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〇四章 没有留下的理由免费阅读

第三百〇四章 没有留下的理由
    :..>..

    几年后,许昌城东的曹氏陵园内,一座新雕的墓前,周不疑神情木然地站在那里。

    一阵风吹过他的面颊,泪水仿佛在一瞬间凝结了。

    “仓舒,你知不知道,现在我的剑术已经远在你之上了。我已经能够保护你了,可你为什么就这么离开我了呢?”

    周不疑拿起一杯清酒,轻轻洒在曹冲的墓前。在他背后,黄叶纷纷落下。

    “父王,你为什么执意要杀文直呢!他可是有经天纬地之才啊!”此刻魏王府中,曹丕跪倒在一代枭雄曹操的面前。

    “呵呵,子桓,你自问你的才能比起仓舒如何?”曹操淡淡道。

    “这个嘛!说句老实话,冲弟当时虽然年幼,但是他的聪明才智非常人所能及。就算是我这个兄长,也是远远比不上。相信有朝一日,他必定能够成为人中龙凤!”

    “你说的不错!说老实话,冲儿天赋异秉,而且宅心仁厚。以后天下安定需要一个宽厚的仁主,替我们曹氏延续血脉。所以,我本来是想立冲儿为世子的!”

    “原来是这样啊!”曹丕慢慢说道,“冲弟的才能远在众人之上,我相信兄弟几个都不会反对。”

    “只可惜天妒英才,仓舒竟然没有等到......”曹操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也是流出了泪水。

    “父王,您既然如此怀念冲弟,那文直就更不能杀了。要知道他可是冲弟的挚交好友啊!您杀了他的话,那冲弟在天之灵会......”

    “你知道些什么?”曹操怒气冲冲地说道,“就是因为仓舒走了,这个周不疑才不得不杀!”

    “这是何故?孩儿愚钝,请父王明示!”

    “周不疑天纵奇才,此人非汝所能驾御也。如果仓舒还在世的话,凭借他的聪明才智自然能够压周不疑一头。而此人也会成为我们曹魏日后的栋梁。但是现在.....”

    “父王,这.....文直年岁还小,如何会控制权术啊!请您三思啊!”

    “呵呵,你糊涂啊!”曹操大怒,“如果你还妇人之仁,那曹魏的天下如何能够交到你的手中?”

    “父王!”曹丕跪倒在地。

    两个时辰后,从曹冲墓回来的周不疑,也是来到了魏王府中。

    他回到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行囊。

    以前曹冲在世的时候,周不疑深得曹操宠爱。他让其生活在魏王府,和曹冲同吃同住。

    而现在,物是人非,周不疑已经没有了留在这里的理由。而且他在这里总是会看到曹冲的影子,这是他所不愿意看到的。

    很快周不疑收拾好行囊,在告知管家之后,他也准备离开魏王府。

    而他刚要出门,去撞见曹丕站在他的屋外。

    “世子!”周不疑见状,赶忙就要行礼。

    曹丕连忙将他扶起。“文直,我不是说过嘛!没有在场的情况下,不必称呼我为世子。”

    “那师傅在上,请收徒儿一拜!”周不疑二话不说,跪在地上朝着曹丕磕了三个头。

    这一次曹丕却没有阻止,他淡淡道:“如果是以师徒之谊,我确实受得起。”

    磕完头,周不疑也是站了起来。

    “你还是要走吗?”曹丕的表情有些复杂。

    “实际上当仓舒离世的那天起,我就没有了留在了魏王府的理由。”

    “但是父王并没有要赶走你的意思。”

    “这我很清楚!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对这里已经很熟悉了。熟悉到差点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离开魏王府你准备去哪里?”

    “魏王已经有了安排,准备让我去尚书台。”

    “这样啊!”看着周不疑的样子,曹丕不知不觉眼里有了些曹冲的影子。

    “师傅,如果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告辞了。等我安顿好以后,一定再次登门拜访。”

    周不疑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文直,你先等一下。”曹丕突然叫出了周不疑。

    “师傅,还有何事?”

    “我问你,何为剑?何为道?”

    “以仁为剑,以身为道。”周不疑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文直,你真这么想?”

    “这是仓舒交给我的。”

    曹丕一怔,脸上也是为之动容。那一刻他竟然一阵恍惚。曹丕抬起头,却见周不疑已经走出很远了,而那一瞬身为师傅的他仿佛看见了自己两个弟子的影像重叠了。

    “父王?你真的要杀掉文直吗?如此悲天悯人之人,以后真的会成为曹魏的障碍吗?”曹丕此刻也是心潮澎湃。

    周不疑的回归,也令周府上下也是欢天喜地。在拜访各位长辈后,周不疑回答自己的卧房也已经是深夜了。

    不过周不疑却是一点也不困,他点燃了油灯,拿起一本书就读了起来。

    深秋的夜满是哀怨之气,但是今晚却显得格外诡异。西窗外的松柏在月光的映衬下,像极了黑夜之中的妖魔。

    但周不疑却不以为意,此时在他的眼中似乎只有一捧书卷而已。而桌子上的一把青锋,散发着一丝丝杀气,令那些鬼魅无法接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在周不疑读完书卷的最后一张后。他合上书,淡淡道:“好了,你们可以出来了吧!”

    周不疑话音刚落,从房梁上一下子落下了几个蒙面刺。他们都拿着宝剑,在灯光的照耀下反射出骇人的光芒。

    “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为首的一个蒙面人冷声问道。

    “从我一进门坐下读书的时候,你们应该已经在那里埋伏很长时间了吧!”周不疑显得十分镇定。

    “你既然知道我们在上面,那为什么不快点离开呢?”刺首领问道。

    “我走了,你们就不会出手了吗?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

    “看来你心里很清楚啊!”

    “有如此定力和耐心的刺,天下间的刺组织也是一手之数。”

    “看起来你已经有了赴死之心,那我们动作干脆点,让你少受一些痛苦。”刺首领说着,眼神露出了一丝杀气。

    “动手!”刺首领一声令下,房间里的刺同一时间挥刀朝着端坐在的桌前的周不疑砍去。

    一时间,在火光的映衬下,投在窗纸上面的影子,如同群魔乱舞一般。刀光剑影,金铁交鸣声四起。

    剑气掀起的劲风一下子竟然连房内的烛火也是吹熄了。

    但是片刻之后,卧室又在一次恢复了安静。

    “刺啦”一声,打火石重新点燃了灯火。周不疑将手中的宝剑放回了桌面。

    地上横七竖八倒下了刺的尸体,除了那个刺首领外,其他人竟然都被杀死了。

    “你是这么办到的?”刺首领的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慢慢滑落了下来。

    “你的雇主没有告诉过你吗?我的剑可不是凡剑......”周不疑淡淡道。

    “这......”此刻刺首领才明白,为什么那个人竟然给他如此多的报酬。原本他还以为眼前的这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谁成想他竟然是一个不出世的剑。

    “刚才你明明可以杀我,为什么要留下我的性命?”

    “因为我想你带我去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

    “没错。”

    “难道你以为凭你一个人,能把我们的人尽数杀死吗?”

    “这我也不知道,不过你现在还想要活命的话,现在你别无选择。除非,你想和他们一样。”

    刺首领看了看倒在地下的那些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那好吧,不过你可不要后悔!”

    “走吧!”

    “那你就跟上吧!”

    刺首领说完,瞬间从窗口一跃而出。

    周不疑见状,也是跟着走了出去。

    刺首领的速度很快,一阵疾行,很快就出了许昌城。

    但是等他一回头,却见周不疑不紧不慢地跟在了他的身后。他心中也是大骇:“看来这佣金果然不是这么好拿的。”

    不一会儿功夫,二人已经来到了城郊的一片竹林深处。

    秋风将许昌城的树木吹成了一片金黄,而这里却依然绿意盎然。只是在这黑夜里,周围的肃杀之气,却将这份生机彻底断绝。

    “我们马上就要到了,不过我奉劝你还是准备接受死神的安排吧!我们的盟主可不是你这种乳臭未干的家伙,能够对付的。”

    周不疑没有说完,因为他看见这个自信的刺已经放慢了脚步。

    在他们眼前,出现了一株参天大树。秋风吹过,一片片红叶落下将这里装点得残阳如血。

    不过当二人靠近这片区域时,也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了。

    只见大树旁的*区域,竟然横七竖八地堆满了刺的尸体。红叶纷纷落在他们的尸体上,都分不清楚是血,还是叶。

    一个身穿白衣的蒙面男子,手持青锋挺立当场。月光下,他的剑尖只有一抹鲜红。

    他的身后,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男人,双膝着地。他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只不过他的瞳孔早已放大,喉咙处一个血洞,分明地告诉对面二人,他已经成为了剑下亡魂。

    巨树、落叶、鲜血、剑、尸体,组成了宛若地狱般的光景。

    “盟主!”那个刺首领顿时大喊起来。

    因为那个跪倒在地,死不暝目的男人,正是他们这个刺联盟的首领。

    “你这个*!”望着组织里面兄弟的惨死,这个刺再也忍不住了。

    他一剑挥出,将自己的怒火全部凝结到宝剑之上,只要让这个眼前的无名剑下地狱,才是对自己兄弟最好的交待。

    只可惜他忘了一件事情。

    实力。能够单凭一己之力击杀整个联盟的杀手,如此可怕的人,这个刺如何对付得了。

    一道寒光闪过,战斗就已经结束了。

    在周不疑的注视下,这个领路的刺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的剑甚至还没有完全挥下,自己的喉咙,已经被对手的长剑洞穿。亦如他的盟主一般,这一回他也终于能够陪伴自己的兄弟了。

    周不疑没有说话,而是慢慢走到了这个蒙面剑面前。

    “既然要杀我,为什么还要大费周章,找这么多人来陪葬呢?”周不疑开口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