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二十五章 “隔世缘”的过去免费阅读

第四百二十五章 “隔世缘”的过去
    《十世渡尘者》来源:..>..

    “那是当然,只要你愿意加入我们,能够获得的远比渡尘者工会来得多。”乐长海进一步说道。<b><b>

    “但是我连你们到底是谁都不知道。”<b><b>

    “我们就是你所见的,至少现在的身份还是渡尘者工会的会员。”<b><b>

    “那以后呢?”<b><b>

    “以后......”乐长海笑而不语。<b><b>

    “我看你们现在就是草台班子,就算是给我的,也只不过是一张画着的饼而已。”石十四不以为然地说道。<b><b>

    “草台班子和草台班子自然是不一样的。不过你放心,我们以后的目标可是还渡尘者自由。”<b><b>

    “自由?”<b><b>

    “看来你还不了解真正的渡尘者工会啊!”<b><b>

    “你说说看。”<b><b>

    “‘渡尘者工会’说到底只不过是我们这些所谓渡尘者的牢笼而已。他可是设置了无数条条框框,限制了转世者的自由。而且他们掌握了所有渡尘者的资料,一旦渡尘者有反抗的意思,那就会被瞬间抹杀。”<b><b>

    “哦,还有这种事情?”<b><b>

    “那是你没有经历过那场暴乱。”<b><b>

    “暴乱,什么暴乱?”石十四问道。<b><b>

    “难道当年‘隔世缘’的事情,老王没告诉你吗?”乐长海故作惊讶状。<b><b>

    “没有啊!他可从来没有向我透露过。”石十四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b><b>

    乐长海见此情景,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在他看来,他已经找到了收服石十四的突破口。<b><b>

    “怎么样?你想不想知道当时的内情呢?”乐长海用胜利者的表情看着石十四道。<b><b>

    “哦,我其实并没有什么兴趣啊!”石十四淡淡道。<b><b>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对......你说什么?”乐长海用十分吃惊地眼神看上着石十四。<b><b>

    “怎么了?难不成不想知道还犯法吗?”<b><b>

    “这可是事关渡尘者工会的大秘密,你真的不想知道?”<b><b>

    “好奇害死猫,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有好奇心。”<b><b>

    “你这个家伙......”乐长海也是被石十四给激怒了。<b><b>

    “唉,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想知道难道还逼我不成。”<b><b>

    “哼,不管你想不想知道,接下来我说的话,你就给我听着。”乐长海愤愤地说道。<b><b>

    石十四心道:“这个老狐狸,我怎么可能上你的当呢?我就是要把你给憋死,让你乖乖自己说出来。”<b><b>

    果不其然,忍不住的乐长海还是将当年的事情和盘托出。<b><b>

    “当年的‘隔世缘’公司可不是这番人才凋零的光景。我还是大管家的时候可谓是人才济济,实力出众。那个时候你们现在的老板,王木也只不过是像你一样的小职员罢了。”<b><b>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石十四捣乱道。<b><b>

    一旁的叶四和裴元忍不住了。“你这个家伙给我乖乖听乐老讲话,否则要你好看。”<b><b>

    石十四见状,这才闭上了嘴巴。<b><b>

    “那个时候要想进‘隔世缘’可是没有像你现在这么容易。就算是超级新人也是层层选拔的。华东区第一公司的名号可是整个‘渡尘者工会’的金字招牌。”<b><b>

    “这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隔世缘’公司却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b><b>

    “什么大事?”石十四问道。<b><b>

    “‘隔世缘’公司之中有一个天纵奇才,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多重转世者。”乐长海说道,“他的情况就和你十分类似。”<b><b>

    “和我类似?”<b><b>

    “应该说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和天赋,才那个时候属于另一个次元了。他觉醒成为渡尘者后,仅用了一年时间就升到了三星。其中完成的s级任务两件,a级任务五件,其他等级的任务也是繁多。如果不是公司准备多锻炼锻炼他,凭借他的贡献值足可以升到四星。”<b><b>

    “甚至当时的‘隔世缘’老板,已经将他定为未来的公司*人了。”<b><b>

    “只可惜就是这样一个惊才绝绝的渡尘者,却在那个时候遭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b><b>

    “什么不公正的待遇?”石十四问道。<b><b>

    “他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爱上了一个非渡尘者。”<b><b>

    “非渡尘者?难道不行吗?”<b><b>

    “根据当时渡尘者工会的规定,如果想和非渡尘者结婚的话,要么消除前世记忆退出工会。要么就必须一辈子瞒住自己渡尘者的身份。”<b><b>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规定。”石十四此时也是想到了林翘,心中不免有些感触。<b><b>

    “只可惜他最后并没有瞒住。”<b><b>

    “为什么?”<b><b>

    “因为他不想欺骗她。”乐长海解释道,“由于特殊原因,这个渡尘者和他的所爱之人产生误解,要消除这种误解,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表明自己渡尘者的身份。他必须在工会和爱人之间做出选择。”<b><b>

    “他最后选择了爱人?”<b><b>

    “没错,只可惜他的所爱之人竟然是敌对势力的卧底。她的目的就是来破坏渡尘者工会的。”<b><b>

    “啊?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啊!”<b><b>

    “所以最后工会派人过来要对这两个人进行清除计划。”乐长海说道,“可就在这时,当时的‘隔世缘’老板出手了。”<b><b>

    “他做了什么?不会是想保护那个渡尘者吧!”<b><b>

    “看起来你对‘隔世缘’的文化有些了解啊!没错,最后‘隔世缘’老板不惜将‘隔世缘’公司的等级降到最低端,以换取赦免这个渡尘者。”<b><b>

    “结果呢?”<b><b>

    “最后工会同意了这个决定,但是必须消除他和那个卧底女子的记忆。”乐长海叹了口气,“可是这个时候,那个敌对势力却根据这个女子提供的线索,找到了‘隔世缘’总部。”<b><b>

    “于是渡尘者工会和那个敌对势力展开了大战。在大战过程中,那个女子被渡尘者工会的人错手杀死。于是那个渡尘者彻底暴走了。疯狂之下,他已经分不清楚工会和敌对势力,一场屠戮以后,两方的人马遭受到了重创。”<b><b>

    “最后呢?那个渡尘者怎么样了?”<b><b>

    “最后,他还是凭借一己之力逃离了现场。而渡尘者工会和‘隔世缘’也把他除名了。”<b><b>

    “听起来还是他自己的错咯。”石十四问道。<b><b>

    “这只是表象而已。”乐长海冷笑道,“后来经过我的调查,实际上将那敌对势力引来的根本不是那个可怜女子。”<b><b>

    “那是谁?”<b><b>

    “是渡尘者工会高层中的某个重要人物。他见不到‘隔世缘’一家独大,所以才使出了借刀杀人之计。引得‘隔世缘’和地方势力火并,以此来削弱‘隔世缘’公司的势力。只是没想到最后造成工会如此惨重的损失。”<b><b>

    “如果我猜得没错,最后这个实践的锅就由‘隔世缘’来背咯!”<b><b>

    “还真被你猜对了。从那一天起,‘隔世缘’这个称号就被工会封存了起来。就连当时的老板也引咎辞职,我们也都分崩离析。”<b><b>

    “不对啊!现在的‘隔世缘’不还是好好的吗?”石十四奇怪道。<b><b>

    “现在你们所在的‘隔世缘’是王木这个执着的家伙依靠自己的努力重建的。”乐长海意味深长地说道,“这一点还真该感谢他呢!”<b><b>

    “原来还有这样的隐情啊!”石十四也是一阵唏嘘。<b><b>

    “所以,现在你明白了没有?‘渡尘者工会’这棵大树从内部已经腐烂了,经过百年以后这个工会已经看不到希望。那个渡尘者的悲剧,说不定哪天会在你的身上重演。”<b><b>

    “这个吗?”石十四淡淡道,“但是我看老王却没有这么想啊!”<b><b>

    “像他这样天真的渡尘者是越来越少了。但是就算是他又能改变什么呢?”<b><b>

    “他不能改变什么?难道你们就能改变了吗?”<b><b>

    “那是当然,我们都是过来人,自然有这个能力。”<b><b>

    “看样子,你们是蓄谋已久啊!”<b><b>

    “我们确实筹划了多年,而这一次就是准备给‘渡尘者工会’提个醒。时代是需要变革了,我们需要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渡尘者世界。渡尘者应该重新回到阳光下了。”<b><b>

    “照你这么说,将那些考生清除,置他们生死于不顾,也是你们自由开放的一部分。”石十四皱了皱眉头。<b><b>

    “世界上任何的革命哪里没有流血和牺牲?”<b><b>

    “但是你牺牲的不是你们自己,而是那些一心只想平平安安生活的渡尘者们。”<b><b>

    “我说过,我们只想给渡尘者工会一个教训。他们的死以后会变得极其有价值。而且像他们这样的弱者,本身就不应该觉醒的。”<b><b>

    “原来你们所谓的自由就是将那些人命视为草芥。你们这样做和那些极端分子有什么区别?”<b><b>

    “看起来你对我们的做法很有意见啊!”乐长海说道,“你可是项羽转世,身为高级渡尘者我原本以为你应该会理解我们的想法。”<b><b>

    “我见过了太多的杀戮,现在这个太平盛世本就是我心中所望。换做是我,也根本实现不了如此的丰功伟绩。”<b><b>

    借着石十四的身体,项羽也是坦露了自己的心声。<b><b>

    “堂堂西楚霸王,竟然没有了杀戮之心?”乐长海有些吃惊地看着石十四,“如果不是你骇人的武力,我真有点怀疑你根本不是项羽转世。”<b><b>

    “话说初唐四大家之一的虞世南,也不应该像你这样如此有野心之人啊!”石十四奇怪道,“我记得虞世南应该以‘德行、忠直、博学、文词、书翰’被人誉为‘五绝’,其中以德行著称。”<b><b>

    “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不同的时代,人是会改变的。”乐长海平静地说道。<b><b>

    “俗话说:本性难移。文懿公必不会像你如此,难道说你的前世根本就不是虞世南?”<b><b>

    “我不是虞世南又会是谁?难道渡尘者工会的信息还会造假不成?”<b><b>

    “你刚才不还对这些注册信息嗤之以鼻,怎么转而又将它拿出来当证据了呢?”石十四笑道。<b><b>

    “这个.......”乐长海也是一时语塞,“我不是虞世南又是何人。要知道当年注册渡尘者可是要经过严密的考核,稍有差池就会被清除记忆的。”<b><b>

    “石十四,乐老的前世就是文懿公本人,你这个家伙怎么能够妄加揣测呢?”此时叶四也是被石十四的无礼给激怒了。<b><b>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