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六十三章 老王茶馆(29)帝王群5免费阅读

第三百六十三章 老王茶馆(29)帝王群5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

    石十四看着这满头银发的陈朝皇帝,也是叹了一口气。“连自己的岁数也记不清了,看来是指望不上了。”

    “李会长,你就说这些货怎么送吧!”

    “那好,我这里有一份名单,你跟着老王,照着上面的名单一家家送到他们手中就行了。”李会长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厚厚的一叠纸。

    “这些不会都是名单吧?”

    “没错,上面都是的配送的地点和收礼之人的姓名。倒确实不少呢!那就有劳石小哥咯!”

    石十四接过名单,看到上面那些门牌号也是直冒金星。只见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些什么胡同、什么拐角,有的连像样的门牌号也没有。

    “这些都是什么地方啊!”石十四忍不住问道。

    “放心,都是那片棚户区里面,就是地址有些模糊。不过不要紧,到时候你找不到的时候,直接喊两嗓子就行了。”

    “不过这个路......”石十四看着通往棚户区的羊肠小道,问道,“看样子车子是开不过去了!”

    “谁说车开不过去,院子里面有辆小车,肯定能让你派得上用场。”

    “有车,你不早说!”石十四兴冲冲地跑出了小剧场。可当他看到院子里的小车时,也是傻眼了。

    “李会长,你管黄鱼车叫车?”

    “怎么了,你是不是觉得一下子装得东西太多了?如果需要锻炼身体的话,那你可以尝试用11路公交车。”

    “那还是算了吧!我没有这么方面的需求。”石十四深怕这李会长反悔,连忙卖力地将一箱箱蜂蜜往黄鱼车上搬。

    “这还差不多!”李会长回过头对一群“老皇帝”说道,“好了,接下来我们也应该开始干活了。”

    “十四,要不要我帮忙啊!”看着装货装得热火朝天的石十四,一旁的王木也是忍不住笑道。

    “得了吧!老王,估计你也是一早知道要被分派苦力活,才拉我过来垫背吧!”石十四没好气地说道。

    “这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啊!现在这工作强度可不是一般的大,总不见得让那些上了年纪的‘老皇帝’干吧!到时候真的要命了。”

    “好了,你也不要废话了。力气活儿,交给我。找收货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此时石十四已经装好一批蜂蜜,接着骑上黄鱼车,双脚一蹬加速朝棚户区前进。

    “包在我身上!”王木拿着名单也连忙跟了上去。

    “这箱蜂蜜是交给李大爷的。应该就在这里附近!”王木指了指远处的几幢矮房子说道。

    “但究竟是哪间呢?”石十四眼见上面赫然写着东北角旧房区,“看来只能喊话了!”

    “李大爷,李大爷!”喊声顿时响彻了这片区域。

    “叫什么,叫什么?你们这不是打扰我午睡吗?”只见一个古稀老人,拄着拐杖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您是李大爷,这是给您的礼物!”石十四见状,连忙把一箱蜂蜜放在了老人面前。

    “礼物?”这位大爷有些疑惑地看了看石、王二人,“你们收货人给我看看!”

    王木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

    老大爷一看,顿时笑道:“你们搞错了,我箱蜂蜜不是我的。”

    “啊?您不是李大爷吗?”

    “我是黎大爷,这个是‘木子李’,我是黎明的黎啊!”这位黎大爷说笑着走开了。

    “竟然弄错了!”石十四也是颇感意外。

    正在这时不远处又走来一位老大爷。他看了看抱着蜂蜜箱子的石十四问道:“就是你们找我吗?”

    “您是李大爷?”

    “没错,我就是!”

    “总算找到了,实在是太好了!”石十四也算是如释负重。

    可谁知当这个老大爷看了名单之后,也是一个劲的摇头。

    “不好意思,原来也不是我的礼物啊!”

    “您也不是李大爷吗?”王木也是吃惊地问道。

    “我是礼大爷,礼貌的礼!”

    “原来我们又搞错了啊!”

    送别礼大爷之后,竟然又走来了好些个大爷。

    不过这一次石十四和王木倒是学乖了。在送出蜂蜜之前,还是先确认这些“李”大爷的身份。

    果不其然,这些老伯,竟然都不是所要找的“李大爷”。他们都是姓:“里、理、离、利、历、栗、笠......”历经那么多大爷的摧残,愣是没有等到李大爷的出现。

    就连石十四精神之海里面的达芬奇和特斯拉也是纷纷感叹。“这汉语真是博大进深啊!音标都一样,竟然字完全不一样。”

    石十四白了他们一眼,这个时候可不是体会汉语魅力的时候。他现在多么希望,这些个大爷能够起个英文名字。至少“dark”和“durk”这样的同音异义词还相对少一些。

    “里、理、离、利、历、栗、笠”王木也是不住地念叨着,“好嘛!感觉像是在场啊!”

    “还不是你把我拉进火坑的啊!你有心思开玩笑!”石十四连忙*道。

    “这也不是我故意骗你的啊!还不是你男人的*作祟?”

    不过所幸二人的争执声,终于引来了真正的李大爷。这第一箱蜂蜜也总算送出去了。

    “万事开头难!十四,后面应该就会很顺利了吧!”王木连忙鼓励道。

    “但愿吧!”石十四有看了看下一个收货人的信息:东北角旧房区,鲤大爷。石十四目光一寒,要不是王木死死拉住,差点就像冲回去教训那个李会长了。

    终于在历经千辛万苦,石十四和王木总算将一帮子大爷们的蜂蜜都送完了。

    接下来的名单上赫然又出现了:旧房区西北门,洛大妈收。

    石十四一脸的黑线:“先是大爷,再是大妈。我们今天算是和广场舞杠上了!”

    而这还不是最气人的。当石十四找到洛大妈的时候,他发现她和第一个李大爷竟然是两口子。

    “嘿!这个李会长,你是在玩我是不是啊!”石十四的怒吼在整个棚户区里面回荡。

    此时小剧场里面,李会长和那群“老皇帝”们却端坐在太师椅上,喝着香茗,磕着瓜子。

    剧场里面的蜂蜜,这么多人不小十分钟就都送完了,接下来就是他们这些皇帝的休闲时间了。

    “我说李会长,我们这样恶作剧戏弄新来的石小哥,是不是有些不太厚道啊!”老袁小声问道。

    “啊呀,这可是我们每次有新皇帝入会时的惯例啊!我们几个当年进来的时候,不也都被以前的‘老皇帝’们恶搞吗?这可是我们‘帝王群’的传统啊!”

    “可是?”

    “可是什么?这规矩不能费!而且你放心,西楚霸王的胸襟可是十分开阔的。”李会长说道,“而且说不定,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聚在一起整蛊会员了。”

    说这话的时候李会长的笑容也是凝固了,全场的“帝王”们也是停下了手中的杯子,脸上的落寞之情溢于言表。

    此时石十四和王木在棚户区内也是历经磨难。在和各种姓名相近的大爷大妈做完斗争之后,那些蜂蜜也总算送出去了一大半。

    为了搞定这个任务,石十四可是连中饭也没有顾得吃。就算是铁打的身体,此时石十四也是累得够呛。趁着午休时间,他终于有时间喘口气了。

    “来,啃个面包吧!”王木似乎早有准备,直接将手中的面包递了过去。

    “老王,老实交待,是不是一早知道今天要来卖苦力了?”

    “实际上每次惯例都是如此啊!”

    “那你还拖我下水?”

    “哎,不拖你下水,我可找不到其他有资格参加‘帝王群’的人了。难不成这么多的力气活儿,你准备让你老板一个人干嘛?”

    “老王,我就不明白了。这个‘帝王群’摆明了就是坑人的。我实在没有看出有什么福利啊!凭你的精明,怎么会甘愿在里面充当一个苦力的角色呢?”

    “十四,难道你们没有看出这‘帝王群’的实质吗?”

    “这‘帝王群’不就是个昏君窝点吗?”

    “没错,这里面大多都是昏君转世。但是你不觉得他们现在的所作所为,和历史上有什么不一样吗?”

    “除却忽悠我的这件事情,至少他们现在做的都是好事。就算是送这些蜂蜜,得实惠的也是这些住在棚户区的老人。对了!”石十四突然想到了什么,“奇怪,这个棚户区里面怎么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怎么没有年轻人呢?”

    “这回你这个蜂蜜可没有白送。”王木笑着解释道,“实际上这个棚户区的居民大多都是些老人,还有很多都是孤寡的老人。年轻人哪里忍受得了这里的环境,很多都去外面的大城市打工了。”

    “原来如此,这些蜂蜜是?”

    “每年到了这个时候,李会长都会想方设法弄来这些福利,分发给棚户区的这些老人。去年也是老袁赞助的蜂皇浆。你来猜猜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个,我猜不出。要知道皇帝的心思可没有那么容易猜,就算是昏君也是一样。”

    “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两个字‘赎罪’。”

    “赎罪?”

    “李会长曾经感叹过,历史上的他并不是一个好皇帝,有些对不起百姓。所以今世,除了实现自己的理想之外,更重要地是能够为百姓们做一些好事。”

    “难道说他创立‘帝王群’是为了棚户区地这些老人们吗?”

    “没错,这里的老人缺少了子女的照料,很多时候都只能相依为命。他们不会上网,不太会用智能机。可能每天的娱乐只是到小剧场来看看李会长他们的演出。”

    “没有亲人在身边,碰到个头疼脑热的,或者什么急病的时候,都没有子女照顾。”

    “他们确实过得太凄苦了。”石十四也是有些唏嘘。

    “所以李会长退休以后,把家搬到了这个小剧场。和他一起搬过来的,还有好几个‘昏君’。他们在这里发挥余热,也是用自己的力量帮助那些老人们。”

    “看上去,他们确实真心悔过。”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