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六十五章 卑鄙手段免费阅读

第四百六十五章 卑鄙手段
    《十世渡尘者》来源:..>..

    林翘说话间,也是看到了对手出招的破绽。她一个侧踢,直踹对手要害。<b><b>

    谁知那什么歹徒早有准备,待林翘侧踢来是,他腋下一夹一下挟住了林翘的玉腿。<b><b>

    林翘也是大惊失色,也是两忙飞起一脚扫了过去。<b><b>

    谁知那男人伸出右手直接抓住了她的脚腕。<b><b>

    “不要乱动,再动我就不气了。”那男人说着,举刀向林翘的小腿砍去。<b><b>

    眼看林翘的玉腿要遭到重创,关键时刻,她急中生智,将自己的身体弯成弓形。<b><b>

    借助反弹的力量,瞬间将那男子给弹飞了出去。<b><b>

    那男子手中的长刀也被打飞,他摇晃着站了起来,想去捡掉在地上的长刀。<b><b>

    可林翘如何能给他这个机会,她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借助墙壁的反弹,如同纵云梯一般跃上半空。<b><b>

    不等男子反应,直接一脚爆头。<b><b>

    男子整个人重重地砸在地面上,似乎起不来了。<b><b>

    落在地上的林翘也总算松了一口气。她拿出手铐,准备将这个罪犯铐起来带回局里。她相信,就算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那个*罪犯,也肯定在他身上能够找到些许线索。<b><b>

    可谁知,她刚刚走到倒下的男子跟前,突然那男人猛地一下从地上拔了起来。他随手将一把粉末撒向了林翘。<b><b>

    林翘见状连忙后退,但是慌乱间,还是将些许粉末吸了进去。她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b><b>

    “这是什么东西?”林翘的意识渐渐有些恍惚。<b><b>

    “你这家伙性子真烈,害得我只能用*了。这样一来,对肉质会有影响了。”那男子说道。<b><b>

    “你这个家伙!”林翘强打起精神,想要再次进行攻击。但是这不明的*,药性十分剧烈。林翘委实抵挡不住,眼看就要昏倒。<b><b>

    而那男子捡起地上的长刀,冷笑一声朝着林翘走了过去。<b><b>

    林翘终于无法抵挡*,整个人瘫软在地昏了过去。<b><b>

    “无论如何,先让你不能逃跑吧!”男子看着倒在地上的林翘,眼睛里面满是贪婪之色。他的长刀已经瞄准了林翘的脚腕,似乎准备将她的脚筋挑断。<b><b>

    可眼看那歹徒就要得逞之时,一只大手硬生生地抓住了刀身。<b><b>

    那歹徒一惊,也是连忙用了想要将长刀抽出。但是无论他如何用力,他的刀竟然如同铁铸一般,纹丝不动。<b><b>

    过来救林翘的自然是及时赶到的石十四。<b><b>

    “你想对她做什么?”石十四大声喝道。他脸上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b><b>

    那歹徒见状,也是连忙撤刀,顺势拉开了和二人的距离。<b><b>

    石十四目光一寒,右手一用力,那把长刀竟然生生被他捏成了碎片。<b><b>

    而歹徒从腰间又抽出一把剔骨刀,朝着石十四又砍了过去。<b><b>

    石十四也是礼尚往来,在男子冲到他面前之前,直接将手中的碎片给甩了出去。<b><b>

    虽然石十四的暗器投掷水平比不上尔双双,但是凭借着惊人的腕力,这种天女散花般的手法,依然让那歹徒吃尽苦头。<b><b>

    歹徒的身上被那些碎片击中,衣服划破不算,身上也是割出了一条条血痕。<b><b>

    这才让那个暴怒的杀手恢复清醒,他意识到眼前的这个赶来救援的男子,不是他所能对付的。<b><b>

    所以他再次故伎重施,出奇不易地朝着石十四洒出了那白色粉末。<b><b>

    那杀手等待着石十四像林翘一样倒在地上失去反抗能力,就能任由他宰割了。<b><b>

    但是出乎杀手的意料,石十四却像没事人一样站在原地。<b><b>

    “怎么可能?我的*竟然对你无效!”杀手惊讶地说道。<b><b>

    “看来这卑鄙的手段,你这家伙应该用了不只一次了啊!”石十四冷笑道。<b><b>

    原来石十四一到达这里的时候,鼻子就闻到一股古怪的味道。<b><b>

    “十四,这味道似乎是一种*,快点用银针封住穴道,屏住呼吸。”皇甫谧连忙提醒道。<b><b>

    “看来也是一个卑鄙的家伙。”石十四一边说着,掏出金针扎进了*的天灵。<b><b>

    所以在和这个神秘杀手对战之中,那些*根本不会对石十四产生影响。<b><b>

    “好了,你乖乖地束手就擒吧!”石十四揉了揉手腕慢慢朝着那人走了过去,“你欺负谁不好,欺负我的女人。今天我就要让你付出代价。”<b><b>

    那男人见状,也是心中大骇,直接将手中的长刀朝着石十四掷了过去。然后他立刻转身夺路而逃。<b><b>

    石十四空手接住长刀,就准备追击。<b><b>

    而这时远处传来了嘈杂的声音。<b><b>

    “报案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了!”随着声音,几数手电筒光射了过来。<b><b>

    只见一队身穿*的警察快步跑了过来。<b><b>

    “是市南分局的人!”石十四认出了白天办案的民警。而他回头再看那个逃跑的男人,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b><b>

    “怎么回事?”赶过来的警察也是看到了石十四和倒在地上的林翘。<b><b>

    “石老师,林队这是怎么了?”领头一个市局过来的周警员自然也认出了石十四。<b><b>

    “中了歹徒的*,昏过去了。”石十四一把抱起林翘道。<b><b>

    “歹徒?”那些警察紧张地看着四周。<b><b>

    “刚才被我打退了,不过应该不会跑远。小周,你们林队需要治疗。”石十四说道。<b><b>

    “明白了!石老师请放心,来几个人带着石老师和林队去最近的医院。其他人跟我去追犯罪嫌疑人。”周警官振臂一呼,就带着几个警员去追那个神秘罪犯。<b><b>

    而石十四在其他警员的协助下,将林翘送到了最近都医院。<b><b>

    所幸这*虽然药性惊人,但是对人体并没有太多的损害。<b><b>

    很快林翘就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当然这还有石十四施针的功劳。<b><b>

    林翘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石十四,也总算放下心来。<b><b>

    “十四,我这是在哪儿呢?”林翘环顾四周,想要直起身来。<b><b>

    石十四见状,也是连忙一把扶住了她。“这是在第九医院,放心吧!没事了。”石十四安慰道。<b><b>

    “那个罪犯怎么样了?”<b><b>

    “这个时候,你还惦记那个罪犯啊!”石十四责怪道,“要不是我来得及时,后果不堪设想。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办呀!”石十四一边说着,脸上故作愁容。<b><b>

    “这正好给你表忠心的机会啊!”林翘说道。<b><b>

    “你还说,大路不走,走小路,你这是给那歹徒制造机会啊!”<b><b>

    “本来我也是想引这歹徒出来的。谁知道,这家伙还真出来了。不过那个罪犯身手不怎么样,要不是那*,他可就给我抓住了。”林翘惋惜地说道。<b><b>

    “你还说?明摆着这歹徒肯定有狡诈的手段,那么多女子受害,估计就是中了此招。好歹你也是市局的刑警队副队长,怎么这么不小心啊!”<b><b>

    “副队长,如果不是你的话,说不定我都还没有转正呢!”林翘责怪道,“本来我只不过想按部就班,一点点来的。谁知道,托了你这家伙的福,职位像火箭般窜升,这不是揠苗助长是什么?”<b><b>

    “真是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这都能怪到我的头上。”石十四也是一阵无语。看起来和女人讲道理,还真是没有办法。<b><b>

    “十四!”此时林翘脸色也是微微一变。<b><b>

    “怎么了?”<b><b>

    “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没用?”<b><b>

    “怎么这么说?”<b><b>

    “看我这一路走来,运气好才当上刑警队副队长的。外面都说我是警界之花。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无论是抓捕文物走私团伙,还是对付那些图谋不轨国外势力。其实都是你和双双他们在帮忙。我只是......”<b><b>

    “好了,不要说了!”石十四突然捧起了林翘的脸,“难道这些案件你没有出力吗?如果不是你的直觉,还有坚持不懈地努力。最重要的是,在所有人不相信我们的时候,只有你坚定地站在我们这边。有这一点就够了。”<b><b>

    “十四!”听了石十四的话,林翘也是有些动容。孤男寡女在病房之中,林翘也是有些精神恍惚。<b><b>

    可就在这时,有人敲了敲门。<b><b>

    “我能进来了吗?”门外传来了周警官的声音。<b><b>

    虽然有些扫兴,但是没有办法,石十四和林翘也只能戛然而止。<b><b>

    “小周,进来吧!”林翘说道。<b><b>

    周警官推门而入,眼见林翘已经清醒,他也是如释负重。<b><b>

    “林队,你醒了啊!”<b><b>

    “放心,那*药性已经消除了。对了,那犯罪嫌疑人抓到了没有?”林翘问道。<b><b>

    “对不起,林队。我们办事不利,给那个犯罪嫌疑人逃跑了。”周警官叹了口气。<b><b>

    “这样啊!”林翘也是有些失望。<b><b>

    “那个家伙没有你们想象中这么简单。他在实施犯罪之前,已经想好了逃跑的路线。除非现场抓捕,否则一旦被他逃走,要再抓住也就难了。”石十四分析道。<b><b>

    “那怎么办?我们岂不是打草惊蛇了?”林翘也是意识到了事情都复杂性。<b><b>

    “放心,这个家伙既然就在这里犯案,说明根据地就在这里附近。我看迟早会露出马脚的。”<b><b>

    “万一他离开沂海市怎么办?”林翘问道。<b><b>

    “我有种预感,他不会。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袭击女性是为了什么。但是看他此次犯案来看,之前他袭击的那些女性并没有满足他的*。我相信,不达到他自己的目的,他绝不会停手。”<b><b>

    “那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周警官沉声道。<b><b>

    此刻石十四脑中也是浮现出之前那个被剔肉的那具女尸,脑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b><b>

    “怎么了?”林翘看着若有所思的石十四问道。<b><b>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这个罪犯的动机而已。不过暂时还没有想到。”<b><b>

    “好了,好了!你这么晚不回去,市南老馆的人可要担心了。”林翘笑着说道,“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还是快点回去吧!”<b><b>

    石十四点点头,之前他从市南老馆来的时候,确实没有来得及和尔双双他们打招呼。<b><b>

    “那我就先回去了,要好好小心。晚上可不要一个人再走夜路了,听到没有!”<b><b>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