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一十五章 老王茶馆(15):伴游6免费阅读

第一百一十五章 老王茶馆(15):伴游6
    《十世渡尘者》来源:..>..

    “很多时候,老一辈的人所珍惜的东西,现代人是不理解的。”王木最终打破了沉默,“只要经历过那个年代,内心深处总有想保护的东西。满大爷这个决定,我很能理解。”

    “老王,瞧你说的!”尔双双调侃道,“你一个东汉废帝转世的渡尘者怎么搞得来像经历过抗战一样。”

    “就是,就是!”司徒允儿也附和道。

    “你们拆我台做什么,我就这么一说,你们还当真了。”王木生气地说道。

    不过此时石十四却没有心情搭理这几个活宝。

    “十四哥,满爷爷明天就回去了吗?”司徒允儿也是于心不忍。

    “不,根据行程,他明天还会在沂海市游览。”石十四回答,“我明天还会去陪他游览整个城市的。这是他最后的心愿了!”

    “去吧!凡事都要有始有终,站好最后一班岗。”王木说道。

    “放心,我会的!”石十四郑重地说道。

    第二天晚上,老王茶馆里面有只有王木三人招待人了。晚上打烊之时,几个人各怀心事。就连惯常的故事时间,两个小妮子的情绪也不是很高。

    王木只能自己摆好桌子,放上她们最爱的零食。

    “好了,你们两个一个晚上都愁眉苦脸的。那些人看着你们,还以为我克扣你们工资呢!”王木笑着说道,“大家快点坐好,今天我来给你们讲一个搞笑渡尘者的故事,怎么样?”

    “没心情!”司徒嘟囔着嘴说道,“一想到满大爷,我哪里好有什么兴致替你的故事呢!”

    “都这么晚了,也不知道那个石十四死哪里去了!”尔双双忍不住骂道,“难道去喝酒了?”

    “还真有这个可能呢!”王木说道,“我看他这个家伙对满大爷很伤心。估计送走满大爷以后,自己一个人去借酒消愁了。”

    “举杯消愁愁更愁,唐朝这些骚就知道贪恋杯中之物。”司徒允儿不高兴地说道。

    “你三哥不也是!”王木随口道。

    “住口!”司徒允儿瞪了王木一眼。

    “大家晚上好,我石十四又回来了!”此时石十四推开大门,大声嚷道。

    王木三人只感觉到一股酒气扑面而来。

    “还真给老王这家伙说中了,男人就一个样子!”尔双双虽然嘴上这么说,却第一个跑过去扶住了步履有些踉跄的石十四。

    “多谢双双了?我没有醉!”石十四微笑着道。

    “喝醉的人总说自己没醉!”尔双双直接把石十四扶到椅子上坐好。

    “咦,你们今天怎么没有讲故事呢?”石十四奇怪道。

    “哪里有心情听啊?”司徒允儿叹了口气,“那满大爷回去了吗?”

    “回去了,我亲自送他和俞勇上的火车。”石十四回答。

    “他还是不想做渡尘者啊!”尔双双和司徒允儿的情绪也降到了谷底。

    “谁说的!”石十四突然来了一句。

    “嗯?”二女也是一阵惊喜,“十四哥,你的意思是?”

    “满大爷改变主意了!”石十四笑着说道,“他说他不准备做手术了。他要像我们一样,做一个渡尘者。而且要把他上辈子的精神给传承出去。”

    “真的假的!”就连尔双双都有些激动。

    “当然是真的,我可不会拿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石十四认真地说道。

    “那你怎么还会喝的酒气熏天?”尔双双奇怪道。

    “这不是陪满大爷喝的吗?”石十四无奈地说道,“满大爷说,今天离开沂海市,以后再见面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他和我一见如故,自然拉着我晚上喝一杯咯!他还拉上了俞勇呢!”

    “你这家伙,也不知道叫上我!”王木埋怨道。

    “太好了,谢天谢地!”司徒允儿心里乐开了花。

    “十四,这个满大爷怎么会在一夜之间改变主意的?”王木问道,“据我所知,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骨子里可有一股执拗。”

    “这个嘛!”石十四狡黠一笑,“这件事情又是一段故事了。”

    两个女生听了,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你们两个做什么呢?”王木问道。

    “做什么?当然是拿爆米花和瓜子咯!”司徒允儿道,“听故事,自然要这些必备零食。”

    “你们又有心情了?”

    “我们什么时候没有心情了?”尔双双再次恢复了冰冷御姐的样子。

    不一会儿功夫,两个女生已经准备齐全。“十四哥,快说,快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司徒允儿催促道。

    “这个嘛!”石十四抿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道,“这就要从我今天早上和满大爷碰头开始说起了。”

    今天早上,石十四一大清早就赶到了满大爷所在的旅馆。“无论怎么样,我都要想办法说服满大爷放弃手术。”石十四一边在旅馆门口等待,一边心里想着,“昨天和那些记忆体讨论了一个晚上了,一点有用的都没有。不过我今天可是找了几个好景点,希望满大爷看得高兴了,就改变主意了。”

    “十四,今天来这么早啊!”满大爷爽朗的笑声又传了过来。

    石十四看着满大爷,高兴地说道:“满大爷,您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啊!”

    “呵呵,难道不当渡尘者就应该愁眉苦脸吗?”满大爷笑着说道。

    石十四心道:原来满大爷还是没有改变主意啊!

    “十四,今天你准备带我去什么地方啊?”满大爷问道。

    “满大爷,我都安排好了。”石十四连忙热情地介绍道,“今天我开专车,第一站带您去电视塔看一看,之后去我们这里最豪华的商业广场好好吃一顿......”

    “打住!”满大爷笑着说道,“十四啊!实际上我对这些都不是很感兴趣啊!这么着吧!我们两个就在城里随便走走逛逛就行了。”

    “这样啊!”石十四无奈地说道。

    “反正是要走了,最后的一天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感受一下当年我没有解放的城市。”满大爷认真地说道。

    “那好,满大爷,我陪您!”石十四道。

    于是俞勇开车将两人送到了市中心一个偏僻的角落里。

    “我们就这里下吧!”石十四说着和满大爷一起走下了车。

    “十四,满大爷可交给你了。晚上十点的火车,有什么情况及时联系我。”俞勇交待完,就匆匆离开了。

    “那满大爷,你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吗?”石十四问道。

    “十四,我有一个特别想去的地方。”满大爷说道。

    “什么地方?”

    “沂海市的解放纪念馆。”满大爷淡淡道,“我问过俞助理了,似乎离这里也不远。”

    “不远,不远。只是走过去的话需要些时间。”石十四道,“我们坐公交吧!也就两三站路。”

    “那敢情好!说实话,比起昨天那个旅游大巴,我更愿意看看普通百姓的交通工具。”满大爷说道。

    两个人很快就上了一辆20路公交车。虽然是周末时间,但由于20路正好市中心的主要线路,车上也显得十分拥挤。

    满大爷上车的时候,倒是有两个人想把座位让给他,却被他拒绝了。

    “呵呵,你们这些年轻人可不要小看我哦!我这身子骨还硬朗着,稍微站一站不要紧。”满大爷笑着说道。

    “向您这样的老大爷,现在也不多了。”车上的乘也报以微笑。

    很快车上就被塞得满满当当,石十四和满大爷也被挤到了车厢的角落里。

    “十四,难道每天这公交车都这么挤吗?”满大爷好奇地问道。

    “没错,这还不是最挤的呢!”石十四笑着说道,“这要是在工作日,我们还不一定挤得上来呢!而且不仅是公交,就连地铁那些轨道交通也是拥挤不堪。”

    “这样啊!”满大爷点点头,“看不出来你们城里人压力还是蛮大的。”

    “那可不,这年头房子、车子、孩子,就连那些年轻人都背负着很大的压力。”石十四说道,“有的人为了在城市里生存下去,付出的努力和背后的辛酸旁人是无法想象的。”

    “怎么听起来比我们当年打仗还吓人啊!”

    “有的时候生活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但是十四,我觉得你说得很有道理。”满大爷道,“昨天那个女娃娃应该也是抵受不了这个压力吧!”

    “满大爷,我看你识人的本领很厉害啊!”石十四笑道。

    “怎么了,看不起我们这一代人。”满大爷也笑道,“你也不要小看我这辈子是从农村出来的,那时事新闻也是关注不少呢!”

    把路放在嘴里,时间就会消磨得很快。一转眼,石十四他们就到站了。正当两人准备下车的时候,只听得车厢内一阵骚动。

    两个年轻人急匆匆地拨开人群,嘴里一边说着“借过,借过!”,一边快步朝车门挤去。

    他们显得很是着急,满大爷正准备下车,他们急不可待地抢在满大爷前面,还推了满大爷一把。

    要不是石十四眼疾手快扶住了满大爷,这老人家可要摔倒了。

    “你们这两个人怎么这样?没看到有老人吗?”石十四望着二人的背影生气地说道。

    “算了,算了。估计人家有什么急事。”满大爷大度地说道。

    可就在此时,车厢里传出了一个女人叫声。“咦,我的包怎么开了?我的钱包呢?”一个学生打扮少女哭丧者脸道,“我的身份证、学费卡可都在里面啊!这下我可怎么回学校啊!”

    “是刚刚那两个人吗?”满大爷的反应速度也很快。

    “*不离十了!”石十四说道。

    “那两个小偷跑不远,我们赶紧追吧!”满大爷说着,竟然一下子跳了下去,朝着那两个小子追了过去。

    “满大爷!”石十四见状也马上跳下车,跟了上去。

    不要看这满大爷上了岁数,但是长期在农村里面劳作,他六十多岁的身子骨依然十分硬朗。短时间内,他竟然缩短了和那两个小偷之间的距离。这令石十四也是暗暗佩服。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