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三十八章 互飙演技免费阅读

第四百三十八章 互飙演技
    ()不需要木于子再说任何话,那特别小队已经对“彼岸花”的杀手群发起了袭击。

    这简直是碾压的战局,刚才还显得战力惊人的“彼岸花”杀手团如砍瓜切菜般就被木于子率领的特别小队给解决了。这令皇稠和孟绝海惊得说不出话来。

    “不愧是‘渡尘者工会’的特别小队,这种战力果然让人敬畏。”皇稠苦涩地说道。

    “十四哥,双双姐,幸亏我来的及时,要不然你们可真的要被人给修理惨了。”司徒允儿得意地说道。

    “谁让你们来得这么晚!”石十四抱怨道,“我和双双拼死拼活,你和老王到什么地方去享乐了?”

    “我们哪里去享乐了?我们可是做了‘彼岸花’的囚徒,还被他们和文召山那个笨蛋一起关在禁闭室里面呢!”

    “司徒小姐,你用得着这么埋汰我吗?”文召山脸上有些发烫。

    “你还好意思说?”司徒允儿丝毫不给文召山任何面子,“要不是你引狼入室,而且还在那里拖我们后腿。”

    “引狼入室?”石十四诧异道。

    “乐长海要不是文召山这个家伙硬推给我们,你以为我们本来想找他帮忙吗?”司徒允儿不气地说道。

    “我这不是被乐长海那个家伙蒙蔽了双眼吗?”文召山连忙解释道。

    “允儿,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尔双双连忙问道。

    而其他人也被司徒允儿给弄糊涂了。

    “这事情么,就由我慢慢道来吧!”司徒允儿笑着说道。

    现在由木于子带人控制住了局面,众人也就心安了。

    原来自从乐长海走了以后,禁闭室里面的文召山就在那里怨声载道。

    而司徒允儿和王木,虽然刚才一副神经大条的样子,但实际上都是做给那些监视者看的。

    他们早就知道那皇稠正在监控室内观察着他们的动向,于是他们隐藏了自己真正的意图,同时安心等待着真正的时机。

    虽然明面上司徒允儿身上的通讯工具都被收走了,但是她却发现了接入中心基地电脑的机关。

    而那机关就在那所谓的矮柜之中。

    司徒允儿弯下身子,整个人都伸进了矮柜之中,看上去正在翻找点心。而实际上,她从衣服上扒拉下一枚纽扣,里面藏着无线连接装置,迅速连接了中心基地的主电脑。

    看上去皇稠正在监视着他们的动向,可实际上反过来司徒允儿也同样监视着他们。主监控室有任何风吹草动,司徒允儿这里也是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而刚才王木的前奏表演,也是在为司徒允儿打掩护。

    “那你们之间交流是怎么交流的?难道是长时间养成的默契吗?”木易好奇地问道。

    “有时候交流不一定要通过语言。比方说像这样!”司徒允儿说着,也是用手指轻轻地在地面上敲击了起来。

    “竟然是摩尔斯电码,这个小丫头果然厉害。”特斯拉也是说道。

    监控室能够看到二人的远景画面,却无法知道二人看似不规则的手指敲击,实际上正在交流着情报信息。

    这就连乐长海和皇稠也是不可能看出来的。

    而当皇稠和乐长海离开主监控室的当口,司徒允儿和王木就立刻开始行动。

    只听得禁闭室里面一声惊呼。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救命啊!”王木声嘶竭力地大声喊道。

    “老王,发生了什么?”文召山也是回过神来,只见不远处司徒允儿倒在地上,一张小脸煞白,浑身不断地抽搐。

    而王木蹲坐在她的身旁,朝着禁闭室门外大声呼救。

    “文先生,前面允儿咬了一口点心,就突然倒在地上,一会儿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王木回答道。

    文召山见状,也连忙赶了过来。他看着司徒允儿如此面容,也是吓得不轻。

    “司徒小姐,你怎么样了?”文召山关切地问道。

    “疼,我的肚子,好疼啊!”司徒允儿花容失色,就连声音也变得十分微弱。

    “莫不是食物中毒了吧?”文召山猜测道。

    “这群‘彼岸花’的*,难道在点心里下了毒!”王木的表情变得有些狰狞。文召山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王木。

    “应该不会吧!这里是生态园的中心基地,他们应该来不及下毒吧!”文召山说道。

    “你这家伙怎么胳膊肘往外拐!”王木也是大怒,突然用力推了一下文召山。

    文召山也是没有什么防备,整个人也是一*摔在了地上。

    “老王,你是不是疯了啊!”文召山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我要不是看在你关心下属心切,否则的话,我可翻脸啦!”

    “翻脸就翻脸。都是你们管理不利,才被‘彼岸花’钻了空子。”王木似乎也是豁出去了,换作以前他也不会如此顶撞文召山。

    “你们几个在瞎嚷嚷什么?”两人的争执也是引来了门口看门几个“彼岸花”守卫。

    几个杀手走进来,看到司徒允儿倒在地上,王木正对着文召山发脾气。几个人也是面面相觑。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在闹的话,小心我对你们不气!”一个杀手不高兴地说道。

    “发生了什么,你们草菅人命啊!”王木生气地说道。

    正在这时,倒在地上的司徒允儿颤颤巍巍地说道:“老王,看来我要不行了。如果你能够活着出去,一定要叫十四哥和双双姐,替我报仇啊!”

    司徒允儿说完,突然起身双眼圆瞪,而下一秒就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你们害死了允儿,你们害死了允儿!”王木泪流满面,悲愤地看着“彼岸花”的杀手们。

    “这什么和什么啊!这个小女孩的死,和我们有何相干?”那些杀手也是奇怪道。

    “和你们没什么相干?她就是吃了你们放在这里的点心才死的!”王木大怒道,“你们这群恶魔,我和你们拼了!”

    王木说完,也是不顾一切地朝着那些杀手扑了过去。

    虽然王木的气势很足,而且由于愤怒似乎爆出除了无穷的力量。但是在那些“彼岸花”的精英级杀手面前,却也是徒劳。

    一个杀手冷冷地看了王木一眼,飞起一脚直接把他给踹飞了出去。

    王木人重重地撞在了一边的墙上,半天没有起身,这一下显然摔得不轻。

    一旁的文召山见状,也是害怕不已。“你这个王木,这个时候发什么疯,是要把我们都害死吗?”

    “他们杀了允儿,他们杀了允儿啊!”王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呜呜地哭泣道。

    看到王木这幅样子,那几个“彼岸花”的杀手们似乎也有些于心不忍。

    “话说丁将可是嘱咐我们,万万不可伤害他们的性命。现在这个小丫头死了,我们怎么和他交待呢?”一个杀手愁眉苦脸地说道。

    “这小妮子又不是我们杀的?老大追究起来,也追不到我们说的。”另一个杀手回答。

    “话可不是这么说的。俗话说:‘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我看那个可怜的小女孩,一定是被我们吓着了,一时想不开寻了短剑。”又一个杀手小声嘀咕道。

    另外的杀手瞪了他一眼。

    “好了,你们几个不要在这里瞎起哄了。还不如过去看看,那小女孩究竟怎么样了!”第一个杀手说道。

    于是几个杀手也是聚到了司徒允儿的身边。

    此刻的司徒允儿大头朝下趴在地上,也辨不清生死。但是她的两只小手上,还是紧紧攥着两块咬了一半的点心。

    一个大胆的杀手也是将她翻了过来。

    一众杀手定睛一看,只见司徒允儿面色红润,不像是一个死人。

    “这丫头真的死了吗?”杀手们狐疑道。

    “你们才死了呢!”司徒允儿一声娇叱,猛然睁开眼睛。

    那些“彼岸花”的杀手吓了一跳,甚至有个人已经准备喊出“诈尸”二次。

    而就在这时,司徒允儿瞬间将攥在手里的点心,塞入面前两个因为吃惊而张大嘴巴的杀手嘴里。

    “你...你...”两个杀手一个激灵,竟然直接将点心给咽了下去。

    一阵眩晕袭来,那两个杀手竟然一下子瘫软在地。

    后面的杀手终于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也是立刻冲过去准备抓住司徒允儿。

    可谁知,王木不知何时已经悄无声息地来到了他们身后。

    “给我去吧!”王木两拳打在两个杀手的后心。

    那两个杀手回头看了看王木,竟然也是两眼一翻,昏倒在地。

    “老王,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啊!”一旁的文召山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没什么,我这也不是武术啦!”王木说着也是摊开了手。

    只见他的双手各有一枚戒指,而戒指里也弹出了两枚银针。

    “我这两只可是麻痹戒指,不会武功的我也只能用点盘外招,小伎俩了。”王木自嘲地笑道。

    而那一边,司徒允儿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若无其事地走了过来。

    文召山惊恐地看着这个刚刚还一命呜呼的女演员:“司徒小姐,你刚刚是在演戏?”

    “不演戏怎么能够搞定这些难缠的杀手?”司徒允儿白了文召山一眼,“我说文先生,有功夫自己好好磨练磨练。遇到困难可不是在那里自怨自艾,总要想点办法吧!以后可遇不到像我这样的超级儿童。”

    文召山被司徒允儿一顿抢白,半晌说不出话来。

    王木看着司徒允儿,表情也是恢复如常。

    “好了,主控室里面的人已经走了。看来是十四和双双他们逼他们不得不离开。”

    司徒允儿点点头:“机不可失,我们快点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吧!”

    “该做的事情?什么事情啊!”文召山也是一头雾水。

    “还用问?自然是召集特别小队过来帮忙咯!”

    “啊?不是说除了易会长以外,没有人能够请动华东区的特别小队吗?”文召山吃惊地看着二人。

    “那只是骗骗‘彼岸花’的人罢了。而且你没有这个权力,不代表我们没有。”司徒允儿十分不屑地说道。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