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一十三章 剑舞倾城免费阅读

第四百一十三章 剑舞倾城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看着这些记忆体兴高采烈,十分欣慰的样子,石十四也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b><b>“所以我希望得到各位的帮助。因为自创武学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b><b>“啊!原来你*洋溢地说了半天,还是指望我们咯?”董小宛也是直摇头。<b><b>“怎么了,就我一个平平无奇的兵哥哥,还能和那个绝世剑豪一较高下?我不管哦!如果输了的话,丢的可是我们炎黄子孙的脸面。”<b><b>“话说我们似乎不是炎黄子孙啊!”达芬奇和特斯拉忍不住纠正道。<b><b>“你们确实不是,不过我输了的话,你们脸上的面子还挂得住吗?”<b><b>听了石十四的话,那几个记忆体也不说话了。<b><b>“好了,我们几个人通力配合,助你对付那个小次郎总行了吧!”项羽最后说道,“不过能不能赢,就看你自己的领悟能力了。”<b><b>结束冥想状态,石十四发现原野心之助倒是颇有风度的没有进攻。<b><b>“看不出,你这个东瀛人很有武士道精神啊!”<b><b>“我本来就是个武士,而且对付一个不会反抗的对手,也没有意思。”心之助冷冷地说道,“出招吧!”<b><b>“那好吧!”石十四说着,也是摆出了攻击架势。<b><b>“你不用最擅长的枪吗?”心之助奇怪道,“为什么弃枪!”<b><b>“我擅长的不仅仅是枪哦,剑亦是我心头之物。”<b><b>“剑?我对剑道的要求很高,希望你不会令我失望。”<b><b>“那你就看好了!”石十四说完,整个人依然一动不动。<b><b>而心之助也没有率先动手,他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石十四。<b><b>两人虽没有动手,但是剑意的比拼已经开始了。<b><b>在这个严寒的冬日,那如刀割般凛冽的寒风,却是无法侵袭这两个绝世武者。<b><b>寒风掠过心之助时,竟然直接被对方的杀气逼得四散。而那一边石十四的气势也是令寒风改道。<b><b>这剑意的比拼,二人似乎不想上下。<b><b>战!一个对视过后,两雄也是冲向了对方。<b><b>以掌为刀,心之助率先发动攻击。这一刀没有丝毫犹豫,也没有太过华丽的虚招。只是用最简单的劈斩,要将敌人一分为二。<b><b>“二天一心斩,没想到宫本武藏的招式竟然被你记录了下来。”石十四一边说着,双手也是幻化出了无数圆弧。<b><b>“太极”融入剑道之中,自然是当式最强的防御剑法。<b><b>“二天一心”无法斩断石十四的“太极剑”,这令对手心之助更加兴奋。<b><b>只见他回身,一个翻腾,赫然是使出了成名绝技“燕返”,一股强大的劲力不由分说硬生生斩开了“太极剑”的防御。<b><b>但石十四并没有任何由于,用手抽剑挥出,寒芒闪过也是硬拼对手的“燕返”。<b><b>集合东瀛招最强的两式,强大的剑气也是逼得石十四连连后退。<b><b>不过最终石十四还是挡下了对手的劲招。<b><b>“真是差一点呢!”石十四心有余悸地说道,“刚才如果你拿的是真正的兵刃,我应该已经被斩成两半了吧!”<b><b>“不用谦虚,如果你有武器的话,至少也能挡下我的攻击。”心之助平静地说道,“这样比下去,战斗确实有些乏味。我看还是拿出武器来吧!”<b><b>心之助说完,也是再次拔出了武士刀。<b><b>“看起来,这个家伙一点时间也不给啊!”石十四苦笑道。<b><b>实际上那些记忆体提供给他的武道记忆实在太多,一时之间他还融合不出合适的剑招。<b><b>但是赶鸭子上架,此刻他也不得不应战了。<b><b>“就拿它吧!”南常公将一柄长剑扔向了石十四。这正是刚才玄姬使用的武器。<b><b>“谢了!”石十四跳将起来,接住长剑的同时,也是顺势一挥。那一道可怕的剑气也是瞬间将一旁的树枝切了下来。<b><b>“雕虫小技!”心之助对此也是嗤之以鼻。他不管不顾地朝着石十四走了过去。<b><b>双刀一上一下,似乎形成了一个倔强的战阵。<b><b>石十四望去,对手竟然没有一丝破绽。<b><b>但是大战不可避免,没有破绽石十四也必须应战。<b><b>起手式自然是他最为熟悉的“太极剑”。<b><b>心之助身为剑道宗师,两世的经验比任何人都丰富。什么样的剑招,在他面前似乎显得苍白无力,弹指可破。<b><b>可是“太极剑法”只重剑意,不重招式。石十四的剑招也不循规蹈矩,也是根据心之助的剑招进行对招。<b><b>但只可惜石十四*太极剑的时间太短,根本无法领悟真髓。<b><b>几个回合下来,“太极剑势”也是被戳得千疮百孔、破绽百出。<b><b>经验丰富的心之助在短短几招之内,也是抓住了石十四的漏洞。<b><b>他反手握刀,用一个诡异的招式,侧身朝着石十四就是一记劈砍。<b><b>石十四无奈只能反身格挡,但另一边却露出了破绽。<b><b>心之助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虽然那个破绽只有短短瞬息而已。但是对于绝世剑来说,那是绝对要把握住的。<b><b>心之助的长剑毫不气地刺了过去,直取石十四的中门,看上去那一剑石十四是怎么也躲不过了。<b><b>但是当长剑要刺中石十四的时候,石十四突然身形一转,竟然使用了一个舞蹈动作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剑。<b><b>心之助也是皱了皱眉头,但是身经百战的他也是立刻变招。双刀交汇在一起,横刀切出一道月圆。<b><b>这道斩击划破天际,似乎连天上的飞鸟都能斩下。这一招无疑是是“燕返”的真髓。<b><b>石十四当机立断,也是用长剑进行挡格。<b><b>但那一刻冲天的气势他已经无法遏制,爆发的剑气瞬间斩断了他的剑刃。<b><b>心之助顺势一脚也是将石十四给踹飞了出去。<b><b>幸亏现在的石十四有气劲护体,勉强让他落在地面之上。<b><b>但是落地的一刹那,剑气刺伤的身体瞬间裂开了深深剑痕。就算是隔着衣服,竟也切到了石十四的身体。<b><b>“下一剑,我要斩断你的身躯。”心之助冷酷地说道。<b><b>“真的不行了吗?”杜仲也是看得心惊胆战,“那个人的剑简直不是人间之剑,石小哥怎么抵挡得了啊!”<b><b>木易也是着急不已,原本她觉得自己能够挡住心之助。现在看来,她甚至连一剑都接不下。<b><b>“石小哥现在对抗的不是心之助一人,他是在挑战历经百年的东瀛剑道。虽然我不想承认,此刻的石小哥,应该没有任何胜算了。”松本源也是担忧地说道。<b><b>切肤之痛也是令石十四瞬间清醒,不过他的眼神之中的战意也没有丝毫减退。<b><b>“十四,你的剑术比起这个小次郎,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要赢的话,只有将我们记忆中的剑道融会贯通。”项羽提醒道,“刚才你使用董大家的舞技确实不错,看来要真正领悟,就只能靠体悟了。”<b><b>“体悟?”<b><b>“在实战中去领悟。希望你真的能够坚持到那个时候。”<b><b>此刻现实之中,心之助的攻击又到了。<b><b>觉醒的二十年间,化身为原野心之助的佐佐木小次郎,集合百家之长,剑道再次提升。<b><b>只见他左手反握武士刀,赫然是其上辈子的剑道真髓“燕返”;右手则是从败中领悟的“二天一心”。<b><b>如同鬼神一般的可怕剑法就此造就。<b><b>石十四的长剑已断,面对冲过来的心之助,他连忙将手中的断剑朝起掷出。<b><b>可谁知那心之助一个简单的拔刀,竟然将断剑一斩为二。<b><b>“这个家伙!”石十四自然也是惊讶不已。<b><b>那一刻他甚至连想到了武侠里面的绝强刀。几十年来每天只练习拔刀之术,但是一出江湖无人能够接其一刀。<b><b>原本普通的剑无法领悟的境界,这个心之助通过两世的努力,已经超越了前人。<b><b>“如何应战呢?难道我真的没有办法对抗吗?”石十四的自我怀疑稍纵即逝,“不,区区东瀛剑法如何能够赢得了中华武魂?”<b><b>就在这时,石十四的脑海中一个剑招慢慢变得清晰起来。<b><b>开元年间,天宝寺内。一个身着白衣孝服的剑正在焚香祷告。<b><b>而在他的面前,一个青衣画师面对着白壁,陷入了冥想。<b><b>“将军,如果要我做出能够超度亡魂之画,恕我难以办到。”画师无奈地叹了口气。<b><b>“为何?吴先生可是被尊称为‘画圣’,难道区区壁画您就无法完成吗?”<b><b>“裴将军有所不知。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这样的画作我已经长时间不作了。我已经无法达到那个境界。”<b><b>“吴先生,我今日之请,并不是为了我个人。我也是为了家母,请您一定要想想办法。”剑说完,也是单膝跪倒在地。<b><b>“裴将军快快请起,实际上并不是一点办法也没有。”<b><b>“吴先生,有话你请讲当面。”<b><b>“岁月已经磨去了我的锋芒,我需要有人能够唤起我的作画之魂。”吴道子认真地看着剑道,“我想亲眼见证一下你的‘剑舞’。”<b><b>“要看我的剑舞吗?”剑平静地说道。<b><b>他缓缓脱去孝服,一瞬间整个寺院里面被肃杀之气席卷。在场的人包括吴道子在内,无不为之动容。<b><b>“不愧是‘剑圣’。”吴道子赞叹道。<b><b>剑慢慢走到院中,长剑挂在腰间,仿佛也发出了一丝丝唱鸣。<b><b>一众观众屏息静气,目光都聚焦到了这剑的身上。<b><b>剑闭上眼睛,似乎正在等待着某个时刻的来临。<b><b>此时一阵微风拂面,那剑的眼神瞬间变得锐利起来。<b><b>拔剑!观众甚至没有看清剑何时出剑,仿佛一切都陷入了梦幻一般。<b><b>“走马如飞,左旋右抽”,剑整个人随着剑有韵律地舞动。<b><b>而接下来剑的惊世一舞,也是随着骚的记录,名留青史。<b><b>“掷剑入云,高数十丈,若电光下射,旻引手执鞘承之,剑透室而入。”<b><b>如此华丽的词藻却依然无法将剑的惊人剑术完美呈现。<b><b>一时间天宝寺内,剑气冲天,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到了院落之中。<b><b>而这场中唯一的焦点,自然是这个绝世剑——裴旻。<b><b>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