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五十六章 重油炒面免费阅读

第四百五十六章 重油炒面
    “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他老人家。”<b><b>

    “注意措辞,我现在还没有那么老!”陈实瞪了杜仲一眼。<b><b>

    杜仲不好意思地笑笑,继续说道:“对不起!*可能在那个时候已经注意到我了,不过饥肠辘辘的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b><b>

    “我随口道:‘老板,你随便给我整点东西吃吃就行了。’”<b><b>

    “‘随便整点?那好吧!’*说着也是回到了料理台前。”<b><b>

    “‘老板,你是准备亲自下厨吗?’一个伙计吃惊地看着*。”<b><b>

    “‘没错,今天不知怎么的,手有些痒了。’*说着也是点起了油锅。”<b><b>

    “只见*在油锅里加了几勺的清油,在加入了一些肉丝,顿时一股异香扑鼻而来。那一刻我发现周围的食都安静了下来。”<b><b>

    “*烹饪的手法很是熟练,下面、撒调料、翻炒、出锅。不一会儿功夫,一盆热气腾腾的炒面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b><b>

    “‘吃吧!我们这小店也没有太出挑的东西,这个‘重油炒面’算是我的拿手。不嫌弃的话,拿去吃吧!’*和蔼地说道。”<b><b>

    “那个时候,我也管不了那么许多,因为我的五脏庙已经开始闹饥荒了。而且这炒面确实太过诱人。”<b><b>

    “我用筷子夹起拿炒面,那股扑鼻的香气令我终生难忘。我试着将那一筷子面放进口腔里,那一刻我的味蕾都感受到了全面的冲击,仿佛一下子置身于天堂之中。”<b><b>

    “我也顾不得形象,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不一会儿功夫,整整一大盘炒面被我一扫而空。”<b><b>

    “可是当我吃完以后,原本打算吃‘霸王餐’的我却又有些犹豫了。我心想:人家给我如此美味的食物,我竟然打算吃饭不付钱,实在有些说不出口。但是那种情况下,我也是没有办法。”<b><b>

    “‘老板?多少钱啊!’我假惺惺地问道。”<b><b>

    “‘这位人,这盆面不收钱。’*的回答实在是出人意料。”<b><b>

    “‘不收钱?’我也是一时高兴,不过很快我的面色一沉,说道,‘老板,你是不是看我付不出钱,看不起我啊!’”<b><b>

    “可谁知*还没有说话,一旁的几个年长的食就开口了。”<b><b>

    “‘小伙子,你新来的吧!’一个大爷笑着说道,‘不是陈老板看不起你,是这个餐馆有个规矩。如果是陈老板为新来的人制作料理的话,那这一餐就分文不取。’”<b><b>

    “‘还有这样的规定?’我有些吃惊道。”<b><b>

    “‘没错,我的店确实有这个规矩。所以这份炒面,人你不用付我钱。’”<b><b>

    “‘小伙子,你今天撞大运了。要知道陈老板可不会轻易给人做菜,更不要说像你这样的新人了。’一个食一脸羡慕地对我说道。”<b><b>

    “‘陈老板,你这是?’我有些疑惑地看着*。”<b><b>

    “*摆了摆手道:‘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人你器宇不凡,正好我自己心情也不错。所以献丑了,献丑了。’”<b><b>

    “‘器宇不凡?’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形容我。话说我觉醒以后,那些渡尘者工会的工作人员,看到我的时候可都是一副鄙夷的目光。从没有像*那样,真正重视过我。”<b><b>

    “那一刻,我心底顿时升起了些许暖流。”<b><b>

    “*还贴心地给我送上一杯免费的热茶,然后一起听着那些来自不同地方的食,讲述这他们自己的故事。那一晚,我觉得过得很充实。”<b><b>

    “临走时,我有些依依不舍。我回头看了看*的餐厅。‘如果我能在这里工作该多好啊!’”<b><b>

    “不过我也心知肚明,像我这样被时代淘汰的家伙,是不可能在这里留下去的。”<b><b>

    “我走出绿源坊,准备离开此地,去下一个地方流浪。但走到车站南路路口,却见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拿着铁棍、长刀一脸阴沉地朝绿源坊走去。”<b><b>

    “‘这些人不会找那陈老板的麻烦吧!’我心中暗道,‘虽然我杜回一无是处,但是我受陈老板一饭之恩,我可不能坐视不管。’”<b><b>

    “于是我暗中尾随他们,悄悄返回了绿源坊。”<b><b>

    “此时,*的餐馆内,人已经被那些歹徒给赶走了。那些手持武器的汉子一副十分嚣张的样子。”<b><b>

    “‘这里谁是老板啊?’一个手持铁棒的汉子朝着*叫嚣着。”<b><b>

    “‘我是!’*淡定地看着他们,丝毫没有任何慌乱,‘你们看样子来我这里不是来吃饭的啊!’”<b><b>

    “‘哈哈!有意思,你这家伙真会装傻充愣。你难道不知道我们来做什么?’”<b><b>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们不说,我怎么会知道?’”<b><b>

    “‘好,我来问你,前些日子是不是有一对小情侣在你这里吃过饭?’”<b><b>

    “‘来我这餐厅吃饭的小情侣多了,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哪一对?’”<b><b>

    “‘呵呵,没错,来你店里吃饭的情侣确实很多。但是浑身浴血的鸳鸯应该不多吧!’此时从人群中走出一个戴着墨镜,满脸横肉的家伙。似乎是他们的头头。”<b><b>

    “‘这确实印象深刻,前不久确实来我们店里关顾过。我看着他们可怜,替他们包扎伤口,给他们煮了碗面。’”<b><b>

    “‘你这家伙胆子倒挺大,竟然连我们老板的仇人也敢救?’”<b><b>

    “‘来者都是。说不定你们哪天来我们店里,我可能一样会救。’”<b><b>

    “‘合着你在诅咒我呢!’那个打手大声骂道。”<b><b>

    “‘好了!陈老板,明人不说暗话,只要你告诉我们现在他们去了哪里,我就既往不咎。否则的话......’”<b><b>

    “‘否则怎么样?’*依然十分镇定。而其他伙计站在他身后,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b><b>

    “‘否则,我现在就可以砸了你这家餐厅。’那个头头恶狠狠地说道。”<b><b>

    “‘要砸了我们的餐厅?’那些伙计们似乎都吓了一跳。”<b><b>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说出他们的下落,你们就不会对我的餐馆出手?’*问道。”<b><b>

    “‘没错,就是这样。我看陈老板也是聪明人,为了两个跳梁小丑,犯不着牺牲自己的餐馆吧!’”<b><b>

    “‘我想知道他们两个和你是什么关系?’”<b><b>

    “‘那个不识好歹的小子,竟然敢拐带我们老大的女人......’不等那头头开口,一旁一个性急的小弟连忙说道。”<b><b>

    “啪!那个头头直接一个耳光将那小弟*在地。‘要你多嘴!’头头忍不住骂道。处理掉自己的部下,那头头转过身,目光逼视着*道:‘陈老板,他们是谁和你没有关系,现在就看你的选择了。’”<b><b>

    “‘在我看来,他们两个都是不错的年轻人。似乎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如果要把他们给供出来,抱歉,我做不到。’*的回答斩钉截铁。”<b><b>

    “‘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家给我动手!’头头大声命令道。”<b><b>

    “‘我看你们谁敢!’*大喝一声,一股可怕的气势一瞬间令在场的所有人安静了下来。躲在角落的我也是看到*愤怒的眼神,那一刻我竟然也被震撼到了。”<b><b>

    “‘你这个家伙!’那个头头也算是久历江湖的人,看着*的样子竟然脸上露出了一丝丝恐惧。不过男人的面子还是很宝贵的,那家伙强作镇定道:‘陈老板,我也不想如此,只是你实在太不识抬举了。给我砸!’”<b><b>

    “那头头话音刚落,那些个手下都纷纷抄起家伙就准备砸店面了。”<b><b>

    “‘这就是我报恩的时候了!’我不顾一切地冲了出去,直接将两个冲到*面前的歹徒给撞翻了。”<b><b>

    “‘是你啊!’*看到我的时候,满脸惊喜。”<b><b>

    “我护在*面前,愤怒地看着那些匪徒。”<b><b>

    “‘竟然还有不知死活的家伙啊!’那个头头十分不屑地骂了一声。他一挥手,那几个手下就朝我扑了过来。”<b><b>

    “原本那些家伙不是我的对手。但是在我撂倒几个打手以后,又犯了骄傲的*病。”<b><b>

    “‘我都没有用力,你们怎么就倒下了?’我嘲笑道。”<b><b>

    “可谁知,我还没有得意多久,就被人啪啪打脸了。”<b><b>

    “一个躲在角落里的阴险打手,猛地给我的脑袋来了一棍,直接把我的脑壳给开剽了。一瞬间,我脸上鲜血淋漓,红色遮住了我的视线。”<b><b>

    “‘你这个*!’我发疯似地朝着那个偷袭我的人冲了过去,几下就把他*在地。”<b><b>

    “但是受伤的我,战力不如以往。那头头一声令下,歹徒们也肆无忌惮地朝我冲了过来。”<b><b>

    “双拳难敌四手,最后我还是败下阵来,被那些人死死压在身下。”<b><b>

    “‘叫你多管闲事!’一个打手拿起钢管朝着我的脑袋就砸了过来。”<b><b>

    “无力反抗的我只能闭上眼睛。但是只听得咣的一声,一个身影挡在了我的身前。”<b><b>

    “是*,他竟然用身体替我挡下了致命的一击。”<b><b>

    “只见他一下子单膝跪在地上,那记重击也令他受伤不轻。”<b><b>

    “‘老板!’*的几个伙计们见状也是纷纷加入了战团。但是这些厨师如何是那些如狼似虎的歹徒的对手。”<b><b>

    “不一会儿功夫,包括*在内,店里的人全数被那些*给*了。”<b><b>

    “*被压在一张桌在上,一个打手将他的右手手腕死死压住。”<b><b>

    “此时那个头头拿着一把菜刀,微笑着走到了*的面前。”<b><b>

    “‘我知道手对于料理人的重要性,如果你在不肯透露那两个人的下落,可就别怪我不气了。’那头头恶狠狠地说道。”<b><b>

    “‘料理最重要的不是手,是‘心’,就算是剁了我的手,我依然可以继续做料理。’*看着那头头,眼神依旧坚定如铁。”<b><b>

    “‘这个老板当真是个人物啊!’我看在眼里,也是钦佩不已。”<b><b>

    “‘那就别怪我不气了!’那头头大喝一声,高高举起菜刀,朝着*的手就砍了过去。”<b><b>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