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〇二章 撞枪口上了免费阅读

第一百〇二章 撞枪口上了
    “是不是痴人说梦这就不需要景老师考虑了。你们只需要回答,敢不敢就行!”石十四平静地说道。

    “这个在明月学院的历史上似乎还没有先例!”殷阳红有些不置可否。

    “这有何难,殷老师现在教育与时俱进,我们不应该墨守成规啊!”庞青山立刻过来帮腔道,“如果没有全科老师这个职位的话,我们新创建一个也是未尝不可。这可是人才难得啊!”

    “既然如此,那就依庞主任的吧!”殷阳红一边说,一边心里想,“真是大言不惭的家伙,我本来还想留手的,但是你既然如此执着,那也怨不得我了。”

    “石老师,你准备先挑战哪位任课老师呢?”殷阳红问道。

    “随主便,殷老师完全可以请出你最为自信的老师和我比赛。”石十四显得异常自信。

    “那好吧!”景耀天的脸色一沉,打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史蒂夫老师,请您到教导处来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石十四有些纳闷。

    谁知一旁的庞青山脸色一变,心道:“不好,这个景耀天耍诈!”

    “十四哥,你快点想想办法,你马上就要输了!”庞青山拉了拉石十四的衣角,小声道。

    “青山,你慌什么?还没有比,我怎么会输?”

    “你不知道,这个景耀天叫过来的可是我们这里的外籍英语老师。你外语能比过外国人吗?”庞青山的脸由于着急,涨得通红。

    “我当是什么事情呢!”石十四却是一脸轻松。

    “jin,你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吗?”只见一个蓝眼睛,高鼻梁的外国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看到这个外国人,包括殷阳红在内的其他老师不禁眉头一皱。

    殷阳红心道:“景耀天啊!景耀天,你这样的做法似乎不太地道啊!你找一个外国人来和这石十四比外语?就算是赢了,回头也要被其他人戳脊梁骨的。”

    这个时候殷阳红想起了刚才石十四指责景耀天人品差的话。“难道真的是我看走眼了!”殷阳红心中暗道。

    就在此时,景耀天率先开腔了。“,steve。这是我们新入职的老师,他想和你比试一下外语,您看......”

    “哈哈,这位先生,你想和我比赛外语。这个恐怕不公平吧!”史蒂夫看着石十四哈哈大笑。

    “有什么不公平的,史蒂夫先生请不要这么自信好不好!”谁知石十四一开口就是一口标准流利的英语。

    “what!”史蒂夫也是惊讶不已。

    他连忙用英语道:“你的英语怎么会说得这么标准?”

    “这有什么稀奇,我还会很多语言呢!”石十四不屑一顾地说道,“对了史蒂夫先生是哪国人啊!”

    石十四此时说出的是一口地道的意国语。这下在场的老师都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石十四说得是什么。

    但是那个史蒂夫的冷汗一下子冒了出来,此时他再看向石十四的表情已然没有了刚才的轻松。

    “先生,你说得是不是,哦不,应该是意国语吧!”史蒂夫操着不太熟练的意国语回答道,“我出生在法兰西,意国稍微懂一点点。”

    “我刚才说得,确切地说应该是古佛罗伦萨语。”石十四这次用的是法语。

    这下史蒂夫更不淡定了,他的眼神慢慢变得十分恭敬:“请问石先生,您到底是不是汉人人。”

    “我是地地道道的汉人,而且我从来没有想加入过外国国籍。”石十四义正言辞地说道。

    “但您的英语、法语和意国语为何说得如此标准,如同母语一把。哦不,就算是那个地方的人,也不会有您这样优雅的口音啊!”

    “史蒂夫先生,您又错了!”石十四用法语说道。

    “不好意思,恕我冒昧,请问我错在哪里!”史蒂夫实际上有些心虚。

    “我的意思是,我不光精通上述三门语言。其他包括塞尔维亚语、捷克语、德语、匈牙利语、拉丁语我都有所涉猎。”此刻石十四说的已经换成了地道的德语。

    “这个,这个,这怎么可能呢?”史蒂夫此时已经是冷汗直冒。

    不过石十四可并不想放过这个外国老师,一段连珠炮的发言包括塞尔维亚语、捷克语、匈牙利语,令那个史蒂夫听得一头雾水。

    一旁的景耀天见此情景也是着急不已,他不住地问史蒂夫道:“.steve,这个石老师说得是不是真的外语!”

    “我也想不是啊!”史蒂夫一副自愧不如的表情道,“但事实是,你们请来的这位石老师,简直就是一位语言天才。包括他的汉语在内,他竟然精通九国语言。”

    “特斯拉老兄,你好厉害啊!”精神之海里面那些华夏记忆体都不禁对这个西洋人刮目相看。

    “没什么啦!这个时候总不能丢了我们十四的脸。还有那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确实令人十分讨厌。”特斯拉回答。

    于是景耀天耍小聪明请来的外援,反而成了石十四的背景板。

    殷阳红看着滔滔不绝的石十四,心中暗道:“光凭这石老师在外语上面的造诣,当我们明月学院的外语老师都是屈才了。”

    “.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去备课了!石老师,以后有机会请一定教教我那些外语。”史蒂夫说着,很快就退出了教务处。只留下一身冷汗的景耀天,半晌说不出话来。

    “如何啊!景老师,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石十四轻描淡写地说道。

    “好,石老师!没想到正好撞到你的枪口之上,我真是佩服佩服。”景耀天也被石十四的话给拉回了现实。

    不过景耀天没有太过灰心。“瞎猫不会碰到第二次死耗子的!你外语这么好,你的中国历史也那么好吗?”景耀天说着,朝他身边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师看去。

    “于老,您是不是提携一下后辈呢?”景耀天突然道。

    “这个嘛!”那个姓于的老教师的眼神有些犹豫。

    “这位是?”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这位是于卓成,于老师。他可是厦大人文学院的退休教授,我们重金礼聘过来当我们学校的历史教研组长的。”庞青山介绍道。

    “厦大人文学院?”石十四自言自语道,“我记得小时候看电视有个很火的什么易教授,好像就是出自那个学院的。”

    “放心吧!我们于老师的水平可是和易教授不相上下,他只是不喜欢抛头露面而已。”景耀天自负地说道。

    “那于老师,看起来我需要和您讨教一二。”石十四道。

    “这个嘛!年轻人,你还是收敛点好!”于卓成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明明在外语方面有这么高的天赋,要不我替你向殷老师求求情。你确实是人才难得啊!”

    “看起来于老师是认为我的历史知识不如你?”石十四当然听出了于卓成的弦外之音。

    “这么说吧!我时年六十有七,在我一生之中研读历史经卷差不多四十多年,甚至比你的岁数都大上不少。我想知道,这还有比得必要吗?”于卓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了得意地神色。

    “看样子你这老家伙很有自信啊!”石十四心中暗道,“既然如此,可不要怪我不敬老了。”

    “不好意思于老师,我实在找不出输的理由。如果你怕输的话,那就算我赢好了。”石十四随口道。

    “狂妄!”于卓成书生怒火一下子被点燃了,“既然如此老朽有必要和你切磋一二。”

    “怎么比?”

    “很简单,我们轮流问对方一个历史问题,分别作答。然后让大家评判一下,最终的胜负,你看如何。”

    “愿意奉陪!”石十四轻描淡写道,“中华民族讲究尊老爱幼,就由于教授先出题好了。”

    “没问题!请听题!”于卓成平静地问道,“如果你读过《三国演义》,经常会有某市称自己主公为明公,这‘明公’一词的由来,你可知道?”

    于卓成这一问,可把在场的人问住了。“明公”一词从字面上意思理解是:圣明之主的意思。但要说这典出何处,一时之间还真没有人会去深究。

    “出自《东观汉记?邓禹传》中‘明公虽建蕃辅之功,犹恐无所成立’!”谁知那石十四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就回答出来了。

    “于教授,他说得对吗?”一众老师看向于卓成。

    不用问,于卓成脸上颇为意外的表情,明白地告诉众人,这石十四是说对了。

    这问题如果问别人大概还会有一定的难度,但对于郭嘉转世的石十四来说,这《东观汉记》可是当时读书人都会研读的书籍,岂有不知道之理?

    “你的问题问完了,接下来我该我问了!”石十四说道。

    “你问吧!”于卓成心道,“刚才的问题估计是这个家伙正好涉猎的。不过就你这个年纪,想来也问不出什么难度的问题。”

    “你问吧!”于卓成不屑地说道。

    “那于教授请听好!”石十四,清了清嗓子道,“三国著名谋士郭嘉,你应该很了解吧!这郭嘉被称为郭祭酒......”

    “你是想问这‘祭酒’是什么意思,对不对?”不等石十四说完,于卓成立刻说道,“‘祭酒’一词在秦汉时是掌管书籍文典、通晓史事的官职。只是这郭嘉的‘军师祭酒’比较特殊,意为军师之首的意思。再后来......”

    “打住!于教授,你怎么自说自话的?”石十四不悦道,“我可没有问你‘祭酒’是什么意思。”

    “那你问得是?”于卓成奇怪道。

    “我是问你这‘郭祭酒’可是嗜酒如命,请问他常去的酒楼名字是什么?”石十四认真地问道。

    “什么?”于卓成瞪大了眼睛,“你再问一遍!”

    “我是问,郭嘉常去的酒楼叫什么名字!”石十四重复道。

    “你问这个无聊的问题做什么?”于卓成不悦地说道。

    “于教授,你只说问问题,可没有对这问题有要求啊!”石十四笑道,“难道我不能问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