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六十七章 失手被擒免费阅读

第六十七章 失手被擒
    “糟了,把这个家伙给忘了!”傅路旭无奈地说道。

    原来脑筋灵活的于洛,趁着石十四等人和桑尼的手下发生战斗的当口,悄悄溜出了会场搬救兵去了。

    “十四少,还有各位朋友。没想到吧!”于洛的脸上写满了得意,“我劝你们快点束手就擒,否则的话,可就对不住了。”

    “石老弟,现在怎么办?”季潇用求助的眼神看着石十四。

    “还能怎么办?投降呗!”石十四无可奈何地举起了双手,“那些古董枪可是真家伙。”

    “这才识时务!”于洛一边说,突然转身朝身后开了一枪。由于于洛的手枪上装了消音装置,子弹没有发出太大的响声就直接命中了目标。

    原来是夏明鹤想趁乱逃离会场,大腿直接中弹,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

    “哦哟,哦哟!”夏明鹤抱着大腿直打滚。

    “好了,都给我绑上!”卞才走上前来命令道,“如有反抗,下场就和夏老板一样。”

    不一会儿功夫,剩余的几个人包括石十四在内,全被五花大绑地绑在了座位上。

    卞才和桑尼手拿一把古董枪,玩味地看着众人道:“没想到吧!最后的胜利者,竟然还是我们啊!”

    “我是没想到,为了些许金钱利益。卞才,你竟然愿意把国宝拱手让给外国人。”季潇愤怒地说道,“你现在这种行径,和给八国联军引路的汉奸有什么区别。”

    “住口,你这个家伙最没有资格说我的就是你!”卞才直接用枪抵在了季潇的头上,“曾经我是多么信任你,你却为了自己的利益出卖我。”

    “才叔,不要这么激动!这古董枪可不怎么安全,容易走火。小心真要了这家伙的命”于洛看见一向陈府很深的卞才,现在这副样子也觉得十分奇怪。

    “对不起,我失态了!”卞才这是才发现自己成了全场的焦点。

    “卞先生,没想到你和这位季先生有过节,难怪会这么激动。”桑尼上前一步说道。

    “那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卞才转过头玩味地看着季潇道,“你说是不是,季大师。或者说应该称呼为萧先生吧!”

    “萧先生?”在场的人除了石十四外,都是有些诧异。

    “好了,才叔,下面还是赶正经事要紧。”于洛提醒道,“我看警方也已经盯着我们有段时间了,我们还是快点带着东西离开吧!”

    “小洛,这我很清楚。但这是我等了一辈子的机会!”卞才说着,一边用枪指着季潇,一边道,“站起来,跟我走!”

    “去哪里?”

    “当然是贵宾包厢里,像你这样的贵自然要有好的招待了。”卞才说着,一把拉起季潇,押着他进了贵宾电梯。

    “看来卞先生还是放不下啊!”桑尼叹了口气,“好了,于先生,我们还是把战利品收拾一下吧!”桑尼挥了挥手,几个黑衣人过来,开始小心翼翼地将那些艺术品给收藏了起来。

    “十四少,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把国宝都带走吗?”曲玉绡涨红了脸显得很激动。

    “还能怎么样啊!他们手上有枪,我犯不着为了一些字画害了自己的性命。”石十四故意大声说道。

    “十四少,我真是看错你了!”坐在他旁边的傅路旭骂道。

    “看来这位石先生是个精明人啊!”桑尼点燃了一根雪茄,放在嘴边,慢慢来到了石十四旁边,潇洒地朝他脸上吐出了一个烟圈。

    “桑尼先生,我也只是一个生意人而已。本来只是想在这碗汤里分一杯羹,但现在看来我最后把这碗汤搅浑了。”

    “没错,你的出现的确是个意外。说实话,我可是从来没有在苏富比见到过你。”

    “现在说这个还重要吗?”

    “当然重要,一个能够将达芬奇的作品模仿地惟妙惟肖的人,到哪里都是地下艺术界的明星。”桑尼说着,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桑尼先生,你到现在还在打他的主意吗?”一旁的于洛眉头皱了皱,“我奉劝你一句,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实在很危险。”

    “他是警察吗?”

    “有可能!”

    “呵呵,我这么多年过来了,我会看不出来?”桑尼冷笑道,“他如果是警察的话,那我这么多年真的是白混了。”

    “石先生,有没有兴趣谈谈合作的事情。”桑尼嘴上这么说,右手不自觉地把玩着古董枪。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

    “聪明!不过不是现在。”桑尼微笑道,“我希望你和我们一起走。”

    “一起走,去哪里?”

    “自然是去欧洲,是去意国咯!”桑尼道,“如果我们两个联手,用不了几年,整个地下艺术品世界就是我们的了。”

    “听起来极具*力,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石十四微笑着说道。

    “你们中国有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用到十四少身上在合适不过了。”桑尼的眼睛里露出了贪婪的目光。

    “十四少,你怎么能背叛国家呢?”傅路旭鄙夷地说道。

    “傅馆长,你什么时候这么爱国了?”一旁的于洛嘲笑道,“以前和我们拍卖行合作的时候,你和夏老板可没有少拿那些黑钱啊!”

    “这个,这个......我是受了你们蒙蔽,你们和我说,那只是正常的艺术品交流,怎么能算是黑钱呢?”傅路旭嘴上这么说,但脸上却写满颓唐。

    “你这种孔乙己式的言论,实在是令人作呕!”于洛冷笑道,“桑尼先生,你想让那个姓石的入伙,无异与虎谋皮。这人诡计多端,您可要当心啊!”

    “呵呵,一匹烈马,我有的是办法搞定这个家伙。”桑尼的声音忽然变得毛骨悚然起来,“石先生合作也好,不合作也罢。他现在没有选择的权力!我只是看中了他的一双妙手,至于其他地方,如果不听话的话,我可以帮他修剪一下。”

    石十四面色如常,丝毫没有被桑尼的恐吓吓倒:“这就是桑尼先生合作的态度吗?没错,我只需要一双妙手就可以再现达芬奇的作品,但你也知道很多艺术品需要一个愉悦的心情。如若你对我不利的话,我可不敢保证绘画的质量。”

    “精彩!”桑尼忍不住鼓起掌来,“我越来越欣赏阁下了。不过现在请几位先呆在这里一会儿,容我们准备一番。”

    桑尼先生说着,带着几个打手离开了拍卖场。临走时,他朝着于洛耳语了几句,于洛不住地点头。

    “那两个家伙在说什么?”傅路旭没好气地说道。

    “桑尼说,让于洛把我们看紧了,他去安排跑路的事宜。”石十四随口说道。

    “怎么,这么轻的声音你也听得见?”曲玉绡纳闷道。

    “没什么,我会读唇语罢了。”石十四总不见得告诉他们,自己的眼镜上有微型接收器,甚至可以辨识超声波。

    “十四哥,你可耐心等待一下,双双姐已经救出林警官了,她们也找到了我们要的东西。”司徒允儿通过*对石十四说道,“你可要坚持再拖延一阵啊!”

    “知道啦!”石十四小声回答道,“不过允儿,你也听到了。那个桑尼可没人性的,刚才还要威胁我断手断脚的。到时候实在不行,我可就行动了啊!”

    “放心吧!双双姐应该很快解决了!”

    “十四少,你在和谁说话呢?”傅路旭用脚碰了碰石十四。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对策而已。”

    “我就知道,我不会看错人。”

    “看错人?”

    “我相信你不是那种出*家的利益的人。”

    “我可是意国国籍哦!”

    “但你流的是中华民族的血。”傅路旭说这话的时候,显得异常的庄严。

    “傅馆长,这些话从你这里说出来,似乎有些好笑。”

    “是吗?实际上我也这样觉得。”傅路旭叹了口气道,“以前为了些许利益,我和老夏都被金钱蒙蔽了双眼。但是当看到兰亭序的真迹还留存在世的时候,我就觉得我们有责任将它留在祖国,不能再让外国强盗在我们的土地上为非作歹了。”

    “呵呵,能够听到你这一席话,相信王羲之也会笑了。”石十四笑道。

    “你们几个,有什么好笑的事情,说给我听听呢?”此时于洛走过来,看着石十四等人道。

    “我和你没有什么话好说。”傅路旭立马转过头去。

    “我也是!”于洛道,“不过我心情比较好,在等几分钟我能就是华东,不不,可能就是整个地下艺术品界的帝王了。”

    “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倒在一边的夏明鹤怒道。

    “夏老板,不要不知好歹。你刚才的伤,可是我吩咐手下替你包扎的啊!”于洛说着又举起了那把古董枪,“信不信,我把你的另一条腿也打断。”

    夏明鹤见状,也只能立刻闭上嘴巴。

    “好了,今晚我们还有些时间,我会好好陪着你们的。”于洛的笑声在这夜晚显得各位阴森。

    此时贵宾包厢内,卞才和季潇两个渡尘者,正面对面凝视着对方。

    “萧御史,别来无恙?”卞才冷冷地说道。“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吗?”

    “不就是一辈子吗?”被捆得像大粽子一样的季潇没好气地说道。

    :。:x8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