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愤怒的王木免费阅读

第三百八十三章 愤怒的王木
    转载请注明出处:..>..

    “啥,你们不带我玩了?”石十四生气地说道,“你们怎么能这样呢!”<b><b>

    “这不是没有办法吗?这次总部的领导可是把标准定死了啊!”王木说道,“小同志,不要有想法啊!”<b><b>

    “我怎么能没有想法。明天去了考场里面,拼死拼活得可是我啊!”石十四*道,“这事情没完啊!”<b><b>

    就在石十四和王木争执之时,石十四的手机响了起来。<b><b>

    “我呆会儿再和你理论!”石十四一边说着,一边顺手接起了电话,“喂,阿翘啊!我考试结束了啊!”<b><b>

    “结束了就好,晚上陪我逛街吃晚饭呗!”电话那头林翘的声音变得异常温柔。<b><b>

    “没问题,没问题。那我这会儿就去接你下班吧!”<b><b>

    石十四喜滋滋地挂断了电话,却见王木微笑着看着自己。<b><b>

    “现在怎么样?如果你去晚宴的话,林警官的约会可就泡汤了啊!”<b><b>

    “一码归一码,这不公正的待遇等我回来再好好和你们算。”石十四依然嘴硬道。<b><b>

    不过时间临近,石十四还是快步准备去赴林翘的约会。<b><b>

    “哦,十四有件事情忘记提醒你了!”王木突然道,“为了保证晋升考试的公正性,一般考生不允许离开酒店的哦!”<b><b>

    “什么?”石十四也是大惊,“这还让不让人活啊!”<b><b>

    不过石十四也是听出了王木的弦外之音。<b><b>

    “一般考生?肯定还有非一般的考生吧!”<b><b>

    “没错,只要有组委会出具的特殊通行证,那就畅通无阻了。”<b><b>

    “也就是说!”此刻石十四看着王木的眼神充满了谄媚,“我的好老板,您这里应该会有一两张这种特殊的通行证吧!”<b><b>

    “这个嘛,还真有一两张呢!”王木淡定地说道,“不过我觉得你应该不需要吧!我可是准备去晚宴那里据理力争,帮你争取个参会名额吧!”<b><b>

    “我看着就不必了吧!为了我一个区区一星渡尘者和领导争得面红耳赤似乎不太好吧!”<b><b>

    “那可不行!你可是我们‘隔世缘’重要的一员。我们公司的人都应该整整齐齐在一起。十四,你放心!就算是得罪了那几个领导,我也一定把你带去参加晚宴。”王木一副煞有介事的表情,“这几张通行证我可以给其他几个提出申请的考生好了。”<b><b>

    王木一边说着,只见一张通行证已经拿在了手里。<b><b>

    “不必了,真的不用了!”石十四二话不说,一把抢过了通行证,“我这种小人物就不用给领导徒增困扰了。”<b><b>

    “那你不记恨我?”王木笑道。<b><b>

    “怎么可能呢?哪里去找这么好的老板呀!我晚点回来啊!”石十四说着,揣着通行证麻溜地走出了酒店。<b><b>

    “记得早点回来啊!明天可是要准时去考场啊!不要和林警官玩太晚啊!”王木在背后嘱咐道。<b><b>

    “知道啦!这个我可是有分寸的!”石十四也是回答道。<b><b>

    精神之海里面,那些记忆体也是流下了欣慰的泪水。<b><b>

    “这个十四总算也是长大了,不枉我们这些前世一路提携啊!”郭嘉感慨道。<b><b>

    一个小时以后,“缘分天定”里最大的会议厅里,招待晚宴也是召开了。<b><b>

    当王木带着“隔世缘”的几位美女来到会场之时,只见乐长海带着叶四和裴元也早已抵达会场。<b><b>

    甚至乐长海已经和监考官文召山攀谈了起来,看样子也是相谈甚欢。<b><b>

    王木走到两人面前,也是打招呼道:“乐老,文先生,你们晚上好啊!”<b><b>

    “原来是王老板啊!”文召山也是微微一笑,“看起来你们沂海市的发展也是相当不错啊!”<b><b>

    “文先生谬赞了!”王木谦虚地说道,“乐老,没想到你和文先生认识啊!”<b><b>

    “呵呵,我和文先生是旧识了,十多年前我还在‘隔世缘’的时候,我们就是很好的朋友了。”乐长海平静地回答道。<b><b>

    “原来如此,这我倒是第一次知道啊!”王木道。<b><b>

    “说起来,这乐老还算是我的恩人呢!”文召山进一步说道,“当时我刚刚觉醒不久,还完全没有适应渡尘者的生活。也多亏了乐老给了我一些指定,否则也没有今天的我了。”<b><b>

    “文先生,您这话怎么说的。”乐长海连忙摆手道,“您这样的大才,到哪里都不会被埋没的。我也只不过是尽了自己应尽的本分罢了。”<b><b>

    看着这两个渡尘者喜笑颜开的样子,王木甚至觉得自己仿佛是局外人一般。<b><b>

    “对了王老板,最近你们‘隔世缘’公司可是出尽风头啊!”文召山突然来了一句。<b><b>

    “出尽风头?哪里啊!我们这小家小户的,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啊!”<b><b>

    “谦虚了不是?”文召山笑道,“正面干掉‘回墓’的人,这可就不是小打小闹了。看起来在王老板手中,这‘隔世缘’似乎重新崛起了啊!”<b><b>

    “怎么可能呢!当年那次事件后,我们‘隔世缘’也是深居简出,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啊!”<b><b>

    “王老板你可不要有什么顾虑啊!”文召山脸上微微一变,“实际上‘隔世缘’这块金字招牌在我们工会还是很具份量的!实际上我们也希望借着最近这个势头,想办法让‘隔世缘’重新获得往日的荣耀。”<b><b>

    “这个......”文召山的话也是让王木有些犹豫。<b><b>

    “不过,要恢复过去的荣耀你们当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文召山继续说道,“对了,你们‘隔世缘’现在的规模怎么样?有几个人了?”<b><b>

    “哦,加上年初新招的十四以外,一共加起来有四个人了。”<b><b>

    “四个人?”文召山不禁哑然失笑,“老王啊!老王!虽然当年‘隔世缘’出了那么档子事情,但是你也用不着这么低调啊!要知道,当年你们公司可是华东第一啊!”<b><b>

    “实际上我们现在采用的是项目雇佣模式,虽然正式员工不多。但是遇到棘手的项目,我们可以立刻调集人手。”王木解释道。<b><b>

    “真是这样吗?”一旁的乐长海淡淡道,“如果王老板资源真的这么丰富,这一次也用不着找上我了。”<b><b>

    “这个......”王木一时之间也是有些尴尬。<b><b>

    “老王,这一次我除了过来担任监考官,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转达一下总工会方面的意思。”<b><b>

    “总工会方面的意思?”王木也是面色一沉。<b><b>

    “上一次‘回墓’的来袭只是敌对势力的冰山一角罢了。所以总工会方面,以沂海市为中心,一点点扩大各家公司的规模。而‘隔世缘’这个元老自然首当其冲。”<b><b>

    “文先生的意思是?”<b><b>

    “既然要扩大规模,那现在的‘隔世缘’人手就稍显不够了。刚才我也和乐老聊过一会儿,虽然乐老退休这么多年,但是身体依然是否硬朗。所以您看......”<b><b>

    “文先生是不是想请乐老重新出山?”王木的脸色显得比较阴沉。<b><b>

    “王老板,实际上我只是想为‘隔世缘’尽一些绵薄之力而已。”乐长海微笑着说道,“我想等这次晋升考试结束,以顾问的身份在为‘隔世缘’效劳。而且叶四他们也是一直想回归......”<b><b>

    “呵呵,乐老有心了!如果能有您的回归,那我们‘隔世缘’可说是如虎添翼啊!”王木也终于露出了些许笑容。<b><b>

    “不愧是王老板,这心胸真是如江河般宽广啊!”文召山也是哈哈大笑。<b><b>

    “实际上原本我也是准备过闲云野鹤般的生活了。但是上次我回‘隔世缘’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好苗子啊!”乐长海也笑道。<b><b>

    “好苗子?你说的人该不会是是十四吧!”提到石十四,王木的面色也是由晴转阴。<b><b>

    “没错,就是他!”乐长海也是一脸喜色,“虽然我不知道王老板是从什么地方找到这个孩子的。但是我可以清楚感觉到他的潜力,假以时日,这个石十四一定会超越他的。”<b><b>

    说到这里,乐长海似乎有些得意忘形。他没有注意到此刻王木的脸色已经变得异常难看。<b><b>

    “超越他?乐老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竟然还想着他吗?”王木冷冷道。<b><b>

    “王老板!”乐长海此刻也是立刻把笑容收敛了,“我不是那个意思。”<b><b>

    “那你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忘了他所带给我们的灾难吗?还是你准备将十四变成又一个他?”<b><b>

    “我只是爱才,想把他培养成为我们渡尘者的领袖,我可没有其他的想法。”<b><b>

    “够了!”王木的眼神变得满是杀意,“如果乐老想重返‘隔世缘’,想为公司添砖加瓦,我举双手赞成。但是如果想觊觎我的这些员工,那对不起恕我将你拒之门外。”<b><b>

    “王老板,这乐老不是这个意思?”文召山见状也是立刻打圆场道。<b><b>

    “不是这个意思,那他是什么意思?”王木盯着文召山的眼睛道,“文先生,当年的事情你也是亲历者,难道你想让当时的悲剧重演吗?”<b><b>

    “王木!”此刻的乐长海也是被激怒了,“既然你亲历了当时的悲剧,那你也知道个中缘由。那你为什么还把这小子给招到‘隔世缘’来?不要告诉我,你是准备保护他?”<b><b>

    “不然呢?让他变成那些妄图颠覆渡尘者社会的工具吗?”<b><b>

    “匹夫无罪,怀璧有罪。王木,你觉得就凭你一个无能的老板,就能够保护得了他吗?我看就连你们公司里的那个‘影子杀手’都保护不了。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将她除之而后快?”乐长海也是显得异常激动。<b><b>

    “这不是你需要考虑的问题。只要有我王木在,外人就休想染指我的员工。他们的安全自然由我的保护。”王木毫不犹豫地说道。<b><b>

    “好,好,很好!没想到蛰伏这么多年,王木依然还是那个王木。”乐长海也忍不住说道。<b><b>

    “好了,两位,都不要这么激动啊!”文召山眼见这个场面变得如此剑拔弩张,也是连忙打圆场道,“怨我,怨我。今天这么好的晚上,我扯这些事情干嘛?来,我敬二位一杯。”<b><b>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