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七十章 负隅顽抗,内容摘要:”杨警官不好意思地说道,“石老师,之前有些怠慢请你多多包涵啊”石十四平静地说道”石十四说道

第一百七十章 负隅顽抗
    “什么?竟然不能给这些罪犯定罪,这是什么道理!”卢奇暴怒地拍着台子。

    “就是啊!明明人证物证俱在,怎么就能让这种人逍遥法外了!”守山也是心有不甘地辩解道。

    “肃静,这里公安局,不是菜市场!”一个戴着大盖帽的警官大声说道。

    他是这里附近公安局的杨警官。

    这群匪徒被石十四等人抓住以后,就被扭送至了公安局。除了石十四、卢奇和守山留下来做笔录以外,其他明月学院的师生们都已经回去了。

    谁知道本来已经是事实清晰的铁案,此刻竟然节外生枝。

    “杨警官说得不错,你们指控我的当事人是没有道理的。”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年男人微笑着说道,“所以先不要大呼小叫。”

    这位中年男人叫丘明。那个廖老大前脚刚进公安局,这个家伙后脚就赶到了现场。他是廖老大的律师,此时自然要保护廖老大的利益,努力为其脱罪。

    “什么叫没有道理,这个家伙可是拿着管制猎枪猎杀国家保护动物,怎么不是犯罪呢?”石十四平静地说道。

    “没错,我的当事人确实使用了管制猎枪,但是并没有猎杀国家保护动物啊!”丘明微笑着说道,“顶多就是违反治安条例,我们愿意交罚款。”

    “那视频里面的影像又怎么解释?”守山愤怒地说道。

    “这个视频你们可要看仔细了。我的当事人手上可并没有拿着什么保护动物啊!实际上猎杀动物的,都是我当事人的朋友,并不是他本人。而且那些人之前也承认了自己的过错,和我的当事人无关。”

    “明明他们都是同伙,自然是要帮着自己老大的。”卢奇生气地说道,“这怎么能算是证词呢?”

    “同样道理,你们和我的当事人有冲突,有利害关系,你们的证词自然也不能作数。”丘明笑着说道,“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你们几个是因为和当事人起了冲突,才故意攻击诋毁我的当事人。”

    “可恶!我们没有!”卢奇气得就要冲过去打那个律师了。

    石十四反应很快,一把抓住了卢奇。

    “石老师,你拦着我做什么?”

    “我不拦着你,你又中了人家的圈套了。”石十四瞪了卢奇一眼道,“你总是这么冲动,这次的教训还不够呢?这次交给老师吧!”

    “不好意思,杨警官打扰了!”此时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卢奇和守山连忙回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长相清丽的女警花。

    “你是哪个单位的?”杨警官周了皱眉头。

    “您好,这是我的工作证,我叫林翘!”这位女警自然是石十四暗地里叫过来帮忙的林翘。

    杨警官看了看林翘的工作证,顿时满眼激动地说道:“你就是沂海市警界,最近冒出来的那个女警神吗?”

    “不敢当,不敢当。杨警官,瞧您说得。”

    “您的事迹如雷贯耳。大破海龙帮,智斗跨国文物走私集团,简直就是我们这些警察的偶像啊!”杨警官此时的心情就如同粉丝见了明星一般的感觉。

    “好了,杨警官,不用恭维我了。还是办正事吧!”林翘连忙说道。

    “对,一激动差点把这茬儿给忘了。”杨警官连忙说道,“您这是......”

    “我是被这个家伙叫来的。”林翘指了指身边的石十四道。

    “什么?”在场的人,包括卢奇和守山在内也是大为惊异。

    “这位石老师实际上是,我们沂海市公安局礼聘的刑侦素描师,也算半个自己人吧!”林翘笑着说道,“听说这里有偷猎事件,上头很重视,所以就派我过来看看情况。”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呢?”石十四白了林翘一眼。

    “我晚,你以为这药王山在沂海市隔壁呢?我可是开车开了两个多小时才赶来的啊!”林翘嘟着嘴说道,“也不知道问人家辛苦不辛苦。”

    “警官自然是要为人民办事的,我可是给你立功的机会啊!”

    “谁要这样的机会,老是有麻烦了,想起我来了。”

    这石十四和林翘旁若无人的你一眼,我一语,令在场的人再次吃惊不已。

    “到底是石老师,就是厉害!一个双双老师就算了,没想到这么漂亮的女警花竟然也给他搞定了。”卢奇一脸羡慕地小声道。

    “确实如此,有必要之后多跟这位石老师多学习学习。实在是宝贵的经验啊!”守山也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而那个杨警官自然也看出了石十四和林翘关系不一般,之前对于石十四等人的傲慢态度,自然有了改变。

    “原来如此,差点大水冲了龙王庙啊!”杨警官不好意思地说道,“石老师,之前有些怠慢请你多多包涵啊!”

    “无妨,实际上找到事实的*才是最重要的。”石十四说道。

    “没错,这位林警官,你可不能因私废公啊!”丘明连忙提醒道。

    “放心,我一向秉公执法,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林翘用犀利的眼神,对着廖老大和丘明扫视了一番。

    “那是自然,只是希望各位长官不要颠倒是非,将罪名强行加到我当事人的身上就行。”丘明语气显得很随便,但说出的话可是掷地有声。

    “这位律师,你是说我们所掌握的证据无法指正这个姓廖的了。”石十四平静地说道。

    “你气点,什么姓廖的,老子可是米国公民!”廖老大不高兴地说道。

    “米国公民?”

    “没错,廖先生于2010年拿到了米国政府的绿卡,现在他还算是个华侨呢!”丘明道。

    “所以我可是有那个什么、什么、外交豁免权的!”廖老大得意地说道。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以为外国人犯罪就不用受罚了?”林翘脸上有些愠怒。

    “在米国估计你也不敢如此横行霸道,倒是在这里耀武扬威。这种数典忘祖的东西,实在令人不齿。”石十四不带一个脏字的辱骂,也引得现场的其他人频频点头。

    不过这廖老大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面对石十四的刺耳言论竟然红也不红。“现在我可以走了吗?我今天还有个饭局要参加,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想先走一步了。”廖老大认真地说道。

    “这些证据虽然不能证明你直接猎杀动物,但是这个偷猎团伙也和你脱不开干系。说不定你还是这个团伙的主谋呢!”石十四道。

    “廖天,美籍华人,2005年曾因走私国家保护动物被指控,由于证据不足,被释放,后加入米国籍。2012年盗猎国家二级保护动物红胸黑雁,被判处管制和罚金;*年应涉涉嫌阻止盗猎活动,被某地公安局立案侦查,被逮捕后因证据不足被释放......”林翘如竹筒倒豆子般,将廖老大的劣迹全部罗列了出来。

    “看不出你原来是一个惯犯啊!”石十四不阴不阳地来了一句。

    “没错,这些确实是我当事人以前受到的指控,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大多的指控都被撤销,这也证明我的当事人确实是无辜的。”丘明也是伶牙俐齿,“过往的事情可不能和这次的事件联系在一起。”

    “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廖杰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你还想走,你的那些手下还把我的社员都打伤了!”卢奇愤怒地说道。

    “这些冲突我承认,但是这并不是我们单方面的事,首先挑事的不是你们吗?”

    “那是因为你们猎杀保护动物在先!”守山愤怒地说道。

    “你们的证据又不能说明什么,所以这个理由不成立。”丘明冷冷地说道,“所以我希望公安局能够尽快释放我的当事人。而且现在他可是外国公民,一直无理由拘押在这里,影响也是不好。”

    “这个......”杨警官听了也是面露难色。虽然他心里很清楚,眼前的这个廖杰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奈何他的身份,让他也不得不投鼠忌器。

    眼看这个廖杰又要逍遥法外,卢奇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小兔崽子,你放肆!”廖杰见状,顺势一脚就把卢奇踹翻在地。

    “哦哟哟!”卢奇抱着膝盖大声惨叫。

    石十四连忙冲上去,扶住卢奇道:“卢奇,你没事吧!”

    “石老师,好疼啊!看样子是骨折了!”卢奇努力装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样子,弄得石十四也是一脸黑线。

    石十四站起身来对廖杰道:“姓廖的,你怎么能对一个孩子出手呢?”

    “他就快撞到我了,我能不正当防卫吗?”廖杰大声说道,“要知道之前我可是被他撞得好疼。要不是我的手下,哦不,那些朋友把他给抓住。我说不定就要遭罪了。”

    “这个孩子之前撞过你?”林翘问道。

    “没错,我的肋骨都快被撞断了。你看我还没有和他计较呢!”廖杰一副大度的样子。

    “之后你可是把我吊在树上,还把我殴打了一顿。你看我脸上的伤,都是你打的。”卢奇生气地说道。

    “打就打了,又能怎么样呢?大不了我赔你点医药费。”廖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丘律师,过会儿算一下我要赔偿多少,直接转给他们。”

    “是,廖先生。”丘明点头附和道。

    “呵呵,你们以为就陪点医疗费这么简单了?”石十四冷笑道。

    “不然呢?”廖杰傲慢地问道。

    “这么大的事情你想要息事宁人,我看现在不要说杨警官了,就算是省公安厅的领导在这里,都不敢放你走?”

    “你不要危言耸听,就算是偷猎也不可能这么严重。”廖杰奇怪道。不过不知怎么的,他看着石十四不善的表情,心里居然有些发毛。

    “间谍罪,危害*罪,这两项罪名我看有的你受了!”石十四平静地说道。

    “什么,我是间谍?我什么时候成间谍了!”廖杰也是瞬间放声大笑,“你这家伙的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吧!”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