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〇五章 孤寂的剑势免费阅读

第三百〇五章 孤寂的剑势
    “确实不错,只不过这并不是吾之所愿。我能做的,就是让你不至于死于他们的手上。”无名剑淡淡道。

    “这有区别吗?”

    “对你来说可能没有,但是对于我来说有。”

    “你究竟是谁!”

    “我希望你还是不知道地为好。”

    无名剑说着,毫无征兆地直接闪到了周不疑的面前。他的长剑冷不丁地刺向了周不疑的咽喉。就如同他刚刚刺穿那个刺首领一样。

    这是这一次一剑刺出,那“周不疑”竟然凭空消失了。

    “竟然是残影!”无名剑忍不住说道。

    而已经宝剑在手的周不疑此刻已经来到了无名剑的身后。

    “礼尚往来!”周不疑的青锋,也是撕裂了空气。这一剑的威力,天下间能够抵挡的可能只有那些传世武将了。

    但是谁成想,那无名剑的身手也是不凡。他甚至没有回头,只是反手一剑,竟然直击周不疑的面门。

    周不疑见状,也不做停留,当即撤招急退。很快再次和这个神秘剑拉开了距离。

    “为什么收招,那一剑挥出,我就算不死也是重伤下场。”无名剑转过身,好奇地问道。

    “如果我不收招,可能死的人就是我了。你的剑很快,我没有把握接下那一剑。”周不疑显得十分坦然。

    “正确的判断,那你认为你还有胜算吗?”

    “有或没有,这对于生死对决没有任何意义。为剑者,只知全力以赴,这是我的师傅教导我的。”

    听了这句话,那无名剑的身体竟然微微一颤。随即听得他道:“看来,你的确有个好师傅。不过可惜啊!他的高徒的性命在今天就将终结。”

    “也许吧!只不过这一次,我希望是不留遗憾地对决。”周不疑说完,顺势一挥剑,附在身上的袍子也是瞬间落下。

    而此时秋风再次乍起,落叶纷纷飘落,似乎要为这场意外的对局增添一抹惆怅。

    突然,二人同时启动,两把青锋也是交织在了一起。

    一时之间,秋风也是被剑气给碎剐得片片凋零,最终又交织成飓风一般,将那些落叶卷起慢慢散向了高空。

    黑夜里,金铁交鸣之声,变成了撩人的奏鸣曲。如果现场有观众的话,也会被眼前的这场恶战给惊掉下巴。

    在须臾之间,双方的剑已经差不多对拼了几十剑,肉眼根本无法捕捉那些剑招。只是从反射的剑光中,才能勉强判断出到底谁占了上风。

    突然随着一声金铁切开肉体的声音响起,双方一个交错再次反身而立。

    周不疑脸色苍白,鲜血顺着他的右臂慢慢滑落。

    原来刚才的声音,正是无名剑用宝剑切开他右手肌腱的声音。

    这一招之下,周不疑的右臂已经彻底废了。

    “为什么?你这究竟是为了什么?明明刚才,你的剑不改变方向的话,应该可以挡下我这一招。”无名剑的语气没有丝毫胜利者的喜悦,甚至说有一些悲恸。

    “那一瞬间,我临时起意,就算是舍弃这条臂膀,我也一定会这么做的。是不是,师傅!”周不疑的笑声也是有些苦涩。

    无名剑回过头,戴在他脸上的布也是片片飘落,露出了魏王世子曹丕的面容。

    原来刚才周不疑在生死对决中,竟然临阵变招。长剑往上一撩,直冲对手面门。那道剑气,瞬间将无名剑脸上的蒙布给削为了两半。

    “文直,难道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我吗?”曹丕的眼睛里面满是泪水。

    虽然只有短短几年,但是他和周不疑之间的师徒情谊,早已升华到了兄弟之情。在他眼中,不知不觉,这个和曹冲的影子,早就成为了他的至亲一般。

    “我曾经确实想过很多种可能,但是是您的概率应该是最小的。只是没想到......”

    “只是没想到,我竟然能够狠下心肠来杀你吧!”曹丕哽咽道。

    “不只是没有想到,上天待我如此不薄。这是我最想看到的结果。”周不疑出人意料地说道。

    “文直,你这是......”

    “杀我,应该是魏王的意思吧!”

    “这确实是父王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让我出手。”曹丕叹了一口气,“我只是不甘心你死在那些肮脏的刺手中,就算一定要死,我希望你能够死在我的手上。”

    “呵呵,实际上我也是这么想的。”周不疑说着,左手慢慢拿起了右手的宝剑。

    “文直,你还想再战吗?”曹丕有些诧异道。

    “以身为剑,剑如何有退缩之理?”周不疑平静地看着曹丕,这个如同兄长一般的师傅。

    “这是仓舒第一次带你来我这里,我对你说的话。没想到你现在还记得。”

    “没错,师傅的话,我终身难忘。所以请让我在这里,将最后的剑道全部展现给您吧!”周不疑说着,准备挺剑再战。

    可就在这时,曹丕却慢慢将手中的长剑放了下来。

    “文直,你走吧!”

    “什么!师傅,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让你离开,让你离开许昌城。”

    “离开许昌城?离开这里,我又能去哪里?”

    “天涯海角,天下之大如何不会有你周不疑的容身之处?甚至说......”曹丕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都是有些颤抖,“就算是你去刘备、孙权那里,我也不介意。因为,我不想你就这么死去,我相信仓舒也不想你这么死去。”

    “仓舒?”提起曹冲,周不疑的脸色也是大变。慢慢的,两行热泪慢慢从他的脸颊滑落。

    “总有一天我的剑术我会超越你的,那我就能保护你的!”

    “得了吧!我可是魏王之子,我不需要你的保护啊!”

    “没错,仓舒。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周不疑仰天长叹一声,“实在是太可笑了。我以为我终将成为你的盾,能够守护你的一生。可谁知,直到现在都是你在保护我啊!”

    看到周不疑此时的样子,曹丕握剑的手也是颤抖起来。

    因为他感觉此刻周不疑的气息竟然有些变化,甚至他周身的剑气和以往已经完全不同了。

    周不疑左手一挥,一道剑气竟然浑然成裂石分金之气。参天大树上飘落的红叶在一瞬间竟然被剑气纷纷斩落。

    “没想到,竟然在最后的时刻,你的剑道竟然达到了如斯境界!”曹丕的怜悯的眼神也逐渐被武人的战意所取代,“真不知道,现在你的剑术是不是已经超越为师了呢?”

    “如果可能我不想知道这个答案。因为为了领悟这‘孤寂的剑势’,付出的代价是我不能接受的。”

    “好一个‘孤寂的剑势’,单凭这五个字,我敢断言,你的剑道已经在我之上了。”曹丕再次拿起了长剑,指向了周不疑,“我明白了,如你所愿,我与你倾力一战吧!”

    那一刻曹丕长剑一抖,所散发的剑气竟然也是逼得落叶改变了方向。

    曹丕的眼神也不再迷茫,眉宇间竟然生出了帝王之气。

    不用任何人发出开战指令,师徒间的默契,令二人在下一刻互相冲向了对方。

    左手用剑的周不疑,出剑的速度竟然远比右手更快。凌厉的攻势,甚至让与他朝夕相对的老师曹丕,也是暗暗赞叹。

    杀意,孤寂的杀意,令曹丕不敢有半分怠慢。此刻,他将平生所学尽数施展。

    来自巴清、王越的剑招,在他的手上尽数展现。

    但无论他如何使剑却始终无法将周不疑的剑势压下。

    周不疑的剑宛若大海一般深邃,竟然令曹丕的内心甚至生出一丝丝惧意。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曹丕大喝一声。

    他终于明白了一个事实,现在的周不疑已经超越了现在的自己。被传承的剑招,如何也比不上自身领悟的剑道。

    不愿输给弟子的心,却令曹丕的剑开始了进化。那一刻,曹丕只觉得自己心中升起了一种莫名的感觉。

    他的剑如同一条黄龙,一下子翱翔在九天之上。

    那一刻,那浩瀚的大海中央,竟然生出了一轮红日。

    只见一道霸道无比的剑招斩下,刚才的大海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周不疑跪在地上,血从他的额角慢慢渗出。不过他的脸上却满是笑意。

    “文直,你这是......”此时,曹丕才从他的剑道境界中醒悟过来。在最后的最后,他领悟了“帝王之剑”终于斩断了“孤寂的剑势”。

    但是这胜者真的是他吗?

    周不疑终于无法支持下去,随着手中的青锋滑落。整个人也是朝后倒去。

    曹丕果断弃剑,一下子将周不疑给揽在了怀里。

    “师傅,看来最后,我还不是你的对手啊!”周不疑的声音也是变得十分微弱。

    “文直,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明明可以......”

    “师傅,你刚才说了,仓舒不想看到我死。同样的,他自然也不会希望你死。”周不疑淡淡道,“而且最后,您不是已经领悟到了‘帝王之剑’,也已经完完全全超越我了吗?”

    “但是这个代价实在是......”一滴眼泪,从曹丕的脸上滑落。

    “不,这是最好的结局。”

    “最好的结局?”

    “您终于成为了,魏王想让您成为的样子。这曹魏江山终将在掌握在您的手中。”

    “文直!”听了周不疑的临终之言,曹丕的内心也是大撼。不知不觉,此刻的他也是从一个世子之心,转为了帝王之心。

    “师傅,如果可能的话,能否将我的骨灰撒在仓舒的墓前。”

    “放心,我会的。”

    “多谢您了!”

    周不疑说完,也是永远闭上了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周不疑又睁开了眼睛。

    “煮豆燃豆萁,漉豉以为汁......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没想到二哥竟然在最后活成了自己当年,最讨厌他的样子啊!”一个银铃般的女声闯入了周不疑的耳膜。

    “这个声音为什么和仓舒这么相似啊?”周不疑一下子坐了起来,“还有,这里是哪里?我不是应该已经死了吗?”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