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七十六章 告别季潇免费阅读

第七十六章 告别季潇
    一个明媚的午后,“隔世缘”公司的大厅里面,一众“渡尘者”正慵懒地坐在沙发上享受着短暂的惬意。

    “没想到这起事件这么容易就结束了。”司徒允儿还是意犹未尽的样子。

    “你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妮子,你还想怎么样?”尔双双抿了一口咖啡,十分不满地说道,“这次我和臭石头,差点把命的搭进去啊!最后才收了那宅男项六十万,实在太便宜了。”

    “确实太便宜了!”王木十分心疼地说道,“这些钱用来付劳斯莱斯的修理费,扣除租车费之后,就没有剩下多少了。”

    “知足吧!事情没有闹大就不错了。”石十四心有余悸地说道,“这次不但黑白两道,差点就连边防都惊动了。不过我们“渡尘者工会”的能量还真是不小,这么大的动静都给压下去了。”

    “不压下去怎么办啊!”王木没好气地说道,“万一给他们发现渡尘者的秘密,我们的生意就做不下去了。”

    “各位,都在哪!”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

    “原来是季总啊!”众人抬起头,只见季潇从外面红光满面地走了进来,于是纷纷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老季,今天怎么有心情到我们意国这边来啊!”王木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是来向大家告别的。”

    “告别?”

    “没错,事情告一段落了,分公司那边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呢!”季潇笑着说道,“今天晚上的飞机,大家有空去意国玩啊!”

    “对了,季总,后来卞才怎么样了。”石十四十分关心卞才的下场。

    这次捣毁了这个跨国走私集团,像桑尼和于洛等人都被警方抓获了。桑尼被国际刑警组织给带走了。而于洛等人暂时收监,他面临着包括绑架、文物走私等多项指控,可能下半辈子都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唯独这个卞才,官方的说明是在这次事件中伏法。但是石十四他们心知肚明,这一定是渡尘者工会的手段。

    “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石老弟的眼睛。”季潇笑道。

    “这也不是我眼光好,我只是记得工会守则提到过。渡尘者犯罪不会简单交由普通法庭处理的。”石十四回答道。

    “看来石老弟越来越适应这个工作了。”季潇高兴地说道,“没错,卞才是我通知工会执法庭带走的。现在他已经受到了执法庭的审判了。”

    “判决结果呢?”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劳动改造五年!”

    “*五年,这么轻吗?”石十四显得十分吃惊。

    “十四哥你有所不知,这对于像卞才这样经济型罪犯,已经是比较重的判决了。”司徒允儿笑着说道。

    “没错,石老弟你有所不知。我们渡尘者的劳动改造,和普通人的劳动改造不一样。”季潇道。

    “愿闻其详!”

    “俗话说,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特别是向我们这种有特殊技能的渡尘者。只要不是罪大恶极的人,渡尘者工会一般采用的惩罚就是这样的劳动改造。”季潇解释道,“在这五年期间,卞才将没有人身自由,会受到来自渡尘者工会的监视和限制。而且他在管教人员的监督下,利用自己的技能进行工作,而且不会有任何报酬。”

    “用特殊技能工作。”石十四想了想说道,“不会是让他去制作假画吧!”

    “这种犯法的事情怎么可能呢?”季潇连忙摆手道,“只是让他辨识一下拍品,参加渡尘者考古队而已。”

    这些事情乍一听没什么,但是石十四心里很清楚,事情肯定没有季潇嘴巴里说得这么简单。不过卞才这家伙也并不是那罪大恶极的家伙,有这样的下场也算过得去。

    “季兄,看来你没少在执法庭那边替卞才说话吧!”王木笑着说道。

    “果然还是逃不过你这隔壁老王啊!”季潇叹了口气,“没办法,那卞才从一代高僧变成现在的罪犯,归根到底是我一手造成的。我这么做也是为我前世的所作所为赎罪。”

    “季兄,那些文物后来怎么样了?”石十四还是比较关心国宝的下落。

    “《女史箴图》和其他文物,已经都被渡尘者博物馆收藏了。”季潇回答,“因为对外这些藏品都已经失传了,贸贸然出现在大众的视野里,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那《兰亭序》呢?”

    “如此珍贵的国宝,渡尘者工会可不敢造次。”季潇道,“最后上交国家了,秘密收藏在国家的文物宝库之中。因为真迹实在是太过珍贵了,而且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明白,我只希望楚弓楚得就行了。”

    “那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告辞了,这一次可多亏了‘隔世缘’啊!”季潇说完转身准备离开,不过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又折返了回来。

    “季兄,还有什么事情吗?”石十四道。

    “差点把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季潇显得十分抱歉,“老王,上头对于此次给予了我嘉奖,我寻思这此事件我几乎没出什么力,这笔奖金我还是给你们吧!”

    “还有奖金啊!”石十四一听顿时来了兴致。

    可没想到一向守财奴般的王木,此刻倒是显得很平静:“保护文物,是身为华夏子孙的份内事,什么奖金不奖金的。就算是没有任何报酬,我们也是义不容辞。”

    “真的假的!”石十四揉了揉眼睛,上下打量了一下王木,心道,“这还是我认识的老王吗?简直是换了个人。”

    一旁的尔双双和司徒允儿倒是没有什么惊异之色。那尔双双甚至百无聊赖地打起了哈欠。

    “老王,没想到你如此视金钱如粪土,如此高风亮节,实在是令人佩服!”季潇赞赏道,“是我太市侩了,那奖金我就拿回去了。”

    “先等一下!”王木突然话锋一转,“虽然这次的事件不算什么,但是我们‘隔世缘’的损失也是不小。这次我的劳斯莱斯也是彻底报废了,老季你也知道我们‘隔世缘’也不宽裕,平时还只能靠开茶坊维持生计。这一次釜底抽薪,我们可是亏老本了。”

    季潇看着王木,会意地笑道:“知道啦!怎么能让像‘隔世缘’这样的优秀企业吃亏呢?奖金我早就打到你们公司户头了。”

    “早说嘛!老季!”王木顿时和季潇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石十四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的,一时之间摸不着头脑。“到底是唱得哪一出啊!”

    “十四哥,不要见怪,老王每次要钱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他说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表面功夫不可少!”司徒允儿悄悄对石十四说道。

    “好吧!我尝试习惯习惯!”石十四无奈地说道。

    “好了,‘隔世缘’的诸位,再次感谢这次的帮忙!”季潇最后向众人挥手作别。

    “季总一路顺风!”

    季潇前脚刚走,那王木立刻打开电脑,登陆“隔世缘”的银行账户。“我来看看这次老季到底有多大方。”王木瞬间又变成了视财如命的样子。

    “这才是老王应有的样子嘛!”石十四觉得还是这样的王木,看起来比较顺眼。

    “发财了,发财了!这次老季给我们的奖金竟然有一千万啊!”王木兴奋地说道。

    “这么多钱啊!”石十四也是一时兴奋,不过很快他又奇怪道,“我说老王,区区一千万至于吗?我记得之前去沂海拍卖行假扮大佬的时候,那个瑞士银行的户头上的钱,可是以亿为单位的啊!”

    “那些钱有什么用,只能看又不能真的动用!”王木随口来了句。

    “不能动用?难道那个是个假户头?”石十四说着,回过头用疑惑地眼神看着司徒允儿,“允儿,难道是你凭空建出来的户头吗?”

    “虽然我确实有这个能力,但是没有这个必要。这是一个真户头,里面的钱的数目我也没有造过假。”司徒允儿回答,“否则你以为能骗得过卞才那个老狐狸?要知道他也是从渡尘者工会里面出来的。”

    “既然是真的,那老王为什么说不能动用。”石十四追问道。

    “这个户头上面的钱并不是‘隔世缘’的钱。”司徒允儿解释道,“这是我们整个华东区渡尘者工会的运营基金。”

    “整个华东区的运营基金?”

    “没错,为了便于各家公司维持日常开销,同时也帮助一些暂时亏损的公司盈利。所以渡尘者工会按照各个区域进行划分。允许区域内部的公司共同使用运营基金。”尔双双也说道,“只不过每个公司根据等级的不同,能够支配的基金数额也不一样。”

    “原来如此,那按照我们‘隔世缘’的等级,到底可以拿到多少份额的基金呢?”

    “实际上不超过五百万欧元!”王木不好意思地说道。

    “啊!”石十四大叫一声,“闹了半天,你让我去冒充大佬,合着真是一个空心汤团啊!”

    “没办法,如果我告诉你*,你当时还能发挥地这么好?”王木笑道,“有个大资金账号唬住那几个家伙就行了。”

    看着王木异常得意的样子,石十四心中一阵无语。“要不是我的演技精湛,否则还真要穿帮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