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四十七章 无功而返免费阅读

第二百四十七章 无功而返
    转载请注明出处:..>..

    “程校长罹难,我们这些老师甚至来不及悲伤,一大堆的烂摊子等着我们。”殷阳红双眼通红,“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体谅我们。等过了这一阵子,石老师的事情,学校一定会管到底的。”

    “这......”全场的学生此时也陷入了沉默。

    “好了,好了。大家都快点回去上课吧!”柯灵连忙说道。

    于是临时集结的“石十四救援团”,因为程思钊的死讯,也是鸟兽散了。而“奚岳奇瞳”四个主心骨,也是显得很茫然。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岳九良问道,“石老师还救不救了?”

    “救,当然要救!”童小瞳斩钉截铁地说道,“学校不行的话,我们还是走走其他门路吧!”

    “没错,我让爸爸和爷爷想想办法去!”卢奇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了现场。

    “奚岳奇瞳”的家里,都是沂海是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但是当他们向自己的父辈寻求帮助的时候,却碰了钉子。

    “爷爷,我都求了您这么半天了,难道你都不肯帮个忙吗?那天吃饭,你还说欣赏石老师呢!”卢奇在卢源面前苦苦哀求。

    “阿奇,你要明白道理。欣赏是一回事,但是石十四的事情我帮不了。”

    “爷爷,这还不是您第一句话的事情吗?那沂海市公安局的局长不是你以前带出来的吗?”

    “阿奇,你这说得什么话。别说你们石老师,就算是你,犯了法进去了,我一样不会徇私。”卢源义正言辞地说道,“这是我们军人的操守。”

    “好吧!好吧!”卢奇碰了一鼻子灰,也只能悻悻然离开了。

    而其他几个人也和卢奇一样的遭遇。他们的父母像是说好了一样,就是不肯替石十四说话。

    童小瞳甚至和自己的母亲又吵了一架,刚刚缓和的母女关系又再次陷入紧张了。

    不过无论怎么样,,这次“奚岳奇瞳”拯救石十四的计划,暂时算是破灭了。几个人又聚在一起,商量着接下来的对策。

    “石老师,不是我们不尽力,是实在没有办法啊!”岳九良拿出石十四的照片,拜了几拜。

    “你这家伙,石老师还没有死好不好。不要搞这种不吉利的东西。”卢奇飞起一脚将岳九良给踹飞了。

    “事已至此,看来没有太好的办法了。”奚浩然沉声道,“为今之计,只有......”

    “怎么样?”三个伙伴盯着奚浩然。

    “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字等!”

    “切!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高见呢!”童小瞳嗔怪道。

    “实际上我相信石老师,一定会平安无事地出来的。”奚浩然认真地说道,“现在我们所要做的,是在石老师不在的期间维持班级的安定,还有社团的正常。”

    “没错,相信这也是石老师希望看到的。”童小瞳也是点点头。

    “那好,在石老师没有回来的这期间。高二10班,就由我们来守护!”卢奇一脸严肃地说道。

    “话说一直捣乱班级秩序的,不就是你吗?”冷不防岳九良背后给了卢奇一刀。

    “岳九良,我和你没完!”卢奇追着岳九良跑开了。

    奚浩然和童小瞳见状也是一脸黑线。

    “这两个家伙,还是一直不让我们省心。”

    而就在明月学院的学生们在为他们的好老师担心的时候,这石十四倒是过得有些滋润。

    昨夜被收容的他,直接和那几个拘留犯关在了一起。

    几个警员也是和石十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本来是想把石十四换到一个单间,免得受那些狱霸的欺负。

    谁知还没有等石十四开口,林翘先搭腔了。“不用,不用,不要因为是我们局里的编外人员就给他搞特殊。”

    “但是林姐,我们怕那几个嫌疑犯不老实。”一个警员颇为担心地说道。

    “没事,林警官说得对,只有能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哪儿哪儿不是睡啊!”石十四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样子。

    两个警员无奈,只能将他送入了关押的牢房之中。

    那些监狱里面的老油条看见有新人来,也立刻围了上去。

    “哟,这大晚上的竟然来了个书生啊!”一个长得虎背熊腰,满脸凶相的大汉走到了石十四的跟前。

    “我不是书生,我现在的身份是老师。”石十四淡淡道。

    “老师,老师好!”那个大汉突然朝着石十四一鞠躬,接着牢房里面是哄堂大笑。

    “我管你是什么老师呢!到了这里就应该遵守这里的规矩。”那大汉凶相毕露,恶狠狠地说道。

    “什么规矩?”石十四装作一副懵懂无知的样子。

    “自然是每个新人都要经历的咯!这里可是爽哥的地盘,你可要放尊重点。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开点掏出来,孝敬孝敬我们爽哥。”旁边一个小混混大声说道。

    “值钱的东西?我这里倒是没有。”石十四想起,就连自己的手机也是被林翘给没收走了。

    “那香烟什么的呢?”

    “不好意思,我从不抽烟。”

    “这也没有,那也没有?看你穿得人模狗样的,怎么什么都没有?”小混混生气地大骂。

    “我看你不是没有,是不想给吧!”爽哥用不善的眼神打量了一下石十四。

    “没有倒是真没有,当然啦,就算是有,我确实没想给你。”石十四淡淡道。

    “小子,你是不要讨打吗?”爽哥一言不和,直接一个巴掌拍了过去。

    可谁知这个大汉的手还没有甩出去,却被一股巨力给硬生生地给挡了下来。

    电光火石之间,石十四已经握住了爽哥的右手脉门。

    “疼疼疼!”爽*得大叫。

    “不好意思,稍微用力了一点。”石十四随手一甩,爽哥整个人重重地撞到了监牢的铁栅栏上,震得整个拘留室仿佛都在晃动。

    “可恶的东西,大家给我一起上。”爽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石十四大声怒吼道。

    “臭小子,敢打我们爽哥!”刚才那个小混混一马当先,朝着石十四就冲了过去。而监狱内的拘留犯们也是一窝蜂地涌了过去。

    石十四打了个哈欠,自言自语道:“憋屈了一个晚上了,正好松松筋骨。”石十四说完顺势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小混混给提溜了起来。

    不一会儿功夫,林翘拎着一份香喷喷的外卖,进入了拘留室。

    看到这一幕,几个警员也是议论纷纷。

    “这个林警官真是奇怪啊!她到底对那个石十四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啊!说是情人吧!大晚上的被自己情人给关进拘留室,还送到那几个狱霸那里受罪。说是仇人吧,你见过大半夜给囚犯送夜宵的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叫相爱相杀,时下最流行的虐恋。”

    “好吧!这种感情,我是无福消受。”那个男警官听了也是直哆嗦。

    “不过这个石十四也是个人物,竟然敢去动那个朱慕远的儿子。要知道据说那家伙的背景不是一般的大。”

    “但是我听说最近所里不是一直在调查这朱慕远吗?这个家伙一看就不是正经商人,底子肯定不干净。”

    “但凡事都将证据,这都调查了几年了,你见过朱慕远有什么事情吗?别看最近我们的调查雷声很大,但是我听林警官说了,依然没有任何进展。”

    “那这样的话,这石十四岂不是麻烦了?”

    “谁说不是呢?这次只不过是拘留,后面等朱慕远的律师过来,控告他蓄意伤人。到时候真的是卖了房子也不够赔的。”

    “赔?朱慕远在乎那点钱吗?估计是要把他给送进去。唉,这石老师也真是作孽。不但画得一手好画,据说还在那个贵族学校教书。一看就是前途一片光明的人物,至少比那个朱慕远好多了。”

    “没办法,谁叫他没有背景呢?”

    说到这里,两个小警员也是不住地摇头。

    林翘有些忐忑地走进拘留室。“我是不是对这个石十四太刻薄了。那些拘留犯不会仗着人多欺负他吧?”

    谁知当林翘来到关押石十四的拘留室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

    只见那些原本十分不安分的拘留犯,此时竟然闷声不响,靠着墙整整齐齐地站成了一排。特别是之前另这里的干警都极为头痛的惯犯,柳爽。

    他此刻抱着头,蹲在墙角大气都不敢喘。

    而那些拘留犯看到林翘进来,立刻挺胸站直,朝着林翘鞠躬道:“首长好!”

    这一嗓门又把林翘给惊到了。

    “你们这是做什么啊!这大晚上的!还有,我不是什么首长。”林翘生气地说道,“奇怪,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变得这么老实了?”

    “你们平常不老实吗?”角落里面的石十四悠悠地飘来了一句话。

    “十四哥,瞧您说的,我们平常乖得很。从来不会给警官们添麻烦的。”角落里面的柳爽顺势起身说道。

    “怎么了阿爽?我似乎没有让你站起来啊!”

    “对不起,十四哥。”柳爽听了,连忙抱头又蹲到了墙角。

    “石十四,你给我出来!”林翘涨红了脸大声道。

    “怎么了?林警官,难道我做得不对吗?”石十四微笑着,走到林翘面前。

    “石十四,你本事了啊!我把你和这些拘留犯关在一起,还真没有把你难住啊!”

    “难道你不是为了让我替你们管教他们吗?”

    “好吧!你这个坏家伙!”林翘嗔怪道。紧接着,她顺势打开了拘留室的门。

    “好了,出来吧!”

    “怎么,你们准备放我出去?”

    “美得你!”林翘瞪了石十四一眼,接着晃了晃手中的外卖盒,“你这家伙前面不是说饿了吗?出来吃点东西吧!不过不允许离开拘留室。”

    “好吧,算你还有点人性。”石十四说着在一众犯人的注视下,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拘留室。

    “不愧是是十四哥,竟然让女警帮他送夜宵。还好我们今天没有把他得罪干净。”刚才那个爽哥的小跟班,此刻俨然成为了石十四的小迷弟。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