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卢府家宴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卢府家宴
    不一会儿功夫,那个大家口里的罗阿姨骑着助动车,带着一箩筐菜慢悠悠地开了回来。

    眼尖的卢奇见状,脸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看来今天又是忆苦思甜饭啊!”卢奇小声嘀咕道。

    “阿奇,你在说什么呢?”卢源慈祥地看着自己的孙子。

    “没什么,没什么?”卢奇连忙跑过去扶住罗源道,“我是说这么多时间没见到爷爷了,我好想你啊!”

    “呵呵,真的假的。那今天你可要多吃点啊!”

    “知道了!”卢奇的脸上满是不悦的神色。

    “卢司令,刚才实在是失礼了。”石十四道歉道。

    “石老师,你说什么呢?”卢源笑着说道,“平常我这个调皮的孙子,可多亏你的照顾呢!”

    “好了,大家也不要站在这里了,卢府的家宴就要开始了。”卢源大声邀请道。

    没过多久,那个罗阿姨就张罗了好了菜肴。这是桌子上摆的这些,却十分出乎石十四的意料。

    那些原本的大鱼大肉、生猛海鲜没见着,倒是什么野菜、窝窝头摆着不少。能称得上硬菜的似乎就一些红烧肉和几条咸鱼。特别是那小米粥,那卢奇看着似乎都有些反胃了。

    “招待不周,还请石老师多包涵。”卢源热情地说道。

    “我说爸爸!这何止是招待不周啊!”石十四还没有开口,一旁的卢卓忍不住抱怨道,“平常我们吃吃也就算了,今天可是邀请了阿奇的班主任。您怎么能这么怠慢呢?”

    “石老师,实在是不好意思。爸,不行的话我们还是去镇上吃吧!”华悦婷建议道。

    “呵呵,你们怎么这样呢?你看连石老师都没有发话呢?你们多什么嘴啊!”卢源皱了皱眉头道,“我说石老师,您觉得这家宴怎么样?”

    “首长,我倒是觉得您这忆苦思甜饭甚好。”石十四笑着说道。

    “哦,是吗?”石十四的话倒是令卢源有些纳闷了。要知道身为军区司令,卢源可是阅人无数。他原本觉得这石十四会假惺惺地恭维几句。没想到,虽然这石十四确实没有对这寒宴提出质疑,但是从他的眼神中却看不出一丝一毫的造作。似乎他确实喜欢这顿忆苦思甜饭。

    “那石老师您不要气,我们这里很随便,大家可以动筷子了。”卢源笑着说道。

    “首长,先等一等。”石十四突然道。

    “怎么,石老师还有什么见教?”

    “如此佳肴,岂能无酒呢?”

    “没错,只是我们这里倒是没有什么好酒。而且一般性的酒可入不了我的法眼。”卢源道。

    “那首长,您看这壶酒是不是对你的胃口?”只见石十四从带来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简易的大塑料瓶。里面装的是乳白色不知名的液体。

    看得卢卓夫妻两个也是面面相觑。

    “石老师,您带来的这是酒吗?”卢奇忍不住问道。

    “这当然是酒咯!怎么也没见过吧!”

    “别说,石老师您这简装酒倒是和我们这一桌子菜很是应景啊!”卢奇唯恐天下不乱地说道。

    “罗阿姨,实在不行你去隔壁小店买几瓶五粮液吧!”卢卓忍不住说道。

    “好,我这就去!”罗阿姨说着,摘下围裙就准备出门。

    “先打住,这么好的酒,为什么还要出去再买呢?”此时卢源突然发话了。

    “看来还是首长眼睛雪亮啊!”石十四微微一笑。

    “爷爷,这究竟是什么酒啊?”卢奇好奇地问道。

    “如果我没有猜错,这应该东北延吉那一代的米酒吧?”卢源问道。

    “倒是很接近了,您老可以先尝尝。”石十四一边说着,一边拧开盖子。顿时酒香四溢,一下子把老爷子的酒瘾给勾搭上来了。

    卢源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那逐渐倒入酒杯之中的那乳白色的米酒。“这个莫非是?”卢源似乎想起了什么,眼睛里满是期待的神色。

    等米酒倒入杯中,老爷子就迫不及待地端起酒杯,细细抿了一口。不一会儿功夫,卢源的脸上就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石老师,你这米酒应该是*那里的吧!”卢源问道。

    “没错,这确实是*当地人自酿的米酒,怎么样老爷子,还凑合吧!”

    “这岂止是凑合啊!”卢源一脸兴奋地说道,“这味道、这口感简直没话说。这和我小时候我爸爸带回来的一模一样啊!”

    “您的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啊?”石十四故意问道。

    “石老师你有所不知。”此时一边的卢卓解释道,“我爷爷他当年参加过抗米援朝,还给我们带回来过几瓶米酒。”

    “没错,那个味道和这个基本上一模一样。这让我想起了当年,我爸爸给我讲的那些个战斗故事呢!”卢源有些感慨地说道,“本来我还留着个一瓶,谁知道上次搬家被阿奇这个不成器的孩子给弄碎了一瓶,这可让我心疼了好长时间呢!”

    “爷爷,在石老师面前,您就别提了啊!”卢奇不好意思地说道。

    “您别说,这个米酒味道和韩剧的马格丽酒有些相似,但是口感似乎更好。”这华悦婷见过识广,细品之下,也似乎认同了石十四带来的土制米酒。

    “这下酒也有了,石老师可以动筷子了吧!”卢源笑着说道。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我先来尝一尝这有历史意义的红烧肉吧!”石十四说着就夹了一块看似十分油腻的红烧肉放在嘴里。

    “好吃,好吃!真是太好吃了”石十四细细地嚼了几口,忍不住大声夸奖道。

    “喜欢你就多吃点!”卢源笑着说道。

    石十四也不气,一连吃了好几块,惹得一旁的卢奇也是一阵狐疑。

    “难道这红烧肉这么好吃吗?”卢奇看石十四吃得津津有味,也想用筷子去夹一块尝尝。

    谁知一旁的华悦婷阻止道:“阿奇,这红烧肉太肥腻了,多吃对身体不好。你前段时间体检出来,血脂有点偏高,还是不要吃了吧!”

    “这个......”卢奇只能将伸出的手又缩了回来。

    “还有爸爸!您前些日子体检报告上,也建议你少吃油腻的食物啊!”

    “这个不好吃,那个不好吃。人生匆匆几十年,不及时行乐,有什么意思?”卢源见状也不由得埋怨道。

    “首长,阿奇妈妈说得也不无道理。但是也并不一定要彻底忌口。”石十四打圆场道,“实际上罗阿姨烧得红烧肉,已经将大部分油给沥干了。适当地吃,不但不会提高提升血脂,还能补充胶原蛋白。”

    “石老师,您懂得真多啊!”卢奇忍不住说道。

    “呵呵,我只是略懂而已。”实际上石十四的这些知识自然也多亏了那几个记忆体。

    “既然连石老师也这么说,那就没有问题了。”卢源说着也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华悦婷见状,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

    除了红烧肉等少数几个菜比较受欢迎以外,像窝窝头,菜粥什么的,就少有人动筷子了。

    卢源见状,眉头微微一皱。

    但习惯了都市锦衣玉食的卢卓等人,对于这些粗茶淡饭如何下咽得了。

    谁知此时一只手伸了过,石十四抓起一个窝窝头,拿起一碗野菜粥就大快朵颐了起来。

    好家伙,风卷残云一般。石十四面前的一盘窝窝头就被他消灭干净了。

    “看上去不像是装出来的啊!”卢奇仔细观察石十四的样子,得出了这个结论。

    “好小子,没想到你竟然也受得了这干粮的味道。”卢源一边咬了一口窝窝头,一边笑着说道,“这可不是那城市里面那种精制窝头啊!”

    “有什么受不了的?以前我当兵的时候,还吃过比这更糟的饭菜呢?”石十四随口道。

    “我差点把这一茬儿给忘了。”卢源道,“不过我们现在军队后勤做得很好,你怎么还会吃得比现在还差啊?”

    “那是我们参加野外特别训练的时候,风餐露宿能有一口水喝就不错了,哪里敢奢求什么。”石十四连忙回答道。

    实际上石十四倒是没有经历过太多的野外训练。但是他的那些前世倒是没少吃过苦。那项羽、郭嘉之流就不用说了。甚至是那董小宛在明末战乱的时候,也有吃草根野菜的时候。

    所以对于这些食物,石十四没有一点不适应。

    “不错,你这个兵当得不错。就算是离开了部队,这兵也是当到骨子里面去了。”卢源一边说着,斜眼看了看一边的卢卓,“不像某些人,身居高位,却忘了军队的传统。”

    卢卓听了,脸上有些发烫。他偷偷拿过一个窝头,慢慢塞进了嘴里。

    卢奇倒是不像自己父亲这样扭捏,他抓过一个窝头直接大嚼起来。

    “阿奇,慢点吃!”卢源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孙子。

    “不对呀!阿奇你不是以前最讨厌吃这些粗粮了吗?”华悦婷奇怪道。

    “妈妈,我现在可是生存社的副社长。接受野外生存训练的时候,再难吃的食物也要吃啊!”卢奇回答道。

    “看起来你们那个生存社还是能学到点东西的啊!”卢源忍不住说道,“对了,石老师,你这次来我们家,主要也是为了阿奇的这个社团来的吧!”

    “没错,不知道卢司令是否看到了我提的方案?”

    “石老师你是说和我们军区合作,建立爱国主义军事教育基地,让明月学院的学生以生存社的名义,定期参加军事训练对不对?”卢卓问道。

    “看来卢军长仔细看过我的方案了。不知道您认为怎么样?”

    “整体方案相当完善,各方面想得也十分周到。只不过......”卢卓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喝着米酒的卢源。

    “看样子是卢司令不同意啊!”石十四笑着说道。

    “没错,确实是我否定掉的。”卢源平静地说道。

    “那卢司令能否告诉我原因?”

    “对于一个我完全不了解,素未谋面人所提出的方案。我如何能够这么草率地同意呢?”

    :。: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