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电子书网提供颜左关七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二十九章 贪狼陨命,内容摘要:而就在石十四苦战杀死壬将景泰之时,中了圈套深陷小黑屋的尔双双却是情势危急”景泰说着,也是举起巨枪直刺石十四的咽喉”景泰咒骂着,他想重新站起来,将眼前的石十四给击败

第四百二十九章 贪狼陨命
    “十四,你自己可想清楚了。”皇甫谧也是为石十四捏了一把汗。<b><b>

    谁知一旁的项羽却是信心十足。“我倒是觉得十四没有问题。那个所谓的‘天干大将’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而已。”<b><b>

    “霸王,你真这么确定吗?”其他记忆体也是担心不已。<b><b>

    “你们看看现在的十四就知道了。”<b><b>

    听了项羽的话,那些记忆体也是将目光投向了,已经置身于精神之海里面的石十四。<b><b>

    只见他的周身,已经被无穷战意包裹,光芒也是在这一片精神之海中扩散开来。<b><b>

    回到现实之中,石十四面对着强敌景泰,竟然闭上了眼睛。<b><b>

    “你这个家伙竟然闭目求死。那我就成全你吧!”景泰说着,也是举起巨枪直刺石十四的咽喉。<b><b>

    可谁知眼看那枪尖就要贯穿石十四的咽喉之时,那石十四竟然闪开半步,轻易地躲开了那杆巨枪。<b><b>

    “这家伙是怎么回事?”景泰的心中也是升起了一丝寒意,“这是偶然吗?”<b><b>

    景泰想着,也是举起巨枪再次戳向石十四的要害。<b><b>

    但是那石十四却向事先知道了那景泰的进攻路数,也是十分轻易地躲开了对手的进攻。<b><b>

    这下可是将景泰逼急了,他对着石十四一阵猛攻猛打,想要一下子将石十四击败。<b><b>

    正所谓欲速则不达,景泰的攻击丝毫对石十四起不到任何作用。<b><b>

    石十四只需要适时地挪开半步,就能将对手的全力攻击化为无形。这对于景泰精神上的打击也是极大的。<b><b>

    “好了,是时候了!”项羽大声说道。<b><b>

    而此刻的石十四也是睁开了眼睛。<b><b>

    石十四的霸王枪已经断成两截,于是他将断枪作剑,和那景泰战到了一起。<b><b>

    “西楚霸王还会剑法吗?”景泰有些不屑。不过很快他的轻视化为了震惊。因为这石十四的剑法实在太过厉害。<b><b>

    景泰一记长枪横扫,威力着实惊人。但是那股巨力却犹如泥牛入海,还没有发挥作用就瞬间消弭了。<b><b>

    “十四的‘太极剑势’竟然已经融会贯通,不愧是武学奇才啊!”沈万三惊叹道。<b><b>

    眼见巨枪横扫已经毫无用处,那景泰也是改变了攻击模式。<b><b>

    “既然如此,就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绝招吧!”<b><b>

    景泰长啸一声,周身的气势也是达到了顶峰。<b><b>

    他整个身形再次膨胀了一些,随手一挥所释放的劲力足以分金裂石。<b><b>

    “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贪狼弑’吧!”<b><b>

    景泰说完,那巨枪也是立时送了出去。那一瞬间,仿佛他的周身幻化出无数的奔狼。狂暴的戾气肆虐着周遭。<b><b>

    霎时间,石十四仿佛变成了汪洋中的一叶小船,显得风雨飘摇。<b><b>

    虽然石十四依然能够依靠“无我境界”躲避着对手的攻击,但是渐渐地他也有些力不从心了。<b><b>

    “一味防守可不是长久之道,十四,是时候转守为攻了。”项羽再次提点道。<b><b>

    “收到!”<b><b>

    石十四也是转守为攻,一瞬间出剑的速度也是快了一倍。<b><b>

    面对着铺天盖地的贪狼幻象,石十四的剑气也是迅速释放。<b><b>

    裴旻的“剑圣剑法”此刻已经深深镌刻入了石十四的灵魂深处。<b><b>

    石十四随手一剑,竟然已经和那裴旻有了八分相似。<b><b>

    正所谓:“一剑光寒十九州”,那一剑之威竟然将贪狼幻象尽数清除。<b><b>

    接下来景泰庞大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石十四的剑锋之下。<b><b>

    景泰也是怒不可遏,他强压着心中的恐惧感,将全身的劲力灌注到了巨枪之上。<b><b>

    “贪狼弑·奥义,群狼啸天!”无数的贪狼再次现出恐怖的黑气,甚至景泰的脸上也是露出了极为骇人的贪狼之相。<b><b>

    “就算你的剑法再强又如何,我的贪狼必定会将你屠戮殆尽。”景泰说着,举起巨枪猛地朝石十四刺了过去。<b><b>

    一时间仿佛空间都被其巨力给压缩了。<b><b>

    此刻石十四的退路也早已被景泰所截断,如果不再此时分出胜负,石十四的生命也将终结。<b><b>

    就在此时,石十四手中的短枪传来了一股低吟。<b><b>

    “看起来你也不甘心就此消失啊!”石十四微微一笑,“那就让我们一起终结这个恶魔吧!”<b><b>

    石十四说完,也是用尽全力使出了刚刚领悟的剑招:“仙剑有情”。<b><b>

    只见由于贪狼奥义形成的黑暗空间消失不见,光芒再次驱散了笼罩在四周的阴霾。<b><b>

    景泰只觉得自己的力量被对手不断蚕食,甚至他庞大的身躯在此刻已经无法动弹了。<b><b>

    石十四的这一剑仿佛凝结了时间,景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手朝着自己挥出这一剑。<b><b>

    “不可能,不可能,普通的凡剑如何能杀得了我?”景泰心有不甘地大声怒吼。<b><b>

    “只可惜我的剑招并不是凡剑。”石十四面色一寒,一剑挥出释放出了无穷的剑气。<b><b>

    片刻之后,景泰那钢铁一般的肌肉尽数爆炸,他双膝着地,一下子跪倒在地上。<b><b>

    “不会吧!这家伙竟然将那个景泰给打败了?”裴元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b><b>

    “你这个*!”景泰咒骂着,他想重新站起来,将眼前的石十四给击败。但是他发现,他无论怎样努力,身体却已经不听使唤了。<b><b>

    “刚才的剑招,已经将你四肢的经脉给破坏了。”石十四平静地说道,“你被基因改造的身体看似强横无比,但是里面的经脉却变得异常脆弱。本末倒置,这就是你应该付出的代价。”<b><b>

    “不可能,你在说谎。我侯景才是最强的存在。没有人能够击败我!”景泰大声吼道。但是随着他的怒吼,他的右肩又是爆炸开来。<b><b>

    这一下对于景泰的打击是毁灭性的。此时的他已经失去了任何斗志。<b><b>

    景泰庞大的身躯倒在地上,他的生命也开始迅速地流逝。<b><b>

    “为什么?我明明这么强,怎么可能输给你?我不甘心。”<b><b>

    “强?真正的强并不是靠这种小聪明来获得的。”石十四淡淡道,“你的武道境界匹配不了你强横的身体。这就是你落败的真正原因。比起那原野心之助,你差得实在太多了。”<b><b>

    “可恶,可恶啊!”景泰在临终前发出了绝望的怒吼。终于这头贪狼也是陨命当场。<b><b>

    眼见景泰终于死去,那石十四也是瞬间单膝跪地。<b><b>

    刚才为了击败这个壬将,石十四付出的力量也着实不小。<b><b>

    而此刻叶四和裴元也是慢慢从地上爬起来。<b><b>

    “好了,现在你们二位该如何抉择呢?”石十四淡淡道,“现在的我可是没有半分反击之力了。”<b><b>

    “石十四,你说什么呢?如果这个时候对你出手,我们兄弟两个还算是人吗?”裴元生气地说道。<b><b>

    “那乐长海那边?”<b><b>

    “实际上我们对乐老的想法,还是有所怀疑的。”叶四叹了口气。<b><b>

    “怎么了?”<b><b>

    “实际上工会从来没有苛待我们。而且我也无法想象,如果真的没有了‘渡尘者工会’,那我们这些渡尘者该何去何从。那些底层渡尘者又有谁去保护呢?”此时叶四也是将自己的心声和盘托出。<b><b>

    “没想到你这个家伙倒是比乐长海看得通透。”石十四笑道,“那个乐长海,真是越来越糊涂了。”<b><b>

    “不许你这么说乐老。”裴元怒道,“也许乐老也是被人蛊惑的,实际上他原本可是一个十分伟大的人。”<b><b>

    “好了,好了。现在也不是评价他的时候。现在要做的是阻止这‘彼岸花’的计划。”石十四一边说着,拿出药丸吞下了肚子。<b><b>

    他顺手将药丸也是递给了另外两人。<b><b>

    “你们也快点恢复吧!过一会儿可能要用到你们两个了。”<b><b>

    “欠你两次人情,我们兄弟两个这一回就把命卖给你了。”叶四认真地说道。<b><b>

    石十四点点头,这个时候能够策反对方两员大将,对于他来说也是弥足珍贵。<b><b>

    而就在石十四苦战杀死壬将景泰之时,中了圈套深陷小黑屋的尔双双却是情势危急。<b><b>

    血一滴滴滴在地上,黑暗之中的尔双双浑身是血。她的衣服此刻也是破烂不堪,全身上下也是血痕无数。<b><b>

    藏身于黑暗之中的苗精并没有急于进攻,看着跪倒在地的尔双双,此刻的他似乎十分享受。<b><b>

    “怎么样,我的好师妹,我劝你就不要再挣扎了。”苗精残忍地说道。<b><b>

    “没想到在黑暗之中,竟然依然能够预判我的动作。”尔双双道。<b><b>

    “你的武功路数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对于我来说,你可是没有任何秘密可言。和你对战就如同明牌摊打,你是不可能赢过我的。”<b><b>

    “为什么要加入‘彼岸花’?”<b><b>

    “被渡尘者工会通缉,被你们‘杀手联盟’追杀。除了那‘彼岸花’庇护了我,天下间还有谁能够拯救我?”苗精冷笑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了。我现在是‘十大天干’里的癸将。”<b><b>

    “原来只不过是垫底的存在啊!”尔双双冷笑道。<b><b>

    “呵呵,没办法‘彼岸花’的实力超乎想象,能够搭上末班车我已经心满意足了。”那苗精倒是显得很知足,“好了,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我们该算一算账了。”<b><b>

    苗精说着,突然一个瞬身,一下子欺近了尔双双的身体。<b><b>

    就像之前,他对尔双双所做的那样。<b><b>

    一根乌金锥悄无声息地刺过来,只有当那锋利尖端刺入尔双双的肉体之时,这个“影子”杀手才能反应过来。<b><b>

    尔双双一个后退,但那乌金锥依然在她手臂上留下一道血痕。她也顾不得肉体的疼痛,尔双双一个翻身,一记箭腿朝着黑暗之中的苗精踢去。<b><b>

    可那苗精早就料定尔双双由此一招,他顺势抓住了尔双双的小腿,用力将她甩了出去。<b><b>

    尔双双一个鹞子翻身稳稳落在地上,但是她刚想起身,只觉得脚下一软,一下子跪倒在地。<b><b>

    “这乌金锥上喂了毒?”尔双双怒不可遏。<b><b>

    “没错,知不知道每个天干将可是会对应一种动物。壬将景泰对应的是狼,你知不知道我对应的动物又是什么吗?”黑暗之中,苗精的声音显得十分得意。<b><b>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