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一十章 老王茶馆(10):伴游1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章 老王茶馆(10):伴游1
    周六的夜晚,老王茶馆惯例开始营业了。

    成功打入明月学院的尔双双和司徒允儿,也终于有机会回到自己心仪的*岗位。

    只是这一次,茶馆里面没有石十四的身影。

    “奇怪,怎么石小哥今天没有上班呢?”皮大爷问王木道,“我可是心心念念他沏的花茶呢?”

    “是啊!我本来还想约他去下周的漫展呢!这货cos项羽一定会很成功。”项野也是失望不已。

    “不好意思啊!各位。这十四他临时出了个接待任务,所以只能被征用了。”王木道,“下一次,下一次!下次一定让这个家伙好好补偿大家。”

    终于到了打烊的时间,那些顾也陆陆续续回去了。惯例又到了王木讲故事时间。

    尔双双等人搬出了凳子和零食,已经做好了听故事的准备了。

    “可惜十四哥不在,他可是最喜欢听老王的故事了。”司徒允儿有些惋惜地说道。

    “对了,老王你到底让十四去接了个什么任务,怎么去了这么久啊!”尔双双好奇地问道。

    “还不是上级派下来的接待任务吗?”王木无奈地摊了摊手。

    “原来如此,只是不知道这回是哪位抗战英雄呢?”尔双双好奇地问道。

    “你也不用多问了,这可是机密。我只能告诉你,那些人都是为新人民解放做出贡献的英烈。”王木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神圣的光彩。

    渡尘者工会有一个特殊政策,对于那些抗战英雄转世的渡尘者会格外照顾。

    对于不愿被统一管理的渡尘者,渡尘者工会往往会强制清除这个人的记忆,让他重新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但对于抗战英雄,工会往往会给他们一定时间考虑再做决定。甚至允许他们去各地游历。

    而在这期间,工会会委派一位工会会员陪同。而这一次就是这样的一个渡尘者在决定之前,提出想要来沂海市旅游一番,所以这个活就被王木派给了石十四。

    “好了,好了!我准备开始讲故事了。你们两位可要洗耳恭听。今天的故事可精彩了!”王木招呼道。

    就在此时,茶馆的门被推开了,只见石十四满面愁容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十四哥!”“十四!”众人的目光顿时被石十四吸引了过去。

    “各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茶馆都关张了啊!”石十四显得情绪很低落。

    “没事,不打紧!倒是那些常很惦记你来着。”司徒允儿道,“十四哥你怎么了?难道是陪同的对象出了什么状况。”

    “确实如此,我刚从警察局里面出来。”石十四叹了口气。

    “警察局?这么严重吗?”尔双双吓了一跳,“难道那个渡尘者给你捅篓子了?”

    “怎么说呢?”石十四想了想说道,“实际上他根本没有做错。只是现在的他和这个社会格格不入。看起来他是想放弃前世这段记忆了。”

    “为什么呢?那脑叶手术可是有风险的啊!”司徒允儿道。

    由于清除渡尘者的记忆是采用切除部分脑叶的方式。虽然由于渡尘者工会的医疗机构有全世界最先进的资源,但切除脑叶手术也是风险极大的。所以万不得已,渡尘者工会是不推荐实施的。

    “这我知道,但是在他看来,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石十四摇了摇头。

    “到底怎么回事啊!”司徒允儿问道。

    “这样好了,今天就由十四给我们讲讲他的故事吧!”王木提议道,“我的故事留到下一次好了。”

    “就这么办!”两女火速占据最好的听讲位置。

    “那好吧!我就给你们讲讲我今天的遭遇!”石十四说道。

    周六一早,石十四还没完全睡醒就被王木从床上拖了起来。

    “老王,今天是周六,你把我叫起来做什么啊!”石十四有些生气地问道。

    “没办法,总部临时给我们沂海分部布置了任务。我想来想去,只有你是最合适的人选。”王木道。

    “总部任务?这是什么?”石十四奇怪道,“我这个初出茅庐的新人,可是没有能力接这个任务啊!你还是让我再睡一个回笼觉吧!”石十四说完,准备再次回床睡觉。

    “没有办法啊!此次任务事关重大,而且对方要求是有军队背景。我们这里除了你,还有谁有军队背景呢?”王木说道。

    “军队背景?你到底要我做什么啊?”

    “是惯常的接待任务,一位刚觉醒不久的渡尘者前世是抗战英雄,想在做消除记忆决定之前,来我们沂海市旅游。”王木道。

    “什么,那还不出乱子吗?”石十四或多或少地对这种任务了解一二。

    “所以需要专人全程陪同。”王木说道,“实际上你只要带他游历一下沂海市,晚上送他会渡尘者工会的专门酒店就行。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

    “这样啊!”石十四依然显得有些犹豫。

    “十四啊!这种任务可是有额外工会积分可以拿的哦!”王木不动声色地说道。

    “那好,交给我就行了!”石十四立马道。没办法,人总是很现实的。

    于是王木驾驶着一辆小破吉普车带着石十四就往渡尘者工会的酒店驶去。

    “为什么你要开辆吉普车?”坐在吉普车上的石十四抱怨道,“怎么不开劳斯莱斯?”

    “这是工会特地要求的,说那位老先生坐不惯其他车。”王木解释道。

    “老先生,这位渡尘者今年贵庚?”

    “六七十岁吧!这位老先生刚觉醒不久,据说他上辈子走到时候很年轻,谁知觉醒的时候依然是花甲之年了。”

    “他到底是谁的转世啊?”

    “这方面是机密,不太方便透露。”王木认真地说道,“我能给你透露的信息是,这位老先生参加过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如果他没有牺牲的话,他大概率应该还会参加抗美援朝。他死的时候,连20岁都没有到。”

    “这么年轻吗?实在是太可惜了。”石十四说道,“如果他活到了今天,怎么也应该是个军区司令级别的。”

    “那个时候的解放军可是从没有想过这些啊!”王木淡淡道,“他可是为了战争的胜利死得十分壮烈,甚至尸骨无存啊!”

    石十四听了也是肃然起敬:“这位老先生真是让人敬佩。请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完成这次陪同任务的。”

    “你能这么想就好了。”

    “不过老王,你一个渡尘者怎么会对解放军这么有感情啊!”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渡尘者怎么了?渡尘者不也是公民吗?”王木皱了皱眉头道,“我觉醒的时间也不晚,也是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爱国教育。我们现在的生活可都是这些先烈给的啊!”

    “原来如此。”

    “只可惜现在的人啊!很多时候都把这些都忘了,实在是......”说到这里,王木也是不住地摇头。

    说话之间,吉普车已经停到了一家十分偏僻的小旅馆前。

    “你们就让那位英雄住这种地方?”石十四有些不满地说道。

    “这也是老人的要求啊!”王木解释道。

    “真是奇怪的渡尘者。”石十四也越发对这个神秘人物有兴趣了。

    就在此时一个瘦瘦长长的身着中山装的男子朝他们缓缓走了过来。

    “老王,好久不见啊!”那个男人看到王木热情地招呼道。

    “老俞,确实是好久不见。”王木笑着说道,“你这个活儿,一般人也接不了啊!”

    “这位是?”那个老俞注意到了石十四。

    “这位就是我们公司新近的员工,也是我们这里唯一符合你们要求的人。”王木解释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就是那个、那个季潇对你赞赏有佳的那个......你不要提醒哦......”老俞冥思苦想道。

    “没想到我现在在工会里面已经小有名气了啊!”石十四暗自窃喜。

    “你叫石十三对不对!”老俞一脸兴奋地说道。

    石十四面部肌肉抽动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十四,不是十三。我叫石十四谢谢!”

    气氛瞬间尴尬起来了。

    “原来是十四啊!”老俞有些不好意思道。

    “就差了一位,无妨,无妨!”王木连忙出来打圆场,“十四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渡尘者工会东南分部下属特殊人员管理协会的会长的特别助理,俞勇。”

    “这个头衔可够长的啊!”石十四心道,“不过听上去来头不小。”

    “哈哈,这位小兄弟不要被我的名号吓怕了。实际上我们管理协会的会长助理有百十号人呢!”俞勇笑着说道。

    听了这话,石十四差点没有绝倒。不过这一回他倒是对这个俞勇多了几分好感,至少这个记忆力不怎么样的家伙,蛮平易近人的。

    “对了,那老先生在什么地方啊?”王木瞅了瞅四周问道。

    “老先生有些闲不住,到附近转悠去了,应该过一会儿就会回来的。”俞勇说道,“我们先去房间等他好了。”

    俞勇说着带着石十四和王木走进了旅馆。

    “老王,这老俞的前世是什么人啊!你怎么会和他熟络的?”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呵呵,他的前世也是个名人。你历史不错,第五伦这个名字你听到过吗?”王木笑着问道。

    “第五伦,该不会是东汉很有名的那个清官吧!”石十四有些吃惊道。

    “没错就是他!”王木笑道。

    “怪不得你会和他熟络,你们差不多可是同一时代的人啊!”石十四笑道,“只不过他是在你身故以后才入仕的。”

    “所以这就是缘分啊!”王木也是淡淡一笑,“实际上如果当年我有能第五伦这样的官员,我那个新朝也不会倒得这么快。”

    “不是如此,你现在也不会是我的老板。”石十四道,“不过像第五伦这样几乎没有缺点的官员,临终时怎么还会有憾事呢?”

    “这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他心中还有未尽的事业吧!清官往往活得比较累。”王木说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