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〇五章 涪夫扶妇免费阅读

第一百〇五章 涪夫扶妇
    转载请注明出处:..>..

    就连袁晓梅也输了,这下在场的老师也从刚刚对石十四的排斥,变为了暗自佩服。

    “没想到这个石老师如此厉害!”“如果他加入我们学校,不要说让我们学校的教育质量再上一个台阶。就是和省里面的那些名校也可以掰掰腕子了。”“拉倒吧!就我们学校那群贵族子弟的做派,简直是痴人说梦!”“现在有石老师加入就不一样了。他这个学术水平,可是连很多大学博士都比不上呢!”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些话在景耀天听起来极其刺耳。“可恶,难道真要给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混进来了吗?”景耀天心有不甘地说道。

    “石老师,你的执教水平有目共睹。再其他学科中,你的实力确实比我们明月学院的老师们技高一筹。如果有你的加入,确实是我们明月学院的荣幸。”殷阳红古井无波地说道,“但是语文这一门,你还必需过我这一关。请原谅我作为一个语文教育工作者的执着。”

    殷阳红的话,此刻在景耀天听来极其的悦耳。“对对对!我差点忘了殷老师您了。”景耀天重新恢复了情绪,“看来只能由殷老师出山了。”

    石十四却不以为然,一个人是比,两个人也是比,就算是这个气场强大的殷老师,又如何呢?“那好吧!请殷老师出题!”石十四随口道。

    此时一旁的庞青山却在向他使眼色,不过石十四却只当没看见。

    “那既然如此,我们就来比一比,最为平常的作文吧!”殷阳红出人意料地说道。

    “作文?”石十四也是心头一惊,他此刻也想到了小时候被语文老师支配的恐怖。不过现在的他却是自信满满,要知道他的精神之海里面可是住着类似于王勃这样的文坛巨匠。

    “这样吧!我来出个题目,我们二人各自写一篇文章然后互相品评如何?”殷阳红提议道。

    “没问题,请殷老师出题目吧!”

    “那我们就以《信任》为题,写一篇作文吧!字数不限,体裁形式也不限。不过要在一个小时内写完。石老师你以下如何呢?”殷阳红问道。

    “没问题,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

    “随时可以开始!”

    “那我去帮两位拿纸和笔!”景耀天说着兴高采烈地去拿文具。

    石十四看到景耀天这副得意的样子,很是不解。

    此时庞青山走到石十四旁边小声道:“十四哥,你这一次可要当心了。这个殷阳红可不是之前的那些老师可比。”

    “怎么了?她比那个三清博士的景耀天还难搞吗?”石十四奇怪道。

    “何止是难搞!”庞青山解释道,“这么和你说吧!这几年我们沂海市教育界精英评级,这殷阳红每一次都是顶级的。而且就连我们省里面的高考试卷也是她出的。你和她比作文,可就是班门弄斧了!”

    “原来如此,看起来蛮棘手的嘛!”石十四依旧是一脸轻松。

    “十四哥,你可千万不要不当回事啊!”

    “放心吧!”石十四心道,“到底是谁班门弄,犹未可知!”

    “好了,这些纸和笔应该够了吧!”景耀天此刻已经把文具给拿了过来。

    “那我们开始吧!”殷阳红说着就开始在纸上写了起来。

    殷阳红不愧是特级教师,只见她运笔如飞,不一会儿功夫洋洋洒洒的一大段已经跃然纸上了。

    而那边的石十四的进展就显得极为缓慢。他每写一个字似乎都要斟酌半天,已经过去二十分钟了,他似乎也就写了两行字。

    “殷老师好厉害啊!”景耀天得意地说道,“这么快就写完一张纸了啊!这边石老师似乎陷入了困境啊!”景耀天还特点用余光瞟了一眼庞青山。

    “景老师,这次作文比的是质量,而不是数量。”庞青山心有不甘道。

    “庞主任说得不错,只是在质量方面,相信殷老师也不会令我们失望的。”景耀天显得极为自信。因为他看到那殷阳红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不经意的微笑,要知道她只有在写得极为满意的情况下才会做出这种表情。

    眼看一个小时的时限就要到了,就在庞青山替石十四担忧的时候。只见石十四举手道:“我写完了!”

    “我也写完了!”与此同时,殷阳红也道。

    “石老师还是赶上了啊!”庞青山高兴地说道。

    “侥幸而已!”景耀天翻了个白眼道。

    “好了,接下来我们来看一下两位老师各自的作品。”庞青山说道。

    大家率先看的是殷阳红的作品。只见短短一个小时,殷阳红以十分精辟论据解释了信任的涵义,并结合时事,从国家、人文、社会多个角度来阐述自己的观点。行文流畅、引经据典,这样水平的文章就是放到报社发表也是会被放在头版头条的。

    “这简直就是高考满分作文啊!”景耀天忙不迭地恭维道。在他看来,这场比赛的胜利俨然已经是殷阳红的囊中之物了。

    殷阳红也是微微颔首,虽然她并不是那种争名逐利的人,但是自己的作品得到其他人的肯定,她内心还是十分欢喜的。

    石十四也看了看殷阳红的文章,心中也是赞赏不已。“这个殷老师倒是有真才实学啊!这篇作文,简直可以算作此类作文的天花板了。”

    “好了,我们接下来看看石老师的作品吧!”景耀天顺手拿起了石十四的稿纸,“哎呀,怎么字这么少啊!”

    景耀天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要知道那殷阳红的作文可是洋洋洒洒写了近一千字,而石十四的稿纸上竟然只有两三行文字而已,两者简直是大相径庭。

    “啊!”站在景耀天身后的庞青山眼见石十四只有寥寥数语,心中也是一沉,“就算是十四哥文学功底再强,就凭这点文字如何能够比得上殷阳红的文章呢?”现在就连他也觉得石十四是必败无疑了。

    “咦,这篇文章是怎么回事?”谁知那景耀天的脸色突然变得有些难看,他刚想念这篇稿子,却迟迟不见他念出来。只听到从他喉咙里面发出了“‘夫夫夫’的声音!”

    “景老师,你在做什么?让你念稿子,你在那里学什么毒蛇吐信啊!”殷阳红奇怪道。

    “不是殷老师!”景耀天愁眉苦脸道,“这篇文章还是您来念吧!”景耀天说着将稿纸递给了殷阳红。

    殷阳红一脸狐疑地接过了石十四的作文,她凑近一看,顿时大惊失色,整个人如遭电殛。

    “石老师,这真的是你所作?”殷阳红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这是我即兴涂鸦之作,让殷老师见笑了。”石十四满不在乎地说道。

    “殷老师,到底什么情况啊!”景耀天似乎听出了不对劲,连忙道。

    殷阳红看了景耀天一眼,缓缓道:“还是我来给大家念一下这石老师的佳作吧!”

    “《涪夫扶妇》:涪夫,赴傅府。府附伏妇,涪夫扶妇。妇腹痡,涪夫敷莩覆妇腹肤。妇夫赴,涪夫孚妇夫。妇复腹痡。涪夫赴傅府,妇夫负妇赴。傅富赴,富俯敷茯覆妇腹肤,妇腹复痡。傅父赴,敷蝮覆妇腹肤,妇复。妇福涪夫、傅府夫。妇夫赋赋涪夫,涪夫复富。”

    殷阳红念完,满堂皆惊。那些老师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景耀天就只发了一个音,原来这石十四通篇就一个“fu”的音啊!

    看着众人一片迷茫的样子,殷阳红说道:“”我还是来给大家解释一下石老师这篇文章的意思吧!

    “这是一篇文言文:说的是古时候涪水边上有一个做苦力的农夫,由于生活所迫准备去傅府做长工。而当他来到傅府门外的时候,看到门口躺着一个*。这个农夫二话不说就把她给扶了起来。”

    “妇人捂着肚子说疼,这个农夫身上也没有什么东西,只能找了一些莩草盖在妇人的肚子上想以此来缓解她的疼痛。这个时候,妇人的丈夫来了。这个农夫向她的丈夫说明了情况,使他信服。这个时候妇人的肚子又开始疼了。”

    “于是这个农夫就跑到旁边的傅家请求帮助,而妇人的丈夫也背起妇人走进了傅府。傅家的主人傅富,应该是懂一点医术。见此情景,他俯下身子,将茯苓覆盖在妇人的肚子上。不过也没有什么用,妇人的肚子又开始疼了。这个时候,傅富的父亲赶了过来,把蝮蛇制成的药材抹在了妇人的肚子上,这下妇人终于恢复了。”

    “接着妇人向农夫和傅家父子道万福,感谢他们。而妇人的丈夫写了一首赋送给了农夫。而原来就要失去生计的农夫凭借这篇诗赋,重新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殷阳红一口气将石十四的写的《涪夫扶妇》给解释了一通,这才令在场的老师明白了过来。

    “原来应该是这么念的啊!”景耀天和庞青山这才恍然大悟。

    “不过这篇文章虽然构思巧妙,但和‘信任’这个主题有什么关系呢?”景耀天不解地问道。

    殷阳红白了景耀天一眼,接着说道:“这篇文章通篇都在给我们讲述了一个关于信任的故事。要知道在古时候,男女授受不亲,陌生男女见面都会有所顾忌。但是故事里的涪夫,看到有妇女倒在地上,就毫不犹豫地进行施救,也没有考虑到世俗的眼光。而不像现在的社会,很多老人倒在地上,大家都不敢扶,生怕被人讹上。”

    “原来如此!”其他的老师也是不住地点头。

    “而当妇人的丈夫赶来的时候,光明磊落的涪夫也使他相信,他确实是在救自己的妻子。而之后傅家父子也是不计得失对这个陌生的妇人进行施救。而在得到救治之后,妇人和她的丈夫也是感恩图报。”

    殷阳红继续说道,“石老师通过这篇文章想要告诉我们,信任是维系人际关系的纽带。古人能够凭借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反而我们现在的社会患得患失,连最基本的信任也丢失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