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释怀免费阅读

第二百三十九章 释怀
    接下来white和rebea开始作为主角,撑起了整个舞台。

    而“wonder”的其他成员,包括冯方霄在内,甘愿成为了二人的背景板。

    冯方霄的唱功明显在两位年轻的歌者之上,他却甘愿成为绿叶。用极其低沉的嗓音,吟唱着那低沉的且不起眼,但是难度极大的乐章。

    虽然冯方霄的歌唱实力没有体现得淋漓尽致,但是在他的衬托之下,white和rebea这对舞台情侣的歌声,却让人听来更加动听。

    在冯方霄歌声的引领之下,“wonder”的正副队长也是将自己的感情完全融入到了角色之中。

    台下的观众看来,这舞台上的这三人仿佛就是《剧院魅影》的三个主人公。观众们的情绪,随着这出音乐剧的进行,也是被牵动了起来。

    甚至有不少的女生,被这凄美的爱情,感动得泪流满面。

    最为激动的竟然是外籍评委,约瑟夫斯基。

    “精彩,我真没有想到,《剧院魅影》竟然在遥远东方,被演绎地如此惊艳绝伦。这一次我是来对了!”

    “约老师”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怎么样,陆老师,现在你知道这冯方霄的用意了吧!”曲月淡淡道。“这次说到底还是教育部主导的,高中音乐大赛。指导老师最重要的不是表现自己,而是让舞台上的这些学生,更好地展现出自己的音乐天赋。”

    “刚才费皇祁的表演不可不完美。但是如此喧宾夺主地展现自己,却让最应该表现的学生黯然失色。”后台的石十四认真地说道。

    “原来这就是石老师刚才说的,费皇祁最大的失误。原来如此啊!”童小瞳笑着说道,“那么看起来我们要赢过文祥,应该不难了吧!”

    “要赢过文祥不难,但是我们的目标可是冠军啊!”石十四说道,“而现在‘wonder’代替文祥,已经成为了我们冠军路上的绊脚石了。”

    “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战胜他们,不是吗?”

    “说得不错,只有战胜最强的对手,这个冠军才有含金量。”

    “陆帆,可能对费老有些不敬。但这一次我认为‘wonder’的节目确实比文祥略胜一筹。过一会儿的打分,我只能实事求是。”曲月小声道。

    “我知道了!”

    “啊?”陆帆的回答有些心不在焉,这令曲月颇为意外。

    曲月不知道的是,此时陆帆的心思已经根本没有在比赛本身上了。

    “什么冯方霄,冯雨,真没有想到,你竟然以这种方式回归了。”陆帆心中暗道,“你这回回来究竟打算做什么呢?”

    就在陆帆感叹之际,“wonder”版的《剧院魅影》终于落幕。

    在冯方霄带领“wonder”之际,刚才观众们被压抑的情绪,在此刻终于爆发了出来。

    掌声、喝彩声,彻底将舞台给淹没。

    冯方霄看着台下的观众,激动的心情差点压抑不住。幸亏那个面具适时地遮住了他的脸,否则冯方霄就要失态了。

    “这就是舞台的感觉吗?果然和幕后完全不一样。我太喜欢这种感觉了。”冯方霄内心也是无比激动,此刻的他无疑是最幸福的。

    “感谢‘wonder’给我们带来的经典之作。真是没有想到这幕享誉国际的《剧院魅影》,竟然在我们沂海绽放出了别样的花朵。好了,请大家稍事休息,接下来我们来看明月学院的作品。”

    “好了,各位同学,接下来该轮到我们登场了。”石十四下令的时候,在场的众人都纷纷换好了汉服。

    “各位,实在是抱歉,比赛拜托你们了!”弥生羽抱歉地说道。

    “小羽,你好好休息,我们会把冠军奖杯给你带回来的。”此时的童小瞳满怀自信地说道。

    结束了表演的“wonder”回到了后台。虽然最终分数没有打出来,但是看着坐在沙发上,显得垂头丧气的费皇祁,冯方霄也明白在这一刻他终于赢过了自己的老师。

    “看来这一次,我们总算不用担心合约的问题了吧!”欧伯豪脸上挂着笑。

    实际上之前经纪人将张夜冰的决定告诉他们的时候,“wonder”众人的心中也是颇为担心的。

    一旦得不到冠军,那么之前的合约就将作废,这对“wonder”来说无疑是个重大打击。

    “比赛还没有全部结束呢!阿豪,你可不要掉以轻心啊!”white提醒道。

    “切,队长难道你还认为那个什么明月学院还能赢过我们?”欧伯豪十分不屑地说道,“我们这次就连冯老师也出手了,怎么可能还会输?你说是不是啊!冯老师?”

    “咦,冯老师呢?”“wonder”的成员环顾左右,却不见冯方霄的身影。

    此刻的冯方霄,已经走到了费皇祁的旁边。

    “冯雨,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吗?”费皇祁抬起头。

    此时冯方霄已经摘下了面具,那骇人的刀疤再次出现。

    看到冯方霄这副样子,费皇祁也是不免有些愧疚。

    “你是来告诉我,我的音乐已经过时了,是时候远离舞台中心了?”

    “费老师,我可从没有这么想过。”此刻的冯方霄的脸上颇为平静。虽然他曾经极度怨恨这个毁灭他梦想的费皇祁,但真的将其打败之后,这一刻他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怨恨。

    观众们的赞许将他从仇恨中拯救了出来,那一刻冯方霄释然了。

    “也许,费老师你当时说对了,我确实不适合这个舞台。我发现做一个导师也是颇有一番乐趣。而且只有在那种环境下,才能够静下心来钻研真正的音乐。”

    “你不恨我?”费皇祁也是颇有些意外。

    “说实话,我是带着憎恶来的。这些年来,我每次想要放弃的时候,每每想到当年你对我做出的事情,我硬是坚持了过来。但现在,我发现我错了。就和你当年错的一样。”

    听了冯方霄的话,费皇祁回头看了看,在远处表情十分紧张的“wonder”。

    “我明白了,是他们让你放下仇恨?”

    “没错,我的音乐有如此有些的传人,我还有什么理由抱着之前的事情,耿耿于怀呢!”

    “看起来当年我确实错了。”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不是你的话,我也不可能遇到他们。就算是这一点,我也不会恨你了。”

    “看起来我也是时候退出舞台的中心了。但是冯雨,你还年轻,你的舞台现在才刚刚开始。”费皇祁诚恳地说道。

    “呵呵,这个看脸的世界,我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你错了,十年前可能是这样,但是现在我相信你也不用再戴着这面具遮遮掩掩了。过会儿领取冠军奖杯的时候,我想你应该用最真实的样貌,展现给观众。我相信他们会接受你的。”

    “冠军奖杯?费老师,我并没有把握拿啊!”

    “怎么可能,我们两个节目高下立判,就算是陆帆那个家伙暗箱操作,我也没有脸去拿!”

    “不,我的意思是冠军可能是那个明月学院的。”

    “明月学院?那个半路出家的音乐老师,还能胜过我们吗?”

    “呵呵,别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的直觉一向很准。”

    “那我就拭目以待吧!”看着冯方霄意味深长的表情,费皇祁说道。

    此时远在外籍公寓的吉佳家,正在到处搜寻程思钊的踪迹。

    “这个家伙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吉佳家已经查看过谢尔顿的房间了,里面确实有被人翻找过的痕迹。但是这个人究竟是不是程思钊,现在却不得而知了。

    “允儿,我后来还查过程思钊的房间,发现他并没有回来过。而且也没有任何异样。只是现在我找不到他了。你能调用外籍公寓的监控吗?”吉佳家一边搜索程思钊的踪迹,一边通过*和司徒允儿联系。

    “实际上从你进入外籍公寓开始,我已经将那个公寓的监控画面全部给传输过来了。”

    “找到程思钊了吗?”

    “没有,但是我很肯定他并没有离开这个公寓。”

    “没有离开吗?那怎么会找不到?”

    “你要知道,任何监控装置是有视线盲点的。这个程思钊久居于此,自然对这些盲点了如指掌。”

    “真是一个老狐狸,我可以肯定这个家伙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你怎么这么肯定?要知道目前为止,所有证据都将这个程思钊的嫌疑给撇了个干净。而且他可是以揭发谢尔顿,拯救学生为目的。”

    “直觉,我虽然只是看了他一眼,但是这个家伙给我感觉绝非善类。”

    “直觉可是会骗人的。”

    “但是我一直以来的直觉很准。比方说你以后肯定是个好伴侣,这个绝不会错!”

    “吉佳家!你这个家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说这个?”身处音乐厅的司徒允儿涨红了脸,直接爆了粗口。

    这可把一旁的众人,包括项野在内吓了一跳。

    “允儿,你这是怎么了?”

    “不好意思,我失态了!”司徒允儿连忙道歉,“老项,我先出去一会儿哦!”

    接着司徒允儿也不等项野回话,拿着平板就离开了音乐厅。

    “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下面你的十四哥可就要开始表演了啊!”项野连忙道。

    可司徒允儿跑得很快,一下子就不见了人。

    而此时身处音乐厅其他位置的谢尔顿,此时似乎也接到了什么消息。他左顾右盼,似乎想准备离开。

    “不好意思,双双老师,我有急事需要离开一下。”谢尔顿对尔双双说完,转身就准备走。

    谁知他还没有走出几步,竟然直接又被尔双双给拉了回来。

    “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啊!你一个西方绅士应该知道,看表演离开可是对演出者极其不尊重的事情。而且接下来,石老师和小瞳他们可是要上场了。”尔双双的面色变得很难看。

    “实在是抱歉,事情紧急,我确实必须要离开了。”谢尔顿说完,又再次起身。

    尔双双见状,直接死死将他给按了回来。

    “无论如何,你至少要看完石老师他们的表演再走。”尔双双用不容置疑的语调说道。

    《十世渡尘者》来源:..>..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