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三十七章 落跑的吉佳家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七章 落跑的吉佳家
    :..>..

    “费老师,不好意思。从那天开始冯雨已经死掉了,现在在你面前的是冯方霄。”冯方霄冷冷地说道。

    “冯老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你难道和费老他......”white疑惑地问道。

    “white,我和费老师的恩怨也是多年前之前的事情了。你们也不用太过在意。接下来你们的任务是完成最后接下来的比赛。”

    “老师,我明白了!”white点点头,随即回过身对“wonder”的其他人道,“好了,我们还是回去候场吧!”

    待white走后,冯方霄也是朝费皇祁欠了欠身:“费老师,过一会儿我十分期待你的表现呢!”说罢,转身潇洒地离开了。

    费皇祁此刻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

    “费老师?这个人......”郝晶低声问道。

    “不必多问!”费皇祁粗暴地打断了郝晶的话,“有那个功夫,你们再给我好好练一练。”

    “是!”文祥的众人吓了一跳,也是连忙跑了开去。

    在他们眼中,此时的费皇祁显得那样得陌生。

    费皇祁慢慢做到了旁边的沙发上,距离下一场表演大概还有十分钟。但是身为表演嘉宾的他,此时心却乱了。

    多年前,身为著名音乐人的费皇祁有两个比较出名的学生。

    一个是现在家喻户晓的著名歌唱家,陆帆。而另一个则是一直默默无闻的冯雨。

    彼时冯雨的音乐生涯才刚刚起步,但是却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天赋。虽然没有正式登台演出,但是他替陆帆写的歌,也是好评如潮。

    陆帆成为小有名气的歌手,冯雨功不可没。

    但是由于他脸上巨大的疤痕,舞台形象会大打折扣。费皇祁也只能无奈加以雪藏。

    不过冯雨有他自己的执着,他不甘于只做一个幕后。

    “费老师,我什么时候能够登台啊!就算是被观众骂,我也想要试一试。”一天冯雨又到费皇祁面前苦求道。

    因为几天以后,有个音乐节邀请了费皇祁和他的团队参加。因为是夜场的关系,观众的视觉也会受到影响。冯雨的缺陷能够最大限度地被遮掩,所以他想借着这个机会登台演出。

    “这个!小雨,我觉得你还是再等一等吧!现在还是太仓促,我觉得你可以先从......”

    “等,费老师,我不想在等下去了!”冯雨显得异常激动,“这是最新作品,我想在这次音乐节上演唱这首歌!”

    “这首歌?”费皇祁有些疑惑地从冯雨手上接过了歌谱。

    刚开始他还不以为意,但是谁成想待他细细一品,那些跳动的音符一下子跃然纸上,美妙的旋律一下子冲击了他的大脑。

    《背后的背后》,根据他这么多年在音乐界摸爬滚打的经验来看,费皇祁意识到这是一首必定会红遍大江南北的歌。

    “费老师,你觉得这首歌怎么样?”年轻的冯雨用兴奋的眼光看着费皇祁。

    “小雨,这真是你写的吗?”费皇祁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没错,我希望用这首歌,开启我的舞台人生。”

    “好,我答应你!”看着冯雨期待的眼神,费皇祁终于下定了决心。

    几天后的音乐节上,费皇祁却接到了音乐会主办方代表的通知。

    “什么?为什么压轴场要换人?”费皇祁激动地看着主办方代表。

    “为什么要换人?费皇祁,我还没有问你,你却先问我?如果陆帆压轴也就算了,他虽说是新人,人气却是比那些成名已久的歌手强了不少。但是这个冯雨是什么鬼?”

    “他是我的学生,他的天赋甚至在陆帆之上!”

    “没错,也许他有过人的音乐天赋。但是费皇祁,这可是一个看脸的世界。一个形象如此骇人的歌手,再好的嗓音又能如何呢?娱乐圈那么多鲜活的例子摆在那里,难道你没有看到吗?”

    “这......”费皇祁陷入了沉默,良久他认真地说道,“我不敢苟同!冯雨他是一把锥子,如果我不把他装在袋子里,这简直是在埋没天才。”

    “没想到在当今社会,还有像费老师这么天真的人啊!难道你忘了吗?”

    “我忘了什么?”

    “我们可是签过合同的,最后一场我们有权力指定歌手。”

    “但是合同说过,必须是我音乐工作室的员工。陆帆和其他人已经登过场了,不可能再最后压轴了。”

    “费老师,你似乎还忘了一个人。”

    “谁?除了冯雨以外,已经没有人了。”

    “难道你把自己忘了吗?”

    “我?”费皇祁也是一惊。要知道他从幕前退下来从事培养歌手,已经很多年了。他可从来没有想过复出演唱。

    “如果是当年的‘歌皇’费皇祁重新出山演绎新歌,我相信这个场面一定会相当轰动。”

    “不好意思,我已经不适合站在舞台的中心了。”

    “哦,是吗?我可不这么认为。费老师,你还宝刀未老,你不想借着这次机会再次一飞冲天吗?”

    “这个......”主办方的代表这句话,倒是拨开了费皇祁的心弦。

    看到费皇祁的面部表情有些变化,那个代表立刻趁热打铁道:“费老师,我知道,您当时选择退居二线也是不得已。否则以你的实力,还应该能够坚持几年的。”

    “观众们都是健忘的,与其让我这个过气老头子复出,还不如冯雨这样有潜力的年轻人。”

    “费老师,我也是从事过多年歌手经纪人的工作了。谁能红,谁不能红,我能看不出来吗?冯雨这个人,写歌是一把好手,但是真的红不出来。与其让他白费力气,还不如让这首歌成为您重返乐坛的助力呢?反正您考虑一下吧!”

    “这个......”

    代表走了,费皇祁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经过一系列的思想斗争,费皇祁最终还是将冯雨的压轴资格给拿了下来。自己代替了冯雨演唱了那首之后脍炙人口的《背后的背后》。

    并且费皇祁凭借了这首歌,再次翻红,还获得了“音乐教父”的美名。

    演出结束后,冯雨面无表情地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从那天开始,费皇祁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怀着歉意的费皇祁也用各种途径打听过冯雨的下落。但是这个冯雨仿佛从音乐界蒸发了一样。

    “这一次你回来是要来证明什么呢?”倒在沙发上的费皇祁陷入了沉思。

    “证明什么?我自然是证明你当初的决定是如此的肤浅。你教导了我这么多年,我也不想让你身败名裂。不过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输个彻底。”看着“wonder”排练的冯方霄,暗暗下了决心。

    “吉总,这就是我们的公寓会所,兜里一大圈,您要不休息一下。”宿管大妈一边往前走,一边说道。

    但是她等了半天,吉佳家却没有任何反应。宿管大妈转过身,去发现背后空无一人。吉佳家早已不见了。

    “这个吉总跑哪里去了?怎么神出鬼没的?”

    此时吉佳家早就趁着宿管大妈自顾自说话的时候,一个闪身躲到了其他地方。

    根据无人机拍摄下来的画面,吉佳家也是摸索到了程思钊的房间。只见他的房间虚掩着,透过门缝,吉佳家发现屋子里面空无一人。

    “看起来这个程思钊真的去调查谢尔顿了嘛!”吉佳家想着,又朝着谢尔顿的房间走去。

    司徒允儿之前已经将谢尔顿的房间号码给到了吉佳家。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来到了房间门口。

    但是谢尔顿的房门被紧紧锁住也不像有人的样子。

    “这个程思钊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不是说要调查吗?”吉佳家正在疑惑之时却见几个外国人朝他迎面走来。

    他们的眼神显得有些呆滞,吉佳家眉头一皱,似乎嗅到了一丝危险。而下一秒,那几个外国人突然朝他出手,准备将他擒下。

    幸亏吉佳家早有准备,只是衣服被撕掉了一大块。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吉佳家暴怒。

    那几个外国人没有回话,又一齐向吉佳家扑来。

    吉佳家本来就没有什么战斗力,见到这副情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他一个转身,朝着反方向狂奔。

    那几个外国人也是不依不饶,他们兵分几路对着吉佳家围追堵截。

    而周围不明就里的住户,看到这副热闹的场景,也只能站在一边观看。

    虽然吉佳家打不过这些外国大汉,但是他的身手还算敏捷。借助公寓里面的地形,吉佳家一通闪转腾挪,那几个追兵拿他也没有办法。

    不过跑了一阵,吉佳家已经是气喘吁吁,而那几个大汉却没有一点停下的意思。

    “那几个外国大块头不会累吗?”

    吉佳家眼看就要到极限了,正在这时斜刺里杀出一个黑影,挡在了他的面前。

    “你们几个外国人做什么呢!”宿管大妈怒吼道,“不知道公寓规定吗?你们是不是想被赶出公寓啊!”

    “好霸气啊!”吉佳家也不得不惊叹这位大妈的惊人气势。

    但是这么多人,光凭一个大妈挡得住?吉佳家可是没有抱太大希望。

    可没成想,被大妈吼了这一嗓子,那几个外国大汉竟然瞬间停了下来。而且吉佳家注意到,他们呆滞的眼神也一瞬间消失了。

    “what?where?”他们看着眼前的宿管大妈,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

    “叫你们平常少喝点酒!你们从异国他乡来这里,是让你们整天光酒吧的吗?最烦见你们这种混吃混喝的外国流氓了。到这里接受了这么多年社会主义熏陶,你们怎么就不能长进呢!”

    宿管大妈连珠炮地嘴炮,丝毫不给那些外国大汉辩驳的机会。

    吉佳家也是为宿管大妈捏了一把汗。“这要是惹恼了他们,和他们动起手来,大妈岂不是要遭殃了!”

    可谁知那几个外国大汉看到宿管大妈,却像老鼠见了猫一样,当下语气就软了下来。一个劲地朝大妈道歉。还说他们刚才睡迷糊了,才追得吉佳家。实际上他们自己也没有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