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三十六章 梦回西楚免费阅读

第三百三十六章 梦回西楚
    《十世渡尘者》来源:..>..

    “既然是我创造出来的杰作,那就让我来亲自毁灭吧!”程思钊说完,霸王枪再次朝弗兰肯刺了过去。

    一座古城之上,项羽端坐在自己的王座,而绝世美人虞姬也是坐在他的身侧。

    “启禀霸王!刘邦那个家伙已经被我们俘虏,等待您的发落!”龙且跪在项羽面前大声道。

    “龙且,干得好!不愧是我手下的第一猛将!”项羽赞许地说道,“把那个小人给我带上来!”

    “是!”

    龙且行完礼,转身大喊道:“带罪人刘邦上来!”

    不一会儿功夫,几个刀斧手就把捆得如同粽子一样的刘邦给带了上来。

    “跪下!”刀斧手一边说着,一边把刘邦给按倒在地。

    刘邦扑通一声,栽倒在项羽面前。

    “台下何人,报上名来!”项羽轻蔑地说道。

    “罪臣刘邦!参加霸王!”刘邦低着头,身子也是不住地哆嗦。

    “抬起头来!”

    “是!”

    刘邦颤颤巍巍地抬起头,只见他的脸上五颜六色,已经遭受了败仗的洗礼。

    四目相对,空气也仿佛凝结了一般。

    “没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吧!”项羽目光一寒,杀意渐浓,“开战前你不是准备取我性命吗?”

    “项王,最臣实在有眼不识泰山,竟然敢和项王一较长短,实在是罪孽深重。还请项王看着往日的结义之情,饶我一命吧!”

    刘邦说完,立刻磕头如捣蒜。

    “项王,这个刘邦最无信义,您可千万不可听信他的话啊!”范增朝刘邦进言道。

    “没错霸王,这个流氓诡计多端。您如果今日纵虎归山,简直后患无穷啊!”龙且也是附和道。

    “项王,您可不要听他们的话,我刘邦是真心悔过。我愿意被贬为庶民,回我那沛县老家,还请您高抬贵手。我愿意一生为您呈香祈福.......”

    “够了!”项羽眼神一变,大怒道,“刘邦,我难道不知道你心里盘算着什么吗?‘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四面楚歌,十面埋伏’。你是准备让那个跨夫诛杀我吗?”

    “什么暗渡陈仓?什么跨夫?”刘邦一脸茫然地看着项羽。

    “这一次,我不会再妇人之仁了。”项羽回头看了一眼虞姬,狠了狠心道,“来人把这个家伙给我推出去斩了!”

    虽然在场的楚国将领们也不知道项羽说得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但是看到项羽决定诛杀刘邦,无不拍手称快。

    “项王英明!”范增和龙且对视了一眼,也是齐齐附和道。

    “且慢!项王请听老臣一言!”此时,项伯突然从群臣中走了出来躬身道,“项王,这刘邦不能杀?”

    “不能杀,这是为何?”项羽看了一眼项伯。

    “刘邦确实罪该万死,但如果项王杀了他的话,却会落人话柄。”项伯慢条斯理地说道,“说项王无容人之量。可同甘苦,却不可同享乐......”

    “够了!”项羽毫不留情地打断了项伯的话,“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刘邦之间的勾当吗?你里通外国,该当何罪?”

    “项王,您这话从何说起?”

    “从何说起?那自然是鸿门宴那‘项庄舞剑’咯!”

    “什么?”项伯被项羽拆穿了心事,顿时冷汗直冒。

    “项庄何在?”项羽道。

    “臣在!”项庄也是来到项羽面前躬身道。

    “给你一个机会,斩杀刘邦之功,就给你了!”

    “多谢项王!”项庄大喜,也是连忙起身。

    “项王.......”

    “好了。叔父,你不必再说了。如果你想与他陪葬的话,我不介意让项庄在幸苦一下。”项伯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项羽直接打断。

    “项王,臣有罪!”项伯无奈地跪倒在地,半天不敢起身。

    “项王英明!”群臣也是齐声道贺。

    夜晚,项羽的寝宫之内,虞姬坐在他的身边道:“项王,我发现多日不见你变了。”

    “我变了?”

    “没错,以前您虽然也是英明神武,但是却有些优柔寡断。不像今日如此杀伐果决。”

    “那你是喜欢现在的我,还是过去的我呢?”

    “项王,只要是你,只要你能一直在我身边,那就可以了。臣妾今生别无所求。”虞姬一边说着,一边把头靠在了项羽的怀中。

    “一直吗?”

    “怎么,项王不愿意吗?”

    “不,我怎么可能不愿意呢?”项羽叹了一口气,“只是我十分清楚,我已经已死之人,不可能再和你长相厮守了。”

    “项王你在说什么呢?你不是活生生地站在我的面前吗?”虞姬诧异道。

    “我知道,我知道!”项羽突然一把将虞姬揽入怀中,一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留了下来,“我知道,我现在所见所感,甚至是眼前的你,都只不过是幻想而已。”

    “项王,你在说什么傻话呀!你看我就是虞姬,真真实实的虞姬啊!”

    “谢谢你!就算是你是敌人,我也谢谢你给了我这样一个梦。”

    “项王,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变得如此陌生,如此奇怪啊!”

    “我也想这真的,我也希望你和龙且,还有亚父都没有离我而去。只可惜我知道历史是不会改变的。”项羽的眼神也再次恢复了坚毅。

    “项王!”那一瞬间,虞姬的模样也是渐渐变得虚幻。

    “虞姬!”项羽也是于心不忍,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

    “项王,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你还是那个英勇无敌的项王,希望我们来生有缘能够再见。”虞姬的身影渐渐消失,她的声音却深深地印刻在项羽的心中。

    就在这时,被困于黑暗空间中的石十四的面前出现了一道曙光。

    恍惚中,一个英武男子款款向他走来。

    “霸王!怎么是你啊!”石十四颇为意外地说道。

    “怎么了?为什么不会是我?”项羽笑道。

    “我以为你沉醉于温柔乡之中,流连忘返,无法自拔呢!”

    “放心吧!现实和虚幻我还是分得很清楚的。我可不能让那个*阴谋得逞。不过我倒是要感谢这个使用催眠术的程思钊。”

    “怎么了?”

    “由于他的关系,我也算是解开了心结。”

    “原来如此!”看着项羽的表情,石十四也是欣慰地点点头,“那我们接下来应该回归现实世界吧!”

    “没错,该是和那个程思钊算总账的时候了。”

    此时此刻,现实之中,弗兰肯却是遭受到了人生中最为惨烈的攻击。

    他背对着石十四,用巨大的身躯阻挡着程思钊的进攻。

    经过漫长的战斗,弗兰肯的体力已经完全耗尽。而痛苦不堪的排异反应也在消磨着他的意识。

    程思钊的长枪已经在弗兰肯巨大的身体上留下了千疮百孔。

    弗兰肯不死之躯的恢复力也是几近枯竭,流出来鲜血已经将整个歌剧厅都染成了红色。

    “顽固的家伙!”程思钊毫不气地再次刺出一枪。他右手暴起,霸王枪的枪尖再次洞穿了弗兰肯的腹部。

    “啊!”弗兰肯一声惨叫。只见那枪头直接扎进了他的腹腔内。

    残忍的程思钊丝毫不懂得怜悯,他猛得将枪头拔了出来,甚至带出了弗兰肯的肠子。

    但是尽管如此,弗兰肯也并没有退缩。他忍着剧痛将肠子塞回腹腔,紧接着用早已破烂不堪的衣服将伤口牢牢绑住伤口。而他自己又再一次战到了如雕塑般的石十四面前。

    “为了一个区区渡尘者,难道你准备把你这个不死之身给丢了吗?”程思钊冷冷地问道。

    “我前世本来就是一个杀戮机器,像我这样的罪人本就不应该降临到这个世界上。”弗兰肯一边说着,嘴角也是不断渗出鲜血,“原本我已经在杀戮之路上迷失了自我。是这个人将我从沉沦中唤醒,让我获得了救赎的机会。他比我更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一个开膛手还妄想救赎。很好,很好!那就让我亲手毁灭你这个家伙吧!”程思钊说着霸王枪毫不气地刺向了弗兰肯的脑袋。

    弗兰肯已经闭上了眼睛,一旦长枪贯穿他的大脑。就算是不死之身,相信有机会恢复的话,那也将成为一个傻子。

    可就在这个关键时刻,一只手伸了出来,轻描淡写地接下了程思钊的全力一枪。

    “什么,是你?”程思钊倒吸一口冷气。

    只见握住枪头的竟然是刚才还陷入沉睡的石十四。

    “你这个家伙怎么苏醒了!”

    “区区催眠术而已,弹指就能破解。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让我做了一个好梦。”说到这里石十四回头看了看遍体鳞伤的弗兰肯。

    “石十四,你这个家伙总算醒过来了!”弗兰肯见状,也是如释负重。

    “是这个家伙把你伤成这样的!”石十四顿时火冒三丈。

    “怎么,难道你还会同情这个怪物吗?”

    “他的本性不坏,这是被像你们‘回墓’那样真正的恶人所利用。”石十四冷声道。

    紧接着石十四顺势一抽,将霸王枪重新握在自己手中。“这枪还是物归原主吧!”

    “石十四,你可别得意,我就再让你进入梦乡好了。”程思钊说着,再次打开了音响。

    那首催眠曲再次传了过来。

    “你以为同样的招数会对我有用吗?”石十四冷笑一声,那首可怕到无以复加的神曲顿时响彻了整个歌剧院。

    程思钊也是被吓了一跳。“这可怕的次声波,究竟是什么啊!”

    石十四的声音十分嘹亮,不但将盖过了催眠音乐,甚至那些音响和灯管都经受不住音波攻击,纷纷爆炸短路了。

    “怎么样,还是我的解读音乐厉害吧!”石十四自豪地说道。

    “石十四!”弗兰肯突然喊了石十四一声。

    石十四连忙一回头,只见弗兰肯倒在地上,口吐白沫。

    “石十四,下次你唱的时候,提前和我说一声。”弗兰肯说完这句话,就直接晕了过去。

    “这就有点尴尬了!”石十四抱歉道,“一时没有留神,让你也遭了殃。”

    石十四转过头,此刻他面前的程思钊也是没有了之前的嚣张气焰。

    ()

    :。: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