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六十四章 兰亭真迹免费阅读

第六十四章 兰亭真迹
    《十世渡尘者》来源:..>..

    “这娘们还有同伙!”打手老大惊叫起来。

    不过他还没有来得及再骂几句,尔双双在地上一个漂亮的回旋踢,直接击中了打手老大的下巴。

    “啊!”那家伙瞬间尔双双直接被ko。

    其他几个打手见状,也连忙冲了过去,想要凭借人多优势将尔双双*。

    但作为顶级杀手的尔双双,怎么会那么容易被他们抓住呢。

    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之内,尔双双闪转腾挪,那些打手根本就无法近身。反而是尔双双几下手刀,立刻切中了不少打手的后颈。这些人都像自己老大一样,闷哼一声就到在了地上。

    “没想到这个犯罪组织的打手,都是酒囊饭袋。”尔双双一边说,一边不住地摇头。

    突然一直躲在暗处的打手瞅准机会,拿起一根铁棒照着尔双双的太阳穴横扫过来。

    就在这危急时刻,一直装睡的林翘突然暴起,手中的绳索一下子套中了那个打手的脖子。

    “竟敢暗中偷袭!”尔双双趁着这个机会,纵身一跃,又是一个漂亮的回旋地,正中那个摸鱼打手的脑袋。终于所有的打手都被解决了。

    “谢了!”尔双双十分干脆的说道。

    “举手之劳而已。”林翘爽快地说道,“双双,看看这些家伙身上有没有钥匙。”

    “好勒!”尔双双一阵摸索,终于在打手老大的身上拿到一串钥匙,她顺手扔给了林翘。

    再试了几次之后,林翘终于恢复了自由。

    “林警官,接下来怎么办?”尔双双问道,“从这扇门出去,应该就可以离开了。”

    “那你呢?”

    “我?”尔双双笑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还要找到卞才他们的罪证呢!”

    “那我就更不能离开了。”林翘摇了摇头道,“调查取证,原本就应该是我们警察的事情。”

    “那好吧!这不过你的身体?”尔双双看着满身伤痕的林翘问道。

    “没事,比起警察学校里面的死亡特训,这些拷打不算什么。”林翘的眼神里写满了坚毅。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快走吧!”

    “那我们边走边说!”

    尔双双和林翘连忙冲出了密室的大门。

    “对了,你应该昨天就来这里调查了,有什么线索吗?”尔双双问道。

    “虽然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但我知道,卞才收藏着一本账簿。上面记录着拍卖行洗黑钱和走私的记录。”林翘回答,“我敢肯定的是,那个卞才一定把证据放在他的办公室里面。”

    “办公室里面?为什么不放在更安全的地方呢?”

    “有时候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林翘说道,“之前我在卞才办公室失手被擒的时候,也因为那本账本。我的直觉告诉我,那卞才应该是临时起意。而真正的账本应该就在办公室里面。”

    “那好吧!信你一回!”尔双双说完,跟着林翘朝着卞才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不一会儿功夫,两人就来到了一处走廊,而走廊的尽头就是卞才的办公室。

    “我们快点过去吧!”林翘有些着急地说道。

    “等等!”尔双双一把拉住了她,“这里也有红外线报警装置。”尔双双从包里拿出一副眼镜递给了林翘。

    林翘接过眼镜戴上,果然如尔双双所说走廊里面满是一道道错综复杂的红外线。

    “这点红外线难不住我!”林翘有心在尔双双面前炫技一翻。只见她一猫腰,轻巧地躲开了第一道红外线,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林翘如同一只片叶不沾身的蝴蝶,不一会儿功夫她就通过红外线迷阵。

    “好厉害啊!我都忍不住为你鼓掌了!”另外一头的尔双双笑着说道。

    “没什么啦!”林翘得意地说道,“我小时候可是练过一段时间艺术体操。好了,双双你也像我一样快点过来吧!”

    “收到!”尔双双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支笔一样的东西,朝前方一指,走廊里面的红外线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尔双双若无其事地走到了林翘面前:“好了,我们快去找证据吧!”

    “双双,你有这么方便的工具,为什么不早说啊!”

    “谁叫你动作这么快。我看你兴致这么高,也不好意思打扰。”尔双双微笑着说道。

    “......”林翘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好了,我们还是做正事要紧。”说完,尔双双拉着林翘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

    此时拍卖会场之中,已经到了最*的部分。有经过几轮的拍卖,无数罕见的华夏古代的艺术珍品都出现在了众人眼前。比方说:唐伯虎的画;颜真卿的墨宝等等。

    不过这些却都收入了那未曾露脸的桑尼囊中。

    “可恶啊!这是什么压轴拍卖啊!我们简直就是陪太子读书,我们一个个就是跳梁小丑。”夏明鹤怒道。

    “夏老板,不用担心。按照你的股份,拍卖的收益一分都不会少的。”卞才平静地说道,“价高者得,这是拍卖会亘古不变的真理。”

    夏明鹤等人被卞才说得,一时之间哑口无言了。

    石十四冷眼看着这些人,心中暗叹:“这两个家伙,前几天还耀武扬威的。在真正的大鳄面前,却显得如此软弱无力,实在是让人唏嘘啊!”

    “对了,十四少,您怎么没有和桑尼先生竞价啊!”卞才转向石十四道。

    “没有值得竞价的东西,自然没有我出手的理由。”石十四笑道。

    “今天的拍品都没有入十四少的法眼啊!”卞才叹了口气,“不过,不要紧接下来的拍品应该会让您动心吧!”

    卞才说完拍了拍手,接着几个大汉抬着一件用红布盖住的拍品,慢慢走上了舞台。

    “下面我来为大家揭晓今天压轴的拍品。”卞才特地看了一样季潇,“王羲之的真迹,《兰亭集序》!”

    “什么!”卞才口中吐出的几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买家一阵惊呼,而叫的最响的自然是和《兰亭集序》颇有渊源的季潇。

    红布被卞才亲自揭开,只见一个玻璃柜内,被装裱妥当的字帖静静地躺在那里。

    “卞老板别开玩笑了,世界上怎么还可能有《兰亭》?”傅路旭一脸不屑地说道,“王羲之的真迹从来就没有流传下来过,就更不要说华夏历史第一帖的《兰亭序》了。”

    “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想季大师最有发言权了。”卞才微笑着对季潇说道。

    “这就是你对我的报复吗?”季潇面色铁青。

    “何谈报复,我们的结缘不也是因为它吗?”卞才道,“季大师,你可以上来,到近处看仔细了。这究竟是不是王右军的真迹。”

    “我明白了!”季潇刚想迈步,却被石十四给拉住了。

    石十四朝着季潇使了个眼色,又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贸然上去。“这可能是个陷阱。”

    “十四少,我知道。”季潇也同样摇了摇头,“解铃还须系铃人,此事因我而起,那也只能我独自面对。”

    季潇说着,快速走到了那幅《兰亭集序》面前。

    “季大师,一定要看仔细了。”卞才的眼神充满了仇恨,“这一幅到底是不是你拿走的那一幅!”

    季潇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兰亭序》,半晌他缓缓吐出了几个字。“真的,这是真的。这的确是那一幅!”季潇说完,整个人一下子颓唐了起来。

    卞才斜眼看来一眼季潇,表情显得有些复杂。不过作为一个职业拍卖人,他立刻恢复了平静。

    “《兰亭集序》真迹,起拍价十亿人民币!”卞才的声音不高,但报出的数字却令众人咋舌。

    “十亿?”傅路旭苦笑道,“把我所有身家都砸进去,也不可能有这个价码。”

    “看来又是那个意国人的了!”夏明鹤捶胸顿足地说道。

    “十二亿!”贵宾包厢里面依然给出了一个令人咋舌地价格。

    “十二亿一次!”卞才面无表情地说道,同时他手中的锤子也慢慢举了起来。

    “卞兄,难道你想让国宝流到海外吗?”季潇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流到海外,总比在骗子的手中好!”卞才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

    “十四少,我们现在怎么办?”曲玉绡显得很是着急,“我能够调度的财力也只有五亿,你现在能够拿出来吗?”

    “这个嘛!”石十四有些面临难色。

    “十五亿!”夏明鹤高声叫道。

    “夏老板,你是认真的吗?”卞才看着夏明鹤,狐疑地问道。由于合作多年,对于夏明鹤的资产,他可是再清楚不过。

    “老夏,你疯了吗?”傅路旭拉过夏明鹤道,“你哪里来这么多钱?”

    “我没有疯!老傅,你难道眼睁睁地看着《兰亭》这稀世珍宝落入到外国人的手上吗?”夏明鹤平静地说道,“现在不是清政府,我们不能在让八国联军再掠夺一次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傅路旭点了点头,他转身对卞才说道,“卞老板,我和夏老板,外加曲大小姐联合出资。十五亿!没问题吧!”

    “没问题,十五亿一次!十五亿两次!”卞才机械般地说道。

    “二十亿!”贵宾包厢里的桑尼再次给出了一个绝望的价格。

    这下曲玉绡等一干人傻眼了,二十亿的天价让他们有些望尘莫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