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七十八章 地狱级的理论考试免费阅读

第三百七十八章 地狱级的理论考试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石十四冷眼旁观,对于刚才的作弊风波,他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

    “十四,你在思考什么呢?”王勃诧异道。

    “这个乐长海不愧是隔世缘的前辈,这个手段真是高明啊!”石十四也是赞叹道。

    “没错,这个乐长海都让我有些怀疑了。”

    “子安先生,你怀疑什么?”

    “我甚至觉得他有点不太像永兴县公啊!”王勃说道。

    “不会吧!渡尘者工会应该不会把渡尘者的前世搞错吧!而且我记得在虞世南在你出生之前就去世了。”

    “话虽如此,但是永兴县公距离我所在的年代也没有太远。他的生平轶事我也是十分熟识。”王勃解释道,“我只是隐隐感觉这乐长海和永兴公有些差异。”

    “转世觉醒的渡尘者,总归会因为环境的改变,有所改变。这也不奇怪。”

    “那好吧!可能是我多心了,不过十四我还是提醒你,这个乐长海还是要多一个心眼。”王勃最后提醒道。

    “多谢子安先生提醒了。”石十四感激地说道。

    “石小哥,你怎么不进去啊!”乐长海的声音也是传进了精神之海。

    石十四也是从冥想状态回到了现实。他发现这考场之外,只剩下他一个考生了。

    “不好意思啊!乐老,刚才我走神了!”石十四尴尬地笑了笑。

    石十四连忙快步往检测仪走去。

    谁知那乐长海朝他摆了摆手道:“石小哥,你就直接进去好了。都是隔世缘的员工,自然是免检对象咯!”

    听到乐长海如此说,石十四也没有矫情。

    “那就多谢乐老了!”石十四说着,也是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考场。

    乐长海意味深长地看着石十四的背影,心道:“这小子是怎么回事,竟然看不出内心所想。除了王木以外,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啊!”

    石十四快步走入考场,按照准考证的号码,也是找到自己的位子坐了下来。

    此时距离理论考试还有差不多五分钟的时间。

    看着这和高考相差无几的形式,石十四也是感慨万千。

    命运仿佛和他开了一个玩笑,在放弃参加高考之后,自己竟然稀里糊涂成为了渡尘者。竟然还有机会来接受考试的洗礼。

    “就让我来感受一下这另类的考试吧!”

    此时工作人员也是将试卷发了下来,石十四也是和众多学子一样,进入了考试状态。

    不过等石十四里里外外将试卷看了一遍,也是不禁皱了皱眉头。

    “允儿,你搞什么呀!这理论考试题库里面可是一题都没有啊!”

    不过所幸上面的题目大部分石十四也是知道的。

    “比如这汽油标号的含义啦!”“拉锁是谁发明的?”“在做等离子物理对撞实验的时候如果能把第三能量的极坐标向负方向调整三个阿尔法单位那么对终极的结果将会产生多少影响......”

    “与其说这是理论考试,不如说是知识竞赛啊!”石十四一边说着,一边填写着答案。

    总的来说,这些题目对石十四构不成威胁。甚至是等离子物理题目,对于天才特斯拉来说也是毫无难度可言。

    不过其他考生就没有那么好命了。那些考生看着这些试卷都是大眼瞪小眼,有些不知从何入手。

    甚至有几个考生已经抱怨起来了。

    “这些都是什么题目啊!这工会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考场重地,禁止大声喧哗!如若再犯,都当作弊论处!”担任监考的是乐长海手下的叶四。

    面无表情的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冷血判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考生们个个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有些考生们已然精神崩溃,甚至放声大哭起来。

    这些人自然被叶四给请出了考场。

    在考生当中,石十四也是发现了几个熟面孔。

    “奇迹包子摊”的老板,杜仲;“松本日料铺”的老板松本源。两人竟然都在这个考场里面和石十四一起考试。

    不过对比胸有成竹的石十四来说,这两个家伙却是一副苦瓜脸。

    “看样子这理论考试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煎熬啊!”石十四也是有些不解,“话说这星级晋升的通过率也是不低,但为什么这次的理论考试就是不准备让人过的性质呢?”

    “十四,如果我猜得没错,这理论考试的目的并不是真的考察理论知识。”此刻郭嘉突然来了一句。

    “不考察理论知识,那这考试有何作用。”石十四奇道。

    “既然是渡尘者工会,不走寻常路也不奇怪。反正你静观其变就好!”

    “明白了!”石十四也是点点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考试结束的时间也是逐渐临近。

    考场之上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那些学霸考生,自然是胸有成竹,等待着考试*响起。而学渣们,也在期待这度秒如年的摧残快点结束。

    临近考试结束还有十分钟的时候,突然主考官易天走进了考场。

    “易先生您怎么来了?”这回就连监考的叶四也是吃惊不已。

    “我来的目的自然是为了执行最后的理论考试咯。”易先生笑着说道,“这位同事,能不能将讲台的位置先交给我?”

    “易先生,您严重了!”叶四也是连忙让开了位置。

    “这个易天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啊!”石十四心中暗自嘀咕。

    “各位考生,请你们先停下手中的笔,我这里有话说。”易天开门见山道。

    “算了,反正这些题目我不认识它,它也不认识我。在这里僵持着也没有什么意思。”杜仲把笔一扔,也是看着易天准备说什么。

    “各位考生,不知道大家对这次的理论考试有什么看法?”易天问道。

    不过现场一下子鸦雀无声,大家都没有什么表态。

    “各位都不用担心,畅所欲言即可,不要有什么负担。”

    “那我就说了啊!”此时松本源倒是毫不怯场地说道,“这个题目是不是有些超纲啊!”

    “松本先生对吗?”易天随口道。

    “易先生你认识我?”

    “你的日式料理我品尝过,确实很对我胃口。”易天笑着说道,“不好意思*病又犯了,对于好的料理没有什么抵抗力。”

    “接下来言归正传,现在我可以给那些认为自己无法通过理论考试的人一个机会。”

    “什么机会啊!”学渣们似乎看到了救命稻草。

    “我这里可以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之中只要有人答出来的话,这个考场全员过关。”易天平静地说道。

    “易先生,恐怕答不出的话,付出的代价应该不小吧!”角落里的石十四幽幽地来了一句。

    “看起来这里有位睿智的渡尘者啊!”易天赞许地说道,“你能否走到台前?”

    石十四二话不说,大步流星地走到了易天面前。

    看着石十四的脸,易天也是泛起了嘀咕:“这个家伙就是工会高度重视的那个石十四吗?今天正好借此机会,考察一下他的能力。”

    “敢问易先生,答错的代价是什么?”石十四问道。

    “很简单,如果要参与这最后一问的竞答,那首先刚刚所完成的试卷作废。一切以这个问题来决定是否通过。”易天回答,“还有一点,如果你们这里没有人能够答出我的问题。现场你们所有人的晋升资格全部取消。还有,从今以后,永远不允许参加晋升考试。”

    “什么,从今以后所有晋升考资格全部取消。”在场的人除了石十四以外,都是一副震惊的表情。

    石十四却显得异常镇定,似乎早就料到易天会这么说。

    “奉孝先生,您真是料事如神啊!不负鬼才之名。”精神之海里的石十四也是对郭嘉佩服不已。

    “小场面,如此困难的题目,我就知道考得不是学识,而是人性。”郭嘉淡定地说道。

    “人性?”

    “没错,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此时现实之中,易天环视整个考场,然后继续说道:“不过如果不愿意参加这最后一问,你们也有两个选择。”

    “什么选择?”松本源问道。

    “第一,就是以现在的试卷为成绩;第二,直接弃权,等下一届考试重新再考。”

    “什么?”这些渡尘者们更加不淡定了。

    “我可是好容易才凑足这么多的考试费用的啊!”杜仲嘟囔道。

    “杜老板,那你可以选择计算试卷上的分数啊!”石十四一旁问道。

    “不瞒石小哥说,我这试卷上可是一个字都没有写啊!”杜仲红着脸说道,“其实我想赌一把最后一问的。”

    就在石十四和杜仲商量之际,在他们身后,好几个渡尘者突然举起手道:“我们选择弃权!”

    “竟然有弃权者出现了!”松本源不禁惊叫道。

    他回头一看,那几个弃权者他竟然还认识。

    “李老板,黄导,你们几个也都弃权吗?”松本源着急道。

    “松本先生,我们也是不想。但总比永远失去晋升考试资格好吧!”那个李老板说道。

    “但是那最后一问,易先生还没有问呢?你们怎么就知道答不出来呢?”

    “呵呵,松本先生,我们可没有你那么天真。”黄导笑道,“就这试卷已经到了这个级别,你以为最后一问我们能回答得出来?”

    “这......”

    “松本先生,我好言劝你还是等下一次吧!”

    那几个弃权者说完,也是拍拍*离开了考场。

    而接下来,要求弃权的渡尘者竟然有一大半。不一会儿功夫,一星考场之中的考生也就只有几十人了。

    “你们都想回答最后一问吗?”易天问道。

    “当然不,我交卷!”有几个学霸考生十分自信地将试卷递了过去。

    易天朝叶四使了个眼色,很快叶四就让几个工作人员将试卷给收走了。

    “那剩下的人呢?”易天笑吟吟地看着其余的考生,“你们是决定回答最后一问,又或者是齐全呢?”

    考场内的空气一下子凝固了起来,那些渡尘者们也开、开始最后的天人交战。

    :.sytx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