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九十三章 林天逸的苦衷,内容摘要:林晓凡离开后,林天逸看着眼前的石十四突然道:“石老师,能不能请您陪我去花园里走一走林晓凡也看出了林天逸的心思,顿时气极了:“爸爸,你不会是怕了那庞岳集团吧”石十四和林晓凡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礼节性地说了一句

第九十三章 林天逸的苦衷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石十四到达明月贵族学校的时候才下午三点,但经过岳九良的耽搁,等他带着两个女孩走出校门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只见刚才那个马自达车主正焦急地等在门口,不时地朝里面张望。

    而当他看到石十四几个,立刻飞也似地跑了过来。

    “岚儿,你去哪里了,怎么在里面呆了这么久啊!”这个男子很是焦急地说道。

    石十四这才明白,原来这个男子就是薛岚的父亲。

    “薛叔叔,岚儿和我在里面被恶少堵住了,所以才晚了。”林晓凡抢先解释道。

    “恶少堵路?”薛岚父亲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我早听说这个明月贵族学校霸凌事件很多,岚儿你们伤着吧!”

    “爸爸,你放心吧!多亏了这位石老师帮忙,把那些讨厌的小混混都收拾了。”薛岚忙不迭地说道。

    薛父抬眼一看,也认出了之前和他一起在校门口等人的石十四。

    “多谢这位兄弟了,您是?”薛父感激地说道。

    “我叫石十四,算是小凡的家庭教师。”石十四说道,“今天过来接小凡放学,看到几个欺负他们的学生,顺手管教了一下。”

    “真是给石老师添麻烦了!”薛父继续道谢道。“对了,岚儿,这些恶少是什么来头。爸爸回头去单位好好揭发他们,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单位?”石十四有些疑惑。

    “石老师,岚儿的爸爸是《沂海日报》的记者。”林晓凡小声解释道。

    “原来如此。”石十四心道,“现在这平面媒体的日子可不好过,估计这薛岚爸爸也并不如意。”

    “爸爸,那个领头的叫岳九良,好像是什么岳庞集团的小k。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实际上一肚子坏水。”薛岚说这话的时候,还挥了挥小拳头,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

    “岳庞集团的公子爷?”薛父听了整个脸色瞬间就变掉了。他立刻拉着薛岚就走,临走时还不忘对石十四和林晓凡道:“不好意思啊!我们家薛岚给你们添麻烦了,今天多谢了。再见啊!”

    “再见!”石十四和林晓凡也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礼节性地说了一句。

    “爸爸,怎么回事啊!我还想和小凡说几句呢?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已经被薛父拉出很远的薛岚忍不住问道。

    “岚儿,你傻啊!他们两个得罪了岳庞集团的公子爷,过会儿有得苦头吃了。”薛父连忙说道,“你一定要和他们划清界限,否则的话,我们家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岚儿怎么回事啊!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林晓凡望着薛家父女的背影有些不知所以。

    “还不是怕受到岳九良的报复吗?”石十四倒是不以为然。

    “岳九娘有什么好怕的?”

    “你是不怕,你可是林氏集团的大小姐。那岳庞集团虽然规模比你家大了不少,但怎么也会卖你父亲的面子啊!”石十四解释道,“可人家岚儿家可不一样了。只是普通的工薪阶层,那可受不了这些上流人士的报复啊!”

    “那石老师,你不怕岳庞集团的报复吗?”林晓凡好奇地问道。

    “正所谓光脚地不怕穿鞋的,我孤家寡人一个我怕什么?”石十四嘴上这么说,心里可是泛起了嘀咕,“老王啊!老王,这可是你让我放开胆子干的。真要出什么事情,你可要给我兜着啊!”

    就在石十四带着林晓凡返回林家之时。岳九良、钱隆等一群小混混,也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

    “哦哟哟!”岳九良叫得龇牙咧嘴,“这个什么石十四真的是邪门。看他只是在我身上点了几下,就弄得我浑身酸痛。”

    “九少爷,你算不错了。”钱隆叫苦不迭道,“我整个人都快要给他摔散架了。要知道,我自打娘胎里出来,除了我爹,还没有人能把我虐得这么惨的。”

    其他几个小混混那也就是更惨了,不是鼻青脸肿就是半身麻痹,反正就是一副凄惨的样子。

    不过他们这些人不知道的是,这还是石十四手下留情。当时对他们只使出了半分力,特别是岳九良,只用了皇甫谧的点穴手法,麻翻了他下半身而已。

    “什么石老师,不就是个家庭老师而已,还自以为是什么。”岳九良怒道,“你们几个给我好好调查这小子什么来路。我去找我舅舅,在明月学院,得罪我岳九良我一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是!”那些小混混连忙答应道。

    此刻石十四和林晓凡已经安全回到了林府。而林天逸早就让管家准备好了晚餐,等候他们多时了。

    “小凡,今天怎么弄得这么晚啊!”林天逸看到林晓凡回来,皱了皱眉头道,“平常不是应该下课很早的吗?”

    “爸爸!”林晓凡鼻子一酸,一下子扑到了林天逸的怀里。

    “怎么了?”林天逸也是一惊,他立刻抱住了林晓凡道,“平常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小姐,怎么哭鼻子了。说说看,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爸爸,你可要为我作主啊!”林晓凡只是扑在林天逸怀里蒙头大哭。

    石十四在一旁看着,心道:“这小妮子的演技可真是精湛啊!这眼泪是说来就来,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怪不得林天逸给自己女儿弄得团团转。”

    “石老师,今天小凡到底怎么了?在学校里有人欺负她吗?”见林晓凡哭得泣不成声,问不出个所以然,林天逸于是问石十四道。

    于是石十四就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林天逸。

    “竟敢欺负我女儿,到底是那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敢欺负我的女儿。”林天逸大发雷霆道。

    “爸爸,就是那个岳九良,这个家伙竟然癞*想吃天鹅肉!”林晓凡生气地说道,“这两天死命的追我,真是太讨厌了。”

    “岳九良?哪个岳九良?”林天逸奇怪道。

    “就是一个娘娘腔,还说自己是庞岳集团的公子爷!”林晓凡道。

    “什么?”林天逸顿时脸色大变,“这个小凡,他真是这么说的?”

    “没错,他说的很肯定。”

    “这个嘛!”林天逸沉默了。

    林晓凡也看出了林天逸的心思,顿时气极了:“爸爸,你不会是怕了那庞岳集团吧!”

    “刘管家,带小姐回房间。”林天逸平静地说道。

    “是!”刘管家说着就把林晓凡给拉走了。林晓凡走的时候依旧不依不饶,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爸爸,总之你不让他给我一个说法,我就不去学校了。”林晓凡临走时扔出了这样一句话。

    林晓凡离开后,林天逸看着眼前的石十四突然道:“石老师,能不能请您陪我去花园里走一走。”

    石十四当然看出了林天逸的心思,于是点头道:“没问题。”

    花园里面,林天逸向石十四道谢道:“多谢里你了石老师,你做了本应是我一个父亲该做的事情。”

    “没什么,我相信如果林先生当时在场的话,也会毫不顾忌地冲上去的。”

    “难道你不觉得我是一个懦夫吗?听到庞岳集团的时候,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如果你真的大发雷霆要去和对付拼命的话,才是最错误的选择。”石十四道,“所以我认为你根本没有错。”

    “为什么?”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身为林氏集团的董事长,你所要肩负的不仅仅是自己而已。”

    “你说得不错。如果是十几年前的我,就算没有现在的地位,为了我的女儿我也会和他拼个鱼死网破。但自从小凡的母亲离世以后,我就发誓一定要让小凡健康成长。所幸现在的小凡虽然有些任性刁蛮,但却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孩子。”

    “看得出来。”

    “所以只要不突破我的底线,我不希望再起什么争端了。石老师,我还有个请求,小凡那边......”

    “我知道,她的思想工作交给我好了。”

    “那就多谢了!”

    “林先生没有其他话要说吗?”

    “什么话?”

    “我可是今天得罪了庞岳集团,兴许到时候会牵连到你们哦!”石十四注视着林天逸的眼睛道。

    “石老师,你把我当什么样人了!”林天逸怒气冲冲道,“你可是为了我们小凡才不得已出手的。如果庞岳集团真的敢对付你我,就让他来好了。伤害我的家人,我的朋友,这就是我林天逸的底线。”

    此时在明月贵族学校的教导处办公室里灯火通明,一个约莫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正坐在办公桌前翻看着资料。

    突然门被推开了,岳九良直接冲了进来,哭喊道:“舅舅,你可要为我作主啊!”

    “又怎么了?”那男子背对着岳九良,根本连站也没有站起来,“这个学校里还有人敢欺负你?难道你去招惹那群人了?”

    “怎么会啊!”岳九良道,“我们可是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再者说了那些人我也惹不起。”

    “那你到我这边还哭诉什么?”那男子回过头看着鼻青脸肿的岳九良道,“还真是给人家收拾了。”那男子说完,竟然又坐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