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〇四章 艺术达人,内容摘要:”袁晓梅一时之间也没有明白景耀天的意图,于是随口道,“不过相信以石老师的水平,肯定对乐器十分有研究”袁晓梅不好意思地说道,“接下来应该请石老师为我们献唱了吧”顾朝晖颇为大度地说道,“石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

第一百〇四章 艺术达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这位就是我们重金礼聘的顾朝晖,顾大师。”景耀天得意地对众人介绍道,“接下来顾大师将作为‘艺术照进明月’这个课题的导师,相信会令我们明月学院的艺术水平更上一个台阶。”

    景耀天一个人的独角戏唱得确实不错,不过他隆重推出的顾朝晖似乎并没有多少喜色。只见他神色凝重地看着石十四,端详了半天终于试探地问道:“石老师,是您吗?”

    “原来是顾老师啊!这么巧又在这里碰面了?”石十四也是颇感意外。

    “你们两个居然认识?”殷阳红有些吃惊地问道。

    “这个嘛......”石十四有些欲言又止。

    “我们算是不打不相识啊!”顾朝晖颇为大度地说道,“石老师,你怎么在这里啊?”

    “哦,我是到这里应聘老师的。”石十四回答。

    “不对啊!你不是在林董事长府邸担任绘画老师吗?”顾朝晖问道,“怎么会来这里?”

    “是我邀请石老师过来的。”庞青山此刻站了出来。

    “好了,既然顾大师和石老师认识,那也好办了!”景耀天还没有觉出味来,于是将和石十四比胜负的事情告诉了顾朝晖。

    顾朝晖听罢,一个劲的摇头:“景老师,不是我不愿意比。实在是石老师的绘画造诣远在我之上,和他比赛就是自取其辱了。当时在林府,石老师可是好好给我上了一课。”

    “顾大师言重了,我只是赢得侥幸罢了!”石十四气道。

    “您不会是来应聘美术老师的吧!如果是真的,那我还是不要和您争这个饭碗了。”顾朝晖打趣道。虽然顾朝晖装作一脸轻松的样子,但是看得出顾朝晖还是有些顾忌的。

    “哪里,哪里!顾老师言重了。”石十四一边说,一边朝景耀天看去。

    “没想到石老师和顾老师是旧识啊!那我看还是不要伤了和气!”景耀天道,“这比赛就算了吧!”

    景耀天心里很清楚,看起来这顾朝晖也不是石十四的对手,他决定还是不要浪费时间了。

    顾朝晖前脚刚走,又有一个女老师走了进来。只见这位女老师风姿卓越,打扮得也是花枝招展,看上去也只是二十多岁的年纪。

    “袁老师!您可来了啊!”看到这个女老师,景耀天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

    “这位是?”庞青山也是头一次见到这位老师。

    “这是我们刚聘请的音乐特级教师,袁晓梅,袁老师。”殷阳红介绍道,“她原来是省音乐学院的副院长。”

    “这么年轻的副院长吗?”庞青山上下打量了一下袁晓梅,有些吃惊地问道。

    “庞主任,您可真会开玩笑。”袁晓梅听了似乎很是受用,“我可是已经快四十了啊!”

    “没办法,袁老师保养得实在太好了,说你是大学实习生,应该别人也会相信。”景耀天连忙恭维道。

    “景老师说笑了。”袁晓梅说着,将注意力投到了石十四身上,“这应该就是刚刚景老师电话里提到的石老师吧!果然是仪表人才啊!”

    “多谢夸奖!”石十四微微颔首道。

    “听说石老师在音乐方面有颇多的建树,不知道能否赏脸和我一较高下呢!”袁晓梅微笑着说道。

    “这个嘛,我想应该可以啊!”石十四故意装出十分犹豫的样子。

    景耀天心道:“看来终于找到这小子的软肋了。”

    “袁老师无论是在民乐,还是在演唱方面都在国际上获得过大奖。能够来我们学院也是屈尊了。”景耀天一边说,一边还特地朝石十四看去。

    没想到石十四一副古井无波的样子,丝毫没有半分慌乱。

    “装,你现在就使劲装吧!过一会儿让你好好丢个人!”景耀天心道。

    “那就请袁老师不吝赐教了!”石十四轻描淡写地说道。

    “那好!我就为大家现场演唱一首《今夜无人入眠》吧!”袁晓梅平静地说道。

    于是,袁晓梅就清唱了这首出自歌剧《图兰朵》的著名咏叹调。这袁晓梅不愧是获得过国际大奖的歌唱家。这首名曲在她的演绎下,表现得格外有张力。在场的观众完全被带入到了《图兰朵》的故事情节中去了,一曲终了很多老师还陶醉在这美妙的歌声之中了。

    袁晓梅的演唱,令石十四也不禁感叹:“这个音乐老师,还确实有两把刷子啊!”

    “唉!这首歌有些日子没唱了,有些高音我都怕唱不上去呢!”袁晓梅故意地说道。

    “袁老师,您实在是太谦虚了!”景耀天连忙奉承道,“您这个水准,就是和那些一线的歌唱家相比,也是高上一档啊!”

    “景老师您过誉了!”袁晓梅不好意思地说道,“接下来应该请石老师为我们献唱了吧!”

    “哎呀,袁老师您这是有些强人所难了。有您的珠玉在前,这石老师恐怕是无法望其项背了。”景耀天阴阳怪气地说道。

    不过石十四倒是不以为然,他微笑着说道:“这首《今夜无人入眠》原是男高音的领域,没想到袁老师竟然演绎得如此出色,确实令人叹为观止。这样吧!我接下来也反串一首美声歌曲吧!”

    “石老师也要反串一首啊!”袁晓梅也是颇为意外,她可是没料到这石十四在听过她的歌曲后还有挑战的勇气,“那我们可要洗耳恭听了!”

    “哼,我就不信他还能在唱出什么来?”景耀天一脸不屑地说道。

    谁知那石十四不但唱出来了,而且竟然是一首经典的《我曾有梦》,一下子声震全场。

    “idreadadreantigoby......”明明是女声的歌曲,在石十四的演绎下竟然多了一些雄浑之气。不但如此,石十四竟然适时地变换成了女声。两种旋律分别演绎,在结合在一起显得相得益彰。

    这首出自著名音乐剧《悲惨世界》的名曲,一下子就勾住了在场所有人,包括袁晓梅的心弦。

    大家仿佛并不是在教务处办公室,而是置身于拿破仑战争时期的法兰西。冉阿让和芳汀的形象如此鲜活可见,甚至连袁晓梅也被感动地流出一行清泪。

    一曲终了,大家却都依然沉醉于歌曲的意境之中,仿佛这个歌声一直没有结束一样。

    不光是这些老师,精神之海里面的那些记忆体也是听得如痴如醉。而刚才负责演唱的自然是李龟年和董小宛。大家情不自禁地替二人鼓掌。

    “真没想到这西洋歌剧也是感人至深啊!”王勃听了也是感动不已。

    “让大家见笑了。前些日子正好在电视上看到,所以特地让十四去网路上查了一下。”李龟年解释道,“这次还真多亏了董大家了。”

    “李先生也是过谦了,也是多亏了你的改变,才让这首歌曲增色不少。”董小宛也气道。

    “好了各位,还是打起精神来吧!”石十四提醒道,“接下来估计还有不少考验呢!”

    石十四回到现实,那些老师也从乐境之中缓过神来。

    “石老师,您这首歌实在是精妙绝伦。我钻研歌剧这么久,却从没有想到过这《悲惨世界》的名曲,还能如此演绎。”袁晓梅现在看石十四的眼神也有些不对了。

    “袁老师,你过誉了。”石十四谦虚地说道,“这只是我即兴之作,如何能和你科班出身的比啊!”

    “谦虚的是您啊!我的石老师。”袁晓梅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您所谓的即兴之作,在我看来已经可以碾压我二十年来的努力。我曾听闻古有韩娥悲歌,绕梁三日而不觉,今日听闻石老师的表演,想来也不过如此。”

    袁晓梅高度评价石十四的表演,另一旁的景耀天看得咬牙切齿。

    “石老师的表演确实相当出色,不过我在想一个问题。”景耀天突然道。

    “什么问题?”石十四道。

    “我在想音乐老师的话,不但应该在声乐上有所造诣。也应该精通某种乐器吧!”景耀天回头问袁晓梅道,“袁老师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虽然没有硬性要求过,但一般的音乐老师基本都会精通某项乐器。很多时候钢琴可是第一要求。”袁晓梅一时之间也没有明白景耀天的意图,于是随口道,“不过相信以石老师的水平,肯定对乐器十分有研究。”

    “不过明月学院的音乐老师可不单单要会一件乐器哦,光会钢琴的话,可拿不出手。”景耀天趁机道。

    “景老师的意思是?”石十四问道。

    “我的意思是,石老师你除了钢琴以外,还有其他精通乐器吗?”

    “那就不知道明月学院有什么乐器了?”

    “你的意思是,我们明月学院有什么乐器,你就会什么乐器?”

    “可以这么认为!”石十四风轻云淡地说道。

    看着石十四气定神闲的样子,景耀天就气不打一处来:“那各位,请和我们移步音乐教室吧!”

    景耀天带着众人走进音乐教室,只见里面琳琅满目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乐器。西洋乐器和民族乐器也是应有尽有。

    “石老师,不知道您擅长什么乐器呢?”袁晓梅也对石十四的乐器演奏很有兴趣。

    石十四也不说话,随手挑了一把琵琶就直接弹奏起来。不一会儿功夫,一首温婉的《琵琶行》很快传了出来,将众人又带到了青衫司马泪痕湿的夜晚。

    一曲终了,再次令在场的老师击节叫好。

    这还不算,石十四接连演奏了长笛、扬琴、古筝、二胡......每一件乐器都是信手捏来,所弹奏的曲子也都是上乘之作。甚至石十四弹奏的时候,还用不同声线吟唱出别样的风情。

    这下就来景耀天也不得不缴械投降了。

    “石老师,我实在是自愧不如!”袁晓梅心服口服道,“我自认为对各种乐器有所涉猎。但没想到石老师更是博古通今。这场比试,我认输!我希望以后石老师能对我多加指点。”

    “袁老师,您也是气了!”石十四心道,“这还多亏了那两位民族音乐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