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谋而合免费阅读

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谋而合
    《十世渡尘者》来源:..>..

    “那现在呢?”石十四玩味地看着卢源道。

    “现在?”卢源微微一笑,他并没有正面回答石十四,“我问你一个问题,石老师。”

    “卢司令请讲。”

    “你为什么要费尽心力,要保住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社团呢?”

    “不为什么,我身为他们的老师,觉得这个生存社有存在下去的意义,那我就要替我的学生保住它。”

    “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会消亡。不要说一个小小的社团了,就连当年鼎盛一时的国粹,都开始走向末路。就好比今天我们吃得这些菜,相信能够像我你我这样乐在其中的越来越少了。”

    “话是如此,但是总不能听之任之。”

    “这就像大海里面的鱼一样,一个浪头打到海岸上你又能够救多少?”卢源淡淡道,“这些鱼对于广阔的大海来说,实在是太渺小了。”

    “没错,鱼之于海的确显得毫不起眼。但对于鱼本身呢?”石十四平静地回答道,“对于鱼本身来说,它们的生命也依然显得十分有价值。就像我们人类之于这个世界很是渺小,但我们每个人会努力生存。所以,无论多少鱼,能救多少是多少。”

    “有意思!说实话,我不懂什么野外生存。你硬要将它和军事训练联系在一起,恕我不能苟同。”

    “为何?”

    “时代不一样了!现在不需要这些孩子抛头颅洒热血,万一出了什么危险,你叫那些家长怎么办?这些孩子是他们未来的希望,这个后果可是要一个家庭乃至一个家族去承担的。”

    “卢司令的意思是?”

    “我要拍这个板很容易。而且你的方案也很详尽,实施起来也很容易。但是这么一来,我将看到这些未来花朵暴露在骄阳之下。到时候真出了什么事情,不要说你了,就是我也担不起这个责任。”

    “原来如此,看起来卢司令也是很爱惜自己的羽毛啊!”

    “没办法,经历了这么多生死的考验,我希望在最后的时光,能够不被人指着鼻子骂。”

    “那好吧!看起来我是来错了,没想到堂堂一个革命家,竟然也是个逃兵。”石十四突然起身救准备告辞。

    “你给我坐下!”卢源有些生气地说道。“逃兵”这个词可是深深地*了他这个古稀老人的神经。

    “怎么,卢司令还有和见教?”石十四转身坐了下来。

    “我只是奇怪,你一个逃兵竟然口口声声称呼我为逃兵。”卢源冷笑道,“我曾经特地调查过你,听说你明明有留在军队的机会,却选择复员。有这么一回事吗?”

    “没错,确实如此。不过当年有个中原因,我不想过多解释。”石十四认真地回答道,“只是您认为选择复员就是逃兵,这个观点我不敢苟同。”

    “难道不是吗?部队培养了你,看重你的才华,希望你能够为部队做出贡献的时候。你选择逃避,难道还有理了吗?”

    “无论我在不在军队,我依然能做出自己的贡献。”石十四显得很坦然,“一日为兵,一生为军。就算离开了部队,我依然以军人的准则要求着自己。现在的军队不仅仅是要技术上的人才,最为重要的事,要将军队里面的优良传统带回到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中去。”

    “小子,你口气倒是不小。你还想把社会这个大染缸给染白了吗?你以为你是谁?”

    “我谁都不是,现在我只是一名老师。现在正好有个机会,能够让这么多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如果这个时候我不出手的话,我这个老师可真的是名不副实了。”

    “又给你这个家伙给绕回来了。”卢源忍不住笑道,“你们东部军区出来的人口才都是这么好吗?”

    “首长,用诡辩是说服不了人的。您这样的老革命,除了掏心掏肺,我还能说什么呢?”

    “但是我的顾虑你并没有解决?”

    “首长,我看你是小看了现在这些孩子了吧?”

    “哦,此话怎讲?”

    “这些孩子可没有您想象中的这么柔弱。”石十四淡淡一笑,“诚然,在这个安定的社会环境下,年轻人确实不会再有当年抛头颅洒热血的机会了。但是冒险开拓精神,确实新时代最为需要的东西。”

    “这个嘛!”

    “无论父母们将自己的孩子看管得再好,那些想飞的心都阻止不了的。”石十四又道,“我相信卢司令也经常看到那些年轻的冒险家,走遍了祖国各地,征服着一个又一个的险峰吗?”

    “我听说过,很多人都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就像以前一个有着大好年华的女孩子,为了追求*,从山顶上滑下,失去了她宝贵的生命。”

    “这就是她所追求的东西。她从走上山顶的那一刻起,就做好了这样的准备。”石十四突然话锋一转道,“但是我并不是赞同这个行为,恰恰相反我是极力反对的。”

    “你这又是唱得哪一出啊?”卢源都被石十四给搞糊涂了,“你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这并不矛盾,这恰恰是我设计这一方案的初衷。”石十四认真地说道,“这次的方案就是将那些危险的野外生存,纳入到可控范围之内。我相信世界上最好的教官,就我们解放军的教官。”

    “有点意思。”

    “如果将野外生存等一系列冒险活动,变成军事训练的话,再由军队派出优秀的教官进行指导监管,那就一定程度上降低出事的概率。”

    “没错,经过军事训练的孩子,会服从指挥,令行禁止。”

    “除此之外,如果将孩子们训练的地方,放到距离部队驻地附近的话,那就算出现什么不可抗力,那解放军就能第一时间给予救援。我相信这一点,卢司令这边没有问题吧!”

    “放心,这绝对没有问题。”卢卓忍不住在一旁插嘴道。

    卢源听了不禁皱了皱眉头:“我在和石老师聊事情,你一个小辈插什么嘴?”

    “对不起,父亲!”卢卓连忙道歉道。

    石十四看着卢卓,也是觉得颇具喜感。堂堂一个大军长,竟然在这里一副怂样,这传出去估计要笑掉旁人的大牙了。

    “不过我确实觉得石老师这个建议不错。现在我们国家不是大力提倡爱国主义教育吗?这正好是一个好的平台不是吗?”卢卓继续说道。

    “你这话还算在理。”卢源点点头。

    “我也觉得卢军长说得很有道理。”石十四笑着说道,“随着时代的前进,那硝烟的岁月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不要说新一代的孩子们,就连我们这一代的记忆也开始变得模糊了。”

    “石老师,说得很对。这个和平年代,除了能从电视电影以外,就没有什么太好的机会让他们直观地接触到这段历史了。”

    “而现在电视上这些令人吐槽的雷剧,除了让孩子们恶搞以外,他们又真正领会多少呢?”石十四说道。

    “好了,你们两个家伙,这一唱一和的,是要逼宫啊!”卢源大声说道。

    “爷爷,实际上我也觉得爸爸和石老师说得有道理啊!”此时卢奇也帮腔道,“我们那些社员们可都是一腔热血啊!那个守山你也认识,他可是社长啊!还有......”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卢源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

    “爷爷,难道你同意了?”卢奇这个时候就变成了个人精,立刻顺坡下驴道。

    “你们这一套组合拳,谁能吃得消啊?”卢源无奈地说道。

    “石老师,您真厉害!连我爷爷这个老顽固也能说动。”卢奇忍不住把真心话也说了出来。

    “卢奇,不是我厉害。你爷爷从一开始就是支持这个方案的。我没有说错吧?卢司令!”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看到这么好的方案了。”卢源笑着说道,“但是再好的方案,如果提出者和执行者都不靠谱的话,那也是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卢司令让我来参加你们的家宴,实际上是来考察我这个人啊!”石十四笑道,“那我份考卷在你这里能够打几分?”

    “鉴于你这个逃兵的履历,原本要先扣你个四十分的。”卢源冷不丁来了一句,“但是你那瓶米酒实在是不错,就给你加到满分吧!”

    “没想到最后我还是占了那瓶米酒的光啊!”

    “哈哈哈!”整个餐厅之内满是众人的欢笑声。

    笑完之后,卢源又变回了原来威严的样子。他对卢卓父子道:“石老师这个提出者已经考核通过了。之后的执行者就交给你们两个了。”

    “父亲您放心吧!我一定责成军区和明月学院一起建好这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不会辜负您的希望。”卢卓当即立下了军令状。

    “费用的话,我们公司也能赞助一些。”此时华悦婷也插嘴道。

    “悦婷你?”卢卓倒是有些意外。

    “瞧你们这些男人说得这么热火朝天,总归也让我尽一份心力。”华悦婷笑着说道,“忠源公司也是时候回报一下社会了。”

    “那我提议,为这个美好的夜晚干一杯吧!”石十四的提议得到了众人一致赞成。

    宴会结束后,卢源还特地把石十四拉到一边问道:“石老师,像你这样的人才,离开军队确实可惜了。考不考虑回到部队啊!我这里的资源可是很不错哟。”

    “古人云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我离开部队后,我才发现自己真正应该做的。”

    “真正应该做的?”

    “那就是建立一条社会和军队的纽带。军民鱼水情,这才是我们解放军利于不败之地的根本。”石十四真诚地说道。

    “说得太好了,我竟也是无言以对。”卢源笑道,“难道我们部队就终究失去了你这个人才吗?”

    “卢司令,请放心!只要部队有需要,我随时等待召唤。”石十四笑道,“雇佣兵我还是愿意当的。”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