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七十一章 老师和学生免费阅读

第七十一章 老师和学生
    “桑尼先生,我们来了,快点上车吧!”从黑色轿车驾驶室里面探出个脑袋,一个外国黑脸大汉朝着桑尼大声喊道。

    “来得太晚了,我可是差点被这些家伙给要了老命了!”桑尼用意国语骂道。

    “对不起老板,一切准备妥当,我们快点离开吧!好像有警察跟来了!”黑脸大汉催促道。

    “桑尼,不许走!”石十四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但他很快就停了下来。因为那桑尼的枪顶住了林翘的太阳穴,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随时可能开枪。

    “石先生,你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桑尼一边抓着林翘,慢慢后退一下子上了黑色轿车。

    石十四无可奈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车疾驶而去。“*!”石十四看着那车尾灯,愤愤地骂道。

    “现在怎么办?”尔双双一时之间也没有了主意。

    “允儿,你能跟踪那辆车吗?”石十四远程询问司徒允儿道。

    “难,这个路段的监控之前给拍卖行的人给破坏了,看来他们筹谋已久啊!”司徒允儿无奈地说道,“而且那个牌照我查了一下,也是套牌车。现在我给出的建议是等待警方过来,还有几分钟他们应该就到了。”

    “警察进来的话,那林翘的生命安全就难以保证了。”石十四说道,“看起来只能问那个人了!”石十四说着转身,朝拍卖行跑去。

    “什么人?”尔双双有些纳闷,不过她还是跟在了石十四的后面。

    石十四三步两步,就冲进了贵宾包厢,只见五花大绑地卞才正面色阴沉地坐在沙发上。而那季潇正死死地盯着他。

    “石老弟,桑尼那些人已经被*了吗?”季潇见石十四,连忙问道。

    “让他挟持我的朋友逃走了,所以现在我必须从卞才的口中知道那桑尼下一步的动向!”石十四道。

    “呵呵,事到如今你以为我会说出来吗?”卞才冷笑道,“我可是和你们这些人不共戴天,你说我会告诉你吗?”

    “你的仇只不过是和季先生的恩怨,没有必要将其他人给牵涉进来。更何况林翘又不是渡尘者!”石十四说道。

    “你也知道渡尘者,莫非你们也是工会的人!”卞才也是吃惊不小,“我明白了,你根本不是什么十四少,你应该是渡尘者工会派来捉拿我的人吧!”

    “那倒不是,我们本来只是工会下属的一个小公司,只是受了委托人的委托,过来调查《女史箴图》的情况。没想到却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尔双双回答道。

    “没想到我精心策划了这么多年的计划,竟然毁在一幅《女史箴图》之上。”卞才长叹一声,“事已至此,这一切只是天意。老天实在待我太不公平了。”

    “辩才大师,非也非也!你身为一代高僧,竟然还没有看破尘缘?”石十四质问道,“你自觉上辈子受到了季先生的欺骗,但你想过没有那季先生欺骗你以后,他又能获得什么呢?”

    “不就是向李世民邀功,有*厚禄咯!”

    “恰恰相反!”季潇苦笑道,“身为读书人,做这种鸡鸣狗盗之事,我不仅没有脸面面对你,就连自己的良心我也面对不了。什么*厚禄,之后的几年我一直遭受良心的谴责,惶惶不可终日。”季潇苦涩地说道。

    “你不要以为你装模作样地说这些话,我就能够原谅你!”卞才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的表情倒是出现了些许变化。这一切没有逃过一直监视着的司徒允儿的眼睛。

    “从卞才的微表情来看,他的内心出现动摇了。十四哥,你的鬼才能力可以启动了!”

    “收到!”石十四笑着看向卞才道,“辩才大师,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当时收藏着《兰亭序》这件珍宝,你认为就算季先生不来骗,其他人就不会觊觎吗?”

    “就算被其他人抢去,也好过被一个小人所欺骗。”

    “但这就是智永禅师的初衷吗?”

    “我*的初衷?”

    “没错,身为王羲之的七世孙,他一定是希望《兰亭序》能够流芳百世。但你自问是否有能力将它一直保存下去?”

    “这个嘛......”

    “而且你想过没有,如果你一旦身故,这《兰亭序》将会交由何人保存呢?”石十四又问道,“而且据我所知,你所在禅寺以后那些僧人可没有几个能身负重托的。”

    “你这家伙在这里危言耸听,好像你也是唐朝人一样!”卞才不甘心地说道。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石十四突然开口吟起了王勃的《滕王阁序》,那腔调和姿态,整一个唐代诗人无疑。

    “难道你的前世是唐朝人?”卞才奇怪道。

    “在下王勃,曾经有幸拜会辩才禅师当年所在寺庙。”石十四朝着卞才道,“只可惜足下弟子,却无有能够比肩禅师之徒啊!”

    “没想到你还真是唐朝人。”卞才依然嘴硬道,“就算是我的弟子无能,但这也不能是原谅萧翼的理由。”

    “卞老板,你似乎没有明白我的意思。”石十四又换回来现在状态,“我不是要你原谅他,我只是想知道桑尼的下落。你总不能让《兰亭序》这国宝流失海外吧!”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虽然桑尼这家伙十分贪婪,但是他至少没有像那个伪君子一样。他许诺的东西,基本都会兑现。”卞才道。

    “约瑟夫!”石十四奇峰突出,忽然来了一句,倒是让在场的人包括卞才在内一愣。

    “约瑟夫是谁啊!”季潇奇怪道。

    卞才的脸色突然之间变掉了,他十分诧异地看着石十四。“你究竟是何人,为什么会知道我另一世在意国的小名?”

    “因为我有一世,也在那里哦!”石十四笑了笑,“除了你我之外,还又有谁知道那幅《麦田少女》出自我的手笔?”

    “你是...你是...”卞才的神情瞬间变得激动起来了。

    “那天你也没有带钱,害得我只能用那幅素描抵债。”石十四笑道。

    “怪不得你竟然能够在一夜之间修复那幅画,原来您就是达芬奇先生。”卞才的态度一下子180度大转弯。

    “好了,我没有功夫在这里和你耗费时间了。”石十四正色道,“没想到经过这一世,你依然没有放下仇怨。难道你这一辈子就是为了仇恨而活,这是我教你的做人之道吗?”

    “为艺术,为理想而活!这是您当年交给我的,没想到这一世我却把这些快乐的源泉给丢掉了。”卞才叹了口气。

    “好了,请告诉我桑尼的去向。不是为了《兰亭序》这艺术瑰宝,而是为了我的朋友的安全。”石十四最后一句话,彻底攻破了卞才的心理防线。

    “老师,我知道了!”卞才点了点头。

    一阵警笛声响彻云霄,数辆警车将沂海市拍卖行团团围住。王铁刚带着公安干警们冲了进去。

    “都不许动!”王铁刚大吼一声,却立刻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只见大厅里躺倒着数十名被捆得结结实实的大汉,特别是一位衣着光鲜的年轻经理,竟然被倒挂在大厅的水晶灯下。不仅如此,还有好几个身着黑衣的外国打手模样的人,都受了伤,躺在地上不住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王铁刚一时之间也是一头雾水,“先把他们带回去再说,小林呢?她的电话怎么又打不通了。”

    此时卞才和季潇缓步走到了王铁刚面前。“局长大人,我来替你解释一下吧!”季潇微笑道。

    “你是?”王铁刚诧异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关键您看他是谁。”季潇指了指身边的卞才。

    “卞老板吧!虽然未曾谋面,但我还是认识你的。”王铁刚看着这位犯罪嫌疑人道。

    “王局长,我今天是来自首的!”卞才平静地说道。

    此时石十四和尔双双正飞驰在马路上。“允儿,把卞才给我们的位置发给我们,现在距离我们有多远?”石十四问道。

    “距离那沂海市第三飞机场大概还有20多公里!”

    “这么远!”石十四无奈道,“就是我竭力去跑,赶到那里说不定林翘就被劫持走了。”

    “这大晚上的连个出租车也没有,真是讨厌!”尔双双骂道。

    突然一道红色闪电窜了出来,一辆红色奔驰瞬间挡在了两人面前。

    “谁这么不开眼,这么大晚上要吓死人啊!”石十四当场就开骂了。

    没想到那尔双双倒是见怪不怪了,她径直走向了驾驶座。

    “帅哥,美女。大晚上需要搭顺风车吗?”驾驶走下来的竟然是王木。

    “老王,原来是你呀!”石十四也是兴奋异常。

    “好了,废话少说。老王,做到后面去,车子我来开!”尔双双说着就准备往驾驶席钻。

    “好了,你们两个还是让我这个做老板的做点事情吧!”王木连忙阻止道,“而且去机场的路还是我比较熟,交给我不会错的。”

    尔双双想了想,又看了看石十四,终于点了点头。“那好吧!”说完,尔双双一猫腰钻进了车里。

    石十四也快步坐上了副驾驶,还没等他坐稳,王木一个油门,红色奔驰宛若闪电一般绝尘而去。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