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六十八章 隔世孽缘免费阅读

第六十八章 隔世孽缘
    “也许你是一辈子,但我可算是几世轮回了。”卞才看着季潇,有些苦涩地说道。

    “你竟然也是多世渡尘者?”季潇吃惊不已。

    “这大概是我身为辩才和尚之时,和你结交产生的业障。所以之后的几世,每当我觉醒成渡尘者之后,我都在寻找你这个果。”卞才平静地说道,“所幸在现代社会,转世者们成立渡尘者工会这个组织。我也是想办法在加入工会之后,从内部终于找到了你的资料。”

    “你也加入过渡尘者工会?”

    “没错,只是我一找到你的资料,我就立刻叛逃了。之后化名卞才,利用上几世的记忆,经过几年耕耘,开了这家黑白通吃的沂海拍卖行。”卞才说到这里,脸上浮现出了得意之色。

    “前几世的记忆?”季潇纳闷道。

    “没错,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死前和你的执念,我几经辗转,都是在艺术品拍卖这个范围内活动。我曾经思考过,为什么会被你欺骗。我*智永禅师曾经让我经研书法,我却没有花费功夫,这才让你这个小人钻了空子。”

    “于是我这一路走来,我发誓要成为一个最顶尖的艺术品鉴赏家,任何人不能在这行业上蒙蔽我了。”卞才说这话的时候,拳头握得嘎吱作响。

    “对不起,没想到我上一世的一时之过,竟然让你背负起如此沉重的枷锁。”听了卞才的讲述,季潇也是忍不住叹息道。

    “不,萧御史,我应该谢谢你!”卞才出人意料地说道,“如果不是你的所作所为点醒了我,我可能还在那些深涩难懂的佛理之中寻寻觅觅。而你教给我的却让我明白了自己所要的东西。”

    “虽然我当是也是身负皇命,但是在那次之后,我也一直深深自责。”季潇说道,“但是不管怎么样,上辈子是我欠了你。但是你忍心看着兰亭序就这样流失海外吗?这可是我们中华民族文化瑰宝中的瑰宝啊!”

    “呵呵,萧御史。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渡尘者还有国籍这个概念吗?”卞才冷笑道,“我曾经有一世,可是生活在意国的文艺复兴时期,曾经和达芬奇为邻。”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对达芬奇的画作如此了解。”

    “我的意思是,既然我的前世已经不属于华夏,那我为何还需要在今世对华夏效忠呢?”卞才冷冷地说道。

    “这个嘛!”季潇一时之间也无法反驳。

    “好了,萧御史有样东西我想你应该有兴趣看一下吧!”卞才说着打开了桌子上一个早就准备好的盒子。卞才把一把锈迹斑斑的刀,在季潇的眼前晃了晃。

    “这个是唐代的陌刀?”季潇一眼就认出了这把刀。

    “没错,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最好的武器。”卞才拿着这把刀在昏暗的灯光下晃了晃,一时之间季潇和卞才都仿佛回到了大唐盛世。

    “季施主!”卞才情绪也终于恢复了平静,他竟然改变了对于季潇的称呼。

    “辩才大师?”

    “还记得我当年给你讲过的那个三生石的故事吗?”

    “铭记于心!”

    “当时我还有些怀疑,现在看来这个还是真的!”卞才的脸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他突然将手中的陌刀用力插入了毫无防备的季潇的大腿上。

    “啊!”季潇惨叫一声,顿时血流如注,“你这个家伙,究竟想要做什么!”季潇对着卞才怒目而视。

    “我只是在讨债!”卞才残忍地将陌刀从季潇的身体里拔了出来,“还有件事情我想要告诉你。”

    “什么事情?”

    “这把刀是从你的陵墓里面倒来的!”

    “什么,你竟然去盗我的墓!”季潇顿时脸色大变,他看着卞才的眼神也充满了怨毒。

    “萧施主,你应该明白,现代社会哪里还有盗墓这一说。我这叫考古。”卞才得意洋洋地说道。

    “如果你想要报仇,你大可以杀了我。”季潇毫不畏惧地说道,“但请你一定不要让那些文物落入洋人的手里。因为归根到底,我们身上流的都是炎黄子孙的血脉。”

    “啪啪!”卞才忍不住鼓起掌来,“当年我也是被你这慷慨陈词所蒙骗的。而这一次,我选择再也不信你的鬼话。”卞才一边说,一边手握陌刀朝着季潇慢慢靠近。

    “辩才!你不是信佛的吗?”

    “拜你所赐,我早已不信!而且佛家有云:不施霹雳手段,难显菩萨心肠。现在你就承受我这几世来的仇恨吧!”卞才说着拿起陌刀朝着季潇的脖子上抹去。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寒芒闪过,只听得卞才一声惨叫,陌刀顿时掉落在了地上。

    卞才朝自己手上一看,只见一把修长的指甲刀直接插在了他的手腕上。

    “是谁?”卞才惊叫一声,忍痛将指甲刀*,扔在了地上。他还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一个黑影突然闪现到了他的面前,顺势一击直接切中了卞才的后颈。卞才闷哼一声,一下子倒在地上昏了过去。

    “哼,这是对你给我招待的回礼!”一记手刀切昏卞才,林翘冷冷地说道。

    而此时尔双双也从暗处走了出来,顺手将被丢弃的指甲刀捡起来,收回了自己的小包内。

    而与此同时,拍卖行的地下密室之中躺满了打手们的身影。这些人昏迷的昏迷,重伤的重伤,基本失去了战斗能力。一个双脚被打骨折的打手惊魂未定地自言自语着:“这个两个娘们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这么厉害啊!”

    “双双姑娘!这位是?”季潇惊喜地看着过来救他的援兵。

    “这位是沂海公安局的林翘,林警官。她也是一起来调查沂海市拍卖行走私交易案件的。”尔双双一边替季潇解绳子,一边回答道。

    “现在石十四他们被挟持了,双双姑娘我们接下来怎么办?”林翘问道。

    “你能联系到公安局吗?”尔双双问道。

    “可以但是大厅内的信号已经被屏蔽了,我必须先出去。但是这里怎么办?”林翘有些担忧地说道,“我担心他们很快就要对石十四他们不利了。”

    “这里有我呢!”尔双双道,“你快去快回,我至少能够拖到你们警方来,相信我!”

    看着尔双双坚定的眼神,林翘点了点头道:“那些意国人手上都有重武器,你们可要小心啊!”林翘说着,转身轻巧地离开了。

    而刚才卞才的一声惨叫,也是引起了楼下拍卖大厅的那些人的注意。

    “怎么贵宾包厢的动静那么大啊!”夏明鹤的脸上充满了惊慌。

    “难道说卞才那家伙正在折磨季大师吗?”曲玉绡也是花容失色。

    “不好说,不过遭罪是无可避免的!”石十四倒是显得十分平静。

    “怕了吗?”于洛慢慢走到了二人身边,“我也不知道那个季大师和才叔有什么过节,他要搞这么大的阵仗。不过我相信,你们如果不听我们的吩咐的话,可能下场比他还要惨!”

    “你这个*!”曲玉绡杏眼圆瞪,骂道。

    “骂得好!”于洛转过身,两只眼睛在曲玉绡身上不断地打转。

    “你要干什么?”曲玉绡也感觉到了对方的不善。

    “做什么?”于洛冷笑道,“曲大小姐,我劝你还是放聪明点。不要还是一副高高在上,公主的样子。”于洛说着,忍不住摸了摸曲玉绡的香肩。

    曲玉绡连忙挣扎,用身体挡开了于洛的手。“你这不要脸的家伙,不许碰我!”曲玉绡怒骂道,只是这骂声显得十分缺乏底气。

    “曲大小姐,你知不知道。从你成为我们拍卖行股东的时候,我可就对你有感情了。只不过你眼睛长在天上,对我如此出众的男人不屑一顾。”于洛说着怨毒地瞟了一眼一旁的石十四,“而且竟然会看上这种家伙。”

    “出众的男人?卖*也配称为男人?”曲玉绡冷哼一声,别过头去。

    “曲大小姐,你说这话可有点伤人了!”于洛皱了皱眉头,双手用力把曲玉绡的头给掰了过来,“你这*看着我的眼睛,你现在还搞不清楚自己的立场吗?”

    现在这种情况下,曲玉绡反而不害怕了。她盯着于洛,眼睛里满是仇恨的火焰。

    “现在我给你两条路,要么做我的女人。要么就和他们几个过会儿一样的下场。”于洛威胁道。

    “我呸!”曲玉绡一口口水直接吐在了于洛的脸上。

    “呵呵!不愧是曲大小姐,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于洛用手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突然反手给了曲玉绡一个耳光。

    曲玉绡直接被*在地,顿时眼冒金星。一旁的石十四一瞬间想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不过终究还是忍住了。

    “有本事你杀了我!我的家族是不会放过你的!”倒在地上的曲玉绡说道。

    “杀了你?曲大小姐,虽然你对我无情,我却对你有意。我可下不去手!”于洛脸上浮现出了残忍的笑容,“在去意国的路上,我们有的时间可以培养感情。不过如果实在不合适的话,我也不勉强。到时候我可以让桑尼先生把你当成艺术品,放在地下拍卖场去拍卖。相信以曲大小姐的素质,一定可以卖个高价的!”

    :。:x8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