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六十一章 老王茶馆(27)帝王群3免费阅读

第三百六十一章 老王茶馆(27)帝王群3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还是霸王了解我啊!”小刘露出了轻松的微笑。ltbgtltbgt

    “能否换个称呼?我现世的名字叫石十四,你叫我十四就行了。”ltbgtltbgt

    “十四,那好吧!反正已经到了这个时代了,叫什么都一样。那你也就叫我小刘吧!”ltbgtltbgt

    “小刘?你可是比我打了二十多岁了吧!要不我还是叫你刘哥吧!”ltbgtltbgt

    “叫什么都无所谓了。能被西楚霸王称我为兄,实在是脸上有光。”刘阿斗激动地说道,“再和我说说,你怎么知道我不是个愚者呢?”ltbgtltbgt

    “正所谓大智若愚。当时那种环境之下,就算是孔明再世恐怕也难以力挽狂澜。能让蜀汉大部分地区长时间免于战乱,已经是很不容易了。最后的最后,为了自己和家人,用屈辱的方式保住性命。相信也不是你所愿吧!”ltbgtltbgt

    “看来还是你看得通透。不像那些家伙总是嘲笑我!”刘阿斗感激地说道。ltbgtltbgt

    “好了,大家安静一下。会长来了!”此时老刘头突然大声说道。ltbgtltbgt

    “会长?”石十四连忙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带着金丝眼镜的老先生慢慢地走到台前。ltbgtltbgt

    “大家都到齐了吗?”那老者的声音有些沙哑。ltbgtltbgt

    “李会长,‘帝王群’的会员们都到齐了。除了赵小哥今年早些时候不幸过世了,其他的人都已经到了。”老袁连忙说道。ltbgtltbgt

    “什么?赵小哥他过世了?这怎么话说的?怎么这么突然,他去年才入得会啊!”李会长面色大变,脸上顿时多了几分悲凉之色,“真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啊!他家里怎么不告诉我们呢?”ltbgtltbgt

    李会长说到悲处,顿时泪如雨下。ltbgtltbgt

    “李会长,难道你忘了吗?那赵小哥可是个孤儿啊!怎么会有什么家人呢?”ltbgtltbgt

    “对啊!我怎么忘了这个呢!那他走的时候没有人送终,岂不是......”ltbgtltbgt

    “李会长不用担心,他这一次是去火场救人了,舍己为人。他们队里已经把他们追认为烈士了。”ltbgtltbgt

    “那就太好了,太好了!”ltbgtltbgt

    “老王,这个姓赵的英雄前世也是皇帝?”ltbgtltbgt

    “那时当然,南越王赵佗的名号你听说过吗?”ltbgtltbgt

    “就是那个从秦始皇时期一直活到汉武帝登基的那个世上最长寿的皇帝,赵佗吗?”ltbgtltbgt

    “没错,就是他。上一世他活的太久,没想到这一世他竟然活得这么短。”ltbgtltbgt

    “也许这就是他今世的愿望吧!那冗长的帝王生涯令他有些麻木了,他今世一定希望能够活的精彩,就算生如夏花也无妨吧!”石十四感叹道。ltbgtltbgt

    “好了,大家都是两世为人,对于赵小哥的死也不必太过介怀。”此时刚过还痛哭流涕的李会长,竟然一下子恢复了平静。ltbgtltbgt

    “我靠,这变脸也变得太快了吧!”石十四心中忍不住惊叹道。ltbgtltbgt

    “之前老袁告诉我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这次我们‘帝王群’加入了一位新的会员。令我们‘帝王群’也是蓬荜生辉啊!”李会长一边说着,目光已经投射到了石十四的身上。ltbgtltbgt

    “十四,会长让你站起来呢!”王木连忙推了推石十四。ltbgtltbgt

    “哦!大家好,我叫石十四,初来乍到,请多关照!”石十四手忙脚乱的站起身,和这些陌生的帝王打起了招呼。ltbgtltbgt

    这些会员上下打量着这个年轻人,心里也犯起了嘀咕:“这么年轻的渡尘者,究竟是哪位帝王啊!”ltbgtltbgt

    “大家有所不知,这石小哥可是大名鼎鼎的西楚霸王,项羽啊!大家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的加入!”李会长大声说道。ltbgtltbgt

    “千古无二的项羽?”掌声顿时此起彼伏。ltbgtltbgt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如此盛大的欢迎场面,石十四也是有些受宠若惊。ltbgtltbgt

    “好了,大家安静下!接下来还是先让石小哥些休息一下,我们惯例的节目就要开始了。请大家稍事休息。”李会长又道。ltbgtltbgt

    众人也是立刻静了下了,石十四也终于松了一口气。ltbgtltbgt

    “老王,这位李会长究竟是什么人啊!”石十四好奇地问王木道。ltbgtltbgt

    “这位李会长可是这小剧团以前的团长,也算是沂海市话剧界的一个角儿。只不过现在退休了,闲得无聊,所以才担任起‘帝王群’的会长来。”ltbgtltbgt

    “那他前世是哪位君主呢?”ltbgtltbgt

    “他姓李,你猜猜是哪位呢?”ltbgtltbgt

    “李?难道是大唐王朝里面的某位君王。”ltbgtltbgt

    “唐朝是唐朝,但不是隋唐的那个唐,而是五代十国里面的后唐。”ltbgtltbgt

    “后唐?该不会是一直和伶人为伍的,被称为‘戏子皇帝’的李存勖吧!”石十四吃惊地说道。ltbgtltbgt

    “还真被你说对了,看来你历史学得不错。”ltbgtltbgt

    “没想到这‘戏子皇帝’一语成谶。看起来当年他临死之前,还真想成为一个伶人啊!”ltbgtltbgt

    “估计就是这个原因。据说这一世,李会长出生于一个戏剧世家。他觉醒之时也已经进入了话剧团。只不过那个时候只是一个跑龙套的演员罢了。”王木介绍道,“而当他觉醒后,却立刻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了表演之中。”ltbgtltbgt

    “所以他后来才成为了这个话剧团的团长。这也算是天道酬勤吧!”石十四感叹道,“不过,老王,为什么我感觉这个‘帝王群’有些古怪。”ltbgtltbgt

    “古怪在哪里啊?”ltbgtltbgt

    “为什么这些所谓的帝王,都是些不务正业的主啊!”ltbgtltbgt

    “大概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另类帝王才会聚在一起吧!”ltbgtltbgt

    “那老王,你是怎么加入的。”石十四嘲笑道,“差点忘了,你这个帝王,也是个......”ltbgtltbgt

    “乱说啥,我当年也是个励精图治的帝王好不好。只是可能当时提出的改革太过激进,最好才造成这样的结果。”王木连忙辩解道。ltbgtltbgt

    “既然如此,那你怎么会合他们混在一起啊?”ltbgtltbgt

    “老王,你看这是工会的最新情报,你可要收好啊!”此时老袁走了过来,神秘兮兮地将一份资料递给了王木。ltbgtltbgt

    “多谢了,下一回记得来我们茶馆喝茶啊!”王木感激地说道。ltbgtltbgt

    “那是一定咯!对了,我们公司的产品也可以放在你们那里销售。”ltbgtltbgt

    “没问题,我们会后可以好好谈谈合作事宜。”听到商机,王木自然两眼放光。ltbgtltbgt

    “那好,有你这个*湖,看来我们这加工厂能够很快打开市场了。”ltbgtltbgt

    “怪不得这老王要参加‘帝王群’啊!”石十四看到二人相谈甚欢的样子,也终于明白了过来,“这里就是个情报交换的场所,看来确实有参与的价值。”ltbgtltbgt

    “那说好了,过会儿再联系啊!”王木愉快地结束了谈话。ltbgtltbgt

    “好了,今天的重头戏又要上演了,相信大家已经期待已久了吧!”此时李会长又再次发言道。ltbgtltbgt

    “重头戏,什么重头戏啊?”石十四好奇地问王木道。ltbgtltbgt

    只见此时王木的脸上露出了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十四,你也就稍微看看吧!反正也就一个多小时的事情,忍忍就过去了。”ltbgtltbgt

    老王的话音刚落,舞台上的帷幕徐徐拉开,只见李会长带着一对上了岁数的演员出现在了舞台之上。只见一个陌生的演员身着龙袍,而李会长却是一副伶人打扮。ltbgtltbgt

    “这是要做什么呢?”石十四忍不住问道。ltbgtltbgt

    “这就是每次活动的保留节目。也是这个小剧场以前一直表演的话剧伶人敬新磨。”ltbgtltbgt

    “敬新磨?难道就是后唐时代,敢打皇帝两个巴掌的那个伶人吗?”ltbgtltbgt

    “没错,就是他。”ltbgtltbgt

    “看来这李会长就算是转世觉醒之后,对于前世的事情还是耿耿于怀啊!”ltbgtltbgt

    “不,那倒没有,这个李会长只是单纯地喜欢话剧罢了。而这个话剧,据说当时可是风靡整个沂海市呢?”ltbgtltbgt

    “真的假的?”ltbgtltbgt

    “不信你看看后面!”ltbgtltbgt

    石十四回头一看,只见他的身后一块已经陈旧发黄的黑板上,贴着一张大幅海报。上面是伶人敬新磨的剧照,似乎也是已经有些年头了。而海报的旁边是不少简报,都是报道这出话剧获奖的新闻。ltbgtltbgt

    “看不出来,着转世李存勖还真有两把刷子啊!”ltbgtltbgt

    “那是当然,这老李的业务水平确实没话说。只不过......”ltbgtltbgt

    “只不过什么?”ltbgtltbgt

    “只不过.....”ltbgtltbgt

    “这个太好了!”看到精彩之处,石十四忍不住击节叫好。ltbgtltbgt

    “高水准,这部话剧无论是台词还是演员控场都是极其精湛的作品。”就连石十四精神之海里的达芬奇也是赞不绝口。ltbgtltbgt

    “如果配上音乐和唱段的话,就更好了。”董小宛补充道。ltbgtltbgt

    “十四,过会儿劳驾你和这李会长说道一下,我倒是愿意替这部话剧作曲的。”李龟年显得很急迫。ltbgtltbgt

    “这还是话剧吗?”石十四嘟囔道。ltbgtltbgt

    “改成歌剧不行吗?”ltbgtltbgt

    看着这些争论不休的记忆体,石十四也是无可奈何。不过不得不承认,这李会长的这出话剧确实很精彩。ltbgtltbgt

    “这部剧不是很好看啊!老王,你还抱怨什么啊!”石十四奇怪道。ltbgtltbgt

    “不是我抱怨,但是你想想,再好看的戏,如果你看了百八十遍,怎么都会看腻的吧!”ltbgtltbgt

    “这部话剧你看了百八十遍?”ltbgtltbgt

    “我年轻的时候,有幸看了好几遍这部戏。有一段时间,李会长退休之后,我就没有机会再看了。”王木解释道,“后来无意间被老袁带进这个‘帝王群’,看到了久违的话剧,我还真有一种找到组织的感觉。”ltbgtltbgt

    “然后呢?”ltbgtltbgt

    “然后,这个李会长就隔三差五找我们去看他的表演。而且门票还算比较低廉。”ltbgtltbgt

    “那不是很好吗?不过不会一直是这部伶人敬新磨吧!”ltbgtltbgt

    “还真让你说对了,这部剧是他一遍一遍重复的演出,这个李会长倒是乐此不疲。但是苦了我们这‘帝王群’的会员啊!”ltbgtltbgt

    “那你不会提反对意见吗?”ltbgtltbgt

    “少数服从多数,我一个人有反对意见,没有用啊!”ltbgtltbgt

    “难道他们这些人都忍受得了?”石十四放眼望去,只见一群老人看得是乐不可支。“真没有想到,他们也看得下去!”ltbgtltbgt

    “所以没有办法,只能默默忍受吧!”王木的眼中透着一丝无奈。ltbgtltbg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