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仙乐飘飘,内容摘要:”石十四着急地说道”石十四说道”石十四认真地说道

第二百一十五章 仙乐飘飘
    这一夜,石十四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倒不是为了谢尔顿和幕后黑手的事情。因为这种不可预估事情,多想也是没用。

    让人头大的是明月学院在圣诞大赛的自选节目,石十四研究了半天也是毫无头绪。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精神之海里面的石十四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什么怎么办啊!不就是个歌唱大赛。随便唱一首歌不就行了,搞这么复杂做什么?”项羽十分不屑地说道,“现在是当务之急是对付那个谢尔顿。鬼知道他手下还有多少那种狼男。”

    “那唱垓下曲?”郭嘉幽幽来了一句。

    “你找死是不是?”项羽大怒,差点就要去打郭嘉了。

    “好了,各位,现在可不是内讧的时候。”石十四连忙道,“我可不想给那个谢尔顿看扁了。”

    “没错,固定节目已经让那个谢尔顿出风头了。到时候我们这边掉链子,不是显得我们中华文化上比不过西域吗?”王勃说道。

    “只不过有珠玉在前,我们也是有些黔驴技穷了。”董小宛皱着眉说道。

    “就连董大家也这么说吗?”石十四惊讶道。

    “实际上你们预赛时最后表演的那个节目,已经算是我和董大家创作的古风巅峰之作了。要在短短几天内相出超越它的作品,你以为我们是神仙吗?”李龟年没好气地说道。

    “鬼神、鬼神,鬼不是在神前面吗?”

    “我们不是鬼,我们是你的前世好不好!请尊重一下我们,understand?”李龟年一着急,这两天和达芬奇、特斯拉等人学的英文也彪了出来。

    听了两位古风音乐家这么说,石十四也是表示理解。要知道很多知名歌手,也都是靠一首代表作唱红,之后就没有啥传唱度高的作品了。想什么大米啦,什么滑板鞋啦,都是这样的。

    “难道真没有办法了吗?”石十四心有不甘地说道。要知道他可是信誓旦旦地向童小瞳他们打过包票的。

    “我倒是有一首王炸。”李龟年说道,“我曾经在一本典籍上看过一本古乐谱的残篇。那旋律,那意境,简直可以用高山仰止来形容了。”

    “真的吗?那还不快点告诉我?”石十四着急地说道。

    “着急什么,做音乐要心态平和。”

    “那就请您老人家,放松心态,勉为其难唱一下吧!”

    李龟年说完,闭上眼睛,美妙的旋律慢慢从他的嘴里吟唱了出来。不知何时,李龟年的手上多了一把古琴,如同吟游诗人一般,将这远古的乐章慢慢吟诵出来。

    一时间所有的记忆体都陶醉在这悠扬的旋律之中,仿佛回到了上古那个神秘的神话世界。

    可就在众人意犹未尽之时,李龟年的歌声却戛然而止了。

    “喂喂喂,你这个唱歌的是怎么回事啊!唱歌唱一半,这不是吊人胃口吗?”就连项羽这个粗人也忍不住骂道。

    “龟年兄,如此之音,你不将其唱完整,是不是有些扫兴呢?”王勃这个文人自然也是不满。

    “实际上我也不想啊!但是很可惜这首曲子,就是一个残本而已。凭我的能力,也只能完善到这里了。”李龟年无奈地解释道。

    “这样啊!这实在是太可惜了!”董小宛颇为惋惜地说道。

    “如果有全本的话,那决赛选用这个节目的话,夺冠也是不在话下。但是只是残本的话,可能无法和其他的队伍相抗衡。”达芬奇分析道。

    “闹了半天原来还是浪费力气,真是个赔本买卖。”沈万三泄气道,“本来我还准备等明月学院夺冠后,建议十四找他们卖卖广告。现在看来这个商机是没有了啊!”

    “等等,*,你能不能把刚才的曲子在唱一遍。”此时石十四突然开口道。

    “唱一遍倒是没有问题,难道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觉得这首曲子有些似曾相识。”

    “你听过这首曲子?这怎么可能呢!”李龟年有些吃惊,“这首曲子的残本我得来也是不易,上古的神曲我相信也不可能流传到现在。”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你先唱一遍吧!”石十四说道。

    李龟年点点头,又再一次吟唱起了那上古的神曲。

    石十四闭上眼睛,平心静气。与此同时,这片精神之海竟然随着神曲翻滚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一众记忆体也都是惊讶万分。

    随着乐曲的起承转合,精神之海也是一片波涛汹涌。

    “这精神之海似乎在回应着这乐曲。”特斯拉说道,“难道说十四真的听过这首歌?”

    “不可能,我们已经和他的思维融为一体了。如果他听过的话,我们也应该会有记忆啊!”达芬奇提出了质疑。

    “这我也不得而知。人类的大脑我们自己也没有研究透彻,说不定有什么隐藏记忆,就连我们这些记忆体也无法窥视呢?”

    此时李龟年也是一曲终了,石十四也是睁开了眼睛。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众人紧紧盯着石十四道。

    石十四没有说话,只见他心念一动,悠扬的歌声顿时在这片精神之海内响了起来。

    “这首曲子和我那首几乎一样,不,这似乎比那残本更加完美。”李龟年难以抑制自己激动的感情,“十四,这难道是.....”

    “虽然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但是*吟唱的歌曲,倒是将我记忆深处的这首歌给唤醒了。我猜想这就是完整的曲子吧!”石十四认真地说道。

    回荡在精神之海空间内的歌声,是一个宛若仙子般的清丽女声。配合着空灵渺茫的古曲,让人仿佛有置身仙境之感。

    包括石十四在内的所有记忆体,也彻底沉醉于这首仙乐之中。这音乐仿佛凝固了时间,待石十四回过神来的时候,只见天已经蒙蒙亮了。

    “这是怎么回事?”石十四慢慢起身,看了看四周还是自己所在的房间,“难道之前都只是梦吗?”

    “不对,这些都不是梦。”石十四发现昨夜那首仙乐,清清楚楚地印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不管它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至少决赛的自选节目是有了。”

    “石老师,您这首曲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啊!”演艺社教室内,童小瞳兴奋地大声问道。

    “我说我做梦梦见的,你们信吗?”石十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

    “我信,我信。如此出神入化的音乐,不是凡人能够想出来的。”童小瞳认真地说道。

    “这首歌就算是拿到国外的音乐大奖赛上,只要这个歌手稍微会一点唱功,就能拿到前三名。”阿香认真地说道。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演绎这首来之不易的歌曲了。”莫雨彤说道,“我们可不能因为我们的关系,让这首神曲黯然失色啊!”

    “我们当然会尽自己最大努力的,只不过......”费迪南有些失落地说道,“只不过这里面似乎没有我什么事情了啊!”

    “为什么没有你的事情?”童小瞳有些诧异道。

    “这首歌好是好,但是我听了半天,根本就没有我发挥的机会啊!”费迪南*道,“我一个鼓手在这里面瞎掺和,会破坏整首歌的意境的。”

    “这个......”众人也是不说话了,因为费迪南说的确实是事实。

    “也不一定要用鼓啊!费迪南,你鼓打得这么好,相信其他打击乐器也都应该得心应手吧!”石十四突然道。

    “应该没有问题,就算从来没有见过的乐曲,给我一两天练习,我有信心打出高水准。”费迪南认真地说道。不过费迪南确实有这个自信。要知道他刚进入乐队的时候,凭着几个装着水的碗也是打出了令人拍案叫绝的表现。

    “那就可以了!抬进来吧!”石十四拍了拍手,只见演艺社的大门被打开了。只见几个彪形大汉扛着一个用白布包裹着的大物件,嘿哟嘿哟地走了进来。

    “竟然是青盟的人!”童小瞳也是一惊。

    实际上这“青盟”的*在明月学院可是很好辨认的。那些师生们可都是需要叫外卖,收快递的。而且“青盟”的这些汉子虽然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但是干活雷厉风行,吃苦耐劳,所以深受广大师生的欢迎。

    “落!”随着领头的“青盟”成员一声令下,几个人小心翼翼地将这个货物缓缓地放在了地上。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乐队的成员们纷纷好奇地走了过来。

    “石老师,我们东西送到了,回头记得给我们五星好评啊!”领头那个满脸横肉地汉子憨憨一笑。

    “知道啦,我一定会在青山面前夸奖你们一番的。”石十四虽然也是被这个汉子的反差萌吓了一跳,但还是应承了下来。

    待“青盟”的人走后,石十四这才揭开白布。

    谜底揭晓,乐队的成员们看到这件乐器也是震惊不已。

    特别是费迪南,他看着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一个个青铜器,也是双眼放光。“石老师,这难道是中国的编钟吗?”

    “没想到你这个小老外还有些见识啊!”石十四笑道。

    “那是当然,我可是因为仰慕中国文化,才千里迢迢从非洲来这里留学的。而且像我这种热衷于打击乐的,自然会好好了解古代的打击乐器咯。”

    “石老师,这编钟仿制得还真是惟妙惟肖啊!”童小瞳打趣道。

    “谁和你说这是仿制的,这还真的是古董呢!”

    “这是古董?如果是久远朝代的,可以算是文物了啊!”

    “这是清朝制作的,虽然还不至于送到博物馆,但也是价格不菲。”

    “那你是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门路,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答应这编钟的主人不公开的身份。所以你们就不要多问了。”石十四解释道。

    “原来如此,石老师您还真是神通广大啊!”莫雨彤等人竖起大拇指夸奖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