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八十章 老王茶馆(九)金谷妇(下)免费阅读

第八十章 老王茶馆(九)金谷妇(下)
    “这个家伙运气也太好了吧!”听故事的三人已经是无力吐槽了。

    “他竟然能够天使投资给未来的国内首富,真是运气好到爆。”石十四道。

    “国内首富又怎么样?”王木一脸不屑地说道,“说实话,比起丛先生的前世来,现在的那些个富豪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真的假的,那个家伙的前世到底是谁啊!”

    “华夏历史上著名的富豪屈指可数,而他就是最有想法的富豪,西晋土豪石崇。”王木平静地说道。

    “原来是他啊!”石十四和司徒允儿都露出了惊异的表情。

    而尔双双确实一脸疑惑:“石崇是谁?”

    “双双,看来有必要给你科普一下了。”石十四道,“石崇可是西晋时期的著名富豪,就算是世界历史富豪榜里面也可说是响当当的人物。当年他和晋武帝的舅父王恺斗富,拿蜡烛当柴烧,拿花椒涂抹墙壁。”

    “花椒?”

    “没错,那个时代花椒可是比珠宝更为贵重呢!”石十四继续说道,“王恺曾经拿出一株二尺来高的珊瑚树来炫耀,而这个石崇直接敲碎不说,竟然又拿出了许多三尺多高的珊瑚树。‘石崇奢侈’这个典故说的是他。”

    “那比起明朝大富豪沈万三来,又如何呢?”司徒允儿好奇地问道。

    “这个嘛!”此时精神之海里的沈万三争辩道,“那也应该是各占胜场,各有千秋吧!”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个丛谦石怎么不喜欢过奢靡的生活。原来上辈子,他已经把这些人间极乐都享受过了。”尔双双道。

    “只可惜事与愿违,没想到这辈子他的身上依旧有偏财运,他的愿望看来是很难实现了。”王木酸溜溜地说道。

    “那这个石崇到底要找谁呢?”石十四问道。

    “那我继续讲下去吧!”王木说道。

    “王老板,我想找一个人。一个我上辈子最为亏欠的人。”提到那个人丛谦石突然变得有些忧郁。

    “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一个女人吧!”

    “不愧是找人的专家。她就是我上辈子最爱的女人,绿珠。”

    “原来是金谷妇啊!”

    “没错,没想到她当年的纵身一跃,成就了千古之名。但那一刻我的心也跟着一起走了。”说到这里,丛谦石的眼中竟然饱含深情。

    “没想到那个杀人如麻的一代富豪,竟然是个痴情种子。”

    “你取笑我好了。难道我这个恶人就不配有爱情吗?”丛谦石道,“我不允许任何人把她从我身边夺走,我为了她我可以赔上性命。这是我上辈子唯一一次,在金钱面前选择爱情。”

    “你怎么知道她也成为渡尘者了?”

    “我不敢断定,这只是我的一希冀罢了。我愿意拿我现在所有的财富去交换见上她一面。”

    “找到她又如何?你想和她长相厮守吗?”

    “不,我不配。我是个满身铜臭的家伙。当年绿珠跟着我,也是因为我用钱帮助了她。可能在她眼里,我只是对她有恩,她的‘金谷坠楼’只是为了报恩而已。”

    “你说得很有道理。这个任务我接了,不过我劝你不要报太大希望。”

    “有王老板这句话,我就十分感激了。如果今生无缘,那也没有办法。”丛谦石说着,眼睛里顿时又沧桑了不少。

    “老王,后来你帮他找到了那个绿珠了吗?”司徒允儿好奇地问道。

    “找到了!”王木道,“我将石崇提供的信息输入到渡尘者工会的电脑里面,还真是找到了绿珠转世。只是......”

    “只是什么?”

    “听我继续说下去吧!”王木淡淡道,“那天我看见了满是喜悦之情的丛谦石,五十多岁身材臃肿的他竟然一下子快乐的像个小孩子。”

    “王老板,你真的找到绿珠了吗?”

    “没错,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找到了。”王木点点头道,“只是......”

    “怎么了,哦,我明白了!”丛谦石顺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一千万够不够?”

    “丛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王木连忙摆手道,“我只是想告诉你,绿珠现在已经不是当年的样子了。而且她比你早出生,而且觉醒的时间也比你更早。”

    “历经这么多,你觉得我还在乎一个人的外表吗?”丛谦石平静地说道,“我没有奢求任何事情,我只要能够在今世见上她一面。亲口告诉她:我爱她,我对不起她。我此生就无憾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跟我来吧!”

    “我开着车带着丛谦石就踏上了寻找绿珠的旅程。实际上绿珠的家就在沂海市的郊区。你们说讽刺不讽刺,这丛谦石找了半辈子的前世情人,实际上就和他生活在一个城市里。”

    “我的车七拐八拐驶进了那个小山村,那里算得上沂海市最贫苦的地方。要不是受了这丛谦石的委托,我也不愿意来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

    “王老板,你确定绿珠就住在这里吗?”丛谦石的表情很复杂,眼神中充满着疑惑、焦虑以及憧憬。

    “放心吧!你也是渡尘者工会的会员,你也知道我们工会直属公司的专业程度。”我平静地说道,“现在我想问你,你确实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我准备好了!”丛谦石深吸一口气,眼神里又恢复成了商海沉浮数十年的那种镇定。

    “那你推开们,她应该就在里面。”我指了指面前的一扇破旧的木门,而木门属于那座低矮、简陋小房子。

    丛谦石走上前去,试图去敲门,但当他伸出手的那一刻,他又停了下来。恰好这个时候里面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是谁啊!谁在那里?”

    “你好,我是一个过路的,我想讨一杯水喝!”丛谦石不自觉地说道。

    后来我在知道,这就是石崇第一次遇见绿珠时所说的话。

    屋子里陷入了一片沉寂,半晌才飘出来一句话:“门没锁,你进来吧!”、

    我看见那丛谦石迫不及待推开门,一下子就钻了进去。于是我也赶快跟了进去。

    院子里一个头发花白,约莫六十多岁的老妪正坐在院子里摘菜。看到我们进来了,也是下了一跳。不过她还是站起身来,从屋里拿出了一杯水递到了丛谦石面前。

    “要喝水的人,是你吧!”那个老妪问道。

    丛谦石看着这老妇的眼睛,接过水杯,喝了一大口道:“多谢这位姐姐。”

    “姐姐?”老妇不经意见笑道,“有多久没有人这样叫我了。这位先生,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姐姐,你也没有比我大几岁,这么称呼应该没有什么不妥吧!”丛谦石也笑道。

    “这位先生,我看你西装革履的样子,怎么会来我们这个穷地方的。”

    “我在找一个人,正好来到你的门前,所以进来了。”

    “找人?在这个小山村里,应该没有什么你们会认识的人吧!”老妇淡淡道,“大家都穷怕了,一个个都离开了这个小村呢!”

    “那你的家人呢?”

    “我的家人?”说到这里,老妇露出了一丝忧郁,“我那老伴啊!前些年已经过世了,我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前些日子倒是想让我住到城里去,但是我不愿意啊!”

    “为什么?城里不比这里好吗?”我好奇地问道。

    “也许你们习惯了城里的浮华,但我也有我自己的净土。”老妇平静地说道。“就算是这里的人都走光了,我还是想留在这里。我相信,这个小山村是我最后的归宿。”

    “山村,归宿?”丛谦石的眼中发出了别样的神采,“世间的浮华若不像姐姐所说,如过眼云烟一般。”

    “先生说笑了,你们城里人怎么忍受得了这里的清冷寂寞呢?”

    “我愿意用我半生的财富,去交换这一片净土。”

    老妇抬起头,双眼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奇怪的男人。“先生,你是在开玩笑吗?我可是见过那些个大富豪。蜡烛当柴烧,黄金铺路。有这样的生活,谁愿意放弃呢!”

    “我愿意!”丛谦石毫不犹豫地说道,“我行走半生,散财而不得。直到遇见了姐姐,我才茅塞顿开。”

    “你究竟是谁!”老妇的脸瞬间变了颜色。

    “我本汉家子,将适单于庭......”丛谦石随口吟道。

    那老妇听到,双眼竟然泛起了泪花。“你难道是夫君......不,不会的......”

    “绿珠,是我。”丛谦石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他二话不说一下子抱住了眼前的这位老妇。

    “向来金谷友,至此散如云。却是娉婷者,楼前不负君。”石十四不禁叹息道。

    “后来呢?”另外两位美女焦急地问道。

    “你们今天不是也看到了吗?”王木道,“那个跟在丛谦石身边的就是绿珠。”

    “他们结婚了?”司徒允儿道。

    “那倒没有!”王木说道,“丛谦石在绿珠的房子旁边买了一栋旧宅,然后他就把剩余的所有财产全部捐了慈善。以他们之间的感情和这个年纪,婚姻并不一定真正需要了。能够携手相伴这一生,足矣。”

    “绿珠临死前舍弃绝世容颜,换来了今世的平淡;石崇散尽家财,找回了他的绿珠。容颜已改,但她依然是他最初的模样。”司徒允儿叹道。

    “嘀嘀嘀!”此时石十四的手机上弹出了一条新闻快讯:“沂海市政府城镇建设的里程碑,近郊最困难的山村已被定为改造重点项目,山村百姓即将收益。”

    “不会吧!”茶馆里的四人一声惊呼,“看来这个石崇无论什么时候都摆脱不了财神的眷顾啊!”

    《十世渡尘者》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