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世渡尘者, 第四百六十六章 神秘地点免费阅读

第四百六十六章 神秘地点
    颜左关七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知道啦!我的男朋友。”看着如此关心自己的石十四,林翘也是露出了欣慰的微笑。<b><b>

    在石十四回到“市南老馆”的时候,已经是早晨六点左右了。<b><b>

    只见原本十分贪睡的尔双双和司徒允儿竟然已经早早地爬了起来。<b><b>

    “十四哥,你总算是回来了啊!”看到石十四的出现,司徒允儿忍不住道,“怎么了,林警官没怎么样你吧!”<b><b>

    “她能怎么样我?小小年纪,你的脑瓜子里面都在想什么啊!”石十四白了司徒允儿一眼。<b><b>

    而尔双双倒是没有说话,现在的她正在招待“市南老馆”最早的一批人。一群有小白领头的野猫。<b><b>

    “看你这么晚回来,估计干柴烈火把持不住了吧!”司徒允儿嘲笑道。<b><b>

    “这哪儿跟哪儿啊!”石十四道,“林翘被那个*罪犯袭击了。”<b><b>

    “什么?”此时尔双双也是转过了头,“快点和我们说说看。”<b><b>

    接着石十四就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两个女生。<b><b>

    “根据陈老板的判断,这应该是一起渡尘者犯罪活动,看起来我们这回是有得忙了。”石十四说道。<b><b>

    “真是讨厌,在‘厨神大赛’的节骨眼上竟然出了这种事情。”尔双双生气地说道。爱屋及乌,现在尔双双可是要帮助拿到晋级赛名额的。<b><b>

    “你们怎么起得这么早啊!”王木的声音传了过来。<b><b>

    三人转头一看,只见王木笑盈盈地站在三人面前。<b><b>

    “老王,你怎么来了?”看到王木的出现,三人也是一阵惊喜。<b><b>

    “能不来吗?难道说,让你们三个在这里享受美食,我一个人在那里吃冷汤冷饭啊!”王木不悦地说道。<b><b>

    “但是你到这里来的话,‘隔世缘’怎么办?哦,我们公司基本也没有啥生意。”石十四也是自问自答,弄得王木一脸黑线。<b><b>

    “不过老王茶馆怎么办啊?”尔双双问道。<b><b>

    “没事,我让皮大爷帮我看几天。”<b><b>

    “对了,你住哪儿?这里屋子小,可没有地方给你住了。”尔双双一脸嫌弃地说道。<b><b>

    “这不用担心,我已经在市南区的那家五星级酒店,租了一个礼拜套房了。”王木毫不迟疑地说道。<b><b>

    “你这家伙,真是不把公司的钱当钱啊!”司徒允儿气愤地说道。<b><b>

    “放心,我挑的这家正好是渡尘者工会旗下酒店,而且最近搞促销优惠,我才定的。”王木争辩道。<b><b>

    司徒允儿打开手机查了一下,也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b><b>

    “老王,你不愧是今世葛朗台啊!我想来,你怎么会这么奢侈。”<b><b>

    “我也想奢侈一把,但是有你这个大管家盯着,我也是不敢造次。”王木苦涩地说道,“上个月我想去参加什么年会,你也就给我一百块的交通费,真是连停车费都不够。”<b><b>

    “你知足吧!像那种没有营养,只是臭显摆的年会,要不是你死乞白赖的样子,你以为我会让你去?”<b><b>

    “好了,说正经的,老王你这次来应该不是吃美食那么简单吧!”石十四自然看出了王木的心思。<b><b>

    “没错,还是十四是个明白人。”王木也是换上了严肃的表情,“之前我收到了总工会的情报。这次在沂海市出现的*摧花杀手,有极大的可能是渡尘者犯罪。”<b><b>

    “原来总工会也看出来了。”石十四点点头。<b><b>

    “所以这一次,总工会也是委托我们公司调查这起案件。”王木说道,“不过由于‘厨神大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所以这对我们团队提出了极高的要求。就是两手抓,两手都要硬!”<b><b>

    “双管齐下啊!老王,你为了酬金可是好拼啊!”司徒允儿说道。<b><b>

    “那没办法,这新一年的开门红可是要打好。”王木道,“所以接下来要开始分工合作了。你看我这不是也亲自出战了吗?”<b><b>

    “领导到第一线,这还真是难得啊!”石十四说道,“那怎么分工呢?”<b><b>

    “之前我也和陈老板做了沟通。距离厨神大赛大概还有一个礼拜开始。双双和允儿必须要进行特训。所以案件就由我和十四去调查了。等资格赛开始,十四可要归队啊!”<b><b>

    “难道抓捕罪犯的任务不需要我的参与吗?”尔双双问道。<b><b>

    “双双,你就放心吧!那个家伙的武功稀松平常,就是林翘也能轻松*。只是要小心他的诡计而已。”石十四说道。<b><b>

    “那好吧!希望你们尽快把他抓捕归案。不要影响陈老板的生意为好。”<b><b>

    “这样,我们那就兵分两路,十四我们还是去调查案件吧!”王木说着,也是将石十四给拉出了绿源坊。<b><b>

    “老王,这大海捞针,你准备从哪里开始着手调查呢?”石十四问道。<b><b>

    “十四,你之前不是把你灵光一现想到的告诉给我了吗?”王木笑着说道,“所以我打算带你去一个地方。”<b><b>

    “你还真信了我的那个想法?”石十四吃惊地问道。<b><b>

    “虽然你这个想法换作是别人看来不切实际,但是却也不排除这个可能。”王木道,“就算是试一试,我还是带你去那个地方好了。”<b><b>

    “那究竟是什么地方?”<b><b>

    “你去了就知道了。”<b><b>

    王木说完,带着石十四走街串巷,来到了一处十分偏僻的地方。<b><b>

    这里是市南区角落里面的一所旧宅,而它的对面就是将沂海市一份为二的沂州河了。<b><b>

    这里耸立了一处四五层楼的建筑,而三楼处有一个类似于十字架的标识,而那五彩的玻璃也是表明,这里曾经是一处教堂。<b><b>

    只不过现在门前的各种商店,和来来往往的人群,却昭示着教堂的没落。<b><b>

    “就是这里了!”王木指着这个另类的建筑说道。<b><b>

    “老王,你不是开玩笑吧!这间废弃的教堂里面还有人吗?”<b><b>

    “解放前这里的确是一处教堂,解放之后这里就被改建成住房了。但是现在由于许多居民搬离,就彻底挪作他用。所以这里正好成了那一批人固定的聚集点了。”<b><b>

    “固定的聚集点?听着怎么像是邪教啊!老王,你这*立场可要坚定啊!”<b><b>

    “瞧你说的?难道固定聚集点就一定是邪教?”<b><b>

    “难道是类似于‘帝王群’的昏君聚集地?”<b><b>

    “算了,你还是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今天正好是他们的集会日,你实地看一眼就知道了。”王木说着,也是带着石十四走进了这所陈旧的教堂。<b><b>

    石十四跟着王木,一晃来到了五楼。<b><b>

    五楼只有一个大厅,没有其他房间。石十四只是看到一个生锈的铁门虚掩着,似乎早就有人在里面了。<b><b>

    王木径直推开门,朝里面走了进去。<b><b>

    石十四见状也跟在了后面。<b><b>

    只见里面几个岁数不同男子围坐了在一起。<b><b>

    他们看到王木,纷纷抬起头来。<b><b>

    为首的一个男人露出了一丝惊异。<b><b>

    “老王,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那男人问道。<b><b>

    “怎么了我不能来这里吗?”王木微微一笑,“话说这个地方还是我们‘隔世缘’帮你们物色的呢!”<b><b>

    “这个教堂是我们公司帮忙找的?”石十四也是暗暗吃惊,“怪不得这老王对这里熟门熟路。那些也应该是渡尘者吧!不过话说,他们都是谁呀!”<b><b>

    “老荀,没想到这么多年,你们这个习惯一直没有改啊!”王木道。<b><b>

    “改不了了,上辈子造得孽,今生怎么也还不完。”那个老荀叹了口气,“也许在这里,我们这些罪孽深重的人,才能够令心灵得到些许安慰。”<b><b>

    “这位是?”另一个中年男人起身,他将目光聚焦到了石十四身上。<b><b>

    “这位是我们公司的新员工,石十四。”王木连忙介绍道。<b><b>

    “石十四,难道说是那个项羽转世的少年英雄。”中年男子突然双眼发光。<b><b>

    “竟然是项羽转世!”听了那个男人的话,现场刚刚坐在位子上的人,都纷纷站了起来。<b><b>

    他们聚集在石十四的身边,纷纷用炙热的眼光看着石十四,令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b><b>

    “各位,大家都是渡尘者,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吧!”石十四连忙说道。<b><b>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位石小哥说得也对。”老荀笑着说道。<b><b>

    “好了,你们都把我这个员工给吓死了。好了,说正经的,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我们来这里自然想要请你们帮忙。”王木连忙道。<b><b>

    “帮忙?竟然还有用得着我们这些罪不可恕之人?”另一个中年男子也是一脸茫然。<b><b>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我还是让十四认识认识你们几位吧!”王木说道。<b><b>

    “对,实际上像石小哥这样的英雄人物,我们也是心之所往。”老荀点点头,“就由我先开始吧!我叫荀阳,前世是唐朝罪将张巡。”<b><b>

    “张巡?难道是那个以一城捍天下,被誉为重塑唐朝的世之名将的张巡么?”石十四也是吃了一惊。<b><b>

    “什么世之名将?我只不过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千古罪人罢了。”荀阳摇了摇头。<b><b>

    “荀先生怎么会如此评价自己呢?”石十四也是觉得有些奇怪。<b><b>

    而与此同时,在荀阳身旁,一个年纪较轻的伟岸男子朗声道:“在下云中武,前世是唐朝南霁云。”<b><b>

    “南霁云?竟然是‘南八好儿’!”石十四也是肃然起敬。<b><b>

    不过这个南霁云转世,似乎也是满脸愧疚。<b><b>

    此时刚才那个十分看重石十四的中年男子也是走了过来。<b><b>

    “在下法御,本是明末扬州督师,史可法。”<b><b>

    “竟然是当年死守扬州的史可法?”石十四脸上惊异的表情也是溢于言表。<b><b>

    “我叫曲明,前世是史公帐下曲从直。”另一个站在法御身边的男人说道。<b><b>

    紧接着在场的众人都纷纷介绍自己。<b><b>

    石十四发现这些人不是那张巡的同僚,就是史可法的部下。<b><b>

    “乖乖,要将这些人聚集一堂看来也极不容易啊!”石十四也是感叹不已,不过他很快心生疑窦。<b><b>

    “话说无论是张巡,还是史可法,他们都可以称得上华夏历史忠臣名将的典范,为什么他们自觉罪孽深重呢?”<b><b>
为您推荐