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三十二章 最后的希望,内容摘要:”程思钊丝毫没有把现在的石十四放在眼里不过看着此刻遍体鳞伤的石十四,他还是放下心来:“就已经这种状态了,怎么可能和弗兰肯抗衡呢”石十四慢慢抬起头,正看见身边的弗兰肯慢慢朝着众人走了过去

第三百三十二章 最后的希望
    《十世渡尘者》来源:..>..

    只可惜众人也没有高兴太久,那倒在地上的弗兰肯竟然慢慢地直起身子,一点点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

    “这都没把他杀死吗?”林晓凡见状,也是差点昏厥过去。

    只见那弗兰肯浑身是伤,就连身上也满是焦痕。

    不过那些可怕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可想而知,不用多久,这个仿佛来自地狱的魔鬼,就将以全盛状态来迎战众人了。

    “这已经完全不能用常理来解释了!”奚浩然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而其他明月学院的学生也都有些泄气了。

    突然卢奇大声喊道:“大家不要怕,只要我们团结在一起,就一定能战胜这个家伙的!”

    “阿奇,你现在这个时候,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守山忍不住说道。

    “反正这个家伙也不会放过我们,除了和他拼命,我们也别无选择。”

    “这倒是没有说错!”

    “放心,你们今天一个都别想跑掉!”弗兰肯再次走向了众人。

    与此同时,船长室内,殷阳红也在焦急地催促塞斯等人,快点将“海洋科萨尔号”开回沂海市。

    “放心,放心,我们说到做到!”迫于这些老师手中枪支的威势,塞斯连忙说道。

    可就在老师们放心警惕之时,这个塞斯突然拉开船长室的大门夺门而出。

    “拦住他,快点拦住他!”殷阳红连忙喊道。

    不过这塞斯应该蓄谋已久,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塞斯已经从船舷上一跃而下,直接跳到了挂着的救生小艇之上。

    “不好意思,我可不能奉陪了!”塞斯拉断绳索,小艇重重地摔到了海里。

    现在对于塞斯来说已经是“海阔凭鱼跃”了,他一拉马达,小艇迅速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这个*!”殷阳红十分自责的骂道。

    “现在怎么办啊!”柯灵紧张地问道。

    “只能让他们来开了!”于卓成指着那些被捆成粽子的水手们道,“如果敢耍花招,你们可就完了。”

    “我们也想啊!”水手苦涩地说道,“但是在到达公海之前,这船是停不下来了。”

    “为什么!”

    “船长离开之前,又按下了自动驾驶,现在这艘邮轮只有到公海以后才会解除啊!”水手无奈地说道。

    “难道说,我们真的在劫难逃了!”殷阳红也是大惊,“我这可向石老师他们如何交待啊!”

    一时间阴霾笼罩了整艘游轮。

    此刻在公海附近,“锦帆号”已经不得不浮出了水面。

    虽然之前潜入海底的“锦帆号”依靠鱼类干掉了地方的一艘护卫舰,但是之后敌方调整战略,用干扰雷达将鱼类给尽数挡开。

    而此时“锦帆号”上的武器也是几乎用完了,阿甘船长浮出水面准备再想其他办法。

    可谁知“锦帆号”刚一浮出水面,只见海面上黑压压一群船只,竟然将“锦帆号”给围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啊!”阿甘看着这番情景,也是慌了神。

    “糟了,应该是敌人的增援吧!完了万事休矣!”奚原也是长叹一声。

    现在明月学院的师生们,也是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险。

    歌剧院内,只见大厅中只有弗兰肯一人负手而立。而刚才那些斗志满满的师生们,此刻已经倒在地上无法动弹了。

    原来就在刚才,大家不顾一切地冲向弗兰肯的时候。那怪物突然伏下身子,双手用力一抓,竟然将金属地板给掀了起来。

    接下来他用力一甩,如同是在抖被子上的灰尘一般,将大部分冲过来的学生们抖落在地。

    而尔双双、吉佳家等战力稍强一点的人,也无法和其抗衡。

    很快,他们也是战力全失,纷纷倒在地上。

    “可恶,难道我们就这么完了吗?”尔双双十分不甘心地说道。

    “好了,正好你们就和那个姓石的一起陪葬吧!”弗兰肯哈哈大笑。

    “石老师,救救我们啊!”童小瞳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此刻精神之海里面,石十四的记忆体慢慢睁开眼睛。

    “怎么了?我记得刚才被那个怪物洞穿了身体,怎么我没有死吗?”石十四也是诧异道。

    “你总算是醒了!”皇甫谧也算是从了口气。

    石十四环顾四周,他发现这些记忆体竟然也浑身是上伤。

    “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怎么都.......”石十四刚想要开口,他突然发现自己周身竟然射出了九条光线,和这些记忆体尽数连接在了一起。

    “你竟然一个人承受如此伤害,难道真不把我们这些前世当朋友吗?”项羽笑道。

    “我这是想......”石十四也是心头一暖。

    “好了,你先不要说话!”皇甫谧道,“现在我们把你收到的伤害,分担到个人身上。让你有力量和那个怪物再战。”

    “那个弗兰肯吗?”石十四有些灰心地说道,“说实话,我觉得我战胜不了他。”

    “怎么了?十四,难道你害怕他吗?”项羽笑道。

    “不,只是一种无力感。这还是第一次有人给我这样的感觉。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以我现在的实力,根本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石十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但是现在,你学生们和同伴们,马上就要给他杀死了!”项羽说道。

    “什么?”石十四慢慢抬起头,正看见身边的弗兰肯慢慢朝着众人走了过去。

    “不好!我要去救他们!”石十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却发现自己竟然无论怎么用力,却还是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

    “你意识还没有回归本体,现在你还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还有你失血过多,就算你起来也无法战斗。”皇甫谧解释道。

    “那怎么办?难道眼睁睁地看着这个怪物,把他们都杀了吗?我做不到啊!”石十四激动地说道,“你们快点让我的意识回归体内。”

    “这个没有问题,但是现在的你,救不了他们。”

    “就算是死,我也要救!”

    “如果你有这个觉悟的话,那我觉得我们可以赌一把!”皇甫谧说道。

    “皇甫神医,你真的有办法?”

    “但是以你现在的伤疲之身可能难以承受,说不定到时候你真的就彻底死了。”

    “如果救不下他们,我活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好了,皇甫神医,现在就算是一杯鸠酒,也请让我饮下去吧!”

    “好了,接下来我应该先杀谁呢?”弗兰肯把注意力放在了童小瞳的身上,“就拿你先开刀吧!”

    弗兰肯说着一只巨手就伸向了正瑟瑟发抖的童小瞳。

    “你这个*,快给我让开!”一旁的林翘见状,不顾一切地朝着弗兰肯撞了过去。

    不过这也于事无补,她的身体也如同撞在了铁板之上。

    弗兰肯见状,轻舒猿臂将林翘给抓在了手中。

    林翘还想反抗,弗兰肯一把就掐住了她的脖子。

    “好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那就让我先将你给杀死吧!”弗兰肯说着就准备捏碎林翘的咽喉。

    突然从他背后一道银光闪过,只见一支长枪竟然洞穿了弗兰肯的胸膛。

    “是谁!”弗兰肯也是闪过一丝惊异,与此同时他握住林翘的手也松了开来。

    林翘也是算是从死神手里捡回一条命。

    而尔双双也是眼疾手快,顺势将林翘给拉了回来。

    弗兰肯拔出长枪,赫然发现这枪竟然是刚刚石十四所使用的那把。

    “怎么可能呢?”弗兰肯大惊,他连忙回头一看。

    只见浑身浴血的石十四赫然站立在战场之上。

    “石头!”

    “十四哥!”

    众人惊喜地喊出了声。

    “太好了,石老师没有死,没有死!”明月学院的学生们也是叫嚷道。

    “你这个家伙是打不死的小强吗?”程思钊忍不住咒骂道。

    不过看着此刻遍体鳞伤的石十四,他还是放下心来:“就已经这种状态了,怎么可能和弗兰肯抗衡呢?真是愚蠢的家伙。”

    只见那石十四拿出几枚金针,照着自己的身体扎了几针,将身上的血给暂时止住了。接着,他朝着弗兰肯大声叫道:“弗兰肯,我们再战吧!”

    “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弗兰肯转身毫不气地冲向了石十四。

    “现在只能堵上这一次了!”石十四说完,将最后一枚金针直接插入了自己的天灵盖。

    “想用针灸激发自己的力量,实在是太天真了。你真以为,我这个跨世纪的杰作会输给你们东方的这种伪科学吗?”程思钊丝毫没有把现在的石十四放在眼里。

    弗兰肯也是毫无顾忌的举起巨掌,照着石十四的脑袋拍了下去。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此刻石十四的眼神已经变了,一股帝王之威慢慢覆盖了整个眼眸。

    “十四,小心啊!”尔双双也是着急不已。

    可谁知接下来的一幕,却令满堂皆惊。

    弗兰肯那巨大的身体竟然被径直地弹飞了出去,而那飞行的轨迹正是程思钊所在的玻璃防护罩。

    “咣”的一声,弗兰肯砸到了玻璃罩之上,震得整个歌剧院也在不住地颤抖。

    只是简单的一击,石十四竟然将弗兰肯给打飞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是都快要死了吗?怎么还会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程思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过这一撞,倒是并没有让弗兰肯受多大的损伤。他很快又原地满血复活。

    “小子,你这下还真是够劲啊!”弗兰肯的脸上露出了丝丝笑意,“不管你到底是怎么活过来的。接下来我依然会让你下地狱的。”

    可话音未落,对面一杆银枪划破长空,冲着弗兰肯的面门而去。

    强大的劲力甚至和空气摩擦燃起了一阵火花。

    弗兰肯本来没有将那一击放在眼里,但是他刚准备进行防御。突然他灵魂深处感觉到了丝丝惧意。他连忙一个闪身躲开了攻击。

    那柄长枪竟然在一瞬间,将玻璃防护罩给戳开了一个窟窿。那枪尖也差一点扎中程思钊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