椅子上的林翘,没好气地说道:“你看那娘们不是好端端地绑着了吗?”

    只见林翘由于之前受到大柱子的拷打,衣服已经破破烂烂,光滑的肌肤显露出来有些让人想入非非。她紧闭双眼,面色潮红,一副虚脱的样子。

    那个谨慎的打手看了看林翘,又看了看躺在地上不动地大柱子,说道:“老大,你看大柱子怎么爬在地上不动了。”

    “真是没用的东西,许是刚才风流以后,累得睡着了!”领头的打手笑骂道,“来,你们把门打开。让老板看到了成何体统?”

    两个打手七手八脚的将密室的门打开,几个人迅速钻了进去。

    “大柱子,起来,起来!你像什么话啊!”领头的打手骂道。

    谁知那大柱子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个谨慎的打手看出了一样,他连忙跑过去蹲下身子,将大柱子的身体仰面翻了过来。

    那大柱子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瞳孔放大,已经没有了呼吸。

    “老大,大柱子他,他......死了!”那打手吓了一跳,一把将大柱子的尸体推开。

    “什么!不好有情况!”打手们一惊,顿时乱了方寸。

    而与此同时,尔双双的身影从天而降。一个扫堂腿,一下子就撂倒了四五个打手。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