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东窗事发免费阅读

第二百四十五章 东窗事发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电话里头,司徒允儿的语气显得相当紧急。

    石十四和尔双双对视一眼,也是迅速跑下楼去。

    在会所门口,二人也是见到了脸色阴沉的司徒允儿。而和她一同来的还有吉佳家。

    “文直,你去监视程思钊,怎么弄得这么狼狈啊?”石十四笑道。

    此时的吉佳家用“满面尘灰烟火色”来形容,是再恰当不过了。而且他身上的衣服也是被烧焦了好几块,确实相当的凄惨。

    “十四哥,现在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司徒允儿一脸严肃地说道。

    看到司徒允儿的样子,石十四和尔双双也收敛起了笑容。

    “允儿,文直。怎么了,难道出了什么大事吗?”石十四连忙问道。

    “十四哥,刚才你们应该听到消防警报了吧!而着火的地点就是吉佳家所监视的外籍公寓。”

    “什么?外籍公寓着火了?”

    “不但着火了,而且.......”吉佳家颇为苦涩地说道,“十四哥,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程思钊在大火里面丧生了!”

    “什么?那怎么可能呢!”听闻这个消息,石十四只觉得一道晴空霹雳当头劈下。

    紧接着吉佳家也将今日在外籍公寓的遭遇和盘托出。

    “我之前和阿吉过来的时候,也仔细分析过了。可能是程思钊真的掌握了谢尔顿他们组织的相关证据。然后遭到了那些组织人的追杀。”司徒允儿说道,“而且可能和之前追击阿吉的外国人是一伙的。”

    “难道我真的错怪程思钊了吗?”石十四有些自责地说道,“这么一来,应该是我间接害死了他。”

    此刻石十四也想到了程思钊对他说的话。“这幕后的黑手究竟是谁呢?”

    “石头,你也不要自责了。害死程思钊的不是你,而是谢尔顿和他后面的那个人。”尔双双见状也是安慰道。

    “不对......不对,我们似乎都给骗了......”此刻石十四的脑中升起了一个奇怪念头,“程思钊调查谢尔顿的事情,应该不太容易被谢尔顿察觉到。那为什么会有提前对他展开追杀呢?”

    “难道有人把秘密泄露出去了?”司徒允儿来了一句。

    “知道这秘密的人除了我们几个,就没有其他人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对了,石头。今天谢尔顿和我一起的时候有些反常。”尔双双突然说道。

    “怎么个反常法?”

    “原本他在音乐大赛途中想要离席的,而且看着神色很是慌张。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就安定了下来。”

    “我看是摄于双双姐的*吧!”吉佳家笑道。

    “没有那么简单!我看应该是那着急的事情解决了,他这才放心了的而已。”石十四说道,“而且那个时间点,正好是外籍公寓发生火灾的时候。”

    “难道说,是谢尔顿让他的手下去放火的?”司徒允儿猜测道,“而且因为程思钊的死,证据也被销毁了,他这才放心下来?”

    “应该就是这样了!看来一切的问题都在这个谢尔顿身上。”

    “谢尔顿吗?”尔双双目光一寒,转身就想走。

    石十四见状,一把将她给拉住。

    “双双,你这是准备去哪里?”

    “还去哪里?自然是将谢尔顿给抓回来啊!‘鬼屋’下面的秘密,程思钊的死,还有那些被抓去做生物实验的学生。这个谢尔顿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这个我们的大家心里都很清楚,但是谢尔顿不可怕,他背后的那个人才是我们忌惮的对象。”

    “但石头,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这个......”石十四也是无言以对。

    “没话了吧!我可是没有你们这种自以为是的智者,这么多的顾忌。身为杀手我喜欢直接一点。你们不是想要知道幕后黑手是谁吗?那我就让谢尔顿亲自交待。”

    尔双双说完,又准备走。不过这一次依然被石十四给拦了下来。

    “你现在还要拦着我吗?”尔双双的眼神中满是杀意。

    “我不能让你只身犯险,我甚至怀疑,这次也是他们的圈套。一旦你主动出击,说不定自己就陷进去了。”

    “圈套又如何,在你没进公司之前,什么龙潭虎穴我没有闯过?我不希望看到我现在的学生,和之前失踪的那些学生一样了。”尔双双说这话的时候,身体也是微微发颤。

    石十四心头也是一动。看起来尔双双和他一样,竟然也融入到了老师的这个角色中去了。

    “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说?”

    “好吧!那让我和你一起去吧!”石十四的血性也一下子上来了,“允儿、文直你们两个回公司,帮我们俩和老王说一声。”

    “知道了!”二人点点头。

    可就在石十四和尔双双准备出发去找谢尔顿的时候,只听得远处警笛声大作。还没有等他们四个反应过来,一辆警车一下子停在了他们面前。

    “警察这个时候来这里做什么?”石十四诧异道。

    此时警车上下来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是和石十四有些暧昧关系的林翘。

    “原来是林警官,这么晚了怎么来这个私人会所了?”石十四见状也连忙迎了上去。

    “石十四,我没空和你打哈哈,今天我来这里是来办公事的。”林翘说完,从警车上又下来好几个警察。

    石十四一看,还都是沂海市公安局的熟人。

    “办公事,不会是到这个私人会所里面来扫黄的吧!”石十四笑着说道,“我刚从里面出来,这里确实是正经的轰趴馆。”

    “这里正不正经我不知道。我们也不是来找这个会所麻烦的。”林翘的脸色有些难看,“石先生,有人控告你蓄意伤害,寻衅滋事,请你跟我们回去接受调查。”

    “什么?你们闹了半天是来抓石头的!”尔双双等人也是一惊。

    “没错,而且我们接到线报,石十四今天在这里。所以我们就过来了,还希望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

    “蓄意伤人,寻衅滋事?我怎么不记得了?”石十四有些纳闷道。

    “向我们报案的是朱氏集团的董事长,朱慕远。他说你带人将他的儿子和手下打进医院了。是不是你做的?”

    “原来是这个讨债鬼啊!”石十四听了也是无话可说。那朱正峰和手下的那群打手,自然是他和庞青山教训的。

    “看样子还真是你啊!”林翘脸涨得通红,“好了,麻利儿地和我回去接受调查。我可不想给你带手铐。”

    “这个.....林翘,哦不,林警官,能不能宽限一天。我明天早上自己来警察局行不行?”石十四恳求道。

    “我这是公事公办,不要逼我们动手。”

    此时在派对会所里面庆祝的明月学院的学生们,也是听到了这刺耳的警笛声。好奇的他们连忙凑到窗前一看究竟。

    “奇怪,怎么有警车到这里来了?”童小瞳诧异道。

    “不好,这警察好像是来抓石老师的!”岳九良惊叫道。

    “抓石老师?他犯什么事了?”莫雨彤也是大惊。

    “一定是误会,我们快去看看吧!”童小瞳焦急地说道。

    下一秒,那些孩子们也是不顾一切地冲出了包间。

    “好了,我知道了。我跟你们回去行了吧!”石十四无奈地叹了口气。

    此时他感觉到背后有一股杀气,石十四连忙回头朝着尔双双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轻举妄动。

    就在这时,只听得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刚刚还在会所里面庆祝的学生们,已经来到了警车前。

    “你们不能把石老师抓走,这一定是个误会,他是被冤枉的。”童小瞳的大嗓门此刻倒是派上了用场。

    “到底怎么回事?就算是警察也不能随随便便抓人吧!”卢奇一个箭步,就来到了林翘面前。

    “你们是谁?”林翘看着这些气势汹汹的学生道。

    “我们都是石老师的学生,我想请问警官为什么要抓我们的老师。我需要一个满意的回答。”在警察面前,奚浩然显得很是镇定。

    “孩子们,我们警察是不会乱抓人的。我们只是请你们的老师,回去配合调查。并不是真的定他的罪。”林翘连忙辩解道。

    “你们不要骗我们了,请告诉我们原因。否则我们不会把石老师交给你们的!”童小瞳显得很激动。

    而此时费迪南和阿香等几个留学生,已经挡到了石十四的面前。

    “我们可是外宾,请给我们一点面子吧!”费迪南一脸认真地说道。

    林翘见状也是一脸黑线。

    “好了,孩子们,不要耍小孩子脾气了。”石十四突然发生道。他挥了挥手,示意费迪南等人离开。

    “石老师,到底怎么回事啊!”众人大惑不解地看着石十四。

    “石老师被人控告蓄意伤人。”司徒允儿小声说道。

    “蓄意伤人?是哪个不开眼的?”卢奇大怒道。

    “是朱氏集团的朱慕远。”

    “朱慕远?朱正峰的爸爸!”学生们也是一惊,随即也是恍然大悟。

    “好了,石先生,请跟我们回警局吧!”林翘说道。

    “我知道了!孩子们,你们快点回去吧!”石十四转身劝道。

    “不要,不要带走我们的石老师。”童小瞳哭着一把抓住石十四,不让他离开。

    “明明是那个朱正峰寻衅滋事在先,石老师是为了保护我们才......”潘奕也是义愤填膺。

    “潘奕,你说什么呢!石老师什么时候动过手!”守山反应很快,一把捂住了潘奕的嘴巴。

    “各位同学,请你们相信警方,我们一定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如果你们的石老师真的没有犯罪的话,那我们也一定还他一个公道。”林翘劝告道。

    而此时尔双双也将痛哭流涕的童小瞳给拉了开去。

    “双双老师!”童小瞳把头埋在尔双双的怀中,呜呜地抽泣。

    石十四此时已经走进了警车。“大家放心吧!我相信,我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不要为我担心。”

    没有等石十四说完,警车已经呼啸着急驶而去。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