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二百四十八章 意外的发现,内容摘要:”石十四也是吃惊不已石十四心道:“原来双双她们没有来啊”林翘白了石十四一眼,“本来想给你的点教育,现在换成你教育他们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 意外的发现
    :..>..

    “到底是夜月坊的炒饭,真是好吃啊!”石十四吃着林翘送来的饭菜,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林翘,怎么知道我好这一口啊?”

    “你带我出去约会,去得最多的不就是这家吗?”林翘没好气地说道,“人家带女孩子出去约会。要么是西餐,要么是有情调的私房菜。你到好,半数以上的馆子都是这种黑暗料理。”

    “这能怪我吗?”石十四有些无辜地说道,“和你约会基本都是半途中断的。饭吃到一半,你就要出任务放我鸽子。也亏得是我这种气量大的,也不计较。为了方便你的工作,所以才特地挑这种快餐。”

    “怪我咯?”

    “不怪你怪谁?”

    “把抠门的锅丢给女孩子,我还是第一次碰见你这样的。”

    “我只是实话实说啦!下次要么你和你们刘队请示一下,约会我们弄个全套,仪式感搞得强烈一点总行吧!”

    “美得你!搞得来我很想和你约会一样。我看你最近老师当得挺好,估计也想不到我了吧!”

    “你不会是为了想得到我,才把我关进来的吧!”

    “你这个家伙!”林翘气得都想打人了。

    她一个巴掌甩过去,被石十四轻轻接住。

    “好了,林翘,不和你开玩笑。如果我有机会出去的话,一定好好请你。”

    林翘听了,这才把玉手收了回去。不过她的表情却变得有些忧愁。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我已经问过刘队了,那个朱慕远的律师已经准备着手指控你了。这下麻烦了!”

    “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也没有其他办法,只能等结果出来咯。”

    “你的心倒是很大。那你当时教训他们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想后果?”

    “我想过后果,顶多他们找人再来和我过招罢了。那个时候我在来个正当防卫就好了。谁知道这些奸商恶霸竟然知道走法律途径。也算我考虑不周吧!”

    “实际上如果不是有人举报的话,本身证据不足,我们也无权逮捕你。”

    “举报?没想到那个朱正峰竟然敢报警。”

    “不好意思,举报你的还真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话,由于正好是利益方,我们顶多把请过来当面对质。但是举报你的人,甚至连录音证据都准备好了。所以你蓄意伤人的罪名确实做实了。”

    “看来证据确凿,免不了牢狱之灾了。”

    “不过现在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就是让朱慕远撤诉,只要让他们撤诉的话,你就可以出去了。”

    “撤诉?以他们的身家,可能根本不愿意庭外和解吧!”

    “这你倒是说对了,他们的律师电话里确实和我们这么说的。”

    “那你说得等于白说。”

    “除非我能找到朱慕远公司经济违法的证据,这样一来他的精力都到那里去了,自然不会再来为难你了。”

    “但是,你们那个案子似乎没有进展啊!”

    “话是没错,但现在只有这个办法。总之,我一定会找出证据。总不能让你这个好老师,一直关在里面吧!”

    “估计等我出去了,就当不成老师了吧!这个人生污点,估计要和明月学院说白白了。”石十四自嘲道。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当老师是假,去卧底才是真。说吧!你们隔世缘有接什么委托了。上次那个文物走私案之后,我对你们这个公司越来越有兴趣了。”

    “别,我们只是正经的委托中介而已。我当老师,只是最近没有业务,赚点外快罢了。”

    “算了,反正万一需要帮忙言语一声就行了。”林翘有道,“过会儿你吃好饭,给你换个好一点的单间吧!”

    “不用搞特殊,我觉得那个大间的条件很好啊!”

    “还有那么多小弟服侍对不对?”林翘白了石十四一眼,“本来想给你的点教育,现在换成你教育他们了。再这样下去,人家要*我们虐待嫌疑人了。”

    “这些本来也不是什么善类,我想尽点编外警察的义务啊!”

    “得了吧!你还是太平点吧!”

    “对了?那个举报者是谁?”

    “是个匿名电话,视屏照片也是直接那信封投递的。”

    “看来这个人是不想让我知道他的身份。那会是谁呢?”石十四一下子陷入了沉思,“不过可以肯定,这个人我一定认识。”

    “那你在单间慢慢想吧!我还是抓紧时间搜集朱慕远的证据。”林翘说着,起身准备离开。

    “林翘!”石十四突然叫住了她。

    “没事,我就是想说,辛苦你了!”

    “哼!知道就好!”林翘转过身,脸上出现了一抹喜色。她没有回头,背对着石十四道,“那我先走,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什么事情,直接告诉这里的警察。刘队已经特别关照过了。”

    林翘说完,就离开了拘留室。

    呆在单间的石十四一个人躺在硬板床上,他望着天花板思索着那个举报人。

    “这个举报人应该是和谢尔顿是一伙的。或者他就是那个谢尔顿。”精神之海里面,郭嘉突然道。

    “奉孝,你为什么这么说?”石十四问道。

    “因为实在是太巧了!程思钊一死,下一个被针对的人就是你。”

    “谢尔顿在圣诞音乐大赛的赛场,根本无法分身去做这些。”石十四点点头,“所以那个人可能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幕后操盘手。”

    “而且那个人可能是你若认识的熟人。”达芬奇此时插来了一句。

    “哟,你这个大画家怎么变成福尔摩斯了?”石十四笑道。

    “这只是简单的逻辑推理而已。而且我知道现在你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嫌疑人,只是你不想承认罢了。”

    “你怎么会知道?”

    “不单单是达芬奇,其实我们都知道。不要忘了,我们可是和你一心同体的。”郭嘉出言道。

    “好吧!我差点把这一茬儿给忘了。”

    “十四!”此时那项羽突然阴沉着脸走到石十四的面前,“你不要为了顾忌我的感受,刻意回避。”

    “不,霸王,如果真是事实的话,我不会回避。只是我有件事情一直想不通。”

    “那就好!如果真的是他的话,到时候我一定饶不了!”

    就这样,石十四在沂海市公安局,渡过了一个不平静的夜晚。

    第二天,呆在拘留所内的石十四依然闲得慌。没有手机,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这里除了四壁之外,没有任何能够消遣的东西。

    “果然这监狱不是人呆的地方,实在是太闷了。”

    无奈的石十四,只能进入冥想状态,让那些记忆体自由发挥。

    比方说李龟年和董小宛开始研究现代流行音乐;达芬奇和沈万三搞在了一起,不知道捣鼓什么商品了。

    而特斯拉躲在角落里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大科学家?您在想什么呢?”石十四好奇地问道。

    “十四,你还记得你在明月学院每天早上听到的那个重金属音乐吗?”特斯拉问道。

    “记得,怎么不记得?这谢尔顿的音乐,每次弄得我脑子生疼!怎么了?”

    “这两天正好有机会,静下心来分析,我发现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我发现这重金属音乐之中,似乎夹杂着其他音乐。而这音乐的频率在814赫兹之间。所以影响你的并不是这摇滚曲,而是混在里面的隐藏曲目。”

    “隐藏曲目?我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啊!”

    “如果不是辨音能力很强的人,会被喧闹的重金属所掩盖。不信的话,你可以请教一下专家。”特斯拉说着转头对李龟年和董小宛道,“两位音乐大家,能否请过来帮个小忙。”

    “我猜应该是说藏匿在嘈杂音乐里面的乐章吧!”李龟年也猜到了二人的所想。

    “没错,不过十四他没有办法分辨。不知道二位听出什么门道了吗?”

    “这种音乐我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董小宛出言道。

    “果然董大家也听出来了。”李龟年附和道,“这段音乐和那重金属音乐大相径庭,是一种极其舒缓,声调极低的音乐。”

    “这是真的吗?”石十四也是吃惊不已。

    “不但如此,这段音乐还是穿插在重金属音乐之中,反复循环播放。虽然我不知道播放之人,目的是什么。但是这显得实在太古怪了。”特斯拉说道。

    “这音乐肯定是谢尔顿放的,他一定没安什么好心。”石十四此时心中多了几分不安,“看来还是要搞清楚这个音乐的秘密。大科学家,你要多久才能研究出来。”

    “这个我也不敢保证。这里没有任何工具,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没想到你这西洋人的谚语还用得很好啊!”李龟年吃惊道。

    “我也是活学活用啊!在这里我只能在心中演算,这个效率就难以保证了。”

    “看来还是要想办法出去啊!”石十四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拘留室的大门开了,一个狱警走了过来。

    “石先生,有人过来探视。请跟我出去一下吧!”那个狱警说道。

    “有人过来看我?”石十四一愣,“大概是双双和老王他们吧!”

    想到这里,石十四起身跟着那个狱警走出了大门。

    “小于,过来探视我的人是谁啊?”

    石十四在沂海是市公安局当侦缉素描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全警局上下也早就混了脸熟。

    眼前的这个于警官,也是和石十四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这个嘛!石老师,是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难道没有两个年轻姑娘来吗?

    “那道没有,他是一个人来的。”

    石十四心道:“原来双双她们没有来啊!看起来关键时刻,还是老王比较有讲情义。”

    正说着,于警官带着石十四来到了探望室。

    只见里面果然有个中年男子,正背对着坐在位子上。

    “老王你来了!”石十四高兴地说道。

    “十四哥,不好意思老王,让你失望了!”那男人回过神,竟然是久未露面的庞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