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二十八章 老王茶馆23 职场的无奈免费阅读

第二百二十八章 老王茶馆23 职场的无奈
    :..>..

    又是一个周末,老王茶馆里面依然是热闹非凡。不但是像皮大爷、龙主播这样的常光临以外,还有不少久违的人,还都是石十四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不过那些品着茶,聊得热火朝天的渡尘者,倒是没有引起石十四的注意。反而是一个坐在窗边,一个人在那里喝着闷酒的中年汉子引起了石十四的兴趣。

    来老王茶馆的人,一般都很少饮酒。要知道这里可是轻松的地方,不是买醉的场所。

    但那个中年男子点了一杯伏特加,就不顾形象地自斟自饮起来,丝毫不在乎周遭人的眼光。

    “我说,李老板,今天怎么又一个人喝闷酒了?”皮大爷走过来笑着问那个中年人道。

    “许是创业又失败了吧!”龙主播皱了皱眉头道,“我说老李啊!你都多大一把年纪了?还要挑战自我啊!难道工会那里给你的工作不合适吗?”

    “就他那个臭脾气,哪家公司能容得下他啊!估计这一回又待了几天,就被赶走了吧!哈哈!”项野忍不住哈哈大笑。

    那个被大家称为李老板的中年人抬起头,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项野。他的眼珠有些浑浊,但是石十四分明感受到他眼神中骇人的杀气。

    “看起来这个家伙的前世,一定不简单!”石十四心中暗道。

    项野被李老板盯得浑身发毛,笑声也是戛然而止。他脸色苍白地对李老板道:“不好意思,我一时失言了。没有冒犯你的意思!”

    李老板听了,依然没有说话,只是将目光从项野的脸上移了开来。紧接着他拿起酒杯又是一饮而尽。

    项野快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整个身子也在不住地颤抖。

    “你看你,没事情你去招惹他做什么?玩笑可是开过了啊!”龙主播在一旁提醒道。

    “我不也是话赶话嘛!”项野无奈地叹了口气。

    有了这个插曲,在场的气氛也变得不安起来。而项野等人也没有坐多久,就匆匆离开了茶馆。

    最后只剩下坐在窗边的李老板,依然在那里自顾自地喝了伏特加。

    “这个李老板,每次来都是这个样子!”吧台里面的司徒允儿看着李老板,也不禁抱怨道。

    “李老板,难道他是什么大老板吗?”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哪儿呢!是因为他姓李,然后又老又古板,所以茶馆里面的人就给他起名叫李老板了。”尔双双笑着解释道。

    “还好,还好!我刚才差点就准备叫他了。”石十四心有余悸地说道。

    此时王木从吧台里面拿出一瓶伏特加,慢慢走到了那“李老板”面前道:“老李,碰一杯怎么样?”

    “李老板”抬起头,醉眼稀松地看着眼前的人。

    “原来是老王啊!茶馆又到打烊时间了吗?”

    “差不多了,看你又在一个人喝闷酒,所以想陪你喝一杯。”王木摇了摇手中的酒瓶道。

    “老王,我还不知道你吗?饶了我吧!你发起酒疯来,我可受不了。”“李老板”皱了皱眉头。

    “你这家伙不要不识好歹好不好!我还不是怕你又喝高了,等一下还要劳烦我送你回去。”

    “切!我哪次需要你送我回去?就算是喝酒,我也是控制量的,我可不会再犯以前的错误了。”李老板把最后一点酒一饮而尽。

    “好了,我走了!”李老板说完,拿出几张红票子放在桌子上,紧接着扶着墙离开了茶馆。

    “老王,这位人是谁啊?”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他的来头可不小呢!以前他可是渡尘者工会,永州分部的部长,和我是同一级别的。”

    “真的假的,完全看不出来啊!”一旁的司徒允儿也附和道。

    “我倒是听到过他的传闻。”尔双双出言道,“传说这个家伙能力相当不错,而且带着永州分部解决过好几个六星级难度的单子。那永州分部一度也是在整个华东排名靠前的公司呢!”

    “那现在的永州公司怎么样了?”石十四问道。

    “前些日子我看过工会里面的分部排名,也算是比较前列了。但是比起巅峰时期也是差了不少。”司徒允儿说道。

    “那我们分部的排名呢?”

    “十四,这个时候就不要说一些悲伤的故事了吧!”王木脸色一红,连忙转移了话题,“今天正好这个机会,我就来给你们讲讲这个李老板的故事吧!”

    “好呀,好呀!”两个小妮子二话不说,就准备好了故事会的装备:瓜子、爆米花。

    “不过讲故事之前,你们三个先来猜猜这李老板的前世是谁。肯定是个历史名人。”王木笑着说道。

    “这一时半会儿我们也猜不出啊!怎么也要给点提示吧!”尔双双说道。

    “那就采取电台里面有奖竞猜的环节好了。来个渡尘者十三问,你们可以问我十三个问题,我回答是还是不是。看你们谁先才出来!”

    “这倒是有点意思啊!”这次石十四和司徒允儿两个智慧达人顿时来了兴致。

    “那我先来问吧!”尔双双说道,“这家伙前世是男的吧!”

    石十四和司徒允儿听了一脸黑线。

    “这应该不用问吧!这李老板前世是女人的概率应该很小。”石十四心中暗自吐槽。

    “没错,确实是男的,一个问题咯!”王木笑着说道。

    “那他的前世是不是姓李?”司徒允儿问道。

    “没错,他的前世就是姓李。”王木也是竖起大拇指,“这个问题可是问到点子上了。”

    “那他所在的朝代是在公元前对吗?”石十四问道。

    “确实是公元前。”

    “那是在战国以前吗?”司徒允儿也问道。

    “不是战国以前,四个问题咯!”

    “那这样的话,时间范围也缩小了。”石十四暗自计较道,“这个人应该是差不多是战国到西汉之间的名人了。”

    “那他的职业是什么啊?”尔双双问道。

    “我只回答是与不是,你这个问题作废,五个问题咯!”

    “双双姐,你可不要乱问啊!”司徒允儿着急道。

    尔双双只能歉意地笑了笑。

    “这个人是文人吗?”

    “不是,六个问题!”

    “是属于诸子百家的思想家吗?”

    “不是,七个问题。”

    “是武将吗?”

    “确实是个武将,这个问题很关键哦!不过已经八个了!”王木得意地笑了笑。

    “李姓武将?”已经到了这个范围,石十四和司徒允儿已经可以开始报名字了。

    “战国四名将之一的李牧吗?”石十四率先问道。

    “不好意思,不是!九个问题咯!”

    “秦国将领,李信?”司徒允儿问道。

    “也不是,十个问题了!”

    就差临门一脚了,石十四和司徒允儿也开始思索着生活在这个时间段的李姓名将。

    “我知道了!”此时尔双双举起手来说道。

    “你知道了?”另外三人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尔双双。

    “不要小看人好不好!”尔双双皱了皱眉头道,“我猜他是飞将军李广!”

    “老王,怎么样?”石十四和司徒允儿双眼紧紧盯着王木道。

    “哈哈!真没想到,还真被双双给猜出来了!”王木哈哈大笑。

    “双双姐,厉害啊!”“双双,真人不露象啊!”

    面对众人的夸赞,尔双双不好意思地说道:“实际上李姓武将,除了他,我一个也不认识啊!”

    “这也可以啊!”另外两位败军之将,也是一脸地不甘心。

    “好了,愿赌服输!给予双双的奖励就是,今晚的打扫工作就由你们两个输的人代劳了。”王木笑着说道。

    “知道啦!”虽然两个失败者心里不服气,但也只能接受这一结果。

    “好了,老王接下来你总归可以给我们讲讲关于这飞将军的故事了吧!”尔双双说道。

    “没问题,我这就给你们讲一讲。这李广的典故相信大家都了解吧!”

    “那是当然,但是龙城飞将在,不叫胡马度阴山。飞将军的名号怎么会不知道呢!”司徒允儿说道。

    而一旁的尔双双也滥竽充数地频频点头,引得石十四也是无力吐槽。

    “不过李广最著名的典故无疑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以及霸陵呵夜了。李广的仕途一生坎坷,他无疑是郁郁不得志的代名词。”石十四说道,“难不成这李老板的觉醒契机,也是因为此吗?”

    “没错,李广当年在最后一次与匈奴的对战中,迷路延误了军机。由于不远受刀笔吏的责难,才自刎而死。对于一个一生身经百战却从来没有封爵的名将来说,如此的死亡自然不甘心。所以他成为渡尘者也是理所当然的。”

    “不过看着他现在落魄的样子,相信他这几年过得也不如意吧!”司徒允儿问道。

    “这还真给你说对了!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老李成为渡尘者以后,依然是衰运缠身,外加他那臭脾气,落到这般田地也是必然啊!”王木叹了口气道。

    “对了,他以前不是永州分部的老大吗?好歹也是风光过一段时间吧!”

    “没错,实际上我也算是和他同一期工会学校毕业的呢!”王木说道。

    “工会学校?这渡尘者工会还有工会学校?”石十四吃惊道。

    “多新鲜呢?我们这个工会的管理制度可是极度科学的哦!”王木解释道,“特别是各地方分部的管理者任命,除了要达到特定星级以外,还要去总部接受一段时间的培训。”

    “原来如此,看来这部长也是不好当啊!”

    “我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的老李呢!大概我们都是属于汉朝的觉醒者,所以惺惺相惜吧!”

    “啥?你们两个惺惺相惜?”石十四皱了皱眉头,“你们一个汉朝名将,一个篡汉的逆臣,哪门子的惺惺相惜啊!我觉得老李不把你视为仇敌就不错了。”

    “你懂什么!渡尘者两世为人以后,很多事情都放下了。这可是工会学校第一堂思想课就教我们的道理。”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