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四十一 老王茶馆19神秘老师 中,内容摘要:不过泉老师倒没有急着离开,这倒是令石十四大为惊喜”泉老师笑着说道,“我现在的名字叫:蒲晴子”泉老师说着竟然朝着石十四鞠了一躬

第一百四十一 老王茶馆19神秘老师 中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泉老师此曲唱罢,又恢复成了原本恬淡的小女生了。看着众人望着自己,她竟然露出了羞涩的神色。

    但是刚才她出色的表演,却令整个茶馆爆发出了无数的“安可”声。

    “她居然成为了渡尘者,实在是太好了!”石十四此时的激动之情也是无以复加。

    虽然现在的泉老师对比前世,已经是逊色不少了。但是在这个时代,能够再次领略到她的风采,对在场的每个人而言就是一种恩赐。

    面对众人的欢呼,泉老师也做出了自己的回应。她清了清嗓子,准备献上第二首歌。

    此时王木十分配合地调出了那首脍炙人口的《不要认输》。

    随着乐曲声响起,泉老师再次融入到了歌曲中去了。那振奋人心的歌声不但令在场的所有人为之动容,更令石十四精神之海里面的记忆体也开始活跃了起来。

    “没想到经过千年岁月,我竟然还能听到如此振奋人心的歌曲。我武将的热血似乎也被点燃了。”项羽第一个大声嚷道,“如果当年有如此神曲,我又何苦吟唱那首《垓下歌》呢?”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王勃闭着眼睛欣赏着这优美的旋律,甚至忍不住借用了其后辈的诗句。

    而音乐方面的大家,李龟年和董小宛,也都是赞不绝口。甚至都有点蠢蠢欲动。

    “没想到泉老师的音乐,竟然令这些家伙如此不安分。还真是有些意外呢?”石十四也忍不住感叹泉老师的魅力。

    而就在这时,随着一首《无法呼吸(息もできない)》前奏的响起,这首颇具中国元素的歌曲,让石十四终于按耐不住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石十四从后面拿出一把古琴,慢慢走到了泉老师的身边。

    “十四,你这是要唱得哪一出啊?”宅男项也忍不住问道。

    石十四没有说话,他随手波动了几下琴弦,那深邃的琴音也一下子抓住了在场的人心。真可谓是:“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

    紧接着石十四熟练地演奏起来,古琴弹奏出的《无法呼吸》竟然别有一番风韵。

    “这位小哥,你这是?”泉老师的脸上满是惊喜的表情。

    “泉老师,能否赏脸让我和你合作一曲呢?”

    “那就拜托你了!”泉老师说着竟然朝着石十四鞠了一躬。

    石十四连忙将泉老师扶起,这令他太受宠若惊了。

    于是古风版的《无法呼吸》将这次的表演推向了*。特别是那时而悠扬,时而高亢的古琴音,勾起了在场的这些渡尘者对于前世的回忆。

    一时间众人热泪盈眶,就连皮大爷紧握茶杯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石十四初时只是用琴音配合着泉老师的歌声。但是到达副歌部分时,情不自禁地他爷忍不住吟唱起来。

    李龟年千年前的声音那浑厚的声音也再次重现人间。这一下,就连泉老师也有些激动。于是独唱变成了对唱,横跨了千年的两个歌者,在这个时空里完成了音乐的交集。

    不过再美妙的时光都有结束的时候。曲终人散之时,那些满怀心事的人们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茶馆。

    不过泉老师倒没有急着离开,这倒是令石十四大为惊喜。

    “这位先生,能和你合作一曲实在是我的荣幸。”泉老师笑着说道,“没想到当年我有幸和邓老师合作一曲。而今日在此又碰到了你这样的知音。”

    “献丑了!”石十四不好意思地说道,“本来我也没有想这样,实在是有些技痒。”

    “呵呵,看起来先生你前世也是一个音乐人啊!”

    “他的前世可多呢?不过他的音乐造诣倒是今天才发现。”一旁的快嘴尔双双连忙说道。

    “怪不得呢?先生真是大才。”泉老师点了点头道。

    “泉老师,能不能不要老是先生,先生地叫。听上去很生份。”石十四笑着道,“我叫石十四,要不你叫我十四就行了。”

    “那怎么行啊!”泉老师连忙道,“在今世我还只是个小女生呢?要不我随允儿称呼你为十四哥吧!”

    “十四哥?”听到泉老师喊他“十四哥”,石十四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不过你以后也不要称呼为泉老师了。”泉老师笑着说道,“我现在的名字叫:蒲晴子。你叫我晴子好了。”

    “晴子,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应景了。”石十四笑着说道。

    “好了,你们几个都站着做什么。没看到晴子唱得累了,还不拿出好茶招待一下啊!”王木连忙道,“正好今天惯例的故事环节,就让晴子讲讲她的故事吧!”

    “王老板,您说笑了。我又有什么故事呢?”晴子一边笑着,一边缓缓坐下。

    “晴子姐姐,这么晚了你不用回去吗?”司徒允儿问道。

    “我离开这座城市的飞机大概还有几个小时,过一会儿会有人来接我的。”晴子微笑着说道,“所以在此之前,我还能和大家一起渡过这美好的夜晚。”

    “这真是太好了!”此时司徒允儿和尔双双,已经拿来了瓜子、板凳。这吃瓜群众当得那叫一个专业啊!

    “泉老师!”石十四试探性地开口道。

    “不是说了叫我晴子吗?”蒲晴子笑着说道。

    “晴子,实际上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你呢!”石十四激动地说道。

    “问吧!”

    “这......”可话到嘴边,石十四却突然不知道该问什么了。

    此时还是尔双双反应比较快。“晴子,你就告诉我们,你是什么时候成为渡尘者的?”

    “实际上我成为渡尘者也没有几年呢?”蒲晴子笑着说道,“差不多也就一两年前吧!”

    “这么短的时间啊!”石十四也是吃惊道。

    “你还说人家时间短,你自己可也才觉醒了没几个月呢!”一旁的允儿笑道。

    “原来你也是个新兵呢!”蒲晴子一旁咯咯地笑道。她招牌式的笑容,再次引得石十四有些神往。

    “实在是太好了!”石十四忍不住说道。

    “什么太好了?”蒲晴子奇怪道。

    “是你能够成为渡尘者,实在是太好了。”石十四笑着说道,“你知不知道,虽然你身处东瀛,但是你的魅力和积极向上的精神,可是传到了我中国,感染了一代又一代人呢!说你是文化的使者,也是一点也不为过啊!”

    “我哪有你们说得这么伟大啊!”

    “怎么没有?要知道我可是听着你的歌长大的啊!”

    “得得得!什么听着晴子的歌长大的?”一旁的王木不乐意了,“十四,你今年贵庚啊?”

    “二十有二怎么了?”

    “那你也不看看人家晴子活跃的时候是什么年代了?上世纪九十年代好不好?”王木认真地说道,“晴子大红大紫的时候,你都还没有出生。你这个差点没跨世纪的家伙,怎么听着人家歌长大啊?”

    “听歌又不分年代了,经典永流传。我小时候也是看了不少动漫了好不好,听晴子的歌长大哪里说错了?”

    “你这顶多算是随大流,真正的粉丝在这里呢!”王木自豪地拉开了自己的大衣,里面竟然还是一件当时在日本参加演唱会的应援t恤,“所以说,我才能自称是听晴子的歌长大的。”

    “你这个老古董只不过是瞎起哄罢了!我可是从晴子的歌里面听出了内涵,而那些无脑追星的家伙可不一样。所以我才是真正的歌迷。”

    “我又不是生来就这么老的,爷当年也年轻过,也狂热过。我才是晴子的铁粉。”

    “我是!”“我才是!”

    没成想两个大老爷们竟然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尔双双在一旁看不过去了,连续两记脑瓜崩儿,直接把他们两个给敲醒了。

    “好了,晴子在你们就不要给我们公司丢人现眼了!”尔双双这个风纪委员开始行使自己的职责了。

    “晴子姐姐,不好意思!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司徒允儿抱歉道。

    “没事,没事!习惯了!”蒲晴子莞尔道。

    “那是啊!前世的时候,晴子的魅力可是无可阻挡呢!”尔双双夸赞道,“只是现在转世以后,却失去了当年的神仙颜值倒是有些遗憾呢!”

    “实际上我并不觉得。”蒲晴子淡淡道,“也许现在才是我向往的生活。”

    “现在?”司徒允儿倒是有些吃惊,“要知道当年你可是如日中天,要知道你当时的样子,可是多少女孩子梦寐以求的东西呢?”

    “可不是吗?要不是姐没有你这样的天赋,否则的话,我也说不定也去出道了。”尔双双也道。

    “出道?”石十四脑海中模拟出尔双双在舞台上一副女杀手模样的唱跳,差点没有笑出声。

    “十四,你这个家伙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尔双双对着石十四怒目而视。

    “没有,没有。哪儿能呢?”石十四连忙道,“我只是比较理解晴子现在的状态。”

    “你理解我?”蒲晴子问道。

    “这话十四倒是没说错。”王木笑道,“他的一个前世也是古代著名的名伶呢!”

    “原来是这样!”

    “没错,虽然当年是众星捧月,但是浪潮过去,留下来了除了那些一闪即是的浮华而已。真正刻骨铭心的东西,却可能是出道前,那一抹挥之不去的回忆。”石十四感叹道。

    “好诗啊!卖弄文采很招人恨的哦!”尔双双忍不住吐槽道。

    “双双,我觉得十四哥说得很有道理。”蒲晴子说道,“那个时候我的日程排得满满当当,我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审视自己,放松自己。”

    “我记得你应该是喜欢旅游、摄影,但是那种情况下,你却根本没有时间去享受这些对于常人来说再容易不过的东西了。”

    “没错,当我觉醒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这一世,我不要再做一个明星,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自己当年最期盼的人生。”蒲晴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满足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